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來「群募」一頭牛吧!美國新創連結牧場與餐桌,打造永續的牛肉市場

 車子、房子、辦公桌之外,還有什麼能共享呢?在美國,連餐桌上的「牛排」也能共享。

整理/黃思敏

一間位於美國西雅圖的新創公司「Crowd Cow」,讓互不認識的消費者能合力購買一頭100%的「草飼牛」(grass-fed beef,註一)。

Crowd Cow提供類似群眾募資(crowdfunding)的平台,消費者可以於網頁上了解與Crowd Cow合作的牧場是如何飼養牛隻,並選擇欲購買的牛隻部位,成為一頭牛的「股東」之一(steakholder,註二)。

一旦一頭牛的所有部位都被認購後,該頭牛就會順利出售,牛肉則會立即配送至消費者手中。若一頭牛未被完全售出,認購的消費者則不會被扣款。

消費者可以認購一頭牛的不同部位。

網路群募與產地直送,顛覆傳統肉品通路

Crowd Cow創立於2015年,團隊與12個獨立牧場合作,協助將牛肉直接賣給消費者。(同場加映:「用你手上的一瓶鮮奶,讓新的牧場走出來!」鮮乳坊推小瓶裝 集資12萬瓶認養新牧場

在過去,傳統牧場業者僅能透過公開拍賣、小型肉商或專業餐廳等通路賣出自家牛肉。

然而,Crowd Cow顛覆了傳統的肉品通路,將畜牧業者與消費者直接連結在一起。

大部分的美國人都在超市購買牛肉,而超市的牛肉通常源自於大型農業公司所經營的集約畜牧(factory farming,註一)農場。根據尼爾森公司(Nielsen)的調查,於全美2015年總值180億美元(約台幣5760億元)的牛肉市場中,草飼牛肉僅佔了其中的1.4%,顯示傳統集約飼養的牛肉仍為肉品市場的主流商品。

雖然草飼牛肉的市佔率仍相當低,卻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中。2015年草飼牛肉的銷量成長了將近40%,相對於集約飼養牛肉僅成長6.5%,前者高出許多。

根據The Guardian的報導,美國羅格斯大學農業資源管理系的教授Richard VanVranken表示:「草飼牛肉的市場需求之所以成長,主要有2個原因:其一是業者的推廣讓大眾認為草飼牛肉較美味;其二則是因為草飼牛被人們認為較人道、對環境衝擊較小。」

飼育於草原上的牛隻。

解決消費者與牧場「直接貿易」的痛點

Crowd Cow團隊為草飼牛肉創造更大的市場,讓更多牧場以牧草餵養牛隻,使農夫除了把小牛賣給集約式農場(factory farm)之外,還有另一個更永續的選項。(同場加映:海藻妙用多多!澳洲研究新發現,餵牛吃海藻有望減少99%甲烷排放量

「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集約畜牧不僅對動物殘忍、不利於人類健康,更是不永續的。因此人們對於傳統動物性產品的替代品需求變高。這樣的趨勢將會持續下去,尤其在年輕族群之間,他們會選擇與自己價值觀吻合的食品。」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的教授Brian Kateman表示

消費者收到真空包裝的新鮮牛肉。

在過去,消費者若想和農夫直接購買牛肉,需克服重重困難,從秤重到牛隻部位的選擇等都很容易產生誤解。Crowd Cow則是協助處理了交易中血淋淋的部分,替消費者和農夫簡化交易的流程。

「你不會收到一個驚喜包,你收到的就是你所預定的。」Crowd Cow的創辦人Joe Heitzberg表示。消費者可以檢視自家的冰箱,並只買自己真正需要的牛肉部位,也幫助減少食物浪費。

讓消費者買單「全牛」的貼心服務

然而,Crowd Cow在營運上也曾面臨過挑戰。Heitzeberg告訴Forbes的記者:「我們想要把整頭牛都賣掉,但是有許多部位是消費者從沒聽過的。大部分人都不想要腎臟或舌頭,牛絞肉也是個挑戰。因為切塊的關係,總會剩下許多絞肉。對美食專家而言,牛絞肉可不是平常會有的選項。」

為了鼓勵消費者購買牛絞肉,Heitzeberg會寄信給消費者,提供牛絞肉料理的食譜,並提供「購買牛絞肉即免運」的優惠等等。

Crowd Cow在官網上提供不同牛肉部位的料理食譜。

目前為止,Crowd Cow已為美國密西西比州以西的15個州提供運送服務,並且正積極的往美國東岸的城市拓展。Crowd Cow也獲得了200萬美元(約台幣6400萬元)的創投基金,並且在2年之內就達到逾100萬美元(約台幣3200萬元)的營業額。

