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未來學生的必修課:適應力、自律、利他主義

2016.05.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Good Lab 好單位

我們要承認,學生今天即使順利畢業,也未必能夠覓得理想職業和生活,遑論發揮所長。那麼,老師家長如何導引學生,迎接未來挑戰?

很難答。所以,Ednovators教育燃新請來商界和教育界代表分享,希望來點啟示。幾位說了很多心得和觀察,但有個共通點:盲目追求成績,修讀精英科目其實不太有用;適應時勢、運用人際網絡、以及自由探索事物更能幫助青少年。

曾錦強:適應力、自律、利他

這節沙龍於今年2月26日在Good Lab舉行。首先請來資深廣告人、The Bees Group 創辦人及行政總裁曾錦強。他深感過去三數十年,商業世界的職位需求變得太快。

還記得中二時,班主任指責KK,說他經常不做家課和欠交家課,日後想做文員也沒有人聘請。他今天笑言,假若真的當上文員,不久就會失業。

資訊科技革命和全球化,是工種變化的主要力量。近年他跟舊同學聚會,當中部份無奈被迫退休,一些是因為不願隨工廠搬到內地或東南亞,或者廠方請不起大學畢業的香港人,另有一些大公司的資訊科技部門也移到深圳或印度,裁減了本地人手。

他列出未來學生要具備的三項特質,第一是適應力。這體現於幾方面,例如擇業大可「不務正業」,不需學以致用。他從事廣告業多年,原來大學是唸統計。

第二是自律。這比他律和服從重要:「在未來世界,如果自己不管理自己,沒有人能管你。」一般打工仔工作時也會用手機或桌上電腦處理私人事務,在辦公室也未必替公司做事,主管很難阻止。這意味著僱員要加倍自律,才可依時完成工作。

在家同樣要自律。KK半開玩笑說,如果期望兒子控制好玩遊戲機的時間,父母就要送兒子最新款遊戲機。

兒子小時候嚷著買遊戲機,但父親沒有打機習慣,所以沒有答允。兒子上中學,管也管不來,偷偷用零用錢買一部二手遊戲機。每逢父母外出就瘋狂地玩。事情瞞了一兩年,學業成績差劣。紙包不住火,最後瞞不下去。他沒有斥責兒子,反而買了最新的遊戲機,加了一句:「我們有信心他管理到自己時間。」

後來兒子很有分寸,考試前一個月還交上遊戲機電線給父母,不讓自己受誘惑。學業成績也好起來。

第三是利他主義。時下流行不同形式的免費服務,盈利卻甚豐。Yahoo和Facebook等企業,容許用戶免費收發資訊,集合群眾後就收取廣告費。Evernote就用freemium模式,免費使用基本功能,要多一點服務就要付費。有些公司就提供免費服務一段時間,繼續使用就要付錢。最後是補貼模式,例如uber,開初既補貼司機又補貼乘客。客戶習慣使用後再收費。

利他主義還有另一個意思,是公司區分同行的特徵。消費者和員工選擇哪間公司,視乎其經營理念,包括價值觀、文化、社會貢獻。

他的公司本著這個理念:三年半前創業,先講員工餬口。首半年他沒有薪水,第二年才有一萬元月薪,現在過半員工的薪金比他高。這會否削弱盈利能力?他說不會。去年的資金回報率有百分之百。

很多人也有興趣跟KK工作,那麼他的請人條件是甚麼?他希望員工能夠cheerful。技能反而不太執著,工作技能很快就上手。不過,求職的事早已交給下屬處理,而同事又不離開,難有空缺。

杜偉樑:感恩家人容許自發探索

問及杜偉樑(Jimmy)最感恩的事情,應該是家人容許他自由自發探索前路,創業初期沒有要求他給家用,或者給他壓力,指定他要從事某個範疇的專才。

Jimmy來自基層家庭,成長於徒置區。他稱中學時期是問題少年,經常問老師問題,挑戰老師,但同時積累他的好奇心。轉捩點是在會考後期。會考得13分,自知難以升讀本地大學。父母用儲蓄資助他赴英國升學,完成時裝設計及紡織本科課程。後來在倫敦當了三星期大型時裝公司員工,發覺工作不適合。剛巧他得知劍橋大學有個工程碩士課程,容許非工程學生就讀,加上他本科一級榮譽畢業,於是跑去報名,成功取錄了。

