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總是遮著校徽的書包,成了創辦媒體的初心——專訪技職 3.0 創辦人黃偉翔

2021.06.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姚斐茜、謝家瑀

「他們也需要獲得喝采。」《技職 3.0》創辦人黃偉翔說。台灣技職選手們出國征戰、為國爭光的消息不僅乏人問津,也沒有獲得媒體的報導。黃偉翔獨自一人扛著攝影設備,飛到陌生的阿布達比,以獨立記者的身份,為這些來自台灣的技職戰士們撰寫報導。

社會對於技職生的刻板印象

當年,年僅 16 歲的黃偉翔就讀海山高工,卻始終對於書包上「高工」的字樣感到自卑、不認同,他習慣性的將書包反背,使「高工」字樣朝內,以及用立可白將「高工」改成「高中」。從前至今,技職生不斷被社會大眾貼上許多標籤,像是「技職生一定不會讀書」、「技職生一定是八加九」(原意為八家將,為台灣一種民俗信仰,但由於不少宮廟以及八家將組織都與黑道有所掛勾,因此在台灣社會被貼上負面標籤),而黃偉翔也曾經認為,自己技職的身份矮高中生一截。

無論是學校的老師或是傳播媒體,都隱約傳遞著「讀書決定階級」的訊息。因此,黃偉翔認為,對大眾潛移默化的 3 大主要來源,便是媒體、親戚朋友、師長。

黃偉翔也說道,媒體撰寫社會案件時,偶爾會以「夜校高職生」代稱事主,若長期看來,這著實會讓人們對於「就讀夜校的高職生」產生負面印象;親戚朋友與師長,則在國中選擇高中或高職的階段帶來偌大影響,希望成績好的學生能夠以就讀高中為目標,這也使學生們將「成績不好」與「高職」劃上等號。

「很多時候,我們對於高職生的身份有些不認同、自卑,但我認為這是環境造成,而非我們生來就這麼覺得。」黃偉翔敘述技職生在社會結構下所產生的心理感受,以及自我認同的危機。

記者領域的啟發

在求學歷程中,都身處於技職體系的學校,從海山高工、台科大,直到他考上了台大機械所,心態漸漸出現了些微轉變,社會擁有比他想象中更多元的價值。來到台大後,身邊充滿著許多頂尖高中畢業的同儕,黃偉翔清楚看見技職出身的自己與其他人的差異及優勢。即使語言能力沒那麼精煉或者學歷沒那麼漂亮,但儀器設備的實作經驗卻來得豐富許多,且黃偉翔認為,一個人的價值有很多面向,絕非只在於主科或是考試之上。

一門新聞編輯的課程,讓黃偉翔開始發現,藉由「記者」的身份為技職人員們發聲,或許可以翻轉局面。另外,還有 3 個讓他想要開始撰稿的主要原因,校園風氣、太陽花學運以及非主流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興盛。

從台科大到了台大,黃偉翔清楚感受到校園風氣的轉變。從對於時事沒有太多關心的技職第一學府,到了熱絡於討論社會議題的台灣大學,黃偉翔也漸漸培養了關心社會議題的興趣與習慣。隨後,太陽花學運,起因為《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遭強行通過審查,而反對者認為該協議有損台灣經濟,並且強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在台灣的政治影響力。由學生以及公民團體發起這場運動,再由學生主導佔領立法院,是台灣自 1980 年起,最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行動。興起了一股年輕人關心公共議題的浪潮最後,傳播模式多元化也使得許多非主流媒體與社群平台興起。比起主流媒體掌握於少數人手中,非主流媒體讓所有公民都成為守門人,而這也成為社會溝通的一大橋樑。

於台大就讀碩士期間,黃偉翔到補習班打工,擔任課堂導師,清楚看見技職生們拚盡全力,為了升學埋頭苦讀的模樣。讓他深深感知到社會資源、經費、制度的落差,更助長了他想扭轉局面的念頭。

創辦組織擴散影響力

決心放棄台大碩士學位,黃偉翔於 2014 年創辦獨立媒體《技職 3.0》,期望透過撰寫報導的方式為職人們發聲,試圖慢慢翻轉台灣對於技職的看法。「與其說是發聲,更像是吶喊。」黃偉翔敘述自己是如何用力堅持自己的信念。

接著,於 2018 年更創立了非營利組織「Skills for U(國際技能發展協會)」與多位國際技能競賽選手合力推廣「用技能與社會對話」,並將此作為核心理念,一同為大鵬國小全校師生量身打造「多功能貨櫃展演藝文教室」,使原本閒置的空地,一夕之間成為孩子們心目中最喜歡的美術空間。

