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給社企創業家:悶著頭想出來的點子不一定能解決問題,用「人本設計」來驗證你的想法!

2016.08.29
瀏覽次數:

當新創顧問公司PEBBO的人本設計(Human-Centered Design)教材,遇上剛起步的社企創業家,這套驗證方式,能為他們帶來什麼改變?

文:林冠吟

社會企業創業家(以下簡稱社企創業家)從點子發想到真正實踐的過程中,往往會遇到許多挑戰和困難,例如產品或服務並未真正符合使用者需求,或是對市場不夠熟悉等,這些因素可能會使組織無法如預期地改善社會問題。

為了協助剛起步的社企創業家,釐清自己創業的內容和方向,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邀請今年通過「Try It 創意試驗」獎勵項目初選的42位社企創業者,參加為期三天的Bootcamp點子驗證工作坊,並邀請新創顧問公司PEBBO,透過「以人為本設計」教材來幫助創業家驗證自己的想法。

當「人本設計」遇上社企創業家

「人本設計」(Human-Centered Design)強調從產品使用者的需求出發,去同理使用者的感觸,以設計出真正符合需求的產品。

PEBBO使用經驗總監Andrew表示,社企創業家與一般創業家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是帶著改變社會的理念來創業。因此在定義問題和發想解決方法時,我們需要思考該方法是否真的能幫助社會?還是那其實並不是最好的方式?

PEBBO使用經驗研究員Justine補充說明,在社企創業家剛開始觀察社會問題的階段,需要能夠清楚地定義問題,再來發想解決方法,同時也要廣羅既有的解決方案,並在眾多的想法中,挑選出較有可行性的方案進行測試。

為了幫助參與Bootcamp的42位社企創業者找到合適的解決辦法, PEBBO透過四個階段—定義問題、發想點子、產出概念和測試原型,作為研究工具。

從定義問題到發想點子

通常在定義問題的階段,社企創業家必須回答幾個關鍵問題—是誰有這個問題?如果我不解決這個問題,會帶來什麼影響?

「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只是表象而已,並沒有找到真正的問題。」Justine說

她以過往研究小農市集的經驗為例,起初她查詢二手資料時,發現醜蔬果可能是造成小農產品賣不出去的原因,然而實際探訪小農市集的農民之後,發現突發性寒害才是造成許多水果賣不出去的原因,藉由訪談,Justine發現原本的假設並非農民最在意的環節。

問題定義清楚之後,接著要進行腦力激盪,在此階段社企創業家要盡情地發想各種解決問題的點子,點子數量要多而且能跳出框架。Justine說明,找到創新點子的方法可以透過用戶訪談、極端用戶訪談、專家訪談或日記研究,也可以藉由競業和異業研究,參考其他企業在遇到問題時,採用什麼方式來解決。

產出概念與測試原型

天馬行空的發想後,社企創業家還需考量點子的可行性、組織的現有資源、未來發展方向等,挑選出較合適的方案和概念,來進行測試。

Justine鼓勵社企創業家,利用MVP(最小可行產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的概念進行原型測試,也就是用最小的成本,快速驗證產品和商業模式的可行性。過程中也可以透過街頭訪問或是目標客群訪談,來獲得使用者的心得,「這些都能避免創業家已投入大量資源後,才發現錯誤。」Justine說。

用「人本設計」驗證想法

Andrew期許透過驗證,幫創業家少走一些冤枉路

談起人本設計教材,PEBBO使用經驗總監Andrew表示,「我覺得是幫創業家少走一些冤枉路,更快找到自己想要找的答案,或者是更快發現他們其實不適合這個方向。」

Andrew補充說明,當社企創業家手上沒有研究工具時,所下的判斷和決定通常很直覺性,或是由團隊投票決定,但PEBBO希望透過這次Bootcamp的課程,幫助社企創業家有脈絡和依據地去進行判斷,建立一套較嚴謹的思考模式,「這個方法不一定成功,但是可以降低未知,在他們(創業家)無法下決定的時候,給予更多支持。」

Bootcamp工作坊:協助創業家找到發展方向

參與Bootcamp的洪曼珊,創業理念是想在醫療資源較缺乏的偏鄉,為幼兒和銀髮族提供水療復健,因而有了創立「嘟嘟水療車」的念頭。原本從事醫療人員的她,對於商業模式和市場驗證一竅不通,因為參與了Bootcamp這個活動,才有機會做使用者的訪談,實際與市場做接觸。她表示,「之前想到的資訊是很零散的,但是現在我們了解到在真正的把錢花下去之前,可以先做MVP。」

關注社區在地文化發展的陳思郁,則是想打造「食菜好文化工作室」,為溪州部落找到結合原住民文化和發展社區經濟的可能性。她表示創業過程中常會感到迷惘,而Bootcamp安排助教和顧問輔導創業家,能夠協助她更聚焦,找到未來發展的方向。

