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走進剝皮寮的生命教育課——「夢想城鄉」以社會設計關懷貧窮,串起青年與無家者的心

2019.11.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夢想城鄉協助經濟弱勢者的行動就如同奉茶般,看似微不足道,但其中蘊藏的傾聽和關懷,編織了一張人際網絡,讓他們在面對生命困境時,能有勇氣和資源再站起來。

親子天下/文:李姿萱

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是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所在的地方。現址前身的長壽號茶桌仔店,雖然翻新後已不復見當時的人事物,無私的奉茶文化,卻完整地被保留下來,讓經過的人群可以在炎暑中喝一杯茶。

夢想城鄉協助經濟弱勢者的行動就如同奉茶般,看似微不足道,但其中蘊藏的傾聽和關懷,編織了一張人際網絡,讓他們在面對生命困境時,能有勇氣和資源再站起來。

2014 年創立的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從社會設計的精神出發,透過在地導覽、木工創作等藝術文化方案,讓經濟弱勢者、在地傳統產業和青年志工互動共學,使在這塊土地上經歷的生命故事可以被聽見。

不只動口,還要動手的社區參與

「我們協會主要是青年社會實踐,所以請你盡量介紹他們就好,不用寫我沒有關係,真的。」還未與電話另一頭的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創辦人徐敏雄謀面,聲音先落進耳裡。裡頭除了能感受善意的不居功,還涵存著對在地參與的執意。

從 2008 年起,在師大任教的徐敏雄即開始向政府申請計畫,進行社區大學裡的課程改革。他設法在舊有的課程中,融入更多公共參與的元素,「但做了 4 年好像一直走不出去,還是停留在學校裡講,與社區的生活仍有距離。」加上 2014 年衛生局向無家者灑水的社會事件,徐敏雄決定成立組織,把議題做的更深更長遠。

顯著的貧窮議題,是萬華社區無法割捨的一部分,再加上傳統產業隨著時代變遷面臨的轉型困境,以及青年志工對於在地的想法,囊括的議題多重,是否讓服務內容變得複雜?徐敏雄笑著說:「當然會,一開始真的非常混亂。現在的經費也只夠用到明年 7 月,但我們還是覺得很值得做,這是我們很想做的事情。」

而夢想城鄉的創作班、木工班和導覽班,是經濟弱勢者揮灑創意與說故事的地方。其中,不同於一般文史導覽,夢想城鄉在地導覽的路線,全是協會裡「大哥大姐」們的口述歷史。徐敏雄口中的「大哥大姐」,其實就是夢想城鄉服務的經濟弱勢者,他們彷彿是一座活的圖書館,裡頭藏著年少來艋舺打拼的過往,最風光和落魄的時刻,都與這塊土地興衰與共。

徐敏雄打趣地說,「透過溝通,才能讓大家看見萬華真實的樣貌,了解這裡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為什麼過這種生活。而不是每次只來剝皮寮打卡,去龍山寺拍照、拜拜就走了。」

「溝通」是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字詞,談的其實不只是溝通本身,更多的是「共處」。「我們不是談對錯,而是了解為什麼,進而協調出大家都願意嘗試的方法。」這是徐敏雄認為青年最需要學習的價值,也是他的教育初衷。

徐敏雄同時是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的教授,坐在他的研究室就能明白為什麼年輕人和老師如此親近。一旁滑開的櫃子裡總是滿滿的零食,除了辦公桌外還放置一張長長的大桌子,上頭除了飛躍著諾丁斯(Nel Noddings)和杜威(John Dewey)的教育哲學理論,也承載著學生對未來的想望。

比工作還重要的事:人際相處

坐在奉茶桌旁的陳秋欣,從大二時就在夢想城鄉擔任志工,至今已有 3 年。她不僅熟稔協會運作,身為核心成員,她談起萬華一帶無家者的處境,句句深入,刻畫細微。「我們發現,雖然生理需求好像滿足了,社福機構也輔導他找到工作,但可能幾天之後,他們就又不去工作了。」