畢業後,同學也任職顧問公司或者國際投資銀行,他就找到一份直升機公司工作。後來他認識一位朋友,問他願不願意去內地創業,生產和銷售工業電子產品。他答允了,兼且放棄了博士課程。

在他創業的年代,創業不是很光彩的事,坦言「搵唔到好工先去創業」。他記得起初月薪是2500元,不夠生活。因此,跟舊同學聚會時,難免內心會跟他們比較,比較收入、比較職業、比較際遇,聚會後往往要點時間平衡心理。

2011年,他加入水中銀。該公司獨家首創的「轉基因鯖魚」及「斑馬魚」胚胎毒理測試技術,可於兩至三日內快速測出逾千種有害物質。這技術已經商品化,應用到環境及日常消費品檢測,奪得國際獎項和認可。

他提醒大家,做生物科技工作,投資很大,回本期很長,風險又高。不過,他認為值得做,因為產品促進產品和食品安全,對社會有承擔。

曾錦強說,人去到某個位置,找到熱情,就會努力去做。在起跑線領先的人,習慣每樣事情也要得勝,他的成長會很差。比起贏在起跑線,他更相信大器晚成。似乎這句話,也體現於Jimmy的經歷。

何王芬:生涯規劃並非生涯規範,而是解放自己

現在流行生涯規劃。是否在求學時期做好規劃,他日就能平步青雲?推動這範疇的何玉芬博士正正說要放棄這個思維。生涯規劃並非生涯規範,而是解放自己,把自己扣連社會,參與社會。

她現在任職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首席研究顧問(學校),見證很多青年人有潛能。機構推動學校專業人員發展,建立平台讓家長老師接觸資源。該計劃協助在學及非在學青年探索及認清自己的事業興趣。

何博士很認同香港賽馬會董事局主席葉錫安的一句話:「A meaningful life is about realising potential, overcoming adversity and giving back for the common good」。成功不是指賺多少錢,有多少名氣,而是一個人能夠貢獻社會。教育的工作是要分享這個信息。

她引用 Lynda Gratton著作的《The Shift: The Future of Work is Already Here》,未來的工作性質有三個改變:一、有點像曾錦強提及的適應力,社會需要人「周身刀一張利」,在執掌專門技能之餘,適應市場要求;二、由各自競爭轉變為具有創新及人物聯繫能力,連結不同專長的人促成事務;三、由貪婪的消費者轉成有熱情的生產者,投入更多有意義的工作。

她在講座分享兩個例子,例如來自工程科學、時裝設計、會計及財務學系的理工大學學生,學習和運用服裝設計及製衣 的知識,為精神病康復者與更生人士設計和製作服飾,提升他們的自我形象和信心,啟發他們的時尚創意。另一批來自科技大學的學生,到柬埔寨了解當地的醫療衛生問題,研發出流動醫療箱,改善當地醫療隊運送和儲存藥物的困難,省回收拾藥物的時間。她補充,學生還設想如何令受助者持續改變,而非隨著他們離開就回復原狀。

關心其他群體的人,小孩也懂。何博士分享天藍的故事。2011年,當時七歲的天藍,知道巴基斯坦兒童奴隸情況嚴重,她自發畫畫及製作小手工,向親人,教友義賣籌款,三年來籌款過萬元,後來義賣更推動至教會和學校。

結語

文首提及了三位講者也認同的未來青年特質,即適應時勢、運用人際網絡、以及自由探索事物。其實還有一項更根本的:利他,不論在工作間,生意,還是大社會。不少事例指出,做生意或者工作,減少自利,減少勝者全取心態,多考慮合作共享,生意也可成功,同樣獲得更多人讚賞。

