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陪伴幾個孩子到影響整個家鄉,林峻丞在三峽的八年改造計畫

曾擔任《瘋台灣》節目企劃、開創「茶山房」手工肥皂品牌的林峻丞,在復興三峽社區的過程中,從「絲瓜小隊」到「三角湧文旅日興會社」,打造了一連串的三峽在地服務,形塑出從社區關懷到文化創新的社會企業生態圈。

文:梁蕓茗

社企流iDea Bank城鄉第二場活動於1月13號在社企流辦公室舉行,由「甘樂文創」的林峻丞分享自身的創業經驗,帶領著學員們思考,如何從點子到行動,讓小小的改變澆灌成茂盛的大樹。

「突然意識到,從來沒為自己腳下的土地做過什麼」

因為搶救阿公肥皂工廠的機緣,峻承回到了從小生長的三峽開始嘗試將舊有的肥皂工廠轉型,創立了「茶山房」手工肥皂品牌。但當回到了家鄉,才發現自己對於長大的土地是如此地不了解。

「當有朋友問我三峽哪裡好玩時,我竟然答不出來,甚至推薦了鄰鎮鶯歌。」峻丞笑道。而越熟悉三峽地區,峻承也發現三峽其實隱藏著許多社會問題,包括:新舊城區對立衝突、高吸毒人口與犯罪率等。

「我突然意識到,我從來沒為自己腳下的土地做過任何一件事。」

這讓峻丞興起了創立「甘樂文創」的想法,期待能透過實際付諸行動,復甦三峽的在地文化與經濟,改變腳下的這塊土地。

峻丞觀察到山區的學童,普遍來自貧困、單親、隔代教養或失親等弱勢家庭,缺乏家庭的庇護與關愛,於是開始了「絲瓜孩子的希望」成長陪伴計畫,從三峽山腳下的學校開始,一間一間地拜訪,希望能與弱勢家庭的學童合作。

但一間一間的尋找,卻是一次一次的被拒絕,直到爬上了海拔三百多公尺的深山中,峻承才找到願意合作的有木國小,帶著孩子們一起種絲瓜、賣菜瓜布。當這些孩子參與學校活動時,峻丞也會以絲瓜小隊的收入,補貼學生的生活支出。

如此一來,簡單的社會企業商業模式輪廓便成型了:一方面販售天然的菜瓜布,一方面讓孩子體驗在種植絲瓜的過程中,透過勞動付出而獲得的成就感,而販售的收入則作為孩子的圓夢基金,例如:單車環島夢想,從撰寫企畫書到規劃行程、提案贊助、訓練體能到完成環島的壯舉,讓孩子學會用自己的雙手達成夢想。

到了2010年時,峻丞更利用三峽當地的老房子改建,成立「甘樂文創」。但他並不想單純地讓房子成為一間咖啡廳、伴手禮店或旅社而已,而是希望這個空間能和當地社會有所互動,建立與社區的情感連結,最終能與三峽在地社區共同成長。

因此,他一方面在甘樂文創內設立文創空間,不時會邀請樂團、文創團體到此展演,並作為社區營造、育成的基地;另一方面則是發行《甘樂誌》,紀錄三峽在地的人物、藝術和傳統產業等文化。

而絲瓜小隊到第三屆時,也有了轉變。峻丞為了解決當地孩子們在下課後無處可去、四處遊蕩的問題,從2014年開始籌辦「小草書屋」,招募志工陪孩子們讀書,讓三峽的孩子在下課後仍有個溫暖的空間。

改變需要長期累積,穩定的資金不可或缺

然而,行動的過程並非一路順遂,峻丞一路上也面臨許多挑戰。除了一開始尋找合作學校的困境外,尋找文藝團體展演、甘樂誌的運作資金,都是一大難關,尤其是「小草書屋」的籌備和營運。

從老舊房子的改建、水電配置等,在在需要人力、物力的投入。建好後,維持書屋的水電、人事成本也需要資金來運作。一旦資金缺乏,書屋的營運就會被迫中止,如此將切斷與當地孩子的連結,破壞長久建立的關係。

為此,峻丞特地成立「三角湧文旅日興會社」,串連起在地的小旅行,規劃完整的行程,帶領遊客體驗三峽的地方信仰和傳統工藝。會社的收益則提撥一成到書屋的營運資金中,讓書屋的營運更加穩健。

