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夢想騎士」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夢想騎士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李沂霖

隔著夢想騎士辦公室的窗,看見創辦人賴雷娜倚著沙發與對面的青年交談著。「我們先在隔壁坐一下,雷娜正在與青年會談,等一下他們就會離開去買冰箱。」夢想騎士的共同創辦人楊仁銘語氣溫柔,熱絡地招待我們坐下,隨口提起的購物行程,是夢想騎士最注重的「陪伴」。

所謂「陪伴」是能設身處地、承接對方狀態的過程,無論是開放自己的家讓失戀的青年療傷、還是協助完成青年買冰箱給家人的心願,這些都在楊仁銘與賴雷娜陪伴青年的日常當中,提供需要的人有地方可以去、有人可以找的歸屬感。

夢想騎士的陪伴對象,是那些 16 至 25 歲遊走於「脆弱處境」的青年們,楊仁銘說:「有看過報導者的《廢墟裡的少年》專題嗎?我們服務的對象,就包含這樣的一群人。」這群人出生在高風險的家庭,因為家人貧困、重病或入獄種種情況,面對著比一般人都更辛苦的人生。

這群人之中,有些進入政府設立的安置機構,獲得一陣子的照顧與陪伴,但依法規定,年滿 18 歲之後就得離開機構,也顧不得他們是否已經準備好踏入社會。「大眾比較少看到這一塊。」楊仁銘嘆了一口氣,

「從安置中心離開的青年,進入社會的這段適應期,其實是很需要被陪伴的,但是大多數人總認為,你好手好腳的、並沒有我表面上看到的缺乏,你就需要自己想辦法好好活下去,但心裡的缺乏沒有人看得見。」

楊仁銘提及,台灣社會花了很大的力氣及成本在「矯正」青年偏差的行為。根據《報導者》調查指出:「法務部每一年花在少年矯正機關的經費達 7 億 7 千萬元,相較之下,政府投資中輟中離生的教育才兩億元、弱勢少年職訓每年也僅僅約 4 千多萬元。」

夢想騎士將重心放在青年的心理缺乏上,希望搶在青年誤入歧途之前,成為陪伴與改善青年脆弱處境的力量。

「你的價值無關乎金錢」從 0 元旅行到出走課程,為生命找到方向

處於脆弱處境的青年,面對長期的創傷與挫敗,在現實的洪流中容易找不到自我價值與定位,「我沒有家庭背景、沒有錢也沒有資源,所以我沒辦法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便是他們時常掛在嘴上、對命運無奈的抗議。於是,擔任社工的楊仁銘與賴雷娜想證明:錢的確令人煩惱,但是即便沒有錢,每個人還是有價值、能夠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們想告訴青年,你的價值無關乎金錢、背景或是性別,你的價值就在自己身上。」這樣簡單的初心,成就一段一點都不簡單的旅程——一場花費 0 元、為期 99 天的單車環島之旅,也成了夢想騎士的故事開端。

「一開始只是雷娜發起了這樣的行動,並沒有想到要創業、成立組織,沒想到這個行動獲得很大的迴響,我們也才開始思考要如何將這個行動延伸下去。」

於是,楊仁銘與賴雷娜結合了其他志同道合的夥伴,將 0 元旅行的挑戰發展為收費的「出走課程」,結合 0 元旅行、心理輔導及體驗教育,招募 16 歲至 35 歲的社會大眾,每一期也會保留名額給弱勢青年。

出走路線分為國內與國外,透過挑戰中的不確定性與壓力,學習團隊合作,從中找回人與人之間的美好與溫暖,並重新看見自我存在的價值。

「我們發現,其實所有人都需要出走課程。」楊仁銘分享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參與者,是一名 42  歲的教育工作者,主動致電表明參與出走課程的意願,那趟旅程中,他一路擔任照顧者角色,表現得既成熟又穩重,直到團隊開始挨家挨戶按電鈴找尋願意收留他們過夜的好心人,這名教育工作者準備舉起手要按門鈴時,僅剩不到 5 公分的距離,他還是將手放下,痛苦地表示「我真的沒辦法。」

那個畫面讓楊仁銘至今都還記得,「無論你的年紀或經歷,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時刻。」楊仁銘說道,出走課程就是透過密集地與人互動,讓參與者面對內心的害怕並勇於嘗試,進而找出自我價值並肯定自己,這是課程中最大的挑戰。

而對夢想騎士而言,最大的挑戰在於掌握每位團員的情況,他們必須發揮強大的耐力與觀察力,比如有些是被家長強迫前來體驗的學員,對於整趟旅程的行動就會顯得不情不願、自然也不願意依照引導員的建議或指示;也曾有一早起來發現學員不告而別的情形,讓大夥著急了半天。每一次的經驗都使夢想騎士越來越強壯,8 年來持續陪著需要的人,走在找尋自我的道路上。