一連四節的的創新教育沙龍已經完結。講者分享了外地和香港,校園內外如何改革學制和課程,擴闊教學模式和想像。我們一方面向教育當局表達了很多不滿,另一方面,很多有心人已捲起衣袖改變。

如果你有興趣一起參與,創造更符合人性的教育環境,真正讓青年發揮所長,歡迎聯絡教育燃新

全文轉載自Good Lab 好單位,原文標題:未來學生的必修課--第四節「創新教育沙龍」文字記錄

延伸閱讀
>> 「多背一公斤」再進化:讓志願者成為行動者,讓偏鄉教師成為課程設計師
>> 離開教室、走入鄉間,交大生用竹子打造農夫市集
>> 日本5根胡蘿蔔 偏鄉小校不缺師

「為何山上的孩子歌舞、運動再厲害,卻頂多當興趣?」東澳國小校長 談原鄉教育的未來

2016.05.22
合作轉載

文:部落好朋友

「我一直在思考原住民的路到底在哪裡。」校長很清楚地說。

「泰雅孩子歌謠、舞蹈、運動天生優秀,但是舞台上有幾個原住民?不說有名的,音樂老師、體育教練又有多少是原住民?」校長問。

山上的孩子路在哪?

比完了,頒完獎,大家開開心心,之後呢?我一直在說比賽結果成就了考績,那學生的未來呢?

一般都市小孩國中、高中有音樂班、舞蹈班,之後可以上藝術專科、藝術大學。求學期間乃至出社會後,有各種比賽可以爭取獎金跟知名度,未來可以繼續鑽研、出國、比賽、表演、任教等等,發展管道很多。但是偏鄉沒有這種升學體系、額外的才藝班,更沒有發展管道,要學音樂、舞蹈、藝術就只能去都市唸國中。可是一般國中沒有宿舍,得另外租屋,而這對偏鄉的家庭來說太強人所難。因此國中階段便已幾乎成為音樂教育的分水嶺,將偏鄉學童導離音樂。

「雖然國小到大專都有教育部主辦的學生原住民族舞蹈比賽,可是國小之後沒有任何發展途徑(如音樂班),所以比完了,頒完獎,大家開開心心,之後呢?我一直在說比賽結果成就了考績,那學生的未來呢?」講到這裡,校長難掩激動。

「這樣的比賽有其貢獻,多年來確實讓大家重視還有傳承原民舞蹈文化,不然大概也早就斷了,然後也發現社會確實有看到民族舞蹈之美,」校長很有自信地說,「然而我們要更進一步追問何以山上的孩子歌舞、運動再厲害,卻頂多當興趣?我比較務實,我要問這如何切實幫助到我們的下一代成家、立業?」

東澳國小射箭隊教練正在為每一位選手量身製作箭。(圖片來源:鹿樂)

全校都是反曲弓校隊

反曲弓要價不斐,全部要靠學校自籌款支撐相當吃力,因此少有學校能夠發展射箭隊,而現在東澳國小做到了……

將近十年前因為覺得運動學起來好像比音樂、藝術便宜,校長開始思考泰雅可以發展的運動是什麼?

泰雅的竹弓很有名,所以一開始曾經試著發展。然而竹弓難以活化,不太有發展性,「機緣之下,想說不如改成發展現代反曲弓。」校長說。

反曲弓是世界比賽項目,有各種比賽可以參加(全大運、亞運、亞錦賽、各式盃賽公開賽等等),也有升學管道(體大),將來有機會可以當教練等等,更有發展空間。然而反曲弓要價不斐,全部要靠學校自籌款支撐相當吃力,因此少有學校能夠發展射箭隊,而現在東澳國小做到了,並且請了台灣體育大學的校友回來擔任教練,也提供從這裡畢業的國高中生回來母校練習。

「我們學生少,全校都是校隊。哈哈!」雖然無法篩選,然而東澳國小射箭隊幾年下來佳績卻不曾少過。去年全國性比賽花蓮縣長盃便榮獲團體、個人組各一個冠軍一個亞軍,其他如新竹總統盃、台東理事長盃、體育署錦標賽等等,亦皆斬獲多項大獎。

