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青年返鄉做「社計」!他為孩子開課、辦社區節,揪鄰里一起找回在地認同

新一代的求職者比起坐著抱怨、更願意起身改變,面對變動快速的世界,這群「社會創新人才」,盼開啟有別以往的「影響力職涯」(Impact Career)。他們不只在乎利己的報酬率、也追求利他的影響力,我們稱這群人為「力世代」。

為支持力世代發揮影響力,教育部青年發展署開辦「U-start 創新創業計畫」,鼓勵畢業 5 年內的畢業生或大專院校在校生組隊提案創新創業點子。畢業於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的黃富隆,於 2016 年參與 U-start 計畫、創辦「解析度設計」,投身三芝社區營造,致力為當地的孩子找回在地認同、活絡家鄉發展。

社企流/文:蘇郁晴

青年逐漸外移、人口結構老化是偏鄉地區最常見的景象,同樣問題也出現在濱海的三芝區。翻開三芝人口結構資料,「解析度設計公司」設計總監黃富隆發現自己的故鄉,近年來,0-14 歲孩童人口的減少速度、與 65 歲以上老年人口的增長速度逼近相同,再過幾年,整個三芝幾乎難以看見孩童的身影。

然而,當地的政府單位與在地組織,大部分都將行動焦點著重於老年議題,較少人關注逐漸減少的孩童人口。為了讓孩子對在地產生認同感、並讓三芝文化傳承下去,以活絡地方,吸引青年願意返鄉,黃富隆率解析度設計團隊投入「社會設計」——為兒少設計課後陪伴服務,並廣邀當地退休的老師、藝術家,開設三芝文化技藝相關課程。

看見北港鎮重新活絡,許下「讓家鄉更好」的心願

黃富隆畢業於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碩士班,就學期間,他接到一項設計案,是為雲林北港鎮致力傳承木匠技藝的「北港春生活博物館」打造社區品牌,其中包括園區設計、行銷規劃、社區活動設計等,並於 2015 年為博物館取得經濟部創意生活產業的認證,爾後,黃富隆不但成為該館的設計顧問,更幫助社區活絡起來。

服完兵役後,黃富隆返回家鄉,他發現三芝與雲林北港鎮面臨相似的情況——青年族群外移、人口結構老化。因此,他創辦解析度設計公司,除了提供商業性質的設計服務外,也啟動社區營造計畫,盼用他在北港的經驗,為自己的家鄉「做點事情」。

於是,黃富隆與團隊成員廖韋齊和周佳儀開始進行社區蹲點與調查,除了三芝人口結構分佈不均的問題外,他們更發現少數仍留在三芝區的孩子多半來自弱勢家庭,在照顧不全的環境下長大,衍伸出各層面的社會問題。

​建立課後陪伴、開設文化課程,讓孩子對家鄉產生認同感

為此,黃富隆與在地福成社區合作,建立給孩子們的「社區課後陪伴服務」,他們找來當地退休教師、藝術家等人,每週開 4 堂課,提供小學全年級的學生在地特色與文化相關課程,如縫紉、繪畫課等,希望在陪伴孩子的同時,也能讓三芝的文化傳承下去、培養孩子的在地認同。

舉例來說,解析度設計過去就曾邀請淡江大學資訊傳播學系教師,以電子書為教材,開設「三芝地方史」的課程,幫助孩子們對自己的家鄉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解析度設計也不時攜手當地單位、與孩子們一起舉辦活動,作為孩子們課程結束後的「成果發表會」,邀請各界人士前往三芝觀光的同時,透過孩子的表演及作品,更認識三芝這個地方。

2020 年暑假,解析度設計與三芝區福成社區發展協會等開辦「孩子的社區節」活動,不但有音樂演奏、闖關遊戲,更展示孩子們於課後製作的作品,內容豐富多元。

總是陪伴在孩子們身邊的解析度設計還建立了「街角巷弄」粉絲專頁,一點一滴紀錄孩子們與社區居民的課程與活動日常,盼能將三芝區的每個珍貴時刻分享給身在社群時代的每一個人。

​政府力挺力世代!「U-start」提供豐富資源,支持青年發揮影響力

剛踏入職場的黃富隆為何有足夠的資金與資源,同時經營設計公司,又能進行三芝的社區營造?「創業初期沒有資金,也沒有開公司的經驗,U-start 計畫幫助我們少走很多冤枉路。」黃富隆語帶感謝地表示。

為了支持青年創業、發揮影響力,教育部青年發展署開辦「U-start 創新創業計畫」,鼓勵畢業 5 年內的畢業生或大專院校在校生組隊提案創新創業點子。

U-start 計畫共分為兩個評選階段,第一階段由學校育成單位及創業團隊共同提出申請,評選小組會依照創業團隊計畫的執行力與開發技術經驗、學校育成輔導能力、計畫目標與預期效益、服務營運模式之產業與市場趨勢分析、和財務規劃 5 大項目,評選出獲得補助的團隊。通過第一階段者,可獲得學校育成費用 15 萬元,及創業團隊基本開辦費 35 萬元。

