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工程師引進「有梗爆米花」 重現食材原味與健康,同時助農夫復耕荒廢田地

2018.03.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呂山珊、郭采縈

為了解決台灣農田休耕問題,爆穀文化負責人林正偉引進有梗的爆米花提高玉米的經濟附加價值,給予農民合理的利潤。種植過程不施灑農藥、使用無化學塗料的加熱紙袋,其調味清淡也能減少人體消化負擔,還給爆米花最健康樸實的樣貌。

(爆穀文化負責人林正偉還原爆米花最健康樸實的樣貌。來源:生命力新聞

帶梗爆米花 重現食材原始樣貌

林正偉表示,爆米花的膳食纖維高、含抗氧化物成分,是一種健康食品。但因爆米花的調味方式多為高鹽、高糖、高油脂,才被大眾詬病為垃圾食物。

為了回應消費者對食品來源與處理方式的要求,他從美國引進無基改的「爆裂種」玉米種子,種植過程無施用農藥、除草劑,採收整根玉米乾燥後,便放入真空包裝,讓消費者看到食材原始的樣貌,也能自己掌握調味方式。

吃過有梗爆米花消費者葉小姐表示,在電影院吃爆米花吃不到半包就膩了,熱量也相當驚人。但有梗爆米花味道較為清淡,又主打健康天然,讓她可以接受相對較高的價格;消費者李小姐也說,這樣的爆米花對老人家身體負擔比較輕,也願意買回家給小孩吃,是適合與家人共享的零嘴。

除了健康、無毒的訴求,「情感的附加價值」是林正偉認為有梗爆米花的特色所在,可以透過產品本身的新意創造親朋好友之間的話題,消費者也可以發揮創意決定料理方式,藉著與朋友、家人手作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吃得到安心,也微波加熱彼此間的情感。

創新發想 幫助棄置農田復耕

家中務農的林正偉,看見台灣農產品普遍經濟價值低落的情形,缺乏新血投入,導致農田荒廢、休耕,心中滿是惋惜。他希望提供農友合理的收購價格讓農田復耕,使農民的努力得到應得的收穫,給這些荒廢的土地重新被利用的機會。

目前林正偉與嘉義農友合作種植 3 分地的玉米,耕種過程友善環境,又能恢復棄耕農田的使用價值。

同樣種植玉米的青農張維傑表示,台灣的玉米自產率僅有 1% 至 2%,使用台灣本地的玉米加工成本太高,難與進口玉米製品競爭。林正偉認為,為了避免同質性商品間的低價競爭,他必須開發出別出心意的產品。

林正偉爬梳國外許多關於帶梗爆米花與種植玉米的研究,發現亞洲目前並無他人販售有梗的爆米花。發現這個契機,他從北到南一個一個打電話、面試具有相關經驗的人才,希望藉由這個嶄新的商品,改變農產價值低與農田荒廢的問題。

秉持安心與合理 走過困難種種

實踐理想的路上,林正偉並非一路順遂。除了引進玉米種子需要經歷漫長的海關檢驗,台灣的廠商因成本考量也不願意幫他製作無化學塗料的爆米花紙袋,現有的乾燥廠也沒有乾燥整根玉米的設備。為解決諸多技術問題,他分離調味油料與玉米,避免無塗料隔離造成紙袋滲油的現象,還添購乾燥設備、提供參數,告知廠商可行的方法。

林正偉與某收購玉米的大公司主管聊天時,對方相當不看好他,認為以高價購買的玉米原料無法支撐他的事業。除此之外,在與農民接洽的過程中,發現他們難以理解有梗爆米花背後的理想與創意,「怎麼會有一個傻子給錢,讓他們復耕去種這個?」

「一開始每件事都讓我想放棄……但一個東西一開始的發想不可能做到完美,一定是不斷改善,最重要的是去檢討、分析他的問題點。」林正偉表示,他堅持種植的過程不能施灑農藥,即使作物被蟲吃、長得醜都沒關係,給予農民合理價格並提供消費者健康安全的食品,才是他真正在乎的結果。

感性的理想 科學的堅持

林正偉表示目前玉米爆製率僅 80%,還在研究各項參數將玉米的爆製率提高到 100%。

許多傳統農業靠的都是經驗的傳承,沒有絕對的科學根據,所以產量與熟成時間都不穩定。工程背景出生的林正偉說:「農作要先有理論基礎,再去做才會做得比別人好、生長才會比別人好。」他參考國外的資料,與農友溝通播種深淺、種子間隔距離、除草方式、培土與澆水的時機等等,希望以科學化種植的方式提供品質的保證。

