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向山學習——「登山學校」引領人生迷途者走入山林,看見生活更多可能性

2020.12.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王舜薇

「一開始我很怕自己體力不好,無法完成這趟旅程,到最後我發現,我是有能力辦到的,還可以幫助別人!」

來自北部某安置機構的 16 歲女孩眼眶泛淚,訴說今年暑假參與台灣生態登山學校(全名:台灣生態登山教育協會)的「青鳥壯遊」歷程。她跟其他 4 名年齡 14 至 16 歲、來自桃園、新北的同伴,在 8 月 12 日從台北市信義區啟程,騎著單車近 350 公里,抵達玉山腳下的東埔,並於 19 日登上台灣第一高峰玉山。

靠著騎乘單車加上雙腿健行,他們在 8 天中完成從 0 到 3952 公尺的島內壯遊。第一天,女孩因高溫中暑、身體不適嘔吐,延宕了團隊預定的行程;到了單攻玉山那天,她幫同伴背起了沈重的背包,在玉山主峰頂激勵夥伴爬完最後一段路。

活動領隊、台灣生態登山學校秘書長陳貞秀表示,參與壯遊的青少年們,在成長過程中比一般孩子辛苦,靠著毅力與團隊合作,克服高溫、長距離陡坡等挑戰,完成一趟相互扶持的精彩旅程。

在這趟青鳥壯遊之前,幾個孩子都曾參與台灣生態登山學校的「亞成鳥計畫」。2010 年起啟動的「亞成鳥」,與學校、社福單位或安置機構合作,由登山學校輔導員和志工、社工一同陪伴高關懷、低資源的青少年上山,每年暑假在山林中學習面對挑戰、自我表達與團隊合作。

「這些青少年如同亞成鳥,在成長的起飛階段,可能因為家庭功能失靈、或身邊沒有安全網接住,一不小心就跌跤,但只要有人適時拉他們一把,就有機會可以飛得又高、又好。」陳貞秀說。

​亞成鳥走入的山林,是充滿魔幻魅力的「中級山」。有別於路徑清爽、林相單純的高山、與平易近人的郊山步道和小百岳,海拔 1000-3000 公尺的台灣山區特色是路徑不明、生態豐富、林木蔥鬱以致不見天日、野性而凌亂,最適合練習方向定位與拓展感官經驗。

雖然濕熱泥濘、蚊蟲凶猛,行走間有時還得揮刀闢路,走起來常常很「ak-tsa̍k」(煩燥),但就是這般獨特魅力,讓登山者對中級山又愛又恨。而在走向未知之徑的同時,人也悄悄走向彼此的內心深處。

陳貞秀指出,「我們見證過許多孩子在山上發光發熱,希望讓孩子走更長的路,協助其把山上獲得的能量,運用到山下的生活與學習。『青鳥』計劃就是為了鼓勵孩子發揮在山中獲得的正向經驗,完成壯遊夢想。」

登山者的社會參與之路

陳貞秀唸政治大學時參與登山社,從此與山結下不解之緣。婚前與先生連志展的一趟 50 天中央山脈大縱走,漫長艱困的旅途中,遇到各種挫折。「每天都在吵架呀!」從要不要陪對方上廁所、要不要走崩壁路線、如何分配有限糧食,都是爭執主題。這個過程,也讓兩人重新思索登山對人的意義。

「人最關注的,往往還是自己內在的慾望,就算山上美景當前,爬山的人心中其實充滿內心戲與掙扎。」在自然嚴酷的考驗下,內在的脆弱無所遁藏,也無法逃避彼此關係中的破綻。

下了山,夫妻倆念念不忘於野地對人的轉化力量,號召愛山夥伴成立非營利的「台灣生態登山學校」,嘗試探索具本土特色的登山教育,推廣以環境倫理為主體的登山文化。培訓相關人才之外,並以野地教育推動社會福利、青少年教育與終身學習。

​連志展回憶,第一年啟動亞成鳥計畫時,因經費不足,還動員志工在街頭叫賣自製麵包。轉眼間 11 年過去,已累積 391 位青少年參與。他認為,亞成鳥計畫如同一項實驗教育,形塑了不同的登山價值。在過程中,「登頂」並非唯一目標,更重要的是透過對話,理解每個人的差異,並引導出人本性裡的良善和利他。

