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Airbnb估值達240億美元了。自雇型經濟從哪兒來,又會往哪兒去?

2015.08.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6月18日消息,在線房屋短租網站Airbnb正在進行一輪目標為10億美元的融資活動,估值達到240億美元。為了讓潛在投資者覺得值得入股,Airbnb給出了今年的預期營收,以證明其比酒店巨頭萬豪國際集團(Marriott International)更具投資價值。據透露,Airbnb代表對潛在投資者表示,該公司今年營收預計可達8.5億美元。要知道,這家初創企業2013年的營收只有2.5億美元。Airbnb還預計其年營收在2020年可增長至100億美元。這些預期數字表明Airbnb將實現盈利。到2020年,Airbnb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可達到30億美元。不過,在此之前,Airbnb為了保持增長速度還將一直燒錢,預計今年的營業虧損將達到1.5億美元。

Airbnb是正在興起的共享經濟模式中的佼佼者之一。它跟Uber一樣,形成了一種新的經濟模式——「自雇型經濟」。在美國,這些共享經濟模式公司,也被稱為「1099經濟」。因為這些共享平台上的服務者,是以自雇型稅單——1099稅單報稅。虎嗅將包括Forune.com上《Uber Investor:the "1099 economy" is here regardless of whether it's good for workers》在內的內容,做了一些編輯整合,來看「自雇型經濟」的興起、爭議與趨勢。

文:虎嗅網

經濟危機之後,美國中小企業和部分大企業的日子一直都很不好過,但自由職業者的數目卻在明顯提高。目前,已有1/3的美國人成為了自由職業者,他們按自雇型稅單——1099稅單報稅。這種轉變形成了一種新型的經濟模式,我們稱之為「自雇型經濟模式」。

網絡的迅速發展使很多人可以通過Etsy和eBay等平台賺錢,這也是自雇型經濟能夠興起的原因之一。但在2010年,Uber的誕生又為自雇型經濟添了新的注腳。這種自雇型經濟模式下,企業將用戶的需求打包成一個一個的任務,再將任務承包給自由職業者,接受任務的自由職業者將直接為用戶提供服務並最終按協議與平台分攤服務收入。

不僅美國,最近國內也興起了自雇型經濟。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通過包括Uber在內的類似平台賺錢,有的甚至辭去了正式工作。

自雇型經濟如何興起的?

低迷的經濟是催生自雇型經濟的主要原因。城市分析師Bill Fulton在研究該經濟模型後認為:

「即使傳統意義上的工作機會很少,人們仍會有工作,」Fulton指出「這就是自雇型經濟的核心意義。它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組織經濟罷了。」

從美國的例子來看,在經濟危機之後,自由職業者數目主要通過以下方式得到了增長。

  • 2005年之後,能源產業的自雇型員工數目增長了35%。EMSI(美國環境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調查分析認為,這一增加是由於土地所有者將擁有的土地租賃出來給第三方開採後可收取土地使用費,同時,能源產業對於高新技術服務的需求也帶動了自雇人員數目的增長。

  • 某些城市創業文化濃厚,政府鼓勵人們自創事業。低廉的創業成本和寬松的監管政策便催生了不少自雇型創業者。

  • 與能源產業類似,高科技公司的快速繁榮也為很多人提供了自由職位,比如編寫程序,提供技術分析都可以成為自雇型工作。

在Uber之後,越來越多的初創企業選擇了類Uber模式下的自雇型經濟模式。因為在經濟困難時期,企業想要脫穎而出就不得不壓縮開銷。自雇型經濟模式比傳統經濟顯著地降低了企業的花費,公司只需支付工人在提供服務那部分時間的錢,而不需要承擔他們花費在午飯、閒聊、和假期上的錢。因此,這些合同工也沒有醫療福利,失業保險,工傷賠償或者退休計劃等福利。

簡單來說,自雇型經濟可以讓初創公司承擔更低的花費和更少的責任,這就是類Uber的自雇型經濟能夠快速發展的原因。(同場加映:共享經濟如何成為新創公司的最愛

看起來很美,自雇型經濟是否存在剝削勞工之嫌?

關於自雇型經濟的好壞,目前社會還存在很大爭議。(同場加映:誰才是Uber、Airbnb最大的價值提供者?共享經濟的企業們,「利潤」也該共享囉!