社企流辦理Bootcamp點子驗證工作坊,就是希望藉由人本設計,協助社企創業家在創業的第一哩路,便能透過嚴謹的研究方法,明確的定義問題、發想合適的概念,並進行原型測試。

正如PEBBO使用經驗研究員Justine所說,「社企創業者是一群很有理想的人,我希望跟他們分享這個概念後,他們會願意多了解自己的使用者和真正的問題,藉由跟市場做接觸,最後找到一個解決核心問題的方法。」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不讓社會企業胎死腹中,社企流iLab結合大企業支持44位社企創業者
>>「在公益拓荒期,創業家是最寶貴的」:銀杏基金會投資的不是企業,而是社會創業家
>>培育1萬個社會創業家、從育成到投資的十年經驗談:專訪英國大社會資本執行長Cliff Prio

「重點不是我的白浪身分,而是如何處理議題」:非原住民的方克舟創Mata Taiwan,彌補原漢的溝通缺口

2016.08.25
合作轉載

文:李佳霖、曾傑

你的路和我的路不一樣,你的救世主不是我的救世主,你的永恆不是我的永恆。但事實是,所有的生命是一個生命。人世間只有一場遊戲在進行中。-瑪洛.摩根(Marlo Morgan)

正如同美國醫生瑪洛.摩根(Marlo Morgan)的小說《曠野的聲音》,摩根醫生參與了澳洲原住民「真人部落」徒步橫越沙漠的旅程,奠基這段經歷的故事,將這個澳洲內陸部落的智慧與故事傳達給西方社會。致力台灣原住民議題的網路媒體Mata Taiwan,也是由一名「白浪」(阿美、排灣等原住民族對漢人的稱呼)青年創辦。

「mata」一詞來自古南島語言「maca」,意思是眼睛,Mata Taiwan不僅希望能讓社會看見原住民族的文化,更努力促成族群間的溝通。

「當原住民朋友發現我的白浪身分,並不在意,他們在乎的是我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沒有符合他們的需要,以及我怎麼處理那些議題。」Mata Taiwan創辦人方克舟在學生時期就對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文化深感興趣,除了透過書籍、網路吸收相關知識,更深愛全世界不同原住民族的語言。

從政大資管系畢業、工作3年多之後,他走訪世界各國,前往馬雅文化分布的南美洲國家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哥斯大黎加等,目標是:「了解當地的語言以及當地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語言」。

先前一直都有創業念頭的方克舟,在旅途中拜訪部分非營利組織,學習其運作的方式,他說這些經驗:「讓我知道自己想過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Mata Taiwan創辦人方克舟於流流社分享宜蘭噶瑪蘭族人文歷史。)

正式創辦Mata Taiwan前,方克舟在以科技新聞為主的新媒體公司任職,這段工作經歷對他日後創業有相當大的影響。

「儘管那是一間小公司,但我並不覺得比傳統媒體弱勢,差距並不在於資本,而是在面對『媒體』這個概念時比傳統媒體少了很多包袱,這也影響我後來做Mata Taiwan會比較想嘗試一些實驗性的方式。」

就是這個時期,方克舟開始經營自媒體,在臉書經營粉絲專頁「什麼,你也愛台灣原住民?!」以個人的觀點分享一些與原住民族相關的文章。2013年粉絲人數累積到大約一萬人時,推出網站Mata Taiwan,同時方克舟也辭去了原本的業務工作,全力投入原住民議題的媒體事業。

族群間的溝通橋樑

相較於2012年臉書粉絲團的階段,方克舟認為主流媒體對於原住民族的報導有增加的趨勢,使得關注的民眾更多了。

「當然族群內部的溝通也很重要,例如:原民台主要的收視群眾是原住民,在很多議題上它們就要花很多心力在部落間、各族間的溝通,但我希望Mata Taiwan可以做的是彌補原、漢之間溝通的一個缺口。」他將目標讀者設定在非原住民,藉由這個平台讓族群之間能夠溝通、釐清誤解,另一方面也讓台灣各個原住民部落之間能夠有聯繫、理解的方式。

此外,方克舟也觀察到,創辦當時既有關注原住民議題的媒體以及學術研究,傾向聚焦在某一個特定的社區或部落,「其實台灣向來不缺原住民族相關的研究,但裡面一些寶貴的觀點和知識都沒有被看見,因為它們目的本來就不是給一般大眾閱讀。」

方克舟從粉絲團時期起就自行編採、撰寫文章,以平易近人的文字將議題呈現給大眾,題材囊括歷史、語言、文化、政策等,從不同面向討論原住民議題,在原住民群體間也累積了一定的知名度。

讓弱勢成為發聲主體

《四方報》是台灣第一份關注移工的東南亞語報紙,其創辦人成露茜教授曾為另類媒體的使命下了一個重要的註解,他認為另類媒體不應只停留在「為」弱勢發聲,而應設法使「弱勢者成為發聲的主體,自主地與社會對話」。

