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荷蘭回收廢料蓋房子,建造全台首座循環建築參與花博

2018.11.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賴品瑀 (2018 年 11 月 7 日)

荷蘭以建造全台第一個循環建築參與台中花博,阿梅爾市市長維溫德(Franc Weerwind),近日也帶領荷蘭循環經濟代表團訪台,共 30 人在多縣市進行交流,11 月 6 日與台北市府及產官學研舉行座談會,討論循環建築如何進行,並進行產業媒合。除了花博的荷蘭館館,會中並分享了「全世界首座循環工商園區 Park 20|20」的經驗,與台北「南港機廠公宅」等計畫。

「消除浪費,給材料一個身份」推動循環建築的 Madaster 公司的董事 Pablo van den Bosch 解釋,就像每個人都有護照一樣,給建材一個專屬護照,以便進行妥善的管理。

他們以建立一個雲端平台來設法推動循環建築。日後將開放全球線上註冊,將建築材料、產品的相關檔案,例如 3D 圖、履歷等文件放上,有了這樣的資料,就可進行財務估價、循環指數的計算,也可以讓建材與有意使用的人相互連結,促進貿易。

使用者可以從此平台得到經驗、各種建築材料使用的知識,製造者也可以追蹤建材製造後如何被使用,據此檢討設計,甚至因此減少建材不當使用而造成的安全風險。

Pablo van den Bosch 表示,目前平台已有荷蘭、瑞士、盧森堡等國的企業使用,希望台灣未來也加入。Pablo van den Bosch 強調,全球 40% 的廢棄物與建築有關,因此建材是循環經濟的重要一環。

例如在建材中,全世界的廢棄地毯,只有不到 3% 被回收,14% 被焚燒處理。荷蘭品牌 Niaga 執行長 Kelly Hall 表示,地毯多由不同的材質織成、黏合,因此回收困難,因此他們開發出只用兩種回收材料,並且開發出容易分離的膠。

「營建業無法孤軍奮戰。」PACE B.V. 公司的執行長 Marianna Sarkissova 指出,要達成循環建築,需要供應鏈的上下結合,並設法尋找新的合作。例如 3D 列印可以在營建業運用,可以混合既有的元件,又或者將不足的部分以 3D 列印補足,如此可達成零廢料、更減少運費,而目前的 3D 列印技術,24 小時就可以蓋出一層樓,他認為,台北市的公宅會很需要這樣的技術與速度。

循環建築這樣的概念,將衝擊既有的估價、融資等金融作法,因此荷蘭 3 大銀行,今年 7 月在聯合國高級別政治論壇發表全球第一份循環融資準則。安智(ING)銀行永續金融及循環經濟主管 Joost van Dun 表示,循環經濟以租代買,客戶不再一次付清購買產品,而是在產品使用期間持續付費,因此現金流、資產潛在的價值以及客戶的信用變得至關重要,這是金融業面臨循環經濟,需要重新思考的部分。他也指出,發展二手商品的市場、提高二手商品的價值,同樣能夠避免產品的價值在拋棄後歸零。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建築就是材料的倉庫」 促循環利用 荷蘭推建材履歷平台

延伸閱讀
>> 聯合國環境署繪製永續住宅發展藍圖:能源、用水、蔬食皆能自給自足
>> 不用常開冷氣,也能維持最佳室溫:被動式房屋為住戶省下 7 成空調電力
>> 全球第一座實踐「從搖籃到搖籃」理念的市政廳:荷蘭芬洛市政廳展現對自然與人文的關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從認識魚類到愛上大海:花蓮女孩推廣食魚教育,教人們不再「魚取魚求」

2018.11.06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劉悦蓉、莊芷瑄

「我們吃蔬果可以叫得出名字,那吃魚呢?」台灣四面環海,與海洋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我們觀海、玩海、吃海鮮,卻對包圍著我們的海洋生態缺乏關注。自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畢業的黃紋綺,看見漁業資源日漸匱乏,海洋環境缺乏關注,因此她決定創立「洄遊吧 Fish Bar」。以食魚教育及永續海洋為核心,希望能成為連結消費者、漁業人員和學術單位多方交流的平台,讓民眾不只會吃魚,更能懂魚、懂海。

為海放棄出國深造 因海返鄉建立永續

一望無際的湛藍大海,海天一線的壯麗景色,黃紋綺的外公在花蓮七星潭經營定置漁場,而七星潭的藍也成為黃紋綺從小就情有獨鍾的顏色。因為愛海,大學選擇與海有關的科系就讀。自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畢業後,黃紋綺當了 3 年的研究助理,相較於從事海洋相關的學術研究,她發現自己更熱愛實作。

