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國文課本想把學生教成什麼?作家與學者共創「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盼孩子學會思辨而非背誦

2019.02.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想到國文課本,你除了記得「綠豆糕」、「背影」、「癩蝦蟆」,還有一堆古代作者的 KUSO 梗圖之外,你還記得什麼?文學本來應該是一門觸動人心的藝術,為什麼國文課本不但感動不了你,還成為了跨世代學生的共同笑話?

文:一零

「所以我說,國文課本到底是想把學生教成什麼?」

這個犀利提問,出自作家朱宥勳老師,他在國文教師營裡拋出來問所有國文老師。我膚淺的想著,國文課本不就是語文知識的載體嗎?宥勳老師搖頭:可能很少人意識到,國文課本有一個隱含的目標是:把學生教成聖賢。學習聖賢之道並沒有錯,但是回頭一想,「培養公民」和「培養聖賢」是一樣的事情嗎?

古代教育是菁英式教育,這些貴族受教育之後的目標是要掌管國家大政,所以需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需要去學習貶謫之後該如何自我調適,這些都是古代政治菁英會遇到的困境。現在的高中生會覺得國文課本「很廢」,是因為那些遭貶不得志的心情,都不是他們這個年紀會面臨的。

「民主社會的邏輯應該是,雖然你也是參與國家政治的一份子,但你要知道的是你不是那個聖賢,也就是當你的意見和別人的意見不一樣的時候,可能不見得你的意見會是最好的,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平等溝通的視角。」

所以說,為什麼我們的教育,不能讓我們的孩子去學習、思考這個世代他們真正會遭遇到的難題呢?

台灣只是在政治上解嚴,思想上卻沒有?

政治、性別、族群,才是這個世代最需要探討的問題,然而台灣教育長久以來把文學和社會議題切割,或許是戒嚴時代思想的延續,對文學總有一種不切實際的「無菌式」想像:一定要很純、很出世,才是真正的文學。這是台灣教育環境長久以來累積的謬誤,反觀英美或其他亞洲國家的國文教育,文學和社會絕對是密不可分的。

所以每當有人批評《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的選文「背離文學」,宥勳老師總是啼笑皆非:「如果要談文學,以我一個小說創作者的立場來說,過去的國文課本也從來沒有教過文學啊!」

如果在文學圈裡跟別人說「我的國文很好,所以我想要寫作!」只會引來眾人的訕笑,因為這代表你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文學圈的前輩總是說:「如果你要寫作,首先要忘記作文」這是因為國文課所教的「作文」和真正的「創作」完全是兩回事。

仔細想想這其實很悲劇:過往的國文學科竟然跟文學圈有這麼大的脫離!

期待有素養的老師,不如先做有素養的課本

過往的國文教學體系,如果想要在國文課當中體會文學,你必須運氣很好,遇到懂得把國文課本「救活」的老師。108 新課綱即將上路,這次的教改強調培養學生「閱讀素養」而非只懂得背誦知識。於是乎,有人開始質疑:第一線教師能否成功轉換過往的教學模式,成為「有素養」的老師?

宥勳老師笑著說,「素養」這個詞聽起來好像很 fashion、很困難,其實它本來就是師培體系幾十年來講到爛的教育邏輯,這次只是以課綱的高度再次重申而已。事實上現在教育現場好的老師就是符合素養概念的,問題其實是出在,現在國文課本很簡陋,老師需要自編教材、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去玩轉它。

而《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想要做的事,就是完成教育改革的最後一步:讓課本能「跟上老師的程度」。

「我們現在做的這本國文課本,你問我說很新嗎?老實講沒有很新,它其實是一些想要改變的現場老師們,已經成為共識的一些方法,它落後真正全世界的潮流還是非常多。有一些改革項目,全亞洲可能只剩下我們台灣沒有做了。」

如果一個老師期待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那他使用的方法之一,可能是請學生在家裡完成課前預習。可是目前的國文課本,學生看完之後只會有一種:所以咧?我看完了,接下來要幹嘛?

