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款橘子只有台灣有!稀有「南庄橙」開啟部落綠經濟,榨汁可替代鹽、果皮具清潔抗菌之效

2021.02.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廖靜蕙

台灣有 4 種原生野橘子,其中「南庄橙」僅分布於竹苗一帶,是台灣特有種。由於分布區位與賽夏族傳統領域高度重疊,又因近代土地利用型態的改變,這個曾是賽夏族用來祭祀大地,讓族人酸得直喊「唷唷唷」的物種逐漸失去蹤影。

最近,在林務局的撮合,以及族人殷切期待下,從過去保種下來的母樹上取種育苗,並於 1 月 29 日在苗栗縣南庄鄉加里山大坪林道登山口,種下南庄橙,將這個記憶中的里山植物,重現原生地,開展保育與山村綠色經濟並肩行的格局。

以南庄為名  只有台灣才有的野生橘子

南庄橙(Citrus taiwanica)是芸香科柑橘屬植物,種小名以台灣為名。日治時代湯本矢太郎於今之苗栗縣南庄鄉發現,並由柑橘專家田中長三郎與植物研究人員島田彌市,於 1926 年發表為新種,南庄橙的中文俗名由此而來。

新任的農委會林試所長曾彥學指出,全台灣野生橘子只有 4 種,中海拔的台灣香檬(Citrus depressa)、低海拔的立花橘(C. tachibana)(又名「橘柑」),蘭嶼酸橙(C. aurantium)以及南庄橙,只有南庄橙是特有種。「而且有賽夏族的地方才有南庄橙。」曾彥學說。

南庄橙環境適應力強,開白花,香氣濃郁;11 月結果,果實皮厚,嘗起來很酸、有點苦,是台灣野生橘子中,果實最大的一種。

酸苦滋味記憶猶新 抑菌功能前人早知道

「嘎達釉」(katayoe')是賽夏族傳統稱呼南庄橙的方式,「嘎達」是部落名,「釉」是橘子的意思。不過,南庄橙的酸是健康的酸。依據宜蘭大學檢驗結果,南庄橙果皮含有近 9 成的檸檬烯,是一種天然有機化合物,具有清潔抗菌的好處,而賽夏族人早就知道這個優點。

部落長老根誌優說,印象中「嘎達釉」是小時候生病、感冒不舒服,或野外工作流汗,感覺快中暑時吃,傳統的處理方法是整顆曬乾、磨成粉。還有,醃肉時拿來壓汁替代鹽,抹在肉品上;醃漬過的肉,據說可保存一年。「如今證實,原來南庄橙具有抑菌功能。」

除了醃食物,南庄橙也是賽夏族重要的祭祀植物。根誌優說,南庄橙果實成熟時,正值冬季準備過年,同時也是族人祭祀大地之際。此時將南庄橙對半剖切,是傳統對大地的禮讚。

​另外,南庄橙木材質地極為細緻,據文獻記載為早期菸斗、刀柄等精緻木器的上好用材,具推廣栽植及開發應用價值。

土地利用型態改變  南庄橙鬧失蹤

根誌優已經很多年沒看到南庄橙了。他記得 10 幾歲外出讀書,回家時問長輩,就說找不到了。他認為,可能與部落改變生活型態有關。為了種植高冷蔬菜,而將不具經濟價值的雜樹林砍掉整地,南庄橙因此跟著消失。如今找回南庄橙,象徵著文化重新復振,不但把過去傳統利用的智慧重新找回來,更將賦予當代的價值。

南庄橙在 1998 年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名錄列為極危(CR)等級,《2017 年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則評估為「資料缺乏」(DD)等級。

「南庄橙幾乎在原生育地消失了。」農委會林務局長林華慶說,兩年前林務局委託時任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曾彥學,盤點台灣具景觀、園藝及食藥用經濟價值的原生樹種名錄,報告中,在數百種植物中聽到中文俗名中帶有南庄兩個字,讓他豎起耳朵。

聽到南庄就豎耳 找出傳統智慧  賦予時代新意

更早之前,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於 2018 年和賽夏締約夥伴關係,希望透過山林資源的轉化,照顧部落,並恢復過去與山林的親密關係。兩年多來,和賽夏一起發展林下經濟,已具初步成效。

以南庄命名的南庄橙,稀有又具觀賞價值,林華慶認為,應可重新引回部落,發展成苗木產業;而從根誌優口中得知,南庄橙更是和部落傳統文化緊密結合的民族植物,由此撮合了這項合作。經新竹林管處盤點母樹,進行採種育苗,便有了這批來自苗栗農改場過去保留下的種原,經中興大學實驗林復育的南庄橙母樹。

