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校舍變變變!日本修煉多年的「廢校轉生術」,讓廢棄小學轉開人氣餐廳、水族館

2020.07.0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根據教育部統計至 2019 年底資料,台灣共有 22 所廢校亟需活化。而廢棄校園的用途,多半是拆除、歸還土地、當里民活動中心及社區集會場所。若以「廢棄學校」為關鍵字搜尋,你會找到很多網友揪團去鬼屋跟廢墟探險的資訊。人去樓空的校園建築,難道只能這樣嗎?

城市學/文:高宜凡

回想一下,你最近是不是看到愈來愈多學校招生不順、瀕臨倒閉,或者老舊校舍難以維護、只能任期閒置的新聞了。

這副景象,正是快速少子化的台灣,無法逃避的必然未來。

北海道的荒廢小學,化身人氣餐廳及糕點工廠

可是,比台灣還早遇到類似衝擊的日本,卻不是這番局面。

 

他們不斷想方設法,把廢棄校舍變成藝術展覽空間、博物館、水族館、工廠、甚至高檔餐廳,替沒落的邊陲城鎮帶回可觀人潮與就業機會。究竟是怎麼做的呢?

最新例子是 NHK 報導的北海道中部村落,過去以農業起家的上士幌町,半世紀前曾有 1.3 萬人口,如今下滑至 5 千人左右,當地的 7 所小學陸續關閉。一旦只有 3 名老師和 4 名學生的「糠平小學」在今年 3 月關閉,整個上士幌町就只剩下一所小學。

你以為學校關了就沒事嗎?當地政府估算,每間廢校每年還得支出 3 千美金的維護及清潔費,不但造成財政負擔,也容易在地方上衍生治安問題。設法替這些公共空間找到新的用途,才是解決之道。

2014 年,上士幌町把一所廢校出租、改裝成鐵板燒餐廳 Tobachi,不僅吸引大批遊客遠道而來,甚至登上「米其林」指南,為當地政府打了一劑強心針,看到廢校活化的可能性。

之後,便有家糕點製造商租下另一處閒置校區,將其改建為食品工廠。從三重縣過來投資的「十勝製果」營業本部長關山隆夫直說,「學校建築不但結構堅固,改造成本也不高,所以很快就決定承租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兩處由廢棄校舍活化的新據點,並非單純租用建築空間而已,他們都善用了上士幌町既有的農牧業資源,如牛肉、乳品、大麥等,也為這個人口外流的小鎮,帶來額外的財務活水和就業機會。

從北到南大翻轉,變藝術公園、還能當水族館

上士幌町並非特例,同樣在北海道、距札幌不遠的美唄市,以前曾是繁榮的煤礦聚落,人口一度超過 9 萬。之後隨著產業型態的轉變,居民不斷外移,境內也出現許多閒置校舍。

在雕刻家安田侃的號召下,當地一所廢棄的「舊榮小學」改造成雕刻藝術公園「安田侃彫刻美術館」(Arte Piazza Bibai),把昔日的教室跟禮堂,化為開闊的展覽空間,而戶外大片的綠地和森林美景,則是藝術作品與自然美景融合的最佳示範。

其實,不少文青熟知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和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也常在廢棄校園舉辦展覽,或做為藝文團隊的創作空間。

除了開餐廳、工廠、美術館之外,日本人還有更狂的創意,就是把廢校變成水族館!

位於四國南端的高知縣室戶市,有所靠海的「椎名小學」從 2005 年開始被棄用,直到 2018 年才找到活化用途,而且直接命名為「室戶廢校水族館」(Muroto Schoolhouse Aquarium),不但跟外界清楚交代它的前世今生,更成了當地最新的熱門景點,去年累積遊客量已突破 25 萬大關。

以前讓小朋友戲水的游泳池,如今成為魚兒悠遊的天地,而且一樣充滿孩子們的笑聲。

事實上,少子化的衝擊層面,遠超乎小學。

教育部推估,到了民國 111 學年(2022),該屆大一新生將跌破 20 萬人,遇到虎年的 117 學年(2028),更可能創下歷史新低的 16 萬人。一旦建物更多、面積更大的大學校園也面臨廢棄,所引發的衝擊勢必更為強烈。