而《奇異果版國文課本》裡的提問設計,就像一大堆輔助的「支架」,學生看了一段「好像沒有什麼重點」的課文之後,往下一看發現「欸?有提問!」他會開始去注意到這段文字不是沒有意義,有些值得思考的問題就算無法立刻想出答案,至少他已經開始動腦去消化與反芻。

「我真的覺得我們沒有做什麼很 fashion 的事,就只是把教學正常化,把國文課本該做的事做好而已。」

奇異果文創總監劉定綱老師也認為,語文教育非常需要閱讀者擁有自己的觀點和詮釋,老師只是引導者,若以權威性的方式去灌輸,反而是對人文知識的不尊重,甚至扼殺學生的思考能力。

宥勳老師贊同:「我們其實教某一個東西教很久,也常常會遇到:咦!學生這個讀法也蠻厲害的!我怎麼以前都沒有想過?」用平視的角度與學生溝通,讓學生敢於發表意見,是《奇異果版國文課本》一直努力的方向。

「如果沒有刺激到教學現場,我們就算失敗」

《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的組成很特別,是由作家、學者、高中老師擔任編輯委員,獨立出版社奇異果文創負責執行。每個人在不同位置上以自己專業的角度切入,比如作家可能很重視文學的詮釋度;學者會更著重教育哲學的思考;現場老師則會考量教學過程並將新方法融入。

「我們在開會的時候難免也會吵架,」定綱老師笑著說:「可是那個吵架對我們來講是好事,因為如果大家都不講話的話,形成的只會是假共識。大家基於自己的專業判斷,提出自己的想法,讓這個東西有交集,我覺得是非常難得的事情。」

傳統出版社如果要編一本課本,通常不可能讓編輯委員自由選文,而是由最資深的主編分配好課次、規劃好內容,再讓編輯委員照著排。而奇異果文創並沒有扮演出版社業務方「踩剎車」的角色,而是放手讓編委們什麼都可以玩、什麼都可以試試看。

「很多時候反而是我們有點擔心,欸這真的可以選嗎?然後定綱就會說,如果那個課文沒有刺激到我們的現場老師,我們就算失敗這樣,哈哈哈。」

看完作者清單,裡面不乏有我很喜歡的年輕作家,但同時我也不禁疑惑,你們如何從海量的文學作品裡,評估哪些國文作品對台灣學生是重要的?

宥勳老師坦言,這部分他們無法做得很完全,還是會受到課綱的限制。比如課綱推薦的「核心 15 篇選文」,雖然沒有硬性規定出版社要照著選,但是如果不選的話,線上老師就會很害怕而不敢選用這本國文課本。

「15 篇其實不見得每一篇都是好的,例如台灣作家張李德和的〈畫菊自序〉,如果政府單位有聽到的話,我們做個修訂,把這篇換掉好不好?」宥勳老師無奈地笑著說:「問她本人,她大概都會傻眼說,你怎麼會把我隨手寫的一段文字拿來當課文教?張李德和有其他更值得選的作品啊!」

集資成功感想?罵我們的人還太少!

定綱老師和我們分享他這次群眾集資的兩個感想:第一個是讚嘆群眾集資的專業,讓他好像再次跟著學習了一遍行銷該怎麼做。「行銷是一個需要很多資源的事情,精準的把資源用在有效果的地方,我覺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這部分我學習到很多。」

至於第二個感想很有趣,定綱老師覺得罵他們的人好少!《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是基於一定的教育哲學做出的嘗試,他們希望的是為教育圈帶入更深的討論,如果有人立場不一樣或對這本課本的做法有疑慮,定綱老師深深希望他們能夠現身。「我好想做一個活動邀請所有想跟我們吵架的人,大家一起來好好溝通。」

我笑著承諾定綱老師會把這句話寫進專訪裡,替他誠摯邀請所有對國文教育改革有想法的人,給予《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更多的建議,讓他們知道,台灣仍然有跟他們一樣關心國文教育的人,也願意加入這次的革命。

本文經「群眾觀點 CrowdWatch」授權轉載,原文標題:國文課本到底想把學生教成什麼?專訪《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朱宥勳、劉定綱

延伸閱讀
>> 世上沒有「完美」的性器官!荷蘭性教材用 500 張插圖破除迷思
>> 課本不只能裝知識!「美感細胞」改良教科書,讓孩子書包裡多了一座座美術館
>>「教師存在的本質,不是為孩子設定學習的優先順序」TFT 第一屆教師巫家蕙,為偏鄉學生打開學習的大門

