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每個獨特工藝保存在「線上寶庫」裡!她替傳統藝術找到出路,更為藝術家帶來收益

2020.11.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仁人學社/文:鄧萃嵐

無論世界哪個角落的原住民,大多擁有靈活的巧手,加上親近自然,對動物的認識和超自然的想像也豐富於常人。但急速的城市發展節奏,森林、平原和河流也成為城市擴張的邊界。曾經象徵世界多元文化的部落(tribe),也在「城市化=繁榮」的論述下受到連番挑戰。「原住民」不知何時變成了落後的代名詞。

Roots Studio 是一家美國社企,在 2014 年成立。經歷約 5 年,企業足跡已踏遍世界很多條偏遠村落。他們看到原住民的能力,遺憾的是,城市發展鼓勵科技應用,設計師也習慣用 Photoshop、Illustrator 來做設計,傳統手工藝價值不被市場欣賞。

Roots Studio 嘗試為原住民藝術家建立數碼平台,讓他們的作品公諸於世,連結市場。數年來,他們與 3 千位藝術家合作,不但為大家尋找可持續收入,解決鄉郊貧窮問題,也吸引年輕一代到訪原住民的居住地,共同參與文化保育。據知,他們所開創的藝術知識產權市場總值高達 700 萬美元。

掃描作品建資料庫

Roots Studio 的營運模式獲多份報章報道,如《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史丹福社會創新評論》(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Roots Studio 創辦人Rebecca Hui 更獲得了 2018 年《福布斯》「30 位 30 歲以下創業者」獎項。

Rebecca 在大學時代修讀過一個有關全球貧窮問題的課程,了解到印度的城市化過程對鄉郊地區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影響,由此萌生了興趣,之後更到印度最西部的古吉拉特邦工作,開展自己在印度的研究。2014 年,她創立了 Roots Studio,希望能有助解決鄉郊貧窮問題。

根據亞洲發展銀行的報告,印度在 2011 年有 21.9% 人口生活在國家貧窮線以下,不少人居住在環境惡劣的貧民窟,生活水平很低。Roots Studio 起初希望以最常用的方法——「教育改變鄉村」入手,把一輛 50 座巴士改造成流動學校,用上七彩繽紛的設計,吸引兒童前來學習。

位於印度東部的西孟加拉邦缺乏學校設施,Roots Studio 在當地親身造訪鄉村老師,希望了解兒童的教育需要,發現村民的英語水平很低,故一開始便教授英語。

可是,原來農村不只欠缺「知識改變命運」的教育機會,即使農村兒童幸運地接受到教育資助,成功攻讀大專,但城市人依然歧視農村人口,不少高學歷的青年最終只能回到村落。Rebecca 發現村民最需要的技能不是英語,而是賺錢的技能,因而改變了 Roots Studio 的關注點,改用科技和數碼平台來幫助村民。

不少村民都擁有藝術細胞,然而,很多手工藝都可以被流水作業的生產模式代替,令傳統手工藝苦無出路,工匠也經常被市場剝削。愈來愈多農村人口到城市謀生,更導致原住民流傳多年的工藝慢慢消失。Rebecca 希望運用自己對知識產權的認知,為藝術家爭取權益,避免原住民藝術失傳。

Roots Studio 運用科技,把原住民藝術家的作品掃描及上載到網站,形成一個龐大的圖案資料庫,客戶可直接在網站選購圖案版權,豐富創作靈感。公司會把收益中的 75% 分配到藝術家手中,其餘 25% 會撥入社區基金,村民可自行投票選擇如何運用基金。這個方法既可增加藝術家的收入,又能幫助鄉村可持續發展。

不僅如此,Roots Studio 也肩負起教育責任,每月安排兩次農村探訪,開辦設計、科技或理財的工作坊,希望以嶄新方式紓緩農村貧窮問題。

貼地方式了解需要

然而,Roots Studio 遇到的困難之一,是如何得到村民信任,把自己珍而重之的設計交給他們。因此,他們每到一個村落,就會在村裏生活一段日子,住進村民家中,與他們一起用餐、一起工作,從村民角度出發,了解村落生活。團隊中有社區工作者負責翻譯和宣傳工作,其中一位社區工作者 Roshni 更是第三代岡德(印度少數民族)藝術家。

他們與村民聊天時,往往發掘到每一個藝術圖案背後記載的獨有故事。Roots Studio 的資料庫有各個部族的圖案,並附上圖案出處和來源,令顧客能夠了解背後的故事。

其中某些圖案是來自西印度瓦力族(Warli),瓦力族的藝術已經有過千年歷史,主題圍繞大自然,但現在只剩下 50 位藝術家。瓦力族村民會在牆上畫畫,描繪部落大小事,例如天然災害、日常生活等。Roots Studio 把這些藝術作品數碼化,讓更多人認識瓦力族,從而讓有數千年歷史的瓦力族藝術得以保存。

現時 Roots Studio 正把模式拓展至不同地區,為各鄉郊帶來新希望。很多時候,社會大眾都認為教育是最有效的脫貧方法,可是 Roots Studio 的故事清晰說明,如果對用戶沒有足夠的理解、忽略他們真正所需,結果所教的知識往往未必能發揮最大用處。