「我們在山上不會跟孩子說『你要很強、不能走不動!』,我從亞成鳥身上看到的是互助、理解,而不是力求個人表現。」不需刻意教導,青少年在登山過程中,自然而然就會主動互助,耐心等待走得慢的隊友、幫忙分擔背包重量、討論搭營煮食如何分工。

連志展在登山學校還統籌另一項計畫「野地教育輔導員」,每期以半年時間培訓有志從事野地教育工作的人士,除了登山技能外,結合心理諮商、無痕山林、原住民土地文化等課程,以薩提爾對話和提問式學習法進行,讓學員學習團隊領導外,也強調人與自然的連結。

一座山就是一所學校

今年因疫情導致的「報復性旅遊」也蔓延到山林,熱門百岳路線湧進大批人潮,垃圾暴增、人聲嘈雜,造成環境衝擊,加上去年以來的「山林解禁」政策,對登山風險缺乏適當認知和能力的登山客貿然入山,導致山難事件頻傳。

台灣有 7 成面積為山區,山域環境豐富多變,卻相當缺乏普及的登山教育,一般成人若有志學習,多半仰賴社區大學、民間組織或者商業團體提供的課程。

登山學校近年發起的新計畫「南湖生態登山小學」,鎖定具備基本登山能力、對生態觀察有興趣的成人,目標為定期走進特有種豐富的南湖大山圈谷,進行四季生態觀察。

計畫主持人江陽聖同樣出身政大登山社,在這套為期 3 個月、理論和實作兼具的系統性課程中,規劃了野地生活技能、基本救命術、地圖判位、糧食規劃、登山裝備等技能項目,也安排野外調查專家,教授獸跡、植物觀察的基礎概念。

聽課之外,學員還得自行進行書報討論,針對植物、鳥類、昆蟲、哺乳類、地質地形等生態主題蒐集資料、製作圖鑑。6 天的期末攀登中,多數從未歷經這麼長天數山行的學員,不僅要自行背負所有糧食、裝備,準備生態教案,還得沿途紀錄不同海拔的各類物種,在生態記錄 app「iNaturalist」上逐筆記錄,相當考驗體力與知性。

學員年齡介於 25 歲到 50 歲之間,背景廣泛,除了一般上班族外,也有非營利組織工作者、藝術工作者與大學教授,且女性比例相當高。有學員笑稱「上山很忙!」,登山前置作業從練習寫計畫書、裝備輕量化、練體能到判斷氣候資訊都要做;也有學員第一次實踐「無痕山林」,在山上嘗試用松蘿取代衛生紙上大號,並挖貓洞妥善掩埋自己的排泄物,降低人類行為對山林的影響。

學會了上山基本功,藉由一次次重訪,深刻了解南湖大山,在山林中自我覺察、認識其他生命、甚至有機會成為公民科學家。一座山就是一所學校,在這個多山島嶼,「登山」除了「攻頂」之外,還有更多元的價值,等待敘說。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山是老師-引領低資源青年登高山,修好人生學分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登山客的福音!Skynet 推出團隊通訊系統,盼能提高山難搜救成功率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 這次假期,別再報復性旅行!蒐羅全台 10 大永續旅遊景點,給自己和土地一趟放鬆之旅

還原記憶中的美麗海洋——為珊瑚找新家,「珊瑚媽媽」立志讓海洋生態永續發展

2020.12.29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陳怡臻

「我相信,所有的生命都是建構在可永續生存的基礎上。」現任「臺灣山海天使環境保育協會」祕書長的陳映伶說。近年來,她為了守護海洋,同時身兼多項海洋保育工作,凡事親力親為,終於復育了珊瑚及海洋生物,朝她「讓海洋生態永續發展」的心願邁進。

原本就熱愛海洋活動的陳映伶,多年前首次挑戰潛水時,就對眼前所見的海底美景為之驚嘆,但當時教練卻對她說,「20 年前的海底比現在更美。」從那一刻起,陳映伶就立志要為海洋盡一份心力,還原教練記憶中的那個「美麗海底」。

珊瑚,是孕育海底生物的重要關鍵

身為全職媽媽的陳映伶,先是成為基隆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的志工,在博物館的專業人員身上習得了豐富的海洋生態知識,更讓她理解珊瑚之於海洋復育的重要性。她說,「珊瑚能夠在海裡形成陸地,也就是珊瑚礁,讓魚群和海洋生物在其中棲息、活動,所以重現海洋生態之美的第一步就是培育珊瑚。」