註一:牛天生是以草為主食的反芻動物,讓牛群在廣闊的草地上自由活動,吃天然牧草成長的飼育方法,生產出來的牛肉便是「草飼牛肉」。反之,集約畜牧則是將牛隻集約飼養在牛棚內、限制其行動,並餵食以玉米為主的穀類飼料及人工輔助品。 (來源:紐西蘭草飼牛)
註二:「一頭牛的股東」的英文「steakholder(英譯:牛排持有者)」,與「股東」的英文「stakeholder」有諧音雙關。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真正的」美國食物不是漢堡可樂!他堅持用本土食材,駕著餐車復興美洲原住民料理
>> 那些餐桌上的海鮮廢料—蝦殼、蟹殼、魚皮,現正化身高價商品 席捲全球市場
>> 美國畜牧界的小蝦米,如何對抗大鯨魚?

社會環境會計:用看得見的數字,算出看不見的「社會影響力」

2017.03.25

文:章廷文

得到天下雜誌CSR 獎項的企業,2015年一共捐了50億新台幣作為公益慈善捐款,但這些捐款到底產生了多少效益?在沒有全盤考量利害關係人之前,沒有人能知道這些捐款是否被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是否發揮了這些資源的最大價值。

2016 天下企業公民論壇以「CSR 讓改變看得見」為主題,邀請了「英國社會價值協會」暨「國際社會價值協會」執行長Jeremy Nicholls,和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營運長周建宏、台泥董事長辜成允、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瑞助營造董事長張正岳,共同探究未來社會環境會計與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的可能性。

用「會計」方法計算企業的「社會影響力」

Jeremy Nicholls過去是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的執業會計師,曾經在坦尚尼亞、賴比瑞亞和尼加拉瓜工作過。後來他將會計師的背景與專業運用在計算社會影響力,協助組織可以做出對社會與環境更友善的決策。

論壇一開始Jeremy便用財會制度的歷史脈絡來探討未來社會環境會計(Social & Environment Accounting)的可能性。社會環境會計可說是傳統財務會計的反面,過去一般財務會計,基本上不太重視所有生產過程中對社會和環境的衝擊,僅專注於評估組織自身利益。然而社會環境會計則是主張,組織應關注因其經濟活動對社會以及環境所造成的影響。

所以,社會環境會計填補了只關注組織自身利益的財務會計之缺陷。要達成這樣目的的做法很多,包括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sibility,CSR)、企業環境損益評估(Environmental Profit & Loss account,E P&L)和SROI等都是計算組織對社會與環境影響的方法。

他進一步指出,自從工業革命之後,全世界人均GDP(註一) 呈現指數成長 ,不斷飆升,而在這個過程中各國的法規也不斷努力追趕經濟成長的速度。綜觀制度的演變,從財務資訊的規範、到環境會計GRI 永續報告,和現在時常討論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隨著社會大眾逐漸發現「永續」的重要性,人類社會的制度正以緩慢的速度從最大化股東權益,走向社會與環境永續。

然而,Jeremy也認為社會環境會計相較已經發展2百多年的會計制度尚顯年輕,故許多法律規範尚不成熟。不過他也提到,雖然現在並沒有法律規範一定要在財報中納入社會環境會計, 但已經有一些公司主動將對社會環境的影響納入企業決策的考量。

例如:來自瑞士的水泥建材跨國公司 Holcim,和旗下擁有Puma、Gucci 和 Bottega Veneta 等品牌的開雲集團(Kering),都使用了企業環境損益評估(Environmental Profit & Loss account,E P&L),決策過程不再只考量股東權益,而是從產品的供應鏈開始,全面分析企業對環境以及利害關係人可能產生的損失與獲益。(同場加映:「想要在宇宙中留下刻痕,就要改變世界!」B型企業 在亞洲打造良善經濟

如果企業要採取社會影響力評估,可以如何開始呢?

Jeremy 分析,組織領導者本身必須對此議題有認知而且充滿熱忱,因為通常這樣的制度必須是由上而下展開,才能帶動整個企業導入新的衡量模式。同時,企業也需要親自去了解受益者的需求,才能夠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指標來衡量受益者的改變。

3個觀念掌握SROI的精髓

目前在台灣商業界最被廣泛使用的是以GRI架構撰寫的CSR報告書,來向大眾溝通企業對社會及環境的影響為何。但是GRI架構的報告書一般並沒有討論對於各面向投入的成本效益,報告書中較常見的內容是企業舉辦活動和捐款的成果,但是企業並不會揭露為了做這些事情花費了多少成本,更不用說公開每年投入特定項目的成本變化,然而成本效益分析可以讓大眾知道影響力究竟是被有效率的創造,還是資源無效率的浪費。

