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個連假怎麼玩?後疫情時代,你我都該認識的「有機觀光」新趨勢

2021.02.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有機觀光,是後疫情時代的旅遊新趨勢。在旅行中,維持人與人、人與土地之間的和諧關係,旅遊元素必須在地原生。更重要的是,有機觀光或許是維持國旅熱度的下一張王牌。 

城市學/文:邱莉燕

在疫情癱瘓全球觀光業,不少國際知名景點乏人問津之際,台東反迎來大批國旅客,更觸發「有機觀光」誕生。

代表性的旅遊方式,是植樹廣達 30 公頃的竹湖山居,這處面臨太平洋的小山凹裡,不時傳來驚喜呼聲,似乎也喊出有機觀光的無窮潛力。

樹海包圍民宿、高空滑索,一覽山海美景 

穿越樹林,發現歡呼聲的來源,傳自 90 公尺高的高空滑索,穿上設備的遊人,從山谷左側懸空滑到右側,全程只花 90 秒,十分刺激。

這裡是台灣第一個樹冠層高空滑索,向左看,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向右望,視線則與海岸山脈的稜線平行。溜完滑索,再來體驗刺激指數更高的森林高空鞦韆,一邊腎上腺素激增,一邊開心大笑。

這樣的「有機」行程,讓你暫離「永不斷電」的地方,從網路世界的沉迷中抽離,轉而深入大自然,體驗地方生態。這,也是竹湖山居老闆賴金田與「山寨夫人」許美菊的衷心想望。

「在台灣找不到這種民宿,」協助經營的友人、福山農莊創辦人楊政宏說,竹湖山居只有 3 間房,周圍卻種了 3 萬棵樹,等於每間房被一萬棵樹包圍。

這正是有機觀光追求理想:後疫情時代的旅遊,一是旅人們健康養生的休閒旅遊,屏棄過勞旅遊。二是在旅行過程中,維持人與人、人與土地、人與大自然之間的和諧關係。最後,旅遊的元素必須是在地原生。

概念源自有機農業,為地方創造就業和生機

率先提倡的,是台東縣交通及觀光發展處處長余明勳,靈感從當地的有機農業而來。套用在旅遊上,便是要玩得健康、友善環境及尊重社區,同時創造在地就業機會。

再舉個例子,台東的偏鄉長濱人跡罕至,卻常有遊覽車載著滿滿的人開進社區,專程前來「領教」吳神父的足部反射健康法。教堂外的棚子擺放按摩床,師傅們手心的溫暖從腳底傳入,主張以專業足療技法啟動身體自癒力,改善客人的病痛和宿疾。

來自德國的吳若石神父(Josef Eugster),40 年前到台東傳教長居長濱。眼見社區人口凋零,試圖培養地方媽媽擁有一技之長。沒想到足療口碑愈來愈好,改善了偏鄉家庭生活,甚至吸引外漂年輕人回流。

​由此可見,有機觀光主張藉由旅遊調養旅客的身心,也同步以旅遊的行為「讓在地的人事物變健康」,形成正向循環。

又如卑南鄉綠色隧道的「有機躺」。專營自行車旅遊的「阿度的店」,就常帶著遊客騎到綠色隧道裡,讓大家躺在馬路上,感受鄉村的靜謐,聆聽大自然的聲音。

直播兼帶貨!「野菜皇后」用觀光拉動產業

在地方創生的發源國、日本,振興鄉鎮大致分成以下兩大論述:第一派主張「觀光」拉動,藉此打造就業機會,平衡城鄉差距。另一派說法是「產業」拉動,透過新進產業創造傳統農漁產值,提升地方經濟結構。

觀光與產業反而可以相輔相成。譬如新創團隊「野菜皇后」結合觀光與產業的商業模式,便令人眼睛一亮。這群姊妹創業緣起,是做了 30 年美髮師的原住民「小靜」一次重大發現:原來,大部分人的頭皮都有發炎狀況。

​她回到部落向耆老請教。先人經驗是採集野菜來洗髮,但很少有發炎或頭皮屑。於是糾集一群部落女性和城市友人共同創業。從野菜中提煉出純露製皂,每週三實地走進部落,網路直播一小時推廣。

2019 年底上線後,至今走訪 30 多個部落,做了百場直播。除了直播,她們還順便「帶貨」,線上銷售野菜箱及野菜皂。

「我們要發掘地方的與眾不同,讓人願意一來再來,」台東縣副縣長王志輝表示,地方政府看待疫後觀光的態度,不再以到訪人潮為施政 KPI,在大眾旅遊之外,還想打造可能也許只有一、兩千人的「分眾旅遊」。

以台東為例,國際熱氣球嘉年華、池上秋收藝術節等大型活動已廣為人知。未來策略是讓台東的有機元素 365 天都能被看到。如縣府在 2020 年試推「台東最美星空」音樂會,主打無光害、空品好、還有滿天星斗。