陳秋欣說著,一般社會大眾可能會認為是無家者不努力,自己放棄重新站起來的機會,但實際上在工作之外,夢想城鄉觀察到,並不是這群經濟弱勢者自甘墮落,而是更深層的心理需求。

「在他們的生命當中,與人善意互動的經驗是很缺乏的,所以一旦工作上需要與人相處時,就很容易和人發生摩擦或爭執,甚至有被瞧不起的感覺。所以,往往發現是人際發生障礙,而不是工作出什麼狀況。」

陳秋欣點出癥結點,「就像我們自己發生困難,第一時間可能會找朋友、找資源,但那是因為我們的背後還有網絡支持著,但他們沒有。」說明無家者生活上的困窘,並不是促使他們流落街頭的主要原因,而是背後人際網絡的匱乏,讓他們在感到緊張和恐懼時,缺乏社群的奧援,最終仍會回到熟悉的地方。

徐敏雄補充時也說道:「人比較容易在信任關係中學習與改變。」這是夢想城鄉與其他組織不同之處,也是徐敏雄注重關懷倫理(Ethics of Care,強調教育最重要的是真心關懷對方,一起在關係中成長)的原因。

比起培養一技之長,夢想城鄉更著重於傾聽、關懷協會裡的大哥大姐,透過信任關係的建立,設身處地,且肯定失敗在人生中存在的價值,讓他們可以看見自己,離開不斷否定自我的輪迴。

陳秋欣隨即轉述創作課時,其他夥伴看見的畫面:「大哥畫了一個畚箕和落葉,他說他覺得這些落葉很像人負面的抱怨,他想要成為那個可以接住別人抱怨的人。」講到這幕,陳秋欣細柔的聲音裡有一絲哽咽,但旋即笑著說:「你會在那些瞬間很崇拜他們,很感動的是,這些人在困境裡仍能看見別人的好。」這也讓她更肯定自己走在喜歡的路途上,做著心裡喜歡的那種大人。

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對

夢想城鄉的組織成員普遍是年輕人,「我自己也很好奇,為什麼萬華這幾個組織(夢想城鄉、人生百味、芒草心協會)多數的組成都是 22 歲到 35 歲的年輕人?」她觀察到這群人有一個共通點,「我們從小到大,一直努力符合社會標準和期待,而且來到這裡的人,都是在標準裡做得蠻好的人。」

陳秋欣繼續說道,「可是會有不舒服的感覺,會覺得,為什麼我要去追求那個標準?覺得自己和那個標準不是那麼貼近。」不同於分享無家者故事時的動容,陳秋欣此時的眼神像是一隻迷途的小鹿,意識到即使達到社會的期待、父母的應許,走到了終點,才發現眼前是一片荒原,而不是盎然的綠野平疇。

「所以我們來到這裡似乎都有個期待,我們可以不用以社會標準要求自己,讓自己過的舒服些。」陳秋欣所說的,正是夢想城鄉的核心精神,重要的不在於扶助多少經濟弱勢者,而是解構社會標準賦予的「成功」形象,肯定每個階段的不完美都有它存在的價值。

徐敏雄緊接著道,「我們用不同的起點,用關懷、聆聽、合作取代對立、競爭、攻擊。」他希望透過夢想城鄉的平台,讓諾丁斯所強調在信任關係中為自己做出最佳選擇的自由,可以落實於生活中,讓每個人都能依據自己的判斷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因此,「差異共存」的理想才有落地的一天。

「並不是知道方法,就了解怎麼跟人用關懷的方式互動;而是我先被這樣對待了,所以我才能如此對待別人。而敏雄老師就是這些價值的實踐者。」陳秋欣綻開笑容說著。

徐敏雄是苦過來的人,也許是兒時艱難的環境,才讓他即使當上了教授,也不甘於只在研究室裡寫論文、吹冷氣。他看見問題,讓方法落地;他執意搭建舞台,卻從不居功,而是把鎂光燈移到年輕人身上,自己站在幕後,用力地為他們拍手。