自 2010 年至今,夢想騎士的足跡已遍佈台灣、西藏、馬來西亞和歐洲。這樣獨樹一隔的出走課程讓夢想騎士備受矚目,除了受到國內的學校及基金會邀請協辦課程之外,他們也受邀至蒙古及香港等地,帶領當地的學生或是與教育工作者分享他們如何實踐深度的體驗教育。

轉型 NGO,夢想騎士專注長期陪伴

回顧創業歷程,楊仁銘真誠地表示,當初自己僅憑著滿腔熱血就一頭栽進夢想騎士,其實並沒有明確規劃方向,「這是一段既痛苦又滿足的過程。」他坦言,在夢想騎士常常得面對充滿未知的旅程,與他喜好安逸的性格大大相反,因此這一切對他來說充滿挑戰,「但是,伴隨而來的滿足是,我了解到原來我的生命可以長成這個樣子、可以做到這些事。」

目前,夢想騎士正值組織的轉型期,他們決定放慢腳步,減少辦理出走課程,調整為 NGO 的形式,將重心放在募款以及長期陪伴。

「這段轉型的過程,是社企流陪我們走過的。」楊仁銘感性的說,當初加入社企流 iLab,是希望提升自己的能力,推動夢想騎士往合適的方向前進。在參與 iLab 期間,楊仁銘表示他最大的收穫是學會如何看財務報表,「我超不會管錢的!學會看財務之後,才知道如何去看組織的營運是否健康、在組織規劃上也有更多不同的視野。」正因學會了財務管理,讓楊仁銘發現到,成為一個 NGO 才能讓夢想騎士發揮最大的社會影響力,專注在陪伴青年的使命上,「這才是目前最適合我們的樣子。」

「社企流的陪伴對我而言是很正向的影響,即便我們發展為 NGO 與一開始成為社會企業的目標不同,社企流仍支持我們的作法。我深深體會到,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要以對方合適的方式才是最好的陪伴。」楊仁銘以「溫暖的搖籃」形容 iLab,「在這裡,我真實的感受到社企流用真心哺育著每個創業家。」

此外,楊仁銘提及,在 iLab 與其他創業家交流、共同學習也是很珍貴的經驗,「我一直很欣賞認真工作的人,看著許多同學們(創業家)對於自己的事業投注熱情,我就會不斷反思自己,不斷往前進。」

在孤獨的創業之路上,楊仁銘感受到一群人一起向前的力量,他分享接下來夢想騎士將與好剪才合作,讓他們的陪伴對象能到好剪才做整體造型改造,一年有 4 次機會,2 次整體造型費用全免、另外兩次則負擔半價。「一般要讓一個青年從內到外的改變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們藉由與好剪才的合作改變外在,讓青年可以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自己。」

夢想騎士最大的願景,便是看著他們的陪伴對象能有好的發展。楊仁銘分享,目前他們長期陪伴的其中一個對象,是曾參與西藏出走課程的一名青年。當時,青年因連結起小時候受傷害的記憶,情緒激動之下動手打了楊仁銘後匆忙逃離,楊仁銘緊追在後,陪他走了 8 公里的山路,自此也走進青年的人生之中。「現在我們感情很好,一個月至少會見一次面,他的夢想是畫畫,目前在童書公司工作,並預備出版自己的繪本,更重要的是,他學著如何與曾入獄的父親相處,認真面對家人關係以及生活。」說著說著,楊仁銘逐漸嘴角上揚:

「這就是我們期待的『好的發展』,不一定要有多大成就,而是好好地、認真地生活著,就是閃閃發光的人了。」

核稿編輯:金靖恩
影片製作:程芙蕖

延伸閱讀
>> 舊醫院變身新學院!三峽「青草職能學苑」,翻轉弱勢青年人生
>> 全台最幸福的髮廊:「好剪才」掀起美髮業革命,要在最「窮忙」的產業打造幸福企業
>> 這些「不良少年」只是吃不飽的大孩子:讓他們成為有尊嚴的食物志工,改變「餓」性循環

從美國車庫到亞洲「自造者空間」—— 創客翻轉傳統製造業,動手改變社會

2018.06.19
合作轉載

在過去,車庫是美國自造者們能盡情放手去做的空間,而這種人們發自內心、沒有營利目的,在藝術、生活、工業等領域動手做的次文化,就是被喻為第三波工業革命「自造者運動」的起點。

