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應該關注的十個社會創新發現

2014.01.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英國文化協會社會企業顧問Paula Woodman女士

2012年我加入英國文化協會前,自認為對社會企業領域已十分熟悉,然而通過這家在全球110個國家運作的國際機構,我卻發現了社會企業許多新的驚喜。這是個充滿了機遇的領域- 開展合作與交易、長遠大膽地去思考、以及尋找到新的目標與靈感。對於致力於創造有意義的變革的人而言,這是一個值得去探索的世界。以下是我所見證的全球社會企業令人眼界大開的十個發現:

1.社會企業在孟加拉已經達到巨大規模

BRAC (前身是孟加拉農村進步委員會)是你聞所未聞的最大的社會企業集團。 1972年在孟加拉山中成立的BRAC, 目前運營範圍已擴展到亞洲、非洲和加勒比地區的10個國家,影響著1.35億人的生活。 2012年其社會企業業務自身的營業額就高達9​​500萬英鎊。 BRAC通過小額信貸、教育、醫療護理和法律服務等一系列項目支持包容性發展。其多姿多彩的業務中包括了公平貿易品牌Aarong,孟加拉最大的時尚連鎖品牌之一。

2. 社會企業家全力支持澳新的土著社區

在澳大利亞,英國文化協會也介入到當地的社會企業「圈子」,推動包括開採業在內的活動。這個項目的參與方是北澳洲原著土地與海洋管理聯盟有限公司(NAILSMA),支持土著居民可持續性地管理自己的國家。這家公司已經開展了價值超過1700萬英鎊的大型綜合項目,為土著居民創造了文化、環境和經濟利益。

3. 法國社企先鋒證明社企如何能開展全球貿易

根據英國社會企業聯盟的最新統計,11%的英國社會企業開展國際貿易,而且新成立的社會企業比老牌社會企業更有可能從事出口業務或拓展海外市場。不過,有數據表明國際貿易只占到這些社會企業營業額的10%,且多集中在歐洲。與此同時,來自其他國家的社會企業先鋒正在證明社企從事國際貿易的可行性。比如法國的社會企業Groups SOS,目前活躍在30多個國家,僱用了1萬多名員工,直接受益人群超過100萬。

4. 政治的漠然並不能阻擋印度的女性社會企業家

英國公共部門改革的需求為支持社會企業創造了許多政治關注。然而對於許多發展中國家而言,這種動機尚未呈現– 在那裡公民社會組織已經在大規模參與公共服務的提供– 支持社會企業的政策進展緩慢。我們在印度啟動了一個培訓1000名女性社會企業家的項目,在那里社會企業在改革匱乏的領域蓬勃發展,提供政府所無法提供的服務。 Deval Sanghavi是位於孟買的一個社會投資中介機構的負責人,他對法國INSEAD商學院的《知識》雜誌表示,「社會企業家精神在印度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政府在一些方面的失能。政府有意願推動社會企業家精神– 但並非通過資金、倡導或推進。他們的方式是:不禁止。」

5. 泰國這樣的社會企業新興國家正在突飛猛進

一些社會企業新興國家發展迅猛,對來自英國或其他國家的想法有很強適應性。以泰國為例,2010年英國文化協會為泰國政府官員組織了一次赴英考察之旅。他們會見了英國的社會企業家、社會企業支持性機構以及政策制定者,了解了英國如何為社會企業創造一個豐饒的成長環境。受到啟發的泰國政府官員回國後成立了全國社會企業委員會,該委員會又籌建了泰國社會企業辦公室– 仿效英國社會企業聯盟的模式,並發布了2010-14社會企業總體規劃。這一藍圖中包含了提供17億英鎊建立鄉村基金項目,這是世界上第二大規模的小額信貸機制,旨在促進社區企業的發展,為小型企業提供種子基金。

6. 社會企業家支持緬甸從專制中復甦

像緬甸這樣飽經獨裁和內戰的國家,新興的社會企業運動正在幫助重新構建公民社會。英國文化協會在緬甸的項目經理Tristan Ace在啟動緬甸首次社會企業調研時表示,「社會企業運動最重要的資產中,就包括它銜接不同領域的多元性和能力。」近幾十年來,隨著政府和商業領域角色的幻滅,社會企業提供了一種克服難題的機會。同時通過與這些不同相關方的協作,在外國投資者和捐資人紛紛湧入這個前沿市場時,社會企業也在支持構建經濟的包容性和可持續性。

7. 社會投資在中國和越南起步

我們仍舊在梳理有關社會投資的一些問題,而這個概念在中國已經生根,並展現出想像力– 英國文化協會在中國聯合了7家合作夥伴,共同啟動了一個新的社會投資平台,推動影響力投資,為優秀的中國社會企業家提供培訓和資金機會。平台匯聚了900萬元人民幣的資金,將對接社會企業與社會投資人,並開展全國的社會企業商業計劃競賽。

同樣,英國文化協會在越南也吸引了一批強大的合作夥伴,渴望探索運用社會投資造福越南,這其中就包括越南工商會。雙方在8月底共同舉辦了越南首次的社會投資論壇,吸引了150多位政策制定者、投資人、社會企業家以及援助機構、中介機構的代表。