以書本重拾生命中的感動:「為你而讀」帶人們走進書香世界,盼用閱讀翻轉台灣

2019.02.01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葉曼庭、應怡冰

在走進說書會的活動現場前,門外牆上大大的「TELL THE WORLD」(告訴世界)字樣首先映入眼簾。蘇書平相信,閱讀是與世界連結、翻轉台灣社會的重要方式,「而且這是會讓我開心的事。」然而在成立「為你而讀」之前,他是個整天被數字追著跑的科技業主管,「賺到了錢,但活得很不開心。」

年薪百萬到創立社企 正視自己的不快樂

「未來是一個變化非常快的時代,當所有東西都在改變,我覺得教育也要改變」蘇書平說。厚重的黑框眼鏡背後,雙眸閃著堅定的眼神,他是「先行智庫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打造了台灣唯一以閱讀為主軸的社會企業品牌 ——「為你而讀」。然而他的上一個身份,是位年薪近 500 萬的科技業主管。

時光回溯到 2013 年的夏天,那是他在世界第四大軟體公司 VMWare 當銷售工程師的第五年,也是改變他人生的一年。

「那一年我面臨生死,人生的願望渺小到看女兒幾天是幾天。」健康檢查單上滿滿的紅字讓蘇書平措手不及,他說自己曾一度暴瘦 10 幾公斤,「發現怎麼新買的西裝都穿不了,每天就是一直吐、一直咳。」

身體以嚴正的抗議,逼著他好好正視自己的問題。他發現,18 年來,科技服務業的高壓與競爭,讓自己的身心都出現狀況,「我是賺到了錢,但我活得很不開心。」從死門關前幸運回來後,他決定,人生的下半場要為自己與家人而活。此時,心裡醞釀多年的創業夢再次浮上心頭。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 從一場讀書會開始

2015 年,蘇書平離開 VMWare 到微軟擔任業務經理,「我面試的時候就跟老闆說這是我最後一份工作,我就是要去創業。」蘇書平說,選擇先到微軟工作而不是馬上創業,是希望能從中學習如何經營一家成功的公司。

同時,他開始接觸到社會企業的概念,閱讀大量相關書籍,也參與香港社會企業世界經濟論壇。「我覺得一個國家要改變,就要從最根本的教育開始,而閲讀又是教育的根本,因此我就決定以此當作我創業的起點。」蘇書平說,從小就熱衷閱讀的他,在一個讀書會社團中認識一群朋友,並合作將讀書會轉型成「先行智庫」知識型社會企業。

「先行智庫」底下設有「為你而讀」、「科技商學院」、「生活學院」與「企業培訓」4 大服務品牌。科技商學院,主要針對上班族,開設未來職場必備的能力課程,如數據分析、簡報美學等;生活學院與學員共同探討軟性議題,如情緒管理,兩性關係等;企業培訓則針對顧客需求,客製化培訓內容。

而「為你而讀」作為台灣唯一以「閱讀」為主軸的社會企業,期望能「用閱讀翻轉台灣」,改變台灣人普遍閱讀「偏食」甚至不閱讀的現象。

蘇書平認為,未來是通才的時代,若因「閱讀偏食」而局限了自己的知識領域,很容易會遇到瓶頸。「但現在資訊太多了,大家都有資訊焦慮症,就是資訊這麼多到底要如何吸收?」蘇書平說。為了不讓資訊焦慮症,成為人們停止吸收新知的阻礙,「為你而讀」希望以輕鬆、無壓力的說書會告訴大家,閱讀與知識交流也可以是件很開心的事。

「為你而讀」每個禮拜不定期舉辦說書會,邀請 3 位素人「說書人」帶著一本書,來與「聽書人」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聽書人以購買門票的方式入場,活動中設有討論與匿名發問箱的環節,讓來參加的人都能充分交流。

今年年底,「為你而讀」將邁入第一百場說書會,總參與人數累積超過一萬人。更有人參加過一場說書會後就此成了「鐵粉」,在這裡結交到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說書會裡的討論與激勵,成了自己持續閱讀的動力。

