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讓塑膠袋用 12 分鐘就丟棄——台灣女孩創立「Bago」回收再製所,將廢棄提袋手工改造成時尚錢包

2020.03.0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林宜萱、林鉦翰

台灣人每年用掉 152 億個塑膠袋,而每個塑膠袋平均被使用的時間只有 12 分鐘。秉持著減塑的精神,吳儀庭等人創立 Bago 塑膠袋回收再製所,使用手工技術,將不起眼的塑膠袋,重新製作成時尚有形的錢包。

不起眼塑膠袋 變身精美錢包

「資源是有限的,不要做不必要的消費和浪費」,畢業於銘傳大學商業設計系的吳儀庭、高小涵及何仙尤,秉持著環保及減塑的理想,在 2016 年畢業製作時,創立了 Bago 塑膠袋回收再製所,她們將平凡、不起眼的塑膠袋,重製成時尚、有形的錢包,賦予塑膠袋新的生命。

2016 年畢業後,她們雖然有著各自的工作,但仍然希望 Bago 這個品牌能一直陪伴大家,於是她們利用下班後及假日的空檔,在工作室裡一針一線的縫製錢包,並將商品放到實體店鋪販售。

「希望可以賦予塑膠袋二次生命的延續」,儀庭解釋道,Bago 這個品牌名稱,由 bag 結合 go,bag 是取自於塑膠袋的英文 plastic bag,而 go 則有著「繼續」的意涵,因為他們希望塑膠袋被丟棄後,可以有被二次利用的機會。

塑膠袋變錢包 低溫熨燙無汙染

蒐集、清洗、裁切、熨燙,縫製,每一個步驟都是精工細活。從一開始的蒐集、挑選塑膠袋就是一門學問,不是所有的塑膠袋都可以重製成錢包,「拉扯時會產生很清脆聲響的塑膠袋就不適合」,儀庭解釋道,因為塑膠袋太硬表示在製作過程中添加過多的硬化劑或色素,熨燙時有可能會釋放出有毒氣體。

接下來的步驟一樣不能馬虎,清洗與裁切相對容易,而熨燙則是他們最擔心的問題,因為高溫燃燒塑膠袋會釋放出有毒物質,例如戴奧辛等,為了安全無污染,他們反覆嘗試。

「就是一直嘗試啊」,在不斷地嘗試與實驗後,最後花費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她們發現使用 50°C 到 70°C 的低溫熨燙技術,不但可以避免產生有毒物質,也能讓布料維持原本的花紋,柔軟不變形。

「每一個塑膠袋錢包都是獨一無二的」,格紋、原點、條紋等各式各樣的花色陳列在眼前,塑膠袋錢包最特別之處,莫過於它的多變,Bago 塑膠回收再製所採用手工縫製錢包,透過她們巧手的拼貼,原先不起眼的塑膠袋,一個個變身成為了繽紛、多彩的錢包。

畢業製作得獎 轉型為真正品牌

原先只是畢業的專題製作,沒想到 Bago 受到許多的師長、同學的鼓勵,更在 2017 年德國紅點設計獎中獲得傳達設計獎,於是她們才決定將 Bago 上市成為真正的品牌。

但從畢業專題製作到品牌真正上市,其實並不容易,Bago 面臨到的最大問題是「生產」。因為所有的包包都是手工縫製,而 Bago 目前只有 3 個人在經營,人手不足導致沒有辦法大量生產,也因為實際的出貨量不多,很難找到願意幫忙生產的廠商。

一開始她們找到的第一家廠商,成本昂貴,而且客人反應品質不佳,後來輾轉經過親戚的介紹,換了一家新的廠商,才解決成本過高的問題,品質也大有改善。

堅持永續理想 改變消費習慣

從一開始學生創業的經驗不足,到真正上市後的生產人手不足,Bago 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但她們沒有想過要放棄,即使是兼職,她們也想要將品牌經營下去,因為她們希望「設計可以和社會接軌」,透過創業來解決社會問題。

「消費者選擇商品時,永續經營不該只是加分的選項,而是必備」,小涵說道,她們期待能改變消費者的購物習慣,希望消費者在選購商品時,能把「環保」及「永續」等概念當作選擇的標準,而品牌在經營商業模式時,也應該思考如何為地球與環境盡一份心力。

採訪側記

Bago 塑膠袋回收再製所向民眾募集被丟棄的塑膠袋,再重新熨燙、縫製成為錢包,我們才發現原來平凡、不起眼的塑膠袋,也能搖身一變成為兼具時尚與環保的錢包。在採訪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其實經營一個品牌並不容易,Bago 塑膠袋回收再製所原本只是一個畢業專題的作品,真正轉入市場後也遇到不少困難,儘管如此,她們還是一直堅持下去,精神令人佩服。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袋袋相傳 Bago 把塑膠袋變錢包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英國大學生以廢棄魚皮、魚鱗研發新興包裝材料,贏得 James Dyson 設計大獎
>> 集資突破千萬的小小環保袋:把你不要的寶特瓶,變成讓你愛不釋手的「寶特袋」
>> 讓廢塑膠重生!這對在台灣生活的紐西蘭兄弟,用來自世界各國的塑膠垃圾,打造舒適的 MIT 環保拖鞋