未來,夢想城鄉希望,下一步可以將這套價值傳遞給面臨生涯困境的高中生。夢想城鄉核心成員林亮君則說,「我們希望結合高中生可能遇見的問題,與目前社區現有的媒材,例如無家者的生命故事,讓他們回過頭重新認識自己,而不是一味遵循社會期待。」

採訪當天有一場給教育工作者的工作坊,華江高中輔導組長楊理安特別於假日前來了解議題,「也許有機會可以和輔導室的生命教育結合,讓孩子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貧窮議題。」

當年的日本總督府將「艋舺」改為「萬華」,是希望更名之後的艋舺「萬年均能繁華」。百餘年後的今日,雖然榮景已不再,但脫胎換骨的傳統產業、街區弱勢者的故事導覽、青年對地方創生的熱忱,正在構築一個夢想之地,容納多元異己的理想城鄉。

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小檔案

教育創新特色:運用藝術媒材,引導經濟弱勢者、學生及社區居民共同投入創造性的工作、自發性的人際關懷,並透過貧窮議題與社區參與讓學生「在行動中學習改變」。

教育創新不藏私 :透過在地導覽、共同創作的過程讓學生了解經濟弱勢者的生命故事,進而反思自己可以做哪些行動協助社區,從中培養勇於嘗試錯誤的勇氣。

本文獲「親子天下」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碰觸貧窮議題,夢想城鄉以關懷開展生命教育,了解更多教育創新故事請上親子天下2019教育創新100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都市中的社造實驗:南機拌飯讓互助共享重回鄰里間
>>「相較於經濟的貧窮,我更討厭不被理解的貧窮」窮學盟以 9 種體驗,讓大眾認識貧窮的真實樣貌
>> 社企或非營利組織,如何找到受益者真正的需求?社企創業者:聽不見受益者的心聲,是因為靠得不夠近
>> 萬華社區小學陳德君:用小學生的眼睛,發現你的社區
>> 對話式陪伴,給孩子「責任」、允許失敗
>> 一句話,擊垮一個渴望被看見的孩子!

給孩子一雙魔法的手——爸爸自創「美術の森」教室,帶領孩童發掘生活中的美

2019.11.12
合作轉載

「雙手有魔法,動動小腦筋,垃圾變黃金」人稱小豐老師的張穎豐,7 年前自創美學教室──美術の森,透過類劇場、創意探索、塗鴉並搭配科技互動,帶孩子從觀察中發現美,鼓勵嘗試不怕失敗,培養孩子對於生活的感受力。

親子天下/文:楊若晨

「你對顏色有什麼感覺?」課堂一開始,小豐老師提問,「對顏色有感覺,顏色才會對你有感覺喔!」小朋友七嘴八舌的回應,「藍色冷冷的、很涼快、像海」。為了引發學習動機,小豐老師提出一連串的問題,刺激孩子思考並學習表達。

藝術是先有發現再創作,「探索與發現、累積、創造」正是美術の森的課程骨架,透過提問的引導教學,孩子一下子就進入學習的狀態。

為兒子開教室的美術老爸,要當每個孩子的大玩伴

大馬路邊巷內的美術の森,是隱身都市的世外桃源,在傳遞美的同時,給孩子大量陪伴以及貼近自然的創作空間。課堂前,孩子會提早到教室,去頂樓的祕密花園盪鞦韆、曬太陽,也會到另一旁的小小珍稀動物園,與蜥蜴、烏龜、爬蟲類打招呼,有時牠們甚至變身孩子的課堂夥伴;不想外出的孩子則是在滿滿綠意的休息室坐坐、翻看繪本,打開生活靈感。