「我們發展反曲弓非常成功,不只移地訓練,還出國比賽。然後發現要是會英文,就可以同外國選手交流經驗、交朋友,世界更開闊、發展機會更多。」校長說幾次下來之後,開始非常重視語言,也就是國文跟英文。

畢業學生也回來母校練箭。(圖片來源:鹿樂)

基本能力是孩子發展專才的臨門一腳

不是不好,開卡車也很賺,而是說如果孩子有天份有興趣,我們能不能培養出讓他能朝此發展的基本能力?

校長說:「我自己跟我兒子說不知道做什麼工作沒關係,身體練壯一點,做板模月薪也有 5 萬。但是語言很重要,你一定要會溝通,不然什麼都做不了。」除了作文額外親自批閱,校長在走廊上也會隨機抓小朋友考每週單字,不會的就到校長室罰寫。

「為了孩子將來的發展,我們必須補強學科基本能力。不是要 20 變 90 分,而是 20 變 60 分。」校長舉例在有教育學程之前,只要體育班保送師大,就保障當體育老師或專任教練。但是 96 年開辦教育學程之後,老師資格要用考的,學校也要用考的。而一般來說女生考得比男生好,普通班比體育班好,那體育班的男生怎麼辦?

「所以我們很多孩子唸完體大、師大,但是考不上,很抑鬱,最後開卡車、蓋房子。不是不好,開卡車也很賺,而是說如果孩子有天份有興趣,我們能不能培養出讓他能朝此發展的基本能力?」

校長親自批閱作文,寫下厚厚一疊的評述。(圖片來源:鹿樂)

原鄉教育的核心是原民知識體系

我不是要跟主流對抗,而是要在主流的沖刷中站穩自己的腳步,走自己的路。

校長說:「我認為原住民教育真正的核心議題是知識體系。原住民能不能有自己的知識體系、教育體系,從幼兒園到博士班。」現在的民族相關系所都是用考的,土地感受低、認同低、在地意識不足,只有知識,體質很虛弱。「如果可以從小建立,豈不是很好?」

「我的夢想是小朋友要是將來讀了國高中不想升學,就讓他來學自己的文化跟文化資產,想辦法把原住民的文化包裝推廣,然後發展出一種經濟模式,改善經濟,然後改善教育,形成正向循環。我不是要跟主流對抗,而是要在主流的沖刷中站穩自己的腳步,走自己的路。」

全文轉載自Mata Taiwan,原文標題:「原民教育不是要跟主流對抗!」原鄉教育的未來,這位校長是這樣看……


作者簡介:《鹿樂》是一個專為偏鄉教育而創的群眾協力募集平臺。近幾年,偏鄉教育議題漸漸浮上檯面,我們看到很多需要幫助而默默耕耘的學校單位及老師,也發現許多充滿熱情和資源卻找不到對象、不知如何付出的民眾與企業。我們不禁想問,雙方溝通的可能性在哪裡?

「鹿樂」音譯自 rural,原意為偏鄉。《鹿樂》的目標,是作為偏鄉小校與社會群眾的中介,透過網路讓教育需求的資訊被看見,不但替偏鄉小校募集所需之人事物,同時為想出力的人找到真正需要的角落。目前 4 四所偏鄉學校在招募課業輔導或專業科目教師資源(特別期待是退休老師)用在地生活交換教學經驗,東澳國小是其中一所,另外一所原住民學校還有南投仁愛國中。

歡迎需要幫助及想要出力的你,與我們聯絡!

鹿樂平台
電話:02-29393091 分機 65752
E-mail:
i-chu@nccu.edu.tw

延伸閱讀
>> 偏鄉教育翻轉那麼久都沒成果,因為光談教育根本不夠!專訪東岳部落東澳國小校長鄔誠民
>> 原民部落大學 築起原漢交流橋樑
>> 守護珍貴紫斑蝶,也守護部落居民生計的有機農田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