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離開教室、走入鄉間,交大生用竹子打造農夫市集

2016.03.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泓儒、郭卜瑄(2016年3月18日)

從教室出走鄉間,來自交大各科系的學生在短短一學期內,將峨眉鄉湖光村以竹材建物打造成智慧便利的社區空間。從設計到完工都由學生全程參與,他們並非紙上談兵,而是實際組裝、搭建出實用建築,甚至打造象徵稻穗的互動燈飾在橋上搖曳,兩排如飽滿稻穗的竹條交會成農夫市集的場地。

「智慧生活與場域義築」這門課是交大全校課程革新計畫之一,目的在推廣行動與問題導向的教學、整合通識與專業學程。開課老師許倍銜發現建築所的學生其實不熟悉建材特性,也缺乏實務經驗。與一般大學生相處過後,他認為這些學生也能夠勝任建築、互動科技的基礎學習和實作,便將醞釀兩年多的構想提出向教育部申請了這項計畫。

(圖:交大建築所的許倍銜老師說明學生設計的義築模型。圖片來源

多方面課程準備 吸引各科系學生

計畫過程中合適的場域並不好找,需要當地支持、協助以及空間地理配合。在一次契機下他參加峨眉鄉插秧的活動,發現當地居民的熱情,就決定將計畫實施的場域定在峨眉鄉湖光村。考量湖光村主要發展農業,許倍銜採用竹子做為主要的建材,一方面竹材是建築系學生不熟悉的材質,另一方面也希望盡量貼近自然。

第一堂課教室來的四、五十個學生包含電機、外文、會計科系的大學生,也有建築所的研究生。為了確保課程目標,許倍銜以問卷篩選學生,僅留下其中三十個名額,替教學品質把關。留下的同學不僅是相對積極度高的,也刻意將各科系分散,訓練他們互相合作。

培養團隊合作 各自為課程努力

許倍銜將居民邀請到學校開座談,和學生共同談論對於峨眉未來的想像和需求,根據當地產竹、種米等特色以及當地地形與空地,設計出涼亭、農民市集、峨眉入口互動路燈等企劃。

建築所許宏瑋說起自己第一次單獨到峨眉訪查,由於對路況不熟而迷路。不知所措時,對向騎機車來的居民對他問了聲:「同學你是交大的齁?」許宏瑋那時就知道自己得救了。

由於課程性質是通識也是服務學習,各科系的人之間協調相當不易,除了掌握的知識專業不同,共同的空堂時間也更少,同為交大建築所的陳奕至坦言,自己覺得最大的困難點在於共同時間的規劃運用。

期中前上課教授的基礎概念、電子軟體設計,同學除上課演練,課後尚得向助教討教。老師的角色不僅只是老師,更像專案的執行。許倍銜花在尋找資源、聯絡的時間明顯增加,上課內容不考試而以交作業替代,促使學生小組合作學習。


(圖:同學分工合作完成建築。圖片來源

與居民竹藝師互動 打造義築

期中後課程進入實作,除了模型實際測試外,小組成員也開始找校園內的空地進行初階的建材拼接。無論是竹建材或農村環境與生態,建築所學生與一般大學生都了解不多,然而在許倍銜穿針引線下,竹藝師與業界建築師、助教等人都投入教學,協助學生親手處理建材的拼接、裁切。

陳奕至回想當時偕同當地居民與竹藝師討論時,有許多專業用詞、行話都聽不懂,台語也一知半解,急著想加入討論幫忙,卻礙於對基礎技術的了解不深而難以即時上手。大學課程中的學術理論與基礎技術分離,確實讓現今的學生與技術層面的知識脫節,然而這樣的課程卻也提供他們機會進行實務的操作學習。


(圖:與在地居民合作完成建築。圖片來源

創新課程 培養學生實務經驗

對於許倍銜來說,能夠完整的參與企劃、跨出單純的企劃設計並全面瞭解建築從無到有的各步驟,對於學生來說是相當好且必要的鍛鍊,當大學的課程得以讓學用產生更緊密的連結,教育才算落實。然而他也承認,這樣的課程策劃並非適合任何科系,佔大學課程的比例也不可能太多。