Freestyle Capital的VC Josh Felser認為1099型公司(採用自雇型經濟模式的公司被俗稱為1099公司,因為其勞工按1099稅單納稅)的勞工有三種:

「一種是偶爾接單為1099公司工作的人,這群人看上去對這種模式挺滿意的;另一種是公司的全職員工(包括運營、工程師、設計師等);還一種人處於中間集團(全職利用平台接單糊口的人)——他們乾著全職員工的活,只獲得了臨時工的報酬。這部分人被剝削了。」

下面這個例子似乎從一個側面證明瞭這個觀點。

Homejoy(家政服務界的Uber)公司招聘清潔工的廣告中沒有提及工作模式問題——只寫著「清潔專家快加入我們的團隊!」,但應聘者根本不會加入甚麼團隊,他們將會在Homejoy的平台上作為一個獨立承包人來工作。此外,該網站主頁上寫著「可信任的,有責任心的,方便的家庭清洗和家政服務」,事實上由於清潔服務的提供者並非Homejoy的簽約全職員工,網站聲稱的「可信任的、有責任心的、方便的」都是無法保障的。因此在網站頁面底部的「關於我們」處,有一個很小的免責聲明。

Rebecca Smith,美國國家就業法律項目的副主任,也是贊同自雇型經濟弊大於利的一員。她強調目前50%的自由職業者擁有大學文憑,但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她寫道:「如果新的經濟模式使利益傾向了平台提供者,而提供服務的人卻在艱難度日的話,那麼這種模式就是不合理的。」

Smith指出這些1099公司應該為那些自由職業者提供基本福利,例如社保和正式員工水平的工資,不論這些人是否為正式員工。

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自雇型經濟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Howard Morgan的公司First Round Capital是Uber最早期的投資商之一,Morgan相信「自雇型經濟」是未來經濟的一個機會,但是好是壞,他有如下看法:

「我覺得未來美國將有越來越多的人從事自雇型工作。因為我們已經看到很多行業都開創了1099公司。在我們身邊,有些人為TaskRabbit(跑腿界的Uber)工作一小時;有些人為Uber開兩小時的車;還有一些在為其他自雇型工作提供服務。

而我們傳統的經濟模式是人們去一個公司工作,在那裡工作上40年之後拿著退休金退休了。我很難從道德標準的角度去評價這兩者之間的好壞,但我認為自雇型工作的存在為人們提供了更多的工作機會和選擇。」

Homejoy(上文提到的家政服務界Uber)是使用自雇型經濟模式下最成功的創業公司之一,它堅持認為這一模式對工人更有利。

「靈活性是這個平台最主要的......我們的合作夥伴可以自由選擇他們甚麼時候工作和工作範圍。」Homejoy CEO Adora Cheung在採訪中說,「灣區的自僱員工平均每個小時能掙17到20美元,遠高於最低工資。雖然我們同情那些經濟困難的人,但這些與Homejoy無關。」

未來,自雇型經濟會如何發展?

自雇型經濟的爭議主要是圍繞尚未健全的法律產生的,這造成了很多責任未被明確指向的局面,結果是服務質量難以被保障、勞工利益難以被保障。但目前有些美國初創公司正在試圖擺脫這一現象。

MyClean(清潔服務界的Uber)發現顧客對來自第三方機構的清潔工並不滿意。因此MyClean的CEO Michael Scharf和COO Ken Schultz一致決定將那些自雇型員工轉為公司正式員工。

「我們看到了獨立承包人的法律風險,」Scharf說,「我們希望MyClean通過提供優質的服務將品牌做出去,因此我們為勞工提供合理的管理、調度和培訓。」

Scharf說,這一轉變使勞動力成本比競爭對手高了40%。但是這也讓顧客更加滿意了,公司的形象就更好了。MyClean現在有大約200名員工,而且在過去的兩年里已經發展到800萬年利潤的規模了。

這種傳統經濟和自雇型經濟相結合的形式可能會成為未來公司的發展趨勢。(你也會喜歡:專訪農地版Airbnb創辦人:「我想拯救的是土地,還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已經有跡象表明,整個市場可能已經起變化了。在去年的TechCrunchDisrupt的大會上,獲勝的創業公司Alfred(上門服務界的Uber)就是採用了這種混合模式。

Alfred提供的服務內容決定了它需要在顧客和公司之間建立足夠的信任,也就是說Alfred必須通過使用本公司正式員工的形式來獲取用戶對平台的信任。於是Alfred與勞工簽訂正式的工作合同,提供正式員工級別的福利,只要他們每周工作20個小時以上。Alfred知道這種經濟模式在短期內成本會比較高,但是它認為這種投資會慢慢帶來更大的利潤,也同時滿足了員工和顧客的需要。如果這樣做奏效的話,更多依賴1099模式的創業公司便可效仿Alfred,擴大他們的就業崗位同時也增加了他們的利潤。

