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廢棄小學遇上木製玩具——「木育」美術館讓孩子從小向木材學習

2019.10.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木育概念始於 2004 年北海道的森林與林業基本計畫,你可以希望市民透過親近木材來了解不同的樹木文化,且能與多樣的關係人合作,學習了解木材利用的意義,特別是讓孩子觸碰木材、向木材學習、與木頭一起生活。

文:子涵

藝術與遊樂創造協會(芸術と遊び創造協会)成立「木育 LAB」平台,以「かきくけこ」作為木育的推廣口號。

「か」是環境,代表守護環境,所有木製品皆得到森林管理委員會(FSC)的認證,確保木產業經營者在獲取利潤時,不犧牲森林資源、生態系統或影響社區。

「き」是木頭的文化,了解各地多樣木材種類、樹木紋路與使用的文化。

「く」是居住,木材傢俱與建材可以增加可親性,很適合用於育兒與照護空間。

「け」是經濟,以活化一級木業為核心,並結合二三級產業,帶動區域發展。

「こ」指的是孩子,希望孩童從小就能因為接觸木頭豐富視野。

東京玩具美術館的歷史

1984 年日本兒童藝術教育的代表性專家多田信作以「人類第一個遇見的藝術是玩具吧?」理念,在東京中野藝術教育研究所中,成立了「玩具美術館(おもちゃ美術館)」,希望館中的玩具有 4 個特徵,分別是「看到」、「借到」、「製作」以及「調查」。在 23 年間,從固力果的盒玩、到世界的傳統玩具、收藏品達 100 國 10 萬個以上。

從 1985 年開始,設立日本 Good Toy 委員會,評選優良玩具,1988 年開辦第一期的「玩具顧問養成講座」,至今的授課內容包括:日本與世界的玩具學、手作玩具理論、玩具開發理論、玩具的人類社會論、醫療與社福的玩具理論、孩童文化的玩具理論、木育玩具理論,搭配認證考試與實踐交流授課。並於 2003 年設立藝術與遊戲創造協會 NPO,2007 年開始「玩具學藝員養成」講座,培養跨世代的美術館解說員。

2008 年美術館搬到新宿四谷第四小學,這小學於 2007 年閉校當時由於學校的校友們不忍校舍被拆掉,因而全校空間得到保留,由協會發起「一口館長」的募資活動來承接空間營運。2010 年開辦移動型玩具美術館,以「木育商隊」形式,展開全國 40 個場所巡迴。

協會也從 2010 年受林野廳(林務局)的委託,在全日本 20 個區域舉辦木育活動,同時在全國 100 個場所中推廣嬰兒的木育廣場。從 2011 開始,協會積極產開「Wood Start」宣言行動,與 100 多個市町村、幼兒園與企業合作,推動地產地銷林業活化計畫,針對地方的需求提供各式木育服務,包括培訓木育種籽講師、地方政府圓桌會議、與地方政府合作在地設計製造的寶寶誕生禮、企業育兒空間改造、圖書館兒童空間設計、長照空間設計等服務。

2012 年協會發行了《東京玩具美術館的挑戰》,以美術館為主軸,闡述了育兒、幼兒教育、社會福利等分類的社會貢獻活動經驗。2013 年舉辦了「世界玩具高峰會」與世界各國的玩具公司、玩具博物館交流,簽訂「玩具和平宣言」讓玩具製造、銷售以及文化事業相關的人可以為世界和平發聲。2015 年與俄羅斯國立玩具博物館簽訂姊妹美術館合作,交流俄羅斯娃娃與日本傳統娃娃。

至今,美術館內有球池區、仿真生態玩具區、世界各國的玩具區、扮家家酒體驗區、益智玩具以及嬰兒遊憩空間,所有的玩具都是木製,也大多用 Made in Japan 的國產材製造的器具。

協會不只醉心於木育,理事長多田千尋長期研究兒童繪本與兒童玩具教育,他的父親一路走來,以木頭為核心,跨足提供 10 種不同類別的服務支援:跨世代交流、玩具選品、區域遊憩、木育推廣、空間設計、人才育成、高齡者福利、育兒、病童遊樂、以及國際交流。

他也認為玩具是世界共識,希望透過玩具來與全世界簽訂「玩具和平宣言」、也與各國的玩具博物館簽訂姊妹館交流,讓我看到一個組織從兒童教育、走到玩具、木育、廢校再生以及地方活化,讓地方與國際的人們都能夠透過玩具更加幸福。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當廢棄小學遇上木製玩具,看「木育」與地方創生的關係