有鑑於此,如何借鏡日本修煉多年的「廢校轉生術」?並且盡快打通不利活化的過時法規?值得當局好好省思。相信除了當鬼屋探險之外,廢校應該還有很多用途。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日本廢棄校舍轉開人氣餐廳、水族館!台灣卻當鬼屋在探險?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當廢棄小學遇上木製玩具——「木育」美術館讓孩子從小向木材學習 
>> 廢棄校舍活化 學習不再需要課本──「泰平共學村」串連起整個村莊一起學習
>>「有空間就會有人,有人就會有改變」86 設計公寓用空間串聯在地社群,助基隆青年返鄉創業

馬祖觀光不只有藍眼淚可看——造訪全台最北的書店、登上梅花鹿天堂、嚐嚐老酒巧克力,品味道地新風景

2020.07.08
合作轉載

城市學/文:高宜凡

5 月底,一手推動「地方創生」政策、卸下國發會主委一職的陳美伶,在媒體採訪中透露的下一步,除了禪修,就是來趟馬祖小旅行。她笑說:「馬祖有摻入陳高的老酒巧克力,很好吃喔!」面積不到 30 平方公里、人口僅萬人出頭的馬祖,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理由?

防疫成績舉世聞名的台灣,在悶了大半年之後,隨著氣溫升高和暑假來臨,民眾早已蠢蠢欲動,急著想出門大玩特玩了。

不過,其他國家的疫情仍舊起伏不定,此刻還能上哪去呢?很多人想到了離島,但比起澎湖、金門兩處熱門地點,或許你也該把「國之北疆」的連江縣(馬祖)列入考慮。

6 月底,觀光局特地舉辦「2020 微光馬祖」宣傳,端出:藍眼淚夜光藝廊、微光音樂會、官帽山步道、戰地餐桌午茶、坑道攝影及打卡抽獎等一系列活動,鼓勵大家到馬祖一遊。

不只中央力推。同時間,連江也攜手新北、臺東,推出「夏日 333,一起看海趣」互惠旅遊,和兩位縣市長(侯友宜、饒慶鈴)同台的連江縣長劉增應直說,只要搭遊輪或飛機到馬祖玩,「其實就有出國的感覺!」馬祖的交通服務在這幾年有明顯進步。「以前大家擔心來馬祖就得關在島上好幾天,現在不會了!」

最北獨立書店,飽覽無敵海景、感受戰爭與和平

過去馬祖的觀光賣點,除了八八坑道的陳年老酒、閩東建築風格的芹壁聚落,要不就是被 CNN 列入世界 15 大奇景的「藍眼淚」。

其實,這裡還有間全台「最北」的獨立書店——「刺鳥咖啡」,等待有緣人上門。

沿著南竿島的復興路、過了縣議會,路的盡頭有扇小門,走下直通海岸的斜坡,眼前出現一座迷彩外表的戰地碉堡,這裡就是號稱全台最北、離海也最近的刺鳥書店。包括蔡英文總統、前文化部長龍應台,都曾來造訪。

問及當初開店動機,圓框眼鏡、留著山羊鬍的書店主人曹以雄答得乾脆:「老年失業!」他年輕時開過怪手、養過豬、連任多屆縣議員、最後還掌管縣府府文化局,堪稱當地奇人。

帶我們在坑道內穿梭時,他提醒大家低頭,「在這走路要小心,謙卑、謙卑、再謙卑!」沿途每個角落,幾乎都有書籍、繪畫、漂流木等創作,宛如漫步於藝術迷宮。

擔任文化局長時,曹以雄開始推動聚落保存,卸任後直接身體力行,把 12(么兩)據點改造成結合咖啡館、民宿、書店的多功能場所,不但是當地第一間獨立書店,也是第一個以坑道和碉堡為基底的文化空間。光是南竿島就有近百處閒置軍事據點,等待有緣人點化。

改造期間,曹以雄不辭勞苦地獨力搬運家具、翻出一箱箱藏書、整頓周邊環境,「我在享受一個人的孤獨,」他堅持,儘管網路閱讀風行、出版業景氣直墜,但紙本體驗才是深刻的,值得慢慢品味,就跟馬祖的情況一樣。