小豐老師點出台灣美感教育的問題,只給各種「佐料」(指各種技法),卻沒教孩子核心感受。2012 年底,他為了替兒子找理想的美術教室卻遍尋不著,擁有美術背景的他乾脆自己開一間,帶著想給孩子不同美感教育的初心,將過去赴日本生活一年所觀察的細膩美感放入課堂中。小豐老師會觀察孩子的喜好,成為課程靈感,想到新點子就自問「孩子覺得好玩嗎?」,他在教孩子前,先把自己變成孩子。

這裡只收 3 至 8 歲孩子,正值美感與創造力啟蒙階段、重視感受力,課堂中保有一點失敗讓他們經歷,透過一次次累積學會不怕。小豐老師說「我們只是陪伴,給予孩子一點協助,一起探索、想辦法克服失敗,才能產生屬於自己的美的經驗,而不是老師一直協助。」多年來,靠親友口耳相傳,維持 6 至 8 人的小班教授,希望孩子來到這裡就像一場探險。

玩與好奇為引子,點燃孩子不怕失敗的熱情

採訪當天是類劇場教學課程,場景佈置成暗藍色的山洞,前方佇立著小豐老師親手做成的巨大黑岩石,以廢棄保麗龍切割、黏合上色而成,上方放了一只閃閃發光的神燈,不難看出今日主題是「阿拉丁神燈」。

在美術の森,孩子當天到教室才會知道上什麼課,不做主題預告,是為了讓孩子保持期待,「一旦先知道就失去思考與好奇了。」小豐老師說著,人在好奇時,興趣就源源不絕,熱忱引發的學習動力才會持續,對美的認知與架構也從此改變了。伴隨投影圖片與影片,在小豐老師豐富肢體、聲音表情十足的講述故事當中,孩子沉浸在「阿拉丁」的世界。有了感受,透過課堂帶入故事,增加對生活文化與生長環境的理解。

小豐老師提及,小時候因為父母都忙碌,沒有多餘時間陪伴,於是養成自己找事做的習慣,常翻出家中的東西,「改造」來玩。因為童年的「無聊」讓他愛上動手做,要孩子找到一件事是有「你想要」的動力。被點燃的熱情就是孩子未來得以持續的力量,「因為老師不可能陪你一輩子嘛!」他笑著說。

「動動小腦筋,垃圾變黃金」小豐老師告訴孩子這些岩石原本是不要的保麗龍,但他透過雙手做出來了,「不要忘記你的雙手是有魔法的。」別人看是垃圾,你可以用工具把它變漂亮。儘管平均兩週就會換一個課程主題,小豐老師仍堅持自己動手做場景布置,他說全靠自己動手完成就是最好的身教,讓孩子看到雙手萬能,善用地球資源不用錢買。

「不要怕失敗,心害怕了才做不出來。」

他對孩子說,「心堅強了,你的手跟腦都會幫你。」課堂中,孩子的小手拿著剪刀剪出一個個獨特的神燈造型,有些孩子不滿意自己的作品,他鼓勵孩子經歷失敗的成功才有自信,因為自己也是這樣失敗過來的,在小豐老師讚賞一番之後,孩子也長出自信。不以大人的眼光去評斷孩子作品,他善用孩子的感受,當孩子真心喜歡,自然想再來上課。

本文獲「親子天下」授權刊登,原文標題:2019教育創新100|美術の森:從顏色開始對生活有感,觸動孩子的美學開關,了解更多教育創新故事請上親子天下2019教育創新100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社企流

延伸閱讀
>> 課本不只能裝知識!「美感細胞」改良教科書,讓孩子書包裡多了一座座美術館
>> 國文課本想把學生教成什麼?作家與學者共創「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盼孩子學會思辨而非背誦
>> 給小孩榔頭和釘子的「冒險遊樂場」:紐約 playground:NYC 賦予下一代自主權,讓孩子會玩也會學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