要如何透過行動讓大眾更關注海洋議題?觀察到海洋環境問題的黃紋綺決定放棄出國攻讀博士班的機會,選擇回到故鄉、回到海的擁抱。讓自己的專業結合理念,在七星潭建立以海洋永續、食魚文化為核心的「洄遊吧 Fish Bar」,以洄遊「潮體驗」、洄遊「鮮撈」、洄遊「新知」為 3 大活動面向,希望透過自己與團隊的力量能讓更多人關注美麗海洋背後的環境問題。

2016 年回到花蓮,黃紋綺義務反顧的投入勞力密集的漁業工作,從基本的捕魚開始學起。「理論跟現場還是有些差距。」儘管大學就讀海洋相關科系,黃紋綺對漁業的實際操作還是感到陌生。為了更瞭解其中生態,黃紋綺每天早起,跟著舅舅到海邊、漁場、市場,學習如何捕魚、認魚、選魚、處理魚,學習如何成為一個「討海人」。

同時,她也加入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擔任解說員,希望能涉略更多關於海洋的知識。經由近一年的時間準備,黃紋綺和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親朋好友,黃軍諺、李政儒、黃美娟、黃凡澔、楊孟函等人,創立了「洄遊吧 Fish Bar」,大家各司其職,一同為海洋環境、海洋永續努力著。

從大海到餐桌魚的旅程知多少

「桌上的這條魚,就是串聯人跟海洋最直接的媒介。」黃紋綺認為,台灣是海島國家,卻對環繞著我們的海洋缺少認識與關注。透過餐桌上的魚,我們能夠回溯魚的旅程,以及和魚有關的產業活動。因此「洄遊吧 Fish Bar」推出一系列洄遊「潮體驗」,從認識餐桌上的魚,到親身觀看捕魚作業,民眾能透過漁業活動深度了解魚背後串聯的故事,以及海洋與漁人之間的連結。

同時「洄遊吧 Fish Bar」也販售新鮮魚貨。以環境友善的定置漁法捕撈魚類,從永續的角度出發選擇洄游性魚種,並以中央研究院規範的「台灣海鮮指南」為指標,避免捕撈紅燈等級的魚類。漁獲在上岸 24 小時內會以冷凍真空的方式包裝,讓民眾及時享受最新鮮、美味的漁獲。

「洄遊吧 Fish Bar」極力推廣食魚教育及永續海洋、永續海鮮的觀念。除了活動現場講解食魚、海洋等相關知識,「洄遊吧 Fish Bar」也於網路平台發表洄遊「新知」。用簡單的圖解、動畫方式呈現,並以較為學術或科學的方式,向大眾傳遞海洋、漁業的知識性觀念及文化,並讓民眾以輕鬆、方便的模式進一步了解海洋。

不只是使用資源 更要友善經營漁業

海洋漁業如今普遍面臨資源匱乏問題,如何捕撈成為海洋永續一大課題。黃紋綺表示,相對於其他國家,台灣在漁業基礎的調查資料上較為不足,缺乏科學的佐證及數據分析,因此難以訂定捕魚的規範及限制,如魚體可以捕撈的大小、或哪個季節應進行休漁。若政府能歸納出較為明確的捕撈規定,也較好落實友善的捕魚作業。

定置漁法在花蓮七星潭已行之有年,與其他捕撈方式相比,定置漁法屬於相對友善、永續的捕魚方式。在灣澳裡設置固定式漁網,讓魚隨著魚道自行游到海灣中,以被動的方法捕捉魚類。漁網在建置過程中,會於底部投放大石包,是類似海底造礁、棲地養成的概念工程。同時,定置漁法補抓的魚類也多為洄游性的魚種,是學術上或海洋資源永續上建議食用的魚類。

「使用海洋資源的同時,有沒有可能用什麼樣的方法永續經營。」黃紋綺說。不只是單純的體驗觀光,「洄遊吧 Fish Bar」邀請民眾實際到魚的產地,看漁人、參與捕撈、逛魚市,豔陽下體驗「討海人」的生活,感受漁村風貌,與在地深度互動。同時也將學術知識與海洋教育結合,推廣在地友善捕撈魚法,讓永續的觀念持續擴大、創造影響。為什麼取名「洄遊吧」?黃紋綺笑著說,希望每個人能像魚一樣,洄游到台灣周邊海域,以遊玩的方式,重新認識海洋。

採訪側記

花蓮七星潭的海始終是清澈的藍,舒服的顏色。「洄遊吧 Fish Bar」緊鄰海邊,座落於漁村內,我們就這樣吹海風、聞海味、看漁村、聽魚市販賣,一趟在連續假期出發,從台北到花蓮長途跋涉的採訪之旅,變得愜意無比。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不再魚取魚求「洄遊吧」讓海洋永續

延伸閱讀
>> 多吃魚可以減緩糧荒危機!看漁產大國挪威如何做生態經營
>>「RE-THINK」盼用一次次淨灘行動,換人們一輩子環保生活
>> 美國新創將碳排化為魚飼料:讓魚兒吃掉二氧化碳,而不是吃光其他的魚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