第二階段,評選小組會從第一階段獲得補助並成立公司行號的團隊中,再依市場可行性、創新性及發展性等計畫成效,選出績優團隊。而通過此階段者,則可依評選成績,獲得 25 至 100 萬元的創業獎金。

解析度設計於 2016 年參與 U-start 計畫,不但通過兩階段獲選為計畫績優團隊外,更經決選委員認定具有社會企業精神,額外獲得「社企意涵」獎金。

「U-start 計畫不僅有豐沛的創業獎勵金,還有良好的創業門診業師群,而且門診諮詢都是一對一進行的,比在外面聽演講或上課還要實用。」黃富隆表示。

​看見社區的改變,是堅持的最大動力

投身社區營造近 5 年,最讓黃富隆欣慰的是「看見改變」。

解析度設計在三芝推動社區營造初期,每位居民皆興趣缺缺。但團隊成員的努力,居民也都看在眼裡,現在只要他們籌備活動、或課程,居民都會主動提供協助。「他們甚至還會做得比我們還認真。」黃富隆笑說,這是第一個改變。

第二個改變,則是在孩子們身上。那些生長在缺乏家庭照顧的孩子,過去可能常有情緒控管問題、甚至是打老師的狀況出現,而在解析度設計的陪伴下則逐步改善了這些情形發生。「我們反而比社工更有辦法處理這些狀況。」黃富隆語帶驕傲地表示。因為解析度設計與福成社區於三芝的悉心耕耘,不論是家長還是孩子早已對他們建立信任。

回顧這幾年的點滴,黃富隆坦言,解析度設計的每位團隊成員總需一人多工、忙得不可開交,且社區營造推動至今仍尚未開始獲利,曾一度覺得無法堅持下去。每當快撐不下去時,黃富隆就會起身去社區走走,與居民談天說地,之後便會如充滿氣的氣球,精神抖擻。

「其實也沒想到轉眼間就做了那麼久。」黃富隆笑說,看著家鄉逐步改變,是他職涯中莫大的成就。接下來,黃富隆盼與團隊持續發揮影響力,為社區設計出更美好的未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策展夥伴:聯合報系願景工程

(本文由教育部青年發展署委託社企流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共同企劃(廣告)。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讓人生登出的世界比登入時更好!」眾人號召力世代,加入利己又利他的職涯
>> 具備 3 面向態度,成為人才而非匠才——專訪企業顧問暨新創董事林妍希
>> 成為未來人才,開啟影響力職涯!林以涵X李吉仁:社會創新組織是天然的修練場

前往完整專欄

從電子廢棄料中提煉「銀黏土」,做出可循環再生的純銀戒指

2020.10.30
合作轉載

你認識銀黏土嗎?一個高貴而簡單的入門素材,卻能塑形成悄然綻放的玫瑰,那些詞不達意的情感,就砌一朵純銀之花讓它替你傳達吧!

Hahow blog/文:Hahow

「如果你愛著一朵盛開在浩瀚星海裡的花,那麼,當你抬頭仰望繁星時,便會感到心滿意足。」

我們的生命中總會有那麼樣的一朵花,想把自己心中的所有通通給她,但想說的話那麼多,實際傳達的卻僅只是這其中破碎的隻字片語。不是每個人都善於表達,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提出勇氣表達,但若將意念揉製成為物品,將一些平時說不出口的話語化為實體傳達給對方,似乎就顯得不會那麼尷尬難以開口。

然而並非每一個人都有出類拔萃的手藝,因此既要獨特又要不失美感,創作素材就成了關鍵,而銀黏土正是一個高貴卻又簡單入門的素材,掌握點竅門,家裡的瓦斯爐也能化身為煉成工藝品的窯爐。

倘若你無法讚美你的玫瑰,就砌一朵純銀之花讓它替你傳達吧。

在家也能煉成的手作銀飾

對於銀黏土的了解,大多數的人都僅只略知一二,甚至直接從字面上理解,將它誤解為銀色的黏土。然而若將其做為較易入手的金工媒材,那麼聽起來就親民許多。

金工是一種傳統的技法,透過錘紋、敲字、焊接、拋光等過程將金屬化為心之所想的作品,然而對於初學者來說,以金工作為創作的媒材,除了技術的門檻之外,器具本身也是一大問題,因此銀黏土的存在便提供了一些想在家裡製作飾品的民眾或是想挑戰複合媒材的創作者一個不一樣的選擇。

身為銀黏土製作所 CLAYWAY 的執行總監,王逸茹曾在日本學習銀黏土這項技藝,她說儘管銀黏土在台灣較鮮為人知,但事實上這個環保的素材以在日本以及歐美盛行超過 10 年之久。

一顆想習得銀黏土的決心

由於先生的本業和貴金屬粉末有關,因此在 2012 年研發出初步的銀黏土產品之後,王逸茹便開始大量的以這項媒材進行創作並協助將公司所生產的銀黏土銷往歐美,然而銀黏土的在台推廣卻是一直到了 2015 年才開始進行。