文:社企流

從美國車庫到亞洲自造者空間,孕育第三波工業革命

「車庫」可說是自造者運動的起點,然而一個各式工具、電子儀器與機械設備皆一應俱全的車庫,並非人人都能擁有。當一般人想要動手將點子化為行動時,可能會受限於手邊有限的工具與資源,甚至在專業能力與人手方面,因求助無門而遭遇瓶頸,使好的點子無法順利問世,因此「自造者空間」(Makerspace,又稱「創客空間」)應運而生。

自造者空間就像是開放給大眾的實習工廠,裡頭有著各式機具、空間、工作坊與活動,更重要的是凝聚了自造者社群,讓創客們在此分享創意與合作。自造者空間不僅降低了人們使用製造設備的門檻,更透過實體空間讓跨領域、志趣相投的人們彼此相遇,集眾力實踐無法憑一己之力完成的夢想藍圖。

自造者運動近幾年來,已從美國擴散至全世界,也在亞洲國家遍地開花。美國密西根大學的研究顯示,全球各地的自造者文化都有不同的起源和演化方向,以美國為例,人們主要因興趣與動手做的車庫文化而從事自造活動,過程重視自我表現以及次文化的融合。當自造者運動來到了亞洲國家,如臺灣、中國及日本等地,則是由當代的科技及網路帶動這波浪潮,更直接搭上近年來亞洲地區結合軟體、硬體,進行研發與創業的發展趨勢。

在亞洲,自造者空間不僅孕育著第三次工業革命,也促使與普羅大眾隔著高牆的傳統製造業邁向民主化。亞洲自造者空間結合了工程、製造、教育與凝聚社群能量的功能,讓製造業由下而上,由個人、新創團隊的創新概念出發,朝向多元價值發展。

任何擁有創新好點子、想試試身手的人,都可以繳納平易近人的會費,進駐自造者空間,並在空間內完成產品從設計、驗證到生產製造的每一個階段,甚至進一步在社群中連結創業所需的合作夥伴、資源和願景。

日本「FabCafe」用咖啡香搭起民眾與自造者的橋樑

自造者空間的大門,並不只為科技愛好者或創業家而開。於日本東京發跡,以咖啡廳形式經營的自造空間「FabCafe」,便利用咖啡香與美味的輕食,降低專業製造設備與入門者的距離感,邀請對製造機具感到陌生,卻躍躍欲試的普羅大眾入門體驗自造的樂趣。

FabCafe 的命名中具有雙重含義,「Fab」同時代表著「Fabulous」(極佳)和「Fabrication」(製造)。造訪 FabCafe 的顧客可以在享用美食咖啡之餘,參與店裡推出的各式體驗工作坊,例如在牛仔褲上雷射雕花、於馬卡龍上雷射切刻文字、或是 3D 列印情人節巧克力等,從生活化的手作活動中,接觸、學習自造者常用的高科技設備。

除了擁抱聞咖啡香而來的民眾,FabCafe 更是許多自由工作者喜愛造訪的「共同工作空間」,吸引來自不同領域的工作者走出辦公室,聚集在此一同工作,使用店裡的設備打造產品原型,並在彼此的分享與討論中獲得創作靈感。此外,FabCafe 亦定期舉辦「自造者分享會」(Fab Meetup),邀請科技、設計、工藝等不同領域的講者和參與者彼此學習、進行商業交流等。

目前 FabCafe 在全球各大城市迅速擴展,由各地認同其理念的夥伴自行營運,發展符合在地特色的 FabCafe。例如泰國曼谷的 FabCafe 即擁有可創作大型作品的戶外區域;西班牙巴賽隆納的 FabCafe 則是開在當地的共同工作空間中;臺北的 FabCafe 則座落於華山文創園區,與文創產業相輔相成。國際間不同的 FabCafe 也透過網路聯繫,成為一個跨國創意平臺,透過交流持續讓在地的創新設計被國際看見。

中國「柴火創客空間」為創客打造完整創業生態系

在生活化的自造體驗之外,創客若想從產品開發、量產商品,到正式進入市場,其所需的資源已超越一般自造者空間的基本機具和社群所能提供,更需要大型製造廠與投資者的挹注。

中國最具影響力的自造者空間「柴火創客空間」(以下簡稱柴火)在此需求下誕生。柴火位於中國製造供應鏈最密集的深圳,於 2011 年由全球第三大開源硬體零件製造商「矽遞科技」(Seeed Studio)的創辦人潘昊所創立。矽遞科技不同於富士康等大規模代工的企業,鎖定客群為以自造者身份白手起家的新創團隊,專為一萬件以下的產品代工。此外,有商業潛力的新創,更有機會獲得矽遞科技旗下的創投公司「HAXLR8R」的資金支持。