撰稿企圖翻轉不足支撐選手的國家待遇

許多技職好手最終的目標,便是踏上國際舞台一展身手,也就是兩年一度的國際技能競賽。國際技能競賽又被喻為「技職界的奧運」,是世界各個好手交流、展示技能的重要平台,台灣更是在  2019 年榮獲「5 金 5 銀 5 銅 23 優勝」的佳績,名列「世界第四」。其中,台灣也在此次賽事中,奪得汽車噴漆有史以來第一面世界金牌。

黃偉翔認為,政府並沒有給予技職國手相對應的待遇,例如頂級賽事金牌的獎金落差、兵役減免問題、以及出征前的培訓補助。

國際技能競賽的獎金分別為,金牌 100 萬、銀牌 50 萬、銅牌 30 萬,然而,奧運奪金卻最高可領 3 千萬。技職選手訓練期間等同為國家奉獻,選拔加上培訓最少要花上 3 年的光陰,有些人甚至花上 5 年、7 年,而光榮奪牌歸國後仍然要服兵役,是否是台灣現行制度出現的缺漏與不公?政府在每次的國手培訓約會撥款 30 萬的材料費給各職類,然而,工科類一套工具與機具以及平時的耗材,就已遠遠超過補助金額。

黃偉翔了解,比起咆哮「國家對技職不公」,將技職議題帶入公共討論更為實際與有效,並於 2018 年擔任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適時向政府提出建議,讓政策的擬定能夠納入更多元的視角,使技職的角度能夠不被忽視。

理想中的技職教育

「技能除了可以賺錢,它在社會上的價值還是有很多維度的。」黃偉翔認為,技職從來就不只是「賺錢工具」,而是可以與社會需求、永續、創新有所連結的。例如,瑞芳高工結合校內不同專業領域的高職生們,推動了「再造重現瑞芳街區:科技紮根、研創成真」計畫,與老街及社區連結項目有前後站立體文史彩繪、地下道瑞芳藝文美展、好漢坡之時間廊彩繪、瑞工橋涵洞整平美化、礦工意象圖製作展出、安全通學廊道之設置及平交道安全宣導製作 7 項。不只協助在地老街以及瑞芳火車站活化,也改變了老師的教課模式,將教室延伸至在地。

台灣各地遍佈了許多高職,而不同高職所面臨到的在地問題、社會議題都截然不同,可能是樹林、海灘、食物、人權等等,如何運用技能組合不同的解決方案,是黃偉翔理想中技職教育最別具價值的地方。

「所以很多時候你得一直走才會知道當初努力的價值是什麼,但很多價值不是你一開始努力就看得見的。」黃偉翔從最初,憑著一支筆、一個人為同在技職路上的人們撰寫報導,到現今,與團隊攜手,帶領更多人一同為技職圈努力。

採訪側記

受訪者個性爽朗,初次見面便熱情招待記者們到辦公室。辦公室內明亮、裝潢風格簡單,與受訪者颯爽的個性相對應。從語句間,能夠明顯感受到新聞內文所提及「技職生的特色」,正如受訪者所說,對於人際交流熟悉且擅長。在訪問期間,也不乏與記者們聊天,不只專注於講解技職現況,使訪問進行得非常順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黃偉翔 創辦媒體翻轉技職傳統印象

延伸閱讀
>> 「我學到了專注力和自信心」大吉國中射箭隊,培養孩子面對人生的態度
>> 迷途少年變身咖啡師!書屋花甲助上百位青年獲專業證照、重拾生活熱忱
>> 這所學校無所不教!宜蘭三星「未來假日學校」從寵物美容到維修飛機,由社區職人帶青少年體驗未來

城市願景、司法審判都成遊戲體驗——台灣原創桌遊,讓你邊玩邊聊社會大小事

2021.06.15

他群是 iLab 第三屆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透過議題式遊戲的設計,帶領大眾一起討論公共議題,關心社會發生的大小事。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

整理:社企流編輯室

上一次自己與親人、朋友之間為了公共議題或價值理念而爭吵起來,是在什麼時候呢?若你在 2021 年的台灣向人問起這個問題,幾乎每個世代的人,都毫不意外能講出一段不久之前的親身經驗。令人意外的反倒是:人們已經學會了迴避與無視,那種爭吵所引發的關係破裂與痛苦情緒。