談到推行銀黏土的難處,王逸茹表示由於銀黏土的老師在台灣較少,加上一開始多只能使用國外進口的材料來製作,因此多數的台灣人都對這項產品不太熟悉,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銀黏土製作所本身也有提供師資的培育計畫,讓在製作所上課的學生繳交 3 份融合所有習得技法的作品,並由公司內部的專業老師審核之後,就能自行出師在外面開設工作室或是接案,公司也會協助獲得認證的老師進行媒合,在部落大學或是救國團等等進行開課。

藏在廢棄物中的美好事物

和傳統金工的原料來源不同,銀黏土多從城市裡的電子廢棄料中提煉,特點在於可以循環。身為創作者,腦中常常會浮現很多想要嘗試製作的作品或是沒有試驗過的製作方式,而這種實驗性質很高的挑戰又往往會帶來很多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失敗品,丟掉又覺得可惜,留著卻又霸占了工作室的空間,而銀黏土環保的特點就在於就算製作失敗了,還是能回歸循環的流程,變回銀黏土的狀態。

除此之外,銀黏土所需的創作時間也比傳統金工來的減少許多,傳統金工需要不少的時間花費在敲打以及使金屬變軟,若採用蠟雕工法鑄造則還會拖延更久,除了自己的製作時間之外,還有看委託的工廠所排定的日程表等等。

王逸茹表示,身為創作者,當然希望能夠馬上將腦袋的創作實體化,進行多樣化的嘗試,而銀黏土便是一個很好入門的媒材,它並沒有要求一定要有哪些專門的技巧才能學習,除非要做高難度的作品,不然門檻是低的。

有時出國在外,王逸茹也會將銀黏土帶在身上做為拓印使用,當她找到漂亮的葉子就會保留下來,回到飯店之後就開始進行拓印,自然曬乾之後再回國在燒成純銀,就成了獨一無二別有意義的飾品。

心比師傅更重要

大學就讀英文學系,在人生旅途的半路決定要走向藝術創作的路程,於是獨自前往日本拜師學藝。王逸茹說,在歐美,大多數的人並不會介意你是否擁有證照或是師承某位名師才能以那項素材進行創作,會看重文憑證書的多為亞洲人,然而對她來說,不論拜哪位老師,在哪個地方學習,一切都還是看自己的造化。

例如銀黏土製作所也提供師資速成班,讓學生 3 到 5 天就將所有技法通通習得,然而這麼快速的流程是否能讓學員獨當一面成為一個厲害的老師?我想就如她所言,這一切還是要看學生的用心程度。

匠人之外的學習方式

不硬性規定每個人的方向,與所拜師的日本師傅不同,王逸茹不喜歡要求成員都按照同樣的規格製作作品,她說,每個人的風格都不同、都很寶貴,日本的美感教育喜歡規定製作一模一樣的作品,以此確認你真的把這項技法習得了,因此沒有太多可以發揮的創造力在裡面。

回到台灣之後,她決定要教授學生教該學的技法,但還是希望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作品,對於出師之後的學員,她也會對其開設的課程進行協助安排以及討論,但維持自由非硬性干涉的原則。

銀黏土製作所在台南

本次採訪地點為銀黏土製作所的台南店,只做教學不做販售,商品店面的部份則在高雄駁二,因此和其他工藝品店面相比,台南店有著都市所沒有的清閒安靜。王逸茹說自己小時候住在眷村,所以很喜歡台南店的氛圍,當初看到這個區域的工作室徵選就很心動,由於有一部份是要做為自己的工作室使用,許多自身的作品都會在這裡產出,因而特別想要有一個舒適、貼近自己生長背景的環境。

除了銀黏土製作所之外,王逸茹目前也有自己的手工銀飾品牌,她說學習工藝就只能多做來磨練自己的手感,對於剛入門的學生,她也會加以詢問學生想使用銀黏土的方式,究竟是想要開業還是用來提升自己原來的作品等等,這樣她才能妥善的安排課程練習來協助學生達到自己理想。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費的時間,讓你的玫瑰花變得如此重要。」

雖然學習銀黏土少了些器材的限制,但重點還是學生想利用銀黏土完成什麼樣的作品,透過這項媒材詮釋什麼,擁有了這項媒介不代表就可以很輕鬆使用,如同王逸茹一直強調的,「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不管學習什麼,最終還是看自己是否用心的對待那一項技藝。

全文轉載自 Hahow blog,原文標題:專訪銀黏土製作所-廢棄物中的純銀之花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台灣第一款零廢棄片狀面膜!給自己與環境更永續的敷臉享受
>> 不讓塑膠袋用 12 分鐘就丟棄——台灣女孩創立「Bago」回收再製所,將廢棄提袋手工改造成時尚錢包
>> 來「O’rip」工作室看書、選物、參加導覽——這群旅人因愛上花蓮而駐留,盼讓更多旅客認識「真正的花蓮」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