Roots Studio 由村民的角度出發,以人為本,讓村民發揮自身才能,連接他們到全球藝術市場,為他們創造新機會。另一方面,Roots Studio 讓世界認識到原住民藝術家的精湛工藝,避免流傳多年的文化消失。

參考資料
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19. Poverty Data: India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數碼科技保留原住民藝術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賽德克青年的返鄉告白:地方創生的根本,是生生不息的土地
>> 當蘭嶼遇上區塊鏈:這間新創透過數位貨幣,維護原住民傳統文化
>> 守護北台灣最後一座三合院聚落群—— 蘆竹湳社區從修屋瓦到辦祭典,奮力保存 300 年歷史文化資產

海廢搖身變為獨特飾品!歌手吳汶芳推手作品牌「無垃不作」,要把永恆還給海洋

2020.11.13
合作轉載

群眾觀點/文:Jie

「因為孤獨的總和 / 讓我們相互依偎著⋯⋯」以一曲〈孤獨的總和〉累積破 2 千萬次 MV 點閱的台灣創作歌手吳汶芳,2020 年秋季攜友自創品牌「無垃不作」、巧手將淨灘撿起的海洋廢棄物改造為風格飾品開放網路訂購,並承諾將本季商品販售所得捐出 20%,用於贊助台灣團隊技術研發的《湛鬥機》海洋垃圾移除計畫

吳汶芳在官方 facebook 貼文裡分享,「家裡堆滿了逢年過節的禮盒、緞帶、紙袋,還有精美的酒瓶、玻璃罐,更多的是我們去淨灘時發現的,一塊塊很美麗卻因經過海浪淘洗再也無法完整的塑膠碎片」,還自嘲或許是「大嬸心態」從來捨不得丟掉它們,「一直覺得總有一天一定會用到!」。

眼看這些東西越堆越多,吳汶芳與友人決定把它們當成創作素材,發揮巧思讓閒置的物件重獲新生,並自創品牌無垃不作一一向大家介紹這些創意作品。

實際點進「無垃不作」品牌官方 Instagram,每只創作耳環都有專屬命名與故事,都是獨一無二的作品——舉凡用不到的鑰匙圈環、易開罐拉環,產品包裝使用的緞帶與封口鐵絲,美麗的碎布與皮革廢料,甚至是去海邊淨灘撿起的塑膠殘骸、貝殼碎片,經過一番巧手剪裁與配色組合後,就成為絕無僅有的穿搭風格配件!

這些 DIY 飾品不僅使用廢棄材料創作,部分命名也與自然環境相關,例如保育類動物「藍腹鷴」,以及有如醉人風景般的「富士山日出」、「夜暮深沉的龜山島煙花」、「海是很深的藍,山是甜甜的薄荷」。

「就把清澈 / 還給小溪 / 再把永恆 / 還給海洋」——吳汶芳〈還島快樂〉

身為創作歌手的吳汶芳,近年來多次號召歌迷們一起參與淨灘行動、自備餐具實踐「不塑購物」,更在〈還島快樂〉一曲歌詞裡寫下守護環境的心意,想把快樂「還」給島嶼;這回她希望以手作海廢飾品來集結群眾力量,由藝術反思、關心環境污染議題,並承諾將「無垃不作」商品本季販售所得金額 20% 捐出、用於贊助《湛鬥機》海洋垃圾移除計畫。

你可能會想問:「湛鬥機」究竟是什麼呢?根據行政院環保署「環境資源資料庫」統計數據,2019 年台灣平均每人每天產生的垃圾量約有 1.139 公斤重,當這些垃圾從陸地匯集、經由無人清理的港灣流入海裡,環境生態浩劫就近在眼前。

觀察到台灣多數港灣「失守」、垃圾清潔成本高昂的問題,一群海洋科學家、工程師自發組成團隊,從 2017 年開始投入研發自動化清潔機具,期望能打造出有如「海洋界 Dyson 吸塵器」的海洋垃圾移除系統——湛鬥機,達到兼具環境友善、無需搭配人力就能自動攔截港灣垃圾的成效,還給海洋未經污染的湛藍。

2020 年秋季展開群眾集資的《湛鬥機》海洋垃圾移除計畫,上線一個月內已成功累積達 500 萬台幣的贊助支持,盼能持續集眾人之力、齊心邁向千萬台幣目標。

無論是發揮創意改造海洋廢棄物的「無垃不作」耳環飾品,或是研發歷經多次測試、為湛而戰的「湛鬥機」,如果你願意從現在開始分享、參與支持這些環境友善的提案,讓我們一起用行動為這座島嶼找回美麗!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歌手吳汶芳攜友自創品牌「無垃不作」,DIY 海廢耳環支持《湛鬥機》海洋垃圾移除計畫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從電子廢棄料中提煉「銀黏土」,做出可循環再生的純銀戒指
>> 以大象糞便造紙!泰國「PooPooPaper」製環保筆記本,銷售市場擴及歐美、東南亞
>> 婦女編織和平耳環、青年回收炸彈製成手鐲——這些飾品訴說反戰心聲,以時尚響應和平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