變成羅馬競技場的公共空間與社群媒介

這是我們都很熟悉的場景:在這個眾聲喧嘩,每天都有新的議題與社會現象的海島國家,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經常在各種新舊理念、價值信念與政治立場之間爭執得面紅耳赤。原本作為聯繫情感與公共論壇之用的社群媒體平台,也變成充斥硝煙味、互相傷害的言論羅馬競技場。人們彷彿穿盔帶甲手持劍盾的戰士、蒙面隱身懷藏匕首的刺客,而不像相互依存的社群共同體。有時候,關係親密的人卻變得好像自己不太認識的陌生人。

「比起建構某種『辯論輸贏的擂台』,或是提倡『明快正確的解答』,我們真正想做的是:提供一個輕鬆的空間,引發人們參與遊戲的心情,在人際互動的樂趣中自然發覺議題的寬廣與深度。」「他群工作室」創辦人林煜庭說,「你不需要先認同什麼理念或加入哪個陣營,也不需要先備知識,只需要放鬆心情參與一場遊戲,自然就會玩出各種我們從來沒想過的可能性。」

質地柔軟的文化土壤,也是人們的遊戲場

成立 7 年以來,他群工作室藉由設計高互動性桌上遊戲,以創造樂趣的方式陪伴台灣社會經歷一波波發展浪潮。諸如《烏托邦賽局》、《霧中審判》、《夢想之道》、《眾聲議會》、《光明城市》以及正在募資的最新作品《萬物拍賣師》等等,主題涵蓋了生涯探索、司法審判、社會制度與階級流動、議會民主與公民投票、價值討論與公民權利、勞動關係與城市願景。

「我自己不太習慣建立剛硬的炮台或城堡,或站在風口浪尖上揮舞大旗。我比較喜歡耕耘一些質地柔軟的文化土壤,讓人們踩在上面自由地玩樂,願意打開對彼此與世界的好奇心。」林煜庭說。

遊戲的本質是自由的玩樂

許多教師、社工與倡議工作者,在教學與工作現場常需使用一些媒介,來提起學生與服務對象的興趣,故近年來也有不少教育單位及非營利組織與桌遊設計公司合作開發桌遊產品。這也曾引起桌遊設計師之間的討論:創作議題性桌遊,到底是設計教具還是遊戲?對此,林煜庭說:「我們設計遊戲的重點,首先是要遊戲本身真的夠好玩,然後再兼具互動性與議題性,讓換位思考在角色扮演中自然而然地發生。不會一開始就當作教育工具來設計,遊戲的本質是自由的玩樂,這是我們一貫的堅持。我也相信,只有真正好玩的遊戲才會讓人想要投入其中。」

6 月正式開始募資的《萬物拍賣師》,就是一款將「價值討論」檯面化、白熱化的他群原創桌遊,在遊戲中玩家將扮演來自不同立場陣營的拍賣師,在萬物拍賣所「普利希恩」(Pretium)進行各種有形與無形事物的熱烈競價拍賣:房屋、鑽戒 、骨董、名畫、網路、醫藥、性、垃圾處理、石虎、母語、投票權等,簡直沒有極限。

玩家將可以體驗到來自各國的經典拍賣規則:「英國式拍賣」、「荷蘭式拍賣」、「首價密封投標拍賣」、「次價密封投標拍賣」、「一輪定價拍賣」等等。不同的拍賣規則,不僅帶來道地的拍賣體驗,同時也是遊戲策略性的重要環節。透過傾聽他人對選品的說明、表達自己的評價,猜測人們心中的想法,競爭珍貴的拍賣品,玩家可以盡情地與家人、愛人、好友或同事們進行價值觀的衝撞,在笑鬧中創造瞭解彼此的最佳時機。

「我們」的價值,預兆「我們」的未來

在遊戲的最後,將會依公認價值排序各個拍賣品,呈現專屬於這場玩家們的價值觀,也就是「我們」的價值,而「我們」的價值,預兆著「我們」的未來。

關於「什麼樣的生活會是大家的理想社會」,或許不一定總要在羅馬競技場「激烈討論」;他群工作室用 7 年的努力證明,每個重視人際關係的人,都可以在輕鬆自在的遊戲場盡情探索自己的答案。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延伸閱讀
>> 點燃孩子學習熱忱、將知識化為行動!玩轉學校將打造以孩子為本的學習基地
>> 踏入「他溫層」!時習教育用解謎遊戲包、角色扮演轉譯社會議題,促進多元討論的可能
>> 看見家門後的一百種樣貌——「雞湯來了」以遊戲、故事促進家庭關係,讓親人溝通不再困難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