「智慧生活與場域義築」雖然就結果來說是成功的,目前義築作品從完工到經過颱風過境修補後,也成為當地居民的休憩育樂與交流的重心,然而課程內容對於學生的負擔卻仍待調整,未來課程延續的方向將以此再檢討,也期待能將建築結合更多數位科技,將教學推展到其他領域。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交大創新課程 生態融入建

兩個MIT商學院畢業生打造剩食APP,串連食物供應鏈 三個月內搶救3600公斤剩食

編譯:吳佳穎

想像一籃籃的蔬菜疊放在超市的倉庫裡,架上的蔬菜還沒賣完,周轉不夠快,這些還可以吃的蔬菜很有可能就這樣進了垃圾掩埋場。不過現在有一個APP可以媒合過剩的食物與有需求的組織。

這個名為食物到期警鐘(Spoiler Alert)的APP,是由MIT史隆管理學院2015年的兩位MBA學生,Emily Malina和Ricky Ashenfelter在去年所創立。在成為MIT的學生之前,Ashenfelter和Malina都曾在德勤(Deloitte,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工作過,但他們直到MIT史隆管理學院才相識,而他們創業的靈感和資源也來自學校的支持。

圖片來源

有了這個APP,超市可以將過剩的食物公布在網路上,而鄰近的相關組織可以回應,並及時載走那些還算新鮮的食物。

「食物到期警鐘的目的是要串起整個食物供應鏈」Ashenfelter說。這個APP已經可以在Apple App Store下載,企業可在官網上註冊帳號,目前整個團隊正在建置官網和Android版本的APP。

八家位於麻薩諸塞州的食物相關組織,有零售商、食品製造商、通路商、以及食物相關的非營利機構,包含波士頓食物銀行,在今年1月到3月一起參與了這個App的試營運計畫,這段期間一共捐了近3600公斤的食物,並登記在App上供人認領。

而負責MIT五間學校餐廳的團膳公司,Bon Appétit Management Company也參與其中,該公司的剩食處理專家Claire Cummings認為這項計畫非常地成功。她指出,食物到期警鐘為食物回收增加了調度的彈性和信賴感,廚師和外燴經理藉由這個APP可以輕鬆地討論哪些食物可以捐出去,以及什麼時候可以捐,解決過去食物回收的最大問題—物流。

食物到期警鐘的APP市場需求其實很明顯,美國農業部在2012年就提出,有14.5%的美國家庭常常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而同時美國人每年又丟棄了三分之一的食物。超市和食品業者往往不知如何捐出多餘的食物,也不曉得其實有法律可以保護他們,避免因為不小心的過失而產生的可能責任,Ashenfelter說。

食物到期警鐘APP為現有的食品供應鏈建立了新的連結,從多餘食物的消息張貼、通知附近有需求的相關組織,再到接收確認,都是即時的在網路上進行,增進了效率,也減少了食物浪費。如果食物最終還是腐爛了,它也可以通知廚餘處理業者轉製成肥料或是其他產品。

此APP目前針對捐助食物的組織可免費使用,但未來APP還是會發展出訂閱的商業模式。

2014年10月1日麻薩諸塞州頒布了一項禁令,只要每周產生超過一噸以上的廚餘,都必須捐出來或是再利用。Malina和Ashenfelter對此感到興奮,並將它設計進食物到期警鐘的功能列裡。

「食物的用途可以有很多種,依據所在的地點和它的狀態,可以分為不同的階層。最上層是餵養人類,再來是動物、工業用途、以及做為堆肥,但無論如何,盡可能地減少丟進垃圾場的數量就對了。」Ashenfelter說。

註一:目前Spoiler Alert官網已經上線,可點此了解更多

資料來源

New app designed to reduce food waste

延伸閱讀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吃不完的食物進了垃圾桶,卻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 一個咖啡廳老闆的烏托邦實驗,在兩年內掀起全球效法的新趨勢 甚至挑戰立法對抗剩食!

核稿編輯:賴菘偉、金靖恩

不知道自己吃進嘴裡的是食物還是食品?西瓜長在樹上還是土裡?
食物商品化與離農的現代生活型態讓我們與食物的源頭越來越疏遠,社企流四周年論壇邀請美國與台灣本土的食農創新工作者,讓你看見斷裂的食物生態鏈如何由你開始改變。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