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到底是社會企業還是社會創新?笨蛋,簡單就好

2014.12.03
瀏覽次數:

編譯:黃菁媺

編按:本文以原文作者Nathaniel Smith第一人稱敘述。


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我們需要更多「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同時也需要了解這兩個詞在本質上的不同。—Nathaniel Smith

社會企業領域中,幾乎無法對任何概念的定義達成共識已不是新聞了。當我還在澳洲工作時,當地的一位朋友參加了全國規模數一數二的社會創新論壇,卻發現大部分的論壇被用於辯論定義,而非討論實事,因此感到很失望。

有人發現我把「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當成同義詞來交替使用嗎?這種情況屢見不鮮,而點出基本定義的議題也是這篇文章的首要焦點。

 

圖片來源

雖然「定義」乏味至極,不幸的是,定義很重要,重要到若無清楚的定義,將危及與混淆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圈內、圈外間的交流對話。

廢話不多說,讓我們開始區分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的不同吧:

  • 社會創新是用新的、實驗性的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
  • 社會企業是用商業手法來解決社會問題。

本質上,社會企業算是社會創新的一支,是一種用商業創造社會利益的嘗試。 我認為社會企業在社會創新中之所以成為主流,是因為社會企業展現的影響力與成長,或許超越了其他的社會創新模式。但事實上,社會創新適用於任何試圖解決社會問題的手段上,例如行動(activism)、政策(policy)、研究(research)、活動(campaign)等等。

青年基金會的一篇「如何發展社會創新」 論文中(註一),列出了社會創新的「形式」包括:新的社會企業、創投;新的立法;新的行為;與新的服務。

不幸的是,社會企業的實踐者往往忘記還有這些形式存在。商業只不過是諸多工具中的一種,我們應避免在觀念上將社會企業視為社會創新的全部。即使只是認知到這個差異,都會大幅推進解決社會問題的效率,因為它能帶動我們融合社會企業與其他社會創新如研究、政策等方法。我認為這種結合有巨大的潛力,值得探索。

事實上,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都不是什麼新概念。社會創新自古就存在,只不過現在換了個詞來形容它。我們一直試著找新方法來解決社會中的問題,扶輪社與獅子會等服務性社團都是社會創新,第一所成立的大學也是社會創新的例子。

定義很重要,但愈簡單愈好。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我們需要更多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不過我們理解這些事情的方法,已被目前過於複雜、混淆的定義拖累,導致錯誤地相信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是同一件事。讓我們掙開這種錯誤,繼續做好事吧。

註一:How to Grow Social Innovation. Davis, Anna; Simon, Julie; Young Foundation 2013


資料來源:Social enterprise or social innovation? Keep it simple, stupid

延伸閱讀:

公益與商業的界線該如何拿捏?加州社企麵包店為我們上的一課

2014.12.02

編譯:張欣舫

2009年,一家位於加州的麵包店因經營看不見未來、面臨倒閉危機而上演著「脫手秀」。當時,這家名為盧比康(Rubicon Bakery)的麵包店由一個公益團體以非營利的模式經營,身為前華爾街銀行家的餐廳業者Andrew Stoloff因愛上了這家麵包店提供弱勢族群工作機會的理念,在眾多親友的反對聲浪中出資買下了盧比康。今天,盧比康麵包店已成為一個成功的社會企業,在Andrew接手後,營收翻漲五倍,其客戶甚至包括大型有機通路商Whole Foods

圖片來源

類似的成功故事還包括一家位在紐約的麵包店:Greyston Bakery,這家麵包店也提供弱勢族群工作訓練,而它的成功事蹟包含提供布朗尼給知名冰淇淋品牌Ben and Jerry’s,近期更展開零售事業,開發了包裝餅乾生產線並與Whole Foods合作販售。從2009年至今,這家麵包店員工數已增加了一倍,該店最特別的員工政策為「開放應徵(open hiring)」,任何人都可以在等待名單上留下名字,通常是缺乏工作經驗或很久沒有工作的人,錄取後會展開為期10個月的學徒訓練。

諸如此類的案例讓社會企業的概念變得吸引力十足,但根據一份2007年的研究顯示,社會企業的失敗率和一般小型企業相當,有超過一半的公司在幾年內宣告失敗。研究也發現,即便是為人熟知的成功案例,其真實狀況也較大眾所認知的不穩定。

的確,當Andrew買下盧比康麵包店時,該店的各方面狀況皆不樂觀,資金短缺與過時的設備讓他們無法同時展現社會意義並賺取穩定利潤,但盧比康依然有它珍貴的理念資產。當時的經營者堅持買家需延續其理念,才吸引了擁有華頓MBA學歷,同時又是舊金山成功餐飲業者的Andrew接手經營,這在盧比康商業化的過程中,是十分關鍵的一步。

Andrew接手盧比康後,立刻向當時的員工保證不會解雇任何人,接著,他陸續投入了一百萬美金對麵包店進行大改造,但他對於所有投注的時間、經歷和金錢從不感到後悔。當Whole Foods找上盧比康,希望他們能提供肉桂麵包時,這個產品對盧比康來說是全新的生產線,但Andrew說:「我從不拒絕好客戶。」現在,Whole Foods也販售來自盧比康的蛋糕。

社企創業家必須謹記擁有滿腔熱血是不夠的,Andrew說:「常有人跟我說他們想開和我一樣的麵包店,他們心地善良、想幫助人,但如果沒有一個可執行的商業計畫,我們誰也幫不了。」


資料來源

The (bottom) line between service and income: lessons from Rubicon Bakery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