在矽遞科技與旗下創投公司的加持下,柴火除了提供會員一應俱全的製造設備與共同工作空間,更為其打造從研發、初期量化製造,到獲得投資的完整創業生態圈,助自造者將產品的標籤由「中國製造」升級為「中國創造」。

以「新我」(BeTwine)這款結合健康管理、遊戲和社交功能的手環為例,其創辦人高磊便是在柴火研發產品,並找到共同創業的夥伴,而其第一批為數一千條的小量訂單,更是由矽遞科技協助生產,當新我的月產量需求超過數萬條時,才轉交由鴻海接手生產。

柴火被譽為中國自造者的軍火庫,更成了對深圳創客文化有興趣的人必去「朝聖」之所。柴火除了主辦年度「深圳自造者嘉年華」(Maker Faire Shenzhen)外,更累積接待國內外訪客逾 12 萬人次,舉辦了超過 200 場創客活動,而近年來柴火創客空間也逐漸轉型為推廣創客文化和教育的場域。

為了持續協助更多創客,並與資源充沛同時急需升級的深圳傳統製造業結合,「柴火造物中心」(x.factory)於 2017 年 6 月因應而生,其在設備與空間上可說是柴火創客空間的升級版。柴火造物中心是一個更加完整的生產力平台,由資深的製造業專家陪伴創客們進行生產方面的優化,也廣泛地與企業合作,為創客媒合一系列能提供彈性批量製造服務的供應商,未來將持續成為連接創客創業和傳統產業升級的重要橋樑,把成功的模式,複製到全國各地不同的產業集聚地。

香港「工匠灣」培育樂於動手解決社會問題的自造家

然而,當越來越多創客為了創業、營利而製造,位於香港自造者空間的「工匠灣」(MakerBay)則是要人們透過自造反思:當今的社會需要製造這麼多物品嗎?

香港是全球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然而當今盛行的消費主義和強調升學競爭的教育制度,卻造成了許多環境與社會問題。2015 年將自造文化帶進香港的工匠灣,是香港第一個具有規模的自造者空間。香港的自造者運動起步相較於其他亞洲地區還來得晚一些,但工匠灣看見香港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除了位處亞洲高科技與傳統手工藝的會合之處,更與深圳的製造工廠僅有一河之隔。

工匠灣提供工具、空間,以及各式各樣的工作坊,讓想要解決社會、環境問題的自造者,取得所需要的設備與協助。此外,工匠灣更希望透過教育,讓自造者解決問題的精神在社會中扎根,解放受限於傳統教育中的學生,在自由、自主的環境之中挖掘自己的熱情。

因此,工匠灣積極與學校、辦公室、共同工作空間、社區中心,甚至是難民營合作,鼓勵社會大眾動手做,利用科技改善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處境。例如工匠灣曾與非營利組織合辦「滾動創新工作坊」(Make It Wheel),帶領學員親身體驗身障者生活的難處後,為輪椅使用者設計能改善其社交生活的工具。此外,工匠灣亦和香港當地的難民營合作「REFUTURE」計畫,邀請建築系學生和難民共同製作木頭家具,協助當地人了解難民問題,同時也助難民融入當地社會。

近年來工匠灣亦積極與跨領域的組織進行不同的專案如:電動車研發、海洋垃圾偵測機等計畫,今年起更與香港國際學校合作,獨創「STEMinn課程」(結合STEM教育與創新(Innovation)),透過體驗式學習掌握科技,並訓練學生批判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當今香港面臨著土地正義、貧富差距、高齡化、環境污染等問題,工匠灣相信這股自造運動能幫助整個社會,突破後工業化時代所面臨的無力感與傳統生產模式的局限,培養出樂於動手解決問題的公民科學家,與社會創業的自造家。

從日本、中國、香港到臺灣,民間企業與政府皆投入許多資源,創立更多元的自造者空間,期許人們在這些場域中創造出更多解決社會問題的產品。

不論是在自家車庫、咖啡廳、還是專業的自造者空間,也許不一定要會操作 3D 列印機等高端儀器,只要擁有自造者動手做的精神,與解決問題的社會關懷,人人都能創造出讓生活與社會更美好的設計。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讓台灣的「黑手」小工廠再創第二春:成為國內Maker界的創意推手!
>> MakerBay立志成為香港「自造者先驅」:一般人覺得是垃圾的東西,在我們眼中全是材料!
>> 課本上沒教的事,都在她的創客教室:顏椀君不教創客技能,而是讓師生一同冒險、闖出無限可能性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