「旅遊體驗不能再 me too,」王志輝認為,經營分眾旅遊的話,人潮不會像熱氣球節一樣湧入 375 萬人,但這些遊客願意一來再來,造訪季節也能分散到各個月,讓部落或社區都能參與、分享利潤。

總有一天,國境會解封。當國際旅遊解禁,屆時國人還會不會再風靡島內觀光?這一切,端看國內旅遊的品質競爭力。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不給 me too 體驗!台灣旅客今年都該認識的「有機觀光」

延伸閱讀
>> 向山學習——「登山學校」引領人生迷途者走入山林,看見生活更多可能性
>> 他阻財團收購山林,打造與世隔絕的「森林博物館」——無路牌、無商店、來訪還得關手機!
>> 深化旅行的意義!「島內散步」不帶走馬看花的導覽,更為企業設計獨特的在地化旅程

南台灣最難預訂的餐廳!魯凱族青年以在地食材入菜,端出原民風法式料理

2021.02.25
合作轉載

曾在江振誠新加坡餐廳任職的魯凱族青年彭天恩,回到從小長大的屏東霧台鄉創立 AKAME 餐廳。他從食材、烹飪方式到餐具器皿,重新詮釋部落的美好與職人精神。

城市學/文:邱莉燕

位於屏東山上的 AKAME,從 5 年前開業至今,一直被稱為「南台灣最難訂的餐廳」。

有多難?訂位只能上 AKAME 臉書,僅在每月最後一天晚上 11 點開放預約,訂的還是下下個月,卻總是秒殺。某位屢搶不到的美食饕客無奈自嘲:「人生好難。」去過的屏東縣長潘孟安苦笑:「我也常被拜託訂位。」

為何如此搶手?原因之一,是 AKAME 老闆兼主廚彭天恩,是從料理訴說土地故事的高手。

最會說故事的主廚,在最靠近故鄉處創業

沒念過餐飲學校的他,退伍後到各餐廳打工,做到高雄安多尼歐的主廚。2013 年進入江振誠的新加坡餐廳 Restaurant André 實習。

漂流多年,回到美麗的山林部落開一家餐廳,始終是這位魯凱族後裔的宿願。儘管祖傳地舊好茶村在莫拉克風災後消失,但他深信在最靠近故鄉的地方,才能找到共生起點。

裝潢宛如高級餐酒館的店裡,最醒目的是那座巨大的窯,由彭天恩父親親手砌製。AKAME 在魯凱族語就是「烤」,窯能讓火有更多功能,以燒烤方式直球對決,是他認為最能呈現新式原住民料理的方式。

AKAME 採開放式廚房,食客坐在吧台,端詳廚師忙碌身影。享用每一道菜,都像在拆禮物。這些料理,蘊含彭天恩關懷土地的理念,他認為天然食材無論從何而來,總與某片區域的風雨晨昏有著牽絆。

舉凡台東原住民採集的野菜、高雄桃源布農部落的醃漬青梅、新北五股的七里香、部落特製花生醬與山葵芥末葉等,都是從台灣各地遍尋而來。而且不因來自小鄉小鎮,就失去品質。

彭天恩將各地食材和原住民特色融入料理,根據季節和當日採買到的食材,去做菜色變化。眼尖的人會發現,AKAME 的菜單印有日期,頗有「一期一會」的緣分。

多次拒絕外界誘惑,堅持守在山上部落 

開出一家難以複製的餐廳,眾多誘惑跟著出現。「第一年很多金主來,叫我去國外做!」彭天恩當下否決:「我不是藏在這邊等你來發掘,我就是想要在這邊。」

也有人欣賞他的理念,免費提供都市裡更大的店面,彭天恩總堅持留在部落。「我也不是只做自己,這裡是共生的地方,希望可以跟大家結合在一起,做一些事。」

​店內俯拾可見與技藝達人的跨界創作。如餐盤是「千秋陶坊」創辦人林永勝的大作。牛排刀花了一年,說服花蓮「連茂鐵器」細緻還原當年魯凱族的獵刀。當客人聆聽食材選用的來龍去脈,也一起品味在地文化。

「文化不是來觀光,是來了解的,」彭天恩皺眉說,曾有遊客沒預約闖進來問:「你在賣什麼?」不然就透過縫隙向內窺探。他相信,在都市不會有人這樣做,「為何山上就覺得可以隨便亂闖進來?」

山中美食可以很治癒、很深刻。料理中隱含的誠意,更需要被呵護。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曾和江振誠工作的他,用料理為屏東部落發聲

延伸閱讀
>> 品嚐一道佳餚、回味台灣飲食文化——他致力成為食物翻譯家,向大眾訴說美食的產地故事
>> 以料理傳達人與人間的溫度——名廚江振誠領軍「啊!沒關係啦!」餐廳,與失智長輩歡喜上菜
>> 這間餐廳以永續思維經營將近百年!一年只開 7 個月也能賺進 3800 萬美金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