全文轉載自虎嗅網(虎嗅網是一個有視角的、個性化商業資訊與交流平台,核心關注對象是包括公眾公司與創業型企業在內的一系列明星公司。)

延伸閱讀

>> 你應該關注的十個社會創新
>> 到底是社會企業還是社會創新?笨蛋,簡單就好
>> 經濟/迎向破壞式創新 帶動進步

建築,重新定義—台灣女生在荷蘭創立的非營利建築實驗平台

2015.08.04
合作轉載

文:吳芮祺

2015-02-15_AiD_F2

台灣女生璋芳很有建築感的家,同時也是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建築平台成長的地方。(來源:©羅璋芳提供)

從阿姆斯特丹東邊的運河轉進一個寧靜的荷蘭社區,循著玻璃窗旁小小的「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貼紙指標你可以找到璋芳和先生Rob合力創作出來的家。二手家具組裝成的藏書牆、訂製的廚房、貼滿童趣塗鴉的各個家居角落、後院裡為孩子打造的小木屋和鞦韆⋯⋯這是一個充滿設計風格的家,是璋芳兩個小朋友充滿想像力的遊樂場和實驗室,也是剛滿三年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建築平台成長的地方。

「有時候,我覺得經營公司就和帶小孩一樣,讓你心甘情願地為他忙碌。」已經是兩個小朋友的媽的璋芳打了一個很生活的比喻「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就像是我們的第三個孩子,付出很多心力和愛帶著他慢慢長大。」

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以下簡稱為AiD)是台灣女生璋芳和荷蘭先生Rob創立的「非營利」建築實驗平台(璋芳笑著說要為非營利這三個字打個引號,雖然今天志不在盈利,但總有一天可以開始賺錢的),這個小小的建築平台在2014年底慶祝了三週年生日,從創立到今天持續以非營利的方式來經營。什麼,非營利?要在國外創業應該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了,還可以不盈利經營三年?

這篇採訪筆記要帶大家來認識璋芳的創業心路歷程和她正在「in development」的建築公司-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同場加映:移工商學院,今年暑假的社會實驗

2015-02-15_family_photo
帶著兩個小朋友、加上就像是第三個孩子的AiD成長的璋芳和Rob一家。(來源:©羅璋芳提供)

什麼是AiD?

AiD 是一個建築的wikipedia網站,讓使用者、建築師上傳專案,自己來解釋和介紹他們所居住、設計的建築,以及這個建築在社區、人群以及文化中的角色。為什麼將公司取名為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必須針對發展中國家?必須帶有人道關懷?璋芳給了一個有趣而且誠實的答案:「一開始我們也不清楚公司的定義應該是什麼,所以想要邀請所有參與者一起探索建築真正的意義。無論是建築業或是我們公司,一切都在發展中(in development),這就是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

璋芳和Rob想了解建築和「人」實際上的互動,以及建築對社會及文化發展扮演的角色。「我們想把焦點從建築師還給使用者。」

AiD搜集世界各地寫手們的建築案,案子必須從住戶、而不是從設計師的觀點出發。可以是一個為了低收入或弱勢社群設計的社區發展策略,可以是為了解決西歐國家閒置用地的永續經營計畫,也可以是一個營造社區新價值的都市計畫提案⋯⋯。主題、地域、解決的問題都不設限,只要是從人、社區、文化的角度出發,都是AiD聚焦的主題。

三年前的AiD是一個發展中的概念,三年後的AiD是一個擁有超過100個寫手、建築案來自於66個國家的線上建築平台。來自世界各地的寫手和AiD一起繼續「發展中」,給予建築新的定義。

從服務5%少數到100%使用者的建築

「當年其實我也是一個順著社會和家人期待長大的台灣小孩。」從小就對於藝術和建築很有興趣的璋芳,大學時還是符合眾人期待的進了台大土木。但或許是潛意識中那種微微的叛逆,畢業後璋芳第一份工作不走土木而選擇了劇場設計,接下來到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攻讀室內設計,最後才落腳荷蘭阿姆斯特丹成了一個建築系學生。

「你總是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是什麼,然後他永遠都會回來找你!」當然,璋芳的微叛逆還是不會讓他安分的讀完學位然後進入大事務所工作。

「讀書時教授帶著我們研究成名建築師絢麗的建築作品,我從這些看到建築師的野心和設計宣告,卻很少看到使用者的影子,建築的目的是為了創造居住環境,還是創造建築師個人的品牌呢?我想重新去定義建築,還有它在這個時代的意義。」