從開始到現在,八年的耕耘,峻丞在這條社會創業的路上雖然走得辛苦,卻也堅持、篤定,從小小的改變開始持續發酵,最終長成茂盛的大樹。

核稿編輯:楊昌儒、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 飯店每年丟棄的大量肥皂被她回收、消毒 ,用「再生肥皂」守護開發中國家孩子的健康
>> 他是藝術家 也是發明家—自學研發生質能發電機,用「垃圾」為偏鄉帶來電力  

要解決農業問題,先從認識產銷結構做起

文:郭家齊

近年來,有越來越多有志的年輕人渴望運用一己之力,投入解決台灣的農業問題,於是,一個個販售小農農產品的平台出現,幫助小農建立品牌、行銷販售成為許多人的目標志業。然而台灣農業的真實現況與困境,願意深入了解的卻不多。

要解決問題,需要先了解現況、並問「對的問題」。

因此,社企流iLab 於2016年1月舉辦了iDea Bank食農主題的工作坊,第一場活動邀請到擁有十多年盤商經驗,熟習農業生態的講者洪勝淵(勝哥)與有志投入農食社會創新的學員分享他的經驗與觀察。

對於台灣的農業現況,你了解多少?

「我對農食議題有興趣,希望能透過活動學習,啟發更多新的想法。」 這是許多來參加工作坊學員的心聲。

「你們想要瞭解農業什麼?對於農業又瞭解什麼?」勝哥在活動一開始便問了這個問題。

在投入農業社會創新領域之前,你是否了解農人們的日常生活和想法?你是否知道農產品從產地到餐桌的過程經過了哪些環節、發生了哪些事?要投入解決農業問題,可以先從基本的農業產銷鏈開始了解。

認識盤根錯節的農業產銷鏈

傳統的農業產銷結構多層且複雜,農作物從產地到餐桌大多經過多次轉手,且不同作物的經銷通路也不盡相同。在講師勝哥的帶領下,舉柳丁為例子,在白板上畫出了水果從農場到餐桌間的各個環節。

簡單來說,農業產銷鏈可分成上游的生產者、中間的通路商和下游的消費者,但若進一步拆解,介於生產者和消費者的「中間商」,樣態其實十分多元。例如農產品可能會透過產銷班、農會、或合作社等業者集貨,接著透過託運業者運送到消費的集散地如行口,或是進入拍賣市場再賣到不同的零售通路。

然而在層層轉手之下,也讓產地價格1斤5元的農產品,到消費者手上時已經變成1斤30元;同時,消費者也已看不清農產品的來時路。

這條行之有年且穩固的產銷鏈,一直主宰著農民的生活。不過對於許多人來說,「中間商」的意義經常是負面的,認為中間商剝削農民,是造成農民生活困頓的元兇。但問題真的出在中間商嗎?

產銷鏈透明、友善的必要

農產品容易腐敗,需要快速地將產品送到消費者手上才能維持品質,因此,這趟從農場到餐桌的過程,中間商所提供的運輸、銷售功能是必要的。

對農民來說,在生產之餘還要自己負責配銷,便無法專心顧好生產、維持產品品質 ; 對於消費者而言,也無誘因為了買幾個水果而特別跑到產地,使得像中間商這種扮演橋樑、連結買賣雙方的角色便不可或缺。

因此問題不在中間商本身的價值,而是在既有的產銷結構中,存在資訊不對稱的問題。

舉例來說,少數不良的中間商利用農產品容易腐敗的特性,讓農人為了將農產品在時間內銷售出去而賤價求售,並藉由資訊落差進行囤貨操作,低價買進、高價賣出農產品,從中獲取大量利潤。

然而中間商不等於邪惡,而農業產銷的關鍵問題也不在「去中間商」,而是在於如何讓這條產銷鏈更加透明、公平化,並簡化產銷程序,這才是思考解決農業問題的核心。

「要解決社會問題,就要先了解問題的本質。」在清楚整個農產運銷結構後,才有能力思考其中環節的關鍵問題和痛點,提出相對應的解方。

核稿編輯:楊昌儒、金靖恩

延伸閱讀
>> 你對「小農」的認知,是一廂情願的想像還是現實?「扭轉刻板印象 農業才有討論的空間」
>> 年輕人,要解決農業問題,不是只有「幫小農賣東西」這條路而已 
>>「我希望將來繼承農企業的孩子,未來的收入比公務員更好!」讓台灣農業拋開悲情 成為永續富饒的產業

你可能也喜歡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