為了更真實的呈現並有效運用組織所發揮的社會影響力,SROI是一可能的選擇之一。(同場加映: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營運長周建宏,當天介紹了 SROI的操作流程和概念,他指出有了這樣的衡量工具,企業可以實踐 「3M(Measure,Manage,Maximize)」的公益管理思維。3個M分別代表的是:

  1. Measure:用量化方法衡量改變。
  2. Manage:找出範疇後,根據結果進行管理。
  3. Maximize:專注特定目標,努力讓改變最大化。

周建宏接著說明SROI的操作流程可以拆解為6個步驟:

  1. 找出專案的利害關係人,如專案執行者、受益者、受益者的家庭與社區等,以確認研究範疇。
     
  2. 將列舉的利害關係人依重要性做排序。
     
  3. 列出專案產出(Output),比如此專案將會建造幾間圖書館、送出幾台電腦等可以直接衡量到的數據。
     
  4. 找出專案成果(Outcome),成果是指3到5年間的改變,較不容易衡量。比如經過了硬體設備更新,受益者的自尊、謀生能力是否有因此提高。
     
  5. 將可以得到的成果貨幣化,利用價值相近的財務指標,估算該成果的財務價值。
     
  6. 參數修正,算出 SROI,評估者就會得到社會報酬率,得出投入該專案1元,此專案所產生的社會報酬為多少元。SROI 計算過程中會有許多重複計算的地方,必須透過經過修正才能更接近實際價值。再經過淨現值(註二)計算後,就可以得出專案的 SROI。

資誠基金會過去贊助了澳洲數間組織的SROI 分析報告,其中有一間組織名為Food Connect Brisbane(FCB),他們致力於讓社區的食物分配更公平且更有效率。FCB 集結了當地小農以及社區志工的力量,提供消費者當地小農所生產的新鮮農作物。一方面為了降低運送成本,同時也是減少碳排放。

FCB 採用一種獨特的「City Cousin」物流系統,他們並不會直接將貨物送到每個訂戶家中,而是送到各社區的City Cousin 的手上,讓消費者就近跟City Cousin領取貨物。除了環保與增進效率之外,這也是一種增進社區鄰居間互動的設計。

經過 SROI 的計算後,FCB 的社會報酬率是16.83:1,也就是說,投入1美元,可以有16.83 美元的社會影響力報酬。更重要的是,在報告書的最後,分析者給了FCB許多建議,包括確保生產品質、定期揭露分配給小農的營收比率以加深消費者對組織的信任,以及應善加利用SROI的分析去和潛在投資人溝通,讓投資人明白組織在未來影響社會的潛力。這正是SROI和其他影響力衡量可以帶給組織的價值。

然而,周建宏也強調,當組織在將無形的社會價值轉換為具體有形的價格時,中間仍有許多無法客觀呈現的地方,所以不同組織間的SROI 也無法拿來相提並論,只適合與自身相比,或是和相似組織比較。不過,他認為「大致的正確」還是比「沒有衡量管理」更佳,所以影響力衡量工具固然有缺陷,但仍能幫助組織找的前進方向以及組織應聚焦優化的地方,進而達到最大化社會影響力的目的。

Jeremy 總結,當社會影響力也納入企業的損益表時,企業必定會做出對社會最好的決策,因為那將是企業不得不的選擇,只是那一天並不會太快到來。

然而綜觀來看,其實社會中的各個利害關係人都是越來越重視永續與社會影響力的,例如更多大型企業主動採納社會環境會計如 E P&L 和 SROI,4大會計師事務所也紛紛成立了事業永續部門以服務企業客戶,同時世界各地新興的社會企業和非營利組織也越發蓬勃,這都將使得社會大眾對永續的重視變得更加普遍。

以台灣來說,先前的食安風暴不只是讓民眾開始重視企業對社會的影響,也讓政府不得不對企業有更嚴格的管制(註三) 。當然,各國相關法規在什麼時候實施上路,仍是決定性的關鍵。

註一:人均GDP係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 per capita)。人均GDP持續成長,代表隨著時代進展與科技進步,每人平均創造的經濟活動價值越來越高。更白話的說,就是平均而言,人越來越會賺錢,而且賺的速度越來越快。
註二:淨現值是一項投資所產生的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值與項目投資成本之間的差值。若淨現值為正則代表可接受投資案,反之則應拒絕投資。
註三:金管會宣布,2017年資本額超過50億的公司都必須編列CSR報告書。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社會創新方法論:社會效益評估新手指南
>> 給社企創業家:悶著頭想出來的點子不一定能解決問題,用「人本設計」來驗證你的想法!
>> 社會企業如何與大企業合作?四大關鍵眉角,降低雙方合作挑戰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