畢業後璋芳試著在建築事務所做了幾年,所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在一個門把。「在為一對荷蘭富裕夫妻設計的別墅建案中,我花了兩週的時間,精心為他們設計了一個⋯⋯門把,然後我想,這就是我在事務所的最後一個作品了。我決定離開,去做我認為身為建築人真正應該做的事。」

離開事務所後的璋芳做了不少社區營造的案子,第一年和朋友接了改造紅燈區的企劃案(現在我們看到的紅燈區其實已經不比五六年前的規模,是經過都市更新的結果)。他們探訪當地的閒置空間,提案將都更後的紅燈區改為年輕創業者的住商混合空間,讓年輕的創業人、藝術家、設計工作者進駐。

雖然最後市政府沒有採納而選擇了大企業的改建案,這還是璋芳重新利用閒置空間的第一個案子。重新利用在地資源、設計閒置空間的元素都在AiD繼續傳承下去。

「我們認為建築不應該服務5%少數,應該要從社區和人群出發,服務100%的使用者。」現在在AiD網站上的建築案,也都分享了同樣的價值。

2015-02-15_school-bogor-gando
左圖:運用印尼當地素材-竹子搭建的教室Bamboo Alternative School。(來源: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
右圖:運用新建築技術加上土磚材料,為生活在貧困線下西非國家建成的小學Gando Primary School 。(來源: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

2015-02-15_R-urban-Torre-David
左圖:法國Colombes的都市農夫R-Urban計畫,結合當地居民推行永續的都市生活態度。(來源: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
右圖:位在委內瑞拉,全世界最高的貧民窟Torre De David。(來源:Architecture in Development)

經營了三年的AiD,璋芳有沒有一些給創業者的建議呢?

一個很平鋪直敘、簡單但又充滿力道的答案:「堅持」。

「第一年沒有人認識我們,第二年也是沒沒無聞,無論你想要做什麼事,至少做三年!」

第一年用政府贊助成立,第二年補助結束開始自己籌措款項自力更生,沒有盈利,也還沒有建立起知名度,很多創業者或許就在這時候選擇放棄,璋芳和Rob因此決定將房子重新改建,規劃出一個民宿空間接待阿姆斯特丹的旅行者,讓民宿經營成為AiD的經濟支柱。

倔強的走過這個「寒窗苦讀」的階段,AiD終於進入收穫的第三年。有人主動聯繫想要成為志工、寫手,累計了足夠的案子和觀眾,AiD開始舉辦線下的活動如寫手meet up和分享會,也開啟了和TU Delft建築系的連結,在學校開了講座和討論課,最近也有更多的單位想要採訪AiD的故事。所有的寫手和夥伴幾乎都是用一對一的方法來認識,在行銷方面如此低調的AiD,三年的堅持,終於擁有足夠的能量了!

2015-02-15_Aid3
AiD三週年,邀請平台寫手、志工一起參與的分享會(Ultra de la Rue, Amsterdam)。(來源:©羅璋芳提供)

下一步的AiD

會是一個集合建築人力、技術與經濟資源的交流平台,璋芳需要更多非營利組織、學生、企業、社區民眾以及建築師的參與。非營利組織、企業可以上傳專案,提供經濟或是技術上的支援;社區民眾,建築師、學生在平台上尋找合作主題,所有在AiD平台上的案子,都是可以啟發更多建築靈感的「發展中」檔案。如果你對於璋芳與Rob的建築夢感到好奇,現在就加入寫手、合作夥伴、分享者的行列,一起用行動定義新的建築概念吧。

2015-02-15_workshop_UW
璋芳帶領台夫特科技大學TU Delft建築系學生進行工作營。(Urbanism Week, TU Delft, Delft)。(來源:©羅璋芳提供)

如何參與AiD的建築旅程?

– 成為AiD的讀者,分享文章給身邊的朋友。訂閱AiD(Facebook 、官方網站  、線上書店
– 成為AiD的台灣大使,讓更多人了解、參與AiD
– 成爲AiD的寫手,上傳台灣、亞洲、你所處地區的建築專案
– 邀請AiD,成為AiD的合作夥伴!連結活動機會、平台


作者簡介:吳芮祺,工業設計出身的廣告行銷人,現居阿姆斯特丹。 喜歡用一個真外國人、偶而假當地人的身份來探索在荷蘭的工作和生活。

全文轉載自荷事生非

延伸閱讀
>>以人為本的創新設計,六個案例開啟你和建築之間的對話
>>【米蘭世博】不砸大錢蓋華麗麗的建築館,荷蘭人用餐車和小酒館擄獲你的胃
>>洛杉磯建築師改造貧民窟老屋 讓街友的生命煥然一新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