延伸閱讀
>> 打造不砍樹的綠色遊樂場!伊斯坦堡這座公園讓都市人愛上森林
>> 全球大城一起種樹!這套 AI 搭配 Google 街景,又快又準畫出「都市綠樹地圖」
>> 國文課本想把學生教成什麼?作家與學者共創「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盼孩子學會思辨而非背誦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社企流

種樹救地球,你用對方法了嗎?愛護森林前得先弄清楚的 5 個條件

2019.10.25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RayPeng(2019 年 8 月 30 日)

「種樹救地球」聽起來很有吸引力,似乎是一種快速而有效的氣候行動。不久之前,有科學團隊找出全世界可以種下多達一兆棵樹的合適地點,如此大規模的種樹可以吸收大約全球 20 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8 月稍早,衣索比亞政府則宣布了該國達成一項新的世界紀錄:數千名志願者在一天內種了 3.53 億棵樹。

不過,聯合國環境署(UNEP)淡水、土地與氣候計畫主任克里斯汀森(Tim Christophersen)提醒,人們對森林和樹木越來越有熱忱是件好事,恢復生態系統是扭轉氣候變遷和實現永續發展目標的關鍵,但仍需要注意一些潛在陷阱。

過去幾十年來,數十個國家的造林和其他生態恢復工作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教訓。克里斯汀森介紹,「全球森林和景觀重建合作組織」提出了一些基本原則,可幫助降低成本,並盡可能降低未來的風險。

止血

復育生態系統的第一條規則是停止破壞森林、濕地和其他關鍵「綠色基礎設施」。保護自然棲息地絕對比破壞後再復育更便宜。

大多數的新樹其實不需特別種植

全世界大多數生態系統都在土壤中留有種子,自然再生可比植樹更便宜、更成功。最具成本效益的恢復方式是與自然力量合作。

例如,撒哈拉地區有一種成功且快速的景觀恢復技術,叫「農民管理的自然再生」(farmer-managed natural regeneration,FMNR)。過去曾經存在樹木的地方可能有殘餘根系留在地表下的,透過農民培養便可恢復生機。結果令人驚嘆 ,幾年之內,大片的樹木回到一度貧瘠乾燥的大草原,帶來水、生產力和生命。

 

不需從零開始

關於哪些樹木適合何時何地種植的問題,學界已經有了豐富的知識體系。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和德國政府發起的全球復育目標「波昂挑戰」,59 個政府、私人協會和其他實體已承諾 2020 年恢復 1.7 億公頃、2030 年恢復 3.5 億公頃。

數十個參與國家已經詳細列出了最有機會復育的地圖,以及如何恢復森林和地景。通常原生樹種是首選,但氣候變遷發生得非常快,須留意樹木的自然生長範圍正在改變。

社會參與非常重要

森林和地景恢復與其說是技術解決方案,更像是社會轉型運動。這種轉變是艱苦的工作,需要耐心。只是種下幾棵樹苗並祈禱獲得最佳效果並不難,但是整個地景要完全修復是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工程。

根據坦尚尼亞 Shinyanga 地景和中國黃土高原等大規模恢復成功的經驗,精心規劃的自然地景復育,可以為社會帶來長期報酬。

必須消除的瓶頸

有些成功條件不可或缺,但這些條件存不存在因國家而異,最重要的是政治意願。幸運的是,隨著更多氣候行動相關抗議正在蔓延,政治意願正在增強。

另一個主要因素是所有權和管理權的明確性,全世界 10 億個小農將是關鍵。必須賦予他們權力、讓他們獲得改善農業的工具和資金,例如混農林業。第三個關鍵是提供各種優質樹苗,尤其是在農場種植樹木。

最後,或許最關鍵的因素是動員大規模公共和私人投資土地復育。我們需要像推展再生能源那樣推展農業和林業轉型。和再生能源的轉變一樣,公共和私營部門都需要將復育視為一種新的金融資產型態。據估計,投入生態系統復育的每一美元,可透過生態系統服務產生超過 10 美元的回報。幸運的是,的確可以觀察到金融業越來越關注投資生態系統復育和再生農業。

克里斯汀森指出,9 月 23 日即將展開的「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特別強調生態系統復育和其他自然氣候解決方案。 聯合國大會剛宣布,2021 年至 2030 年是聯合國生態系統復育十年。正確的方法可以保護和復育生態系統,包括種植數十億棵新樹,這是建立永續發展的重要一步。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種樹救地球的條件──愛地球 用對方法不踩雷

延伸閱讀
>>「種樹救地球」不再只是口號,而是未來的新興行業! 
>> 上網查資料就能愛地球?Ecosia 讓一次次搜尋紀錄,變成一座座綠意森林
>> 想集資拯救亞馬遜雨林,如何確定款項被好好利用?美國「GoFundMe」平台教你用 4 招辨真偽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