有著工程師性格對科學化的執著,但林正偉卻不甘流於工程師的穩定生涯規劃。他感性的理想驅動著對理性的堅持,面對技術困難、他人的不諒解都想方設法克服,希望透過外型有趣且訴求健康的有梗爆米花,改善農人收入低落、農田休耕的問題,走出冷冰的工程領域帶給人們溫暖的笑容。

採訪側記

在採訪的過程中林正偉表示,自己不是標準的工程師個性,他不喜歡可以預期的人生規劃,所以他踏出舒適圈決定自己創業。但是我們可以在回答的過程中發現,他在發現困難的時候,卻有工程師習慣的「debug」性格,看到不對勁的地方就想辦法去「除錯」,雖然不服於平淡的人生,但他過往的學識背景卻成了創業的養分,繼續他的人生路。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有梗爆米花 蹦出農田休耕新解方

延伸閱讀
>> 新城農業復興 有機種小麥黃豆
>> 來自巴拿馬的他將「雨林食材」帶上餐桌,還助貧農收入三級跳
>> 用「里山經濟」串起台24線的珍珠 看部落與山林共好共生


民以食為天,吃飯皇帝大,「吃」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但是除了美味,從產地到餐桌的各種環節,都正面臨著挑戰。透過尋找「食農教育」、「友善通路」、「搶救剩食」的創新模式,我們一起探索食物和農業的問題解方。

食農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菲律賓青年創辦「農業版」群募平台:讓群眾和農民站在同一陣線,共享報酬也分擔風險

2018.03.11
合作轉載

文:早安

「謝謝你們,現在我養得起我的孩子,也不再害怕每次颱風來後,我的生活就一蹶不振。」

這是在 Cropital 菲律賓農業集資平台上募資成功的當地農夫和 Everett 表達的感恩,Everett 回想起來,很欣慰地說著:「一開始他們對於這樣新的籌措資金模式很懷疑,最後他們真的很開心當初有相信我們。」。

年紀輕輕的他,就已經是 Cropital 的創辦人兼營運長,一開始有些害羞生澀的他,一談到自己在做的事情,和菲律賓現在的農業情況,立即轉為自信發亮的眼神,和我們侃侃而談。

「 菲律賓目前仍有超過 2/3 的國民從事農業,然而生產值卻只佔了 GDP 的 9% ,這些農民平均年齡 57 歲,都是所得和生活水準相對較低的一群人,平均月收入僅 2 千披索( 約新台幣1277 元 )。」幼時就是農業家庭的 Everett ,也會協助家人一起在田裡工作,那些童年記憶讓他對於菲律賓的農業發展現況,有更深的感觸。

「 Bayanihan 」, 在菲律賓語裡,代表城鎮、國家或是社區的意涵。背後表達了群眾共建的力量,足以共同創造大事情。Everett 和他的另一位好朋友在學生時期課堂中發想輔助小農的計畫,在課程結束後,他們決定將計畫真正落實在菲律賓的農業社會,協助農民透過更有效率、穩定和受保障的融資方式,降低農業損害機率,並更專注於耕種。「 Grow your money and help our farmers 」是 Cropital 的信念,他們讓群眾和農民站在同一陣線,共享報酬及分擔風險。

想像一下,這和股票市場的投資一樣,只是現在是投資農民,共享的報酬即是農民的收成,共擔的風險即是包括天氣、災害、土壤、技術、市場需求等等。任何人只要準備好最低贊助金額 5 千披索(約合新台幣 3200 元),就能夠自由選擇欲金援的農業計畫。更重要的是,透過「 群眾 」的力量 ,每個人都有能力直接協助農民改善生活,最後的收成,也能群體共享收益,創造雙贏局面。

Cropital 從 2015 年成立至今,僅一年多的時間,已經輔助超過 200 位菲律賓農民成功獲得贊助,其中發起長期計畫的 20 位農民,更全數預先獲得未來 5 年的資金,使其可無後顧之憂,悉心照料作物。在今年六月時,他們在網站上發起 15 位農民的新專案,更在 24 小時內,全數募資成功,獲得 150 萬披索 ( 約 96 萬台幣) 。這套模式正在翻轉菲律賓農民的未來,Cropital 也因其帶來的社會影響力,被富比士評為菲律賓前 24 Fintech 新創公司之一。

Cropital 不僅是平台,也是農民的好夥伴,深入和他們溝通,盡可能協助他們解決問題。

Everett 提到起步時試營運期間,在位於馬尼拉北岸的 Bulacan,說服 5 位農民在平台上發起專案。

「當時遇到颱風,是農民的致命傷,但我們協助他們事先向 Philippine Crop Insurance Corp  申請保險,且費用都包含在農民募集資金的預算上,在天災來臨時補助他們所受到的損失,讓他們有能力購買新的種子繼續耕種。」。