環保和活動該如何串連?奧運、音樂節將永續納入活動規劃,盼達零廢棄目標

2020.03.03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蔡承璋

進入 2020 年,回顧去年最令人熱血沸騰的活動,莫過於世界棒球賽時為中華隊加油的感動。記得當中華隊差點奪得東京奧運的門票時,奮發圖強地分析明年台灣棒球隊還有進入奧運賽事的 10 萬種可能性。當運動員為各大運動賽事準備的同時,近年來,奧運主辦單位也正在開展一場永續革命。

2012 年倫敦奧運的舉辦,重新定義了 21 世紀奧運賽事舉辦的成功標準,向全球展示了可能:活動不只是順利完成而已,更可把「永續概念」納入活動的規劃與執行。這也成了往後奧運的一大考量點:2020 年東京奧運不只簽署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意向書,更從兩年前開始,大量回收日本人民的廢棄電子金屬,規劃將廢棄金屬再製成東京奧運獎牌。就連 2024 年的巴黎奧運也提前蓄勢待發,已準備讓國際 20 個體育賽事組織共同簽署環境保護章程。

「永續」和「活動」可以怎麼聯想在一起?

當把「永續」和「活動」這兩個詞放一起時,難免抽象、陌生。但多數的人,應該對以下場景不陌生:每當跨年晚會、運動賽事、展覽等大型活動期間或散場時,製造堆積如山的垃圾量、餐點的浪費、噪音的問題、攤位的食品安全與人潮,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都變成主辦單位必須承擔的風險與挑戰。

舉辦奧運規模的活動,雖不會如此輕易上演,但企業每年都會舉辦或大或小的活動;在活動設計中,每一個對環境友善、社會公益、經濟帶動的巧思和決定,都會開啟永續的想像,並創造不同的結果。

全台第一場「零廢棄」的音樂節

為了幫助這些永續想像能有效且確實地被落實,全球制定一個專為活動管理設計的永續標準——ISO20121 永續性活動管理,將「永續概念」和「活動管理」串連起來,提供活動籌辦者一套明確的管理系統,在活動規劃及執行的過程中,全面地考量對環境、社會、經濟層面的正向影響與負面衝擊,並制定出活動永續管理政策和目標。

不光奧運賽事呼應永續理念。英國知名樂團 Coldplay 在去年 11 月推出新專輯之際,拋出一個震驚全球的決定——停止橫跨全球 5 大洲的巡演。同時邀請歌迷們一同思考,巡演的意義和影響,共同討論讓演唱會舉辦得更永續的作法。

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專注藝文活動的策展公司——華山站貨場,早在 7 月份就率先提倡以藝文結合永續的創新模式,舉辦全台第一個通過 ISO20121 國際永續性活動認證的音樂節——曙光祭台北場。

專職在帶領企業執行永續專案的優樂地永續團隊,協助與輔導華山站貨場,導入 ISO20121 的管理系統,從音樂節的規劃設計就開始不斷思考如何減少,舉辦音樂節對社會和環境造成的衝擊,並吸引更多的社會大眾能在歡樂的音樂節中,體驗與重視永續生活的概念。透過各方的意見收集與團隊的聚焦討論,永續,讓活動設計產生很多創新想像,比方:「與其演唱會結束再清理垃圾,有沒有可能我們一開始就沒有垃圾呢?」這也促成活動的主題——「免廢收聽」,標榜著「零廢棄物」與所有人都可以「免費參與」的雙重概念。

兩天的音樂祭不只承載新生代藝人的夢想,更是孵育年輕人對於永續想像的平台:在演唱會活動中融入環境教育的體驗,設置回收教學站,讓參與演唱會的大眾,了解正確的回收方式;現場也舉辦工作坊,學習讓廢棄的丹寧布重製成穿搭的配件或背心,甚至重生為一件大衣。透過藝人的培訓、合作夥伴的邀請和溝通、演唱會與周邊市集的規劃,「零廢棄」理念的執行,不只創造了超過 250 則的報導,兩天更吸引近 5 萬人參加活動,共同創造了一個不同的永續回憶。

讓永續性活動成為全民運動

活動是我們記憶生活、城市、社會的一部分,如果這些回憶不只創造了經濟的價值,更有社會和環境的意義,會是什麼樣子?從奧運籌辦、音樂節規劃的例子,我們看見把「環境」、「社會」、「經濟」納入活動規劃與執行的目標,不但能創造不同的想像和感動回憶,更是彰顯企業品牌價值,與企業價值觀的具體呈現!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不只是運動殿堂 奧運如何成為地球的「綠色競技場」,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延伸閱讀

>> 替廢棄物創造價值的魔術師:REnato lab
>> 超「綠」辦公室! 每次出差都要資助沙漠種樹
>> 要為地球做點事 蘇打綠阿福唱起最「綠」搖滾
>> 用製鞋廢料玩出新設計!從源頭減少浪費,Nike 以循環精神推出新鞋款
>> 讓廢棄課桌椅重獲新生!「二回木」工坊為國中生開設木工課程,攜手延續廢木頭生命
>> 每日將 30 公斤剩食變佳餚:「明日餐桌」整合資源、推行貨幣,打造人與廢棄物共生系統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