於是,陳映伶開始四處尋找適合復育珊瑚的地點,終於在 2013 年,她有機會前往新北市貢寮區一處廢棄多年的九孔池進行海洋教育,幾經考察後發現,九孔池中珊瑚密布,有各種不同的魚群優游,也有許多海底生物寄居,正好就是個完整的海地生態圈。

​回憶起當時所見景象,陳映伶說,「九孔池就像一個迷你海洋,平常在海裡都不見得能夠看到這麼美、這麼完整的珊瑚生態。」

與這樣珍貴的海底美景相遇,就像如獲至寶,陳映伶立即請海科館的專家到九孔池進行觀察,並將珊瑚搬運至海科館繼續培育,但因為該處的珊瑚實在太多,搬都搬不完,也讓她重新思考「是不是有可能找到一座九孔池,直接在池中栽培珊瑚,再將珊瑚野放回受汙染的大海的可能?」

被嘲笑的夢想,愈有被實現的價值

想清楚要這麼做後,執行力過人的陳映伶,即開始尋找可租借的九孔池,但卻常被取笑,「九孔池是用來養殖九孔的,怎麼可能培育珊瑚?」幸好有家人、志工、潛水教練、海科館的老師的鼓勵,讓她繼續堅持下去。

除了繼續尋找可租借的九孔池,同時,陳映伶也以「給我一口九孔池」的企劃申請「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最後終於順利通過申請,而她也在 2015 年遇到一位願意出租位於貢寮龍洞灣九孔池的阿伯,甚至成立了「台灣山海天使環境保育協會」,與協會成員、教練和專家一同合作,開啟了她在九孔池中復育珊瑚的人生。

然而,有了資源只是第一步,著手進行改造才是真正的開始。

​為了重整九孔池,必須先清除池中的淤泥,去除預防九孔傳染病藥物的成分,才能將珊瑚苗一支一支綁上鐵網。但一切並非從此一帆風順,就在 2015 年夏天,九孔池遭多次強颱襲擊,導致海底垃圾大量灌入,原本種植的珊瑚苗都被破壞。

即便頻遭天災,陳映伶與協會的夥伴依舊沒放棄,就像守護自己的孩子一般,繼續研發各種更堅固的栽培方式,終於逐漸撐過強風駭浪,種下的珊瑚苗開始慢慢在池中茁壯。「我不會太在意過程中遇到的挫折,我相信只要是做對的事,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意志堅定的陳映伶這麼說。

路要繼續走下去,推珊瑚復育產業化

「我們大量掠奪海洋資源,還大量傾倒廢棄物到海中,珊瑚礁不會一夕長成,被人類汙染的海洋也不會馬上復原,又因為問題深藏在海裡,很少人會關注海面下的危機,總是視而不見。」陳映伶說,相較他國,台灣的海洋教育起步則晚了近 20 年,代表台灣人對海洋還是很陌生。

陳映伶感嘆地說,珊瑚要經過幾百萬年成長,問題不只是保育那麼簡單,還關係到海洋教育的問題,復育珊瑚這件事,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她說,未來希望能擴大復育珊瑚的規模,並成立海洋教育中心,雙管齊下,推動珊瑚復育產業化。

無獨有偶,就在今年 9 月,位在新北市貢寮區、港型完整的和美漁港,因建港後少有使用,為了活化漁港,陳映伶的「台灣山海天使環境保育協會」,終於有機會和新北市農業局合作,在漁港港灣內進行珊瑚復育,附近的和美國小也正在重整,未來將有機會成為協會活動的工作空間。

珊瑚復育路遙長,對自己為海洋所付出的努力和點滴成果,樂觀又積極的陳映伶說,「一開始也沒想到會就這樣走這麼多年,過程只知道專心把每件事好好完成」她的故事,也許正驗證了皇天不負苦心人,而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栽種「永續海洋」-珊瑚媽媽陳映伶,幫珊瑚找家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吃一個壽司,拯救整片海藻林——加州新創將破壞生態的海膽化為商機
>> 從識魚、吃魚到學會煮魚:小學生化身海洋大使,讓漁村更永續
>> 「洄遊」到花蓮海邊創業!她視海洋永續為一生志業,要讓友善漁業好吃、好懂又好玩

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免費參與「2021 電力小兵感恩小聚」,一起回顧今年的社會創新大小事,並開箱社企流明年新計畫!
>>>點此了解活動詳情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