「我們發現農夫在耕種與收成之間,會有一段收入空窗期,且他們必須確保作物順利收成,才有收入。使得這段期間沒有辦法有足夠金錢撫養小孩,所以我們提供新的薪資制度,讓他們可以固定如月薪般領取。」。這 5 位農民一開始皆非常猶豫,也很不信任,當他們嘗試這種完全顛覆他們想法的方式後,皆成功募資,並改善原本的生活。

Cropital 也替投資人扮演守門人的角色

農民會在 Cropital 平台上創建專案,像群眾表達需求,以請求支持。而這些農民非隨意挑選,而是經由地方政府篩選和核實過的名單,以確保投資人的利益。他們也積極和非政府單位的民間農業相關團體合作,協助篩選更多符合資格的受益農民。這些符合資格的農民,仍須通過 Cropital 的面試及審核程序,才能正式在平台上提案。除此之外,Cropital 也用科技及農業專業知識,提供農民更科學的方式,系統性的天氣、病蟲害與市場風險管理,觀察土壤的品質特性,降低歉收機率,也提供贊助者明確依據,例如預計收成的時間、最終推估的每單位收益金額,公開透明及監管把關,以確保雙方權利。

如何起步?

要能和在地的農民談群眾集資,可能比和傳統小吃店談這樣的觀念還要困難。被問到這樣的問題,Everett 表示:「 在建立平台之前,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和許多農夫溝通,同時我們也和當地政府持續協調,一開始是非常艱難的,到處碰壁。」但菲律賓農業社會的背景,也有類似農會及農業合作社的組織,透過這些單位,會更清楚知道,不同地區的農民需要的是什麼,再進一步和農民對話,為個別農民量身訂製他們的募資計畫。

「 另一個則是和社區小農們接觸,取得他們的信任。若是單個單個和農民談,會耗費非常大的工程,但透過一區一區的方式,可以有效率知道他們的需求。」

成立開始,Cropital 透過社群網站,我們一開始鎖定在海外工作的菲律賓人,找到一群人支持農民的對象,加上菲律賓人在臉書上是非常活躍的, 他們展現了對農民的支持和此計畫的興趣,包括國內與國外的群眾,Cropital 也定期分享農民的故事、歷史,和當地的氣候狀況及風險,讓投資人更深入了解農民的運作模式和可能遇到的問題。

天災帶來的重創,沮喪卻更確信我們存在的必要

「 其實有一次真的遇到強颱肆虐,造成作物歉收,衝擊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雖然當時很沮喪,但正是因為這樣的情形,更顯 Cropital 存在的必要。」提到那次的經驗,慶幸的是至少農民不是一個人,當時透過保險,保護農民渡過那次的危機,當然還有群眾的支持。

目前 Cropital 會先專注在改善菲律賓的農業狀況,主要在稻和玉米兩項作物,他們也會更努力照顧到更多菲律賓的農民,並改善和優化他們從種植到收成的過程,系統性的替農民降低風險。也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吸引更多年輕人回鄉致力於農業創業。

現代的Bayanihan,不再受到地域的限制,群眾集資成了這股能量的驗證

「 亞洲在這塊領域起步的慢,仍然很少人知道這個概念,但在亞洲卻是有很大的潛力在,尤其在菲律賓。」他樂觀地說,菲律賓人對群眾集資的概念是很開放的,這也是 Cropital 能在不到一年時間就在菲律賓闖出名堂的原因之一,身為第一位將群眾集資概念沿用到農業的新創團隊,他說,清楚告訴群眾,他們的錢該往哪裡去,能發揮他們心中最大的價值,這才是最重要的。

Cropital 不但改善菲律賓的農業狀況,也讓投資人在他們專業的審核程序和把關中,得以安心。台灣呢?每年的颱風與天災,新聞上總看到最大受害者就是農民,這個方式能不能也成為台灣農業問題的一種解法呢?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當颱風來臨時,你也可以不再讓農民一個人 - Cropital 農業集資平台創辦人專訪

延伸閱讀
>> 年輕人,要解決農業問題,不是只有「幫小農賣東西」這條路而已 
>> 從「微氣候天眼通」到「阿龜誌」:台灣新創用科技助小農掌握農務紀錄,解決農業問題
>> 先別提有機認證,你知道「參與式共保系統」(PGS)嗎?厚生市集 X 好食機用 PGS 共創新食安


讓群眾和農民站在同一陣線,共享報酬及分擔風險的Cropital 創辦人 Everett 將於 5/5 「明日亞洲-2018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打造菲律賓小農群眾募資平台,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