記者會現場由林華慶致贈 30 株「南庄橙」苗木,給南庄賽夏族代表,象徵南庄橙世世代代陪伴賽夏族。新竹處將持續提供苗木給部落種植經營,部落也完成整地,預計種植近百棵南庄橙。若立地環境好、撫育得當,粗估約 3 年就能開花結果、有收成。

記者會現場還展示以野生芭蕉葉包裝的傳統飯糰,經過南庄橙汁醃製過的豬肉,十分下飯。過去認為南庄橙極酸苦、沒有利用價值,也在新竹林管處巧思下,化身香氣襲人、酸味高雅的「橙汁糖霜磅蛋糕」、「橙皮生巧克力」等甜點。

此外,飽含檸檬烯的橙皮,也將開發為精油、純露等產品;賽夏族國寶級工藝大師潘三妹也以黃藤為材料,以南庄橙花型做成胸花,務必將南庄橙詮釋得淋漓盡致,賦予當代價值。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賽夏族才懂的酸 稀有南庄橙種回部落 開啟保育與林產新篇章

延伸閱讀
>> 從一場原住民音樂節到創建「都蘭國」——他們力邀民眾入境台東部落,讓在地故事成為長期體驗
>> 用稻桿結合回收塑膠製生活用品!他創業推「草塑」商品,盼將大自然帶入文化裡
>> 讓每個獨特工藝保存在「線上寶庫」裡!她替傳統藝術找到出路,更為藝術家帶來收益

今晚,來點「沒有牛奶的起司」:口感近似真起司、環境效益更加倍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者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社企流/編譯:蘇郁晴

早餐的起司蛋餅、午餐的牛肉起司堡、晚餐的義大利麵加起司粉,我們的三餐幾乎不能沒有味道香濃的起司點綴。但若是不食用蛋、奶的純素主義者也想品嚐這項乳製品的滋味,該怎麼辦呢?

以色列的一間食物科技新創「Remilk」正嘗試於實驗室中,以「微生物發酵」的方式,複製與乳製起司口感相似的乳蛋白質,它可以做出全素、不含乳糖與膽固醇,且口感好的起司。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做法完全不會傷害到任何一隻母牛。(延伸閱讀:除了人造肉,抗暖化食品又一招——人造冰淇淋問世,有望降低 65% 能源消耗

Remilk 以牛奶中的主要蛋白質「酪蛋白」研發 ,這也是讓純素起司的彈性與口感與乳製起司相似的關鍵。

​純素起司怎麼來?以微生物發酵複製酪蛋白

在製作乳製起司的過程中,當酵素加入牛奶時,便會與酪蛋白產生交互作用,進而使酵素分解,產生其中一種起司——凝乳。「凝乳是生產所有起司必備的材料之一。多虧有酪蛋白,讓我們得以複製出相同的味道與口感。」Wolff 說。

Remilk 以微生物發酵的方式複製酪蛋白,其作法就和啤酒的製作過程相同。而同樣的產製流程已在製造藥品時使用,如胰島素和藥丸。

「我們將特定編碼的蛋白質基因注入微生物中。」Wolff 解釋。「接下來的發展相當驚人,該基因就如生產蛋白質編碼的手冊一樣,指導微生物如何以高效的方式生產。最終發酵的乳蛋白質與母牛所生產的相同。」此外,也可以於乳蛋白質中加入植物性脂肪與糖。

​不只友善人體與動物,還能降低碳排量

Remilk 最近剛完成一輪超過一千萬美元的募資,目前正在調整其運作流程,在第一款純素起司進市場前,必須先獲得監管部門的批准,預計在 2021 年底前上市。Wolff 表示:「乳製起司會製造大量的二氧化碳,若是一週吃 3 至 5 次,所產生的二氧化碳量相當於駕駛一輛油車超過 800 公里,而純素起司不但成本較低,對人體、動物與環境都相對友善。」

核稿編輯:李沂霖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 100+ 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

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參考資料
This vegan cheese tastes like cheese because it’s made with milk proteins(in a lab)(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走過經濟下滑期,百年品牌「卡博特乳品」如何讓上萬噸牛奶免於浪費、更創上億營收?
>> 友善動物從日常選擇開始——從餐桌到梳妝台的「純素生活」提案
>> 蔬食的逆襲——為何越來越多人選擇坐上「永續餐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