8. 從蘇格蘭到韓國,社會企業家緊密相連

早在2007年,社會企業世界論壇就意識到,有必要開創一個全球性的運動。我參加了在愛丁堡舉辦的第一屆論壇,很幸運今年又和其他一些英國代表參加了在加拿大舉辦的論壇。今年的論壇創紀錄地吸引了來自30個國家的1000位代表,大家都說著社會企業這種共同語言。這個活動也證明了社會企業運動在全球的發展。加拿大代表談到了社會企業世界論壇對該國社會企業運動的催化效應,明年論壇將移師韓國首爾,首爾方面承諾將進一步激發新戰略、新想法和新動力。我們需要推進這些令人興奮的全球性聚會,並開發其他的活動和機會,針對一系列問題展開分享和全球連線。

9. 聯合國更加關注經濟活動與社會公正的聯繫

聯合國就此議題舉行了首次大會,並在會後成立了「社會與團結經濟」內部工作組,旨在支持成員國調動政治意願並催生動力,使社會與團結經濟在其國際與國內政策框架中主流化。針對「社會與團結經濟」而言,「社會企業」的概念仍是一個討論中的話題,不過聯合國提到了社會企業同時蘊含經濟和社會目標:「它們將道德價值和社會公正與經濟活動重新關聯起來。」

10. 社會企業家在世界各地參加培訓、結成夥伴

這並不是打廣告。我的確對英國文化協會在社會企業方面開展的工作力度感到驚訝。英國文化協會全球的社會企業項目於2008年開始試點,到2012-13年已經在13個國家落地。項目吸取了英國社會企業的經驗與專長,目前已經培訓了超過4200名社會企業家,幫助社會企業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生根發芽。

展望未來,有兩點是清晰的:1)這個項目會繼續發展– 不僅有本機構的支持,也體會到來自英國文化協會所運作的國家地區的快速增長的興趣。 2)這個項目會和更多新的機構建立夥伴關係,這些機構與我們一樣,堅信社會企業與社會投資是催化劑,能夠構建更可持續、更包容的經濟與社會。

資料來源:10 social innovation discoveries you should know about

全文轉載自英國文化協會中國辦公室

也可以販售世界風情的公平貿易巧克力

2014.01.05

文:蔡業中

10年前,當時占據世界手機市場的兩大品牌Motorola與Nokia,如何能想像最終動搖他們的對手竟是Apple與Google?商業優勢都是短暫的,從認知、動機、能力三方面來找出競爭者並進行動態博弈,是出身台灣的陳明哲博士-同為國際管理學會(Academy of Management)主席-著名的動態競爭(Competitive Dynamics)理論。

要確保其所創造出的社會、環境效益不打折,並能在財務面上存續,對於社會企業來說已經是個挑戰;還要進一步找出競爭者來決定商業策略,對於社會企業而言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語言。不過,市場競爭的確是社會企業推廣理念時需要兼顧的範疇。

社會企業的競爭對手是誰?在那些同類產品間也訴諸社會價值的主流企業。以英國的公平貿易巧克力為例,Cadbury的Dairy Milk、Mars的Maltesers,以及雀巢旗下的Kit Kat,這些包裝上載有公平貿易標誌的巧克力品牌(備註),都是由重量級公司出產的。

受惠於公平貿易的可可農人(圖片來源

愈來愈多大企業開始投入公平貿易市場已是事實,在這種環境下社會企業能否從動態競爭理論的啟示中找到突破點呢?在思索更靈活的應用之前,可先看看麥當勞奶昔的例子。

麥當勞奶昔的部分重要客群,看中的是奶昔可以迅速、便利地帶來飽足感,又不像小點心可能吃得滿地碎屑。因此麥當勞奶昔看待對手的範疇,應該跳脫其他速食店的奶昔類商品,而把競爭眼光放在餅乾和甜甜圈等甜點上:把奶昔調配得更濃稠、更能帶來飽足感,甚至放入小果粒來讓增加嚼感,都是正確的策略。

從奶昔回到公平貿易巧克力,就知道在推廣公平貿易的同時,也該思索其他有助於加分的元素。舉例來說,愛樂活推廣公平貿易巧克力的活動,其中也有部分巧克力經過了FLO國際公平貿易認證,而且愛樂活為活動下了值得思索的標題:給西非兒童的希望巧克力。抽掉哪個部分會讓標題的獨特性下降最多?兒童、希望、巧克力?我相信是西非!雖然個人見解不代表生意金頭腦,但我認為異國風具有商業市場的關鍵字眼。

市面上不乏來自五湖四海,身世顯赫的巧克力,例如比利時皇家巧克力Godiva。但不管是飲食還是各類產品,西非風的商品在市場上的稀有性,對於喜歡旅遊,卻被工作綁住的白領雅痞,或是阮囊羞澀,湊不出旅費的學生族群而言,帶著非洲元素的產品有張生猛的面孔。

公平貿易精神始終是最核心的議題,就好比麥當勞奶昔不論再怎麼創新,也不能不盯著肯德基奶昔的一舉一動。但是保持動態的戰略,不斷找出對的競爭者,並隨時調整應對策略,才是公平貿易巧克力,甚至是社會企業突破格局的關鍵。

備註:文中原先提到公平貿易認證的部分有些缺失,非常感謝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來信指正。在此補上公平貿易認證的官方標準,讀者也可點擊連結進一步了解相關規範:市面上有些公平貿易巧克力是屬於組合產品(composite product),而根據Fairtrade International (FLO)的定義,若要獲得公平貿易認證標章,則產品的重要原料(例如巧克力中的可可粉)必須完全來自公平貿易可可豆,且這些原料需占組合產品乾燥重量(dry weight)的20%以上。在此雙重保證下,商品才能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的認證標籤。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