藝術家朋友陶文岳說他是「馬祖的徐志摩」,他卻自稱為「海邊的卡夫卡」。

以前設置砲台跟機槍的射擊口,加上玻璃窗後,成了別有韻味的觀景台,緩緩駛過的船舶、起伏的浪濤、遨翔的燕鷗,都讓人一覽無遺,天氣好時還可遙望北竿島和媽祖巨神像。若有時間,應該在這點杯咖啡、好好發個呆,把光陰浪費在這幅美景上。

昔日劍拔弩張的陽剛碉堡,如今內部洋溢濃厚的文化氛圍,曹以雄形容這是「戰爭與和平」的體驗過程,讓外界知道馬祖除了肅殺的戰地風貌,也蘊含深厚的人文能量。「我要走不一樣的路;而不是淺碟式的觀光!」

免去日本!這裡就有「鹿兒島」跟成群梅花鹿

接下來要前往的秘境,必須搭船、橫越北竿島,那就是近年突然變得熱門的「大坵島」,有趣的是,它有名之處不是什麼地方特產或名勝;而是成群的梅花鹿。

多年前,大坵島一度有超過 300 位居民,後來因為遷村和撤軍,今日只剩一家民宿「大坵生態樂園」,以及上百隻野生梅花鹿,被網友封為台灣的「鹿兒島」。

但,一座杳無人跡的小島,哪來這麼多鹿?

原來,過去為防範對岸敵軍封鎖海運物資補給,馬祖人必須設法培養長達數個月的自產存糧,政府便鼓勵全體軍民農耕和畜養動物。

戰備年代遠去後,農業改良場就將幾隻梅花鹿野放到無人居住的大坵島,隨著時間過去,如今竟搖身一變為台灣梅花鹿最密集的地區,還成了觀光單位力推的熱點景點。

靠岸後,沿著環島步道行走,約一小時就能逛完整座島,沿途各處都能看見梅花鹿的蹤影,從海邊的峭壁、林間的樹叢、到荒廢的軍營跟民宅。要注意的是,部分鹿群仍具野性,靠近餵食時記得保持安全距離,其次,除了足跡跟拍到的美景,請別留下任何東西跟垃圾,就讓這座島保持它純淨的風貌。

正因沒有人為破壞。讓大坵島擁有豐富的原始生態,對喜愛植物及昆蟲的生態愛好者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觀察地點。而喜歡另類建築空間的「廢墟控」,或想逃離都會喧囂、體驗遺世獨居滋味的人,都應該來這裡看看。

老酒融入巧克力,品嚐戰地史和獨特風味

至於讓陳美伶念念不忘的老酒巧克力,則是當地津沙村青年創業家的巧思。

研發出這款特色產品的「沐光商行」負責人傅承緯,和太太一起經營閩東建築風的沐光民宿,去年,他們開始投入伴手禮,申請到地方型 SBIR 計畫,並以「yA-Ho」(馬祖方言的「很好」)作為品牌名。

馬祖人做的巧克力,當然要用當地的陳年老酒,造型更融合砲彈、鋼盔、彈藥箱、精神標語等洋溢戰地氛圍的元素。為感念把大半人生奉獻在此、得過醫療奉獻獎的比利時修女石仁愛(sister Madeleine Severens),yA-Ho 採用了她故鄉比利時的調溫巧克力材料,今後還打算開發馬祖風味的冰淇淋。

不管是獨樹一格的獨立書店、自成聚落的野生梅花鹿、到年輕世代想出的特色商品,應該都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馬祖。

2020 疫情橫掃各地、不宜出國的現在,倘若你厭倦了都會的喧囂紛擾,正是抽空來馬祖一遊的好時機。

記得,不必匆匆忙忙、走馬看花,把心慢下來,讓情緒靜下來,好好享受這裡特有的靜謐和質樸,那是你在台灣遍尋不著的感覺。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不只藍眼淚,馬祖還有最北書店、鹿兒島、老酒巧克力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藏身淡水的綠色秘境——「滬尾藝文休閒園區」獲綠建築最高等級標章,盼與在地共好共榮
>> 「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 月增百萬遊客!臨海偏鄉的觀光奇蹟:「台灣優格餅乾學院」用在地農產讓親子同遊做餅乾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