(賽夏族耆老 ‘oemaw a taro baba:i 分享賽夏族傳統植物智慧。)

這種麥克風、擴音器傳遞給對方手上的過程,也在Mata Taiwan的發展過程中體現,網站至今每月約有25-30萬的瀏覽量,逐漸有讀者反映希望看到不只是「方克舟觀點」的內容。

Mata Taiwan自2014年初開始徵集志工和開放投稿,「一直以來我都很鼓勵部落寫自己的事情,也很幸運透過一些朋友的聯繫,讓有部落觀點的產出都會優先投稿到Mata Taiwan」他說。

Mata Taiwan以原住民族名作為網站文章分類標籤,其中包括一些鮮少被主流媒體提起的族群像是「噶哈巫、巴宰、羅亞」都詳細列出,「目前還沒有正名的14族平埔原住民族,我們都將各族明確地區分開來,大族群通常比較會為自己發聲,因此小族群更需要特別去關注。」

這樣的作法也許有讀者會覺得混亂,但方克舟堅持,因為這不僅幫助非原住民了解其中的不同,在族群內部也需要重理這些脈絡,「舉例來說『卡那卡那富族』(Kanakanavu)和『拉阿魯哇族』(Hla'alua)要正名的時候,就有人說『大家都一樣,你們為什麼要分出來』,我覺得我就是想努力釐清這種狀況。」

除了刊登文章,Mata Taiwan也投入族語教學,2015年推出「噶瑪蘭族語實驗室」,邀請族語老師教授這個全世界僅剩不到30人能流利使用的語言。「較容易找到學習資源的像是阿美語、泰雅語、排灣語,全台灣各部落大學都有在教,所以我們自己主導的內容,就會優先考慮更瀕臨消失的語言,接下來預計規畫的族語課程也是如此。」

自在的商業模式:部落小旅行

「部落小旅行」則是Mata Taiwan近期推出活動,一次帶領十多人到部落拜訪。如同「族語實驗室」選擇教學語言的原則,「部落小旅行」也選擇到較不為人知的部落,目前曾到訪賽夏族以及平埔原住民族中人數第二多的大武壠族部落。

例如今年適逢賽夏族巴斯達隘(Pasta'ay,俗稱矮靈祭)十年大祭,到部落就能感受到族人看待祭典的態度非常慎重,「完全不是外面想像的唱歌、跳舞那回事」;而主要分布在台南、高雄的大武壠族長期被多數人以為是西拉雅族,「到部落去了解他們的狩獵文化、十字繡、信仰等,你就會認同他們是真的還存在的一群人。」因此他們正名的訴求也就不證自明了。

(「部落小旅行」是Mata Taiwan近期推出活動,從旅行中認識原住民文化。)

方克舟坦言,小旅行雖然是一個維持網站運作的商業模式,但同時更是媒體的延伸,「它是面對面的,比起在網路上告訴讀者一百次這個部落長什麼樣子、這個族群的個性是什麼樣子,不如直接去部落。」他躍躍欲試地這麼說著。

他更希望大家多多參與討論,他以一個親身聽聞的軼事做比喻:

曾有一位鄒族的原運長輩向一位排灣族的mamazangiljan(頭目)說:「我們原住民要團結」,然後這位mamazangiljan卻回答:「團結之前要先了解我們不一樣,你知道我們排灣族到鄒族的距離,跟排灣族到美國一樣遠嗎?」

排灣族與鄒族的物理距離當然沒有到美國這麼遠,但是理解的距離則遠如光年?這個比喻也揭示了整個社會的現象,「許多非原住民族的大眾經常將台灣視為一個共同體,應該要團結以追求共同的目標,但同時也會發現原住民族的意識在某些方面跟漢人如此不同。」先意識到差異,才能一起討論共同的未來。

「世界」該是瑪洛.摩根所說的那樣,人世間只有一場遊戲在進行,無分你的、我的;你們、我們。這是方克舟的重要體認,也是Mata Taiwan期望能帶給讀者最大的收穫。

Mata Taiwan大事記

‧2012年9月   「什麼你也愛台灣原住民?!We Love Taiwanese Aborigines」粉絲專頁成立
‧2013年8月    粉絲逾 1 萬人,成立官網《Mata ‧ Taiwan》
‧2015年4月    成立特約採訪編輯團隊
‧2015年5月    推出深度部落人文體驗「Mata Taiwan 島內出境」
‧2015年12月  Mata Taiwan app 上線
‧2016年1月    Mata Taiwan 部落好物購物平台「Mata Finds」上線

全文轉載自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原文標題為:【未來大人物】Mata Taiwan 方克舟:先意識到不同族群的差異,再討論共同的未來

延伸閱讀
>>陪伴了又如何──進原鄉做志工,部落孩童怎麼看?大人又怎麼想?
>>原民部落大學 築起原漢交流橋樑
>>傾聽移工的聲音:移工帶來的不是問題,而是多元的價值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