一步一腳印 慢慢打響知名度

然而 3 年來,蘇書平並非一帆風順。

先是父母對他辭去高薪創立社企的反對,後來又因理念不和與當初的合夥人拆夥。「那時候我覺得他需要一個比較信任的人在旁邊,」蘇書平的太太楊佳潔說,因此自己也跟著辭去原本在富邦證券的工作,全職投入「為你而讀」。

兩人從規模只有一張椅子的小辦公室開始,慢慢到現在有了一層樓的規模。「我們公司有幾次其實錢都燒完了,然後我就要去借錢,所以我後來是抵押房子去貸款。」蘇書平坦承,當看到帳戶餘額不足但仍要發薪水的那一刻,自己也感到惶恐。

「但你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蘇書平說,雖然創立「為你而讀」後的收入不比從前,但至少是在做自己開心的事。過程中蘇書平的父母也從一開始的反對,到漸漸看見兩人的堅持與努力,「爸媽還是我們最堅強的後盾」楊佳潔說。

沒有下重本買廣告行銷,蘇書平選擇不斷地投放讀書會的資訊,到不同社團、網路管道或是學校,「就是每天跑市場、跟人群對話。」從邀請身邊朋友擔任說書人開始,以建立「口碑」的方式慢慢打響知名度。每一次的壯大,都代表著有更多人認識、參與「為你而讀」,也代表著有更多人願意重新拾起一本書。

不只是說書 創造書本以外的價值

蘇書平不干涉說書人分享的書籍類別與形式,「重點是閱讀這件事。」他也鼓勵聽書的人帶著自己喜歡的書,成為下一位說書人。「每個人都是一本書,有自己的生命故事。當這個人跟這本書碰撞之後,又會有新的意義」蘇書平說,在說書會裡更多的是說書人的生命分享。

在第九十八會的「為你而讀」說書會上,依序由說書人 Justina、戴玉清與彥哲分別分享《精進之道》、《為何會拿好人卡》以及《愛是一切的答案》3 本書。每一本書的分享時間為 40 分鐘,觀眾在聽完前兩本書後,有短暫的 10 分鐘休息時間。活動最後則設有 20 分鐘的分享時間,讓觀眾可以分享自己的聽書心得,也能針對書中內容發問、討論。

其中擔任過兩次說書人的戴玉清,在分享作者張國洋的《為何會拿好人卡》時,先以簡單的問題引導觀眾進入書中情境。透過一問一答的方式和台下聽書人互動,說書過程中也舉身邊朋友「拿好人卡」的實例,讓聽書過程更生活化也更有趣。

戴玉清一開始是在朋友的邀約下認識了「為你而讀」。參加了幾場聽書會後,蘇書平鼓勵她也來分享自己喜歡的書。

透過「為你而讀」不但能接觸「舒適圈」以外的書籍,戴玉清說,更重要的是書本加上說書人的生命經驗,那才是「為你而讀」真正有趣且迷人的地方,「每一次在說書前,我都會思考怎麼在章節裡融入自己的真實經驗。」

除了平時的說書會,「為你而讀」也到學習障礙協會說書,透過分享與討論的方式,協助閱讀障礙者「閱讀」。

「這些孩子不太適合單向式的教學,就是不能只聽老師講」蘇書平分享自己為閱讀障礙者說書的經驗,最重要的是雙向的交流與分享,不能只是自己滔滔不絕的說書,更要鼓勵、引導他們分享自己的心得。對蘇書平來說,面對閱讀障礙者,「為你而讀」的目的是在引起他們的自信。

此外,「為你而讀」也曾到基隆暖暖,為當地的外籍配偶們說書;或是透過誠品基金會的行動書櫃,捐書給偏鄉的孩童。「希望可以解決知識不對稱的問題」蘇書平說,即便資訊大爆炸的時代,仍存在許多資訊不對等情形,若能讓更多的知識相互交流,台灣的社會就有翻轉的可能。

比賣座更重要的事 透過閱讀產生共鳴

「其實我自己在進來為你而讀之前,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認真看書了。」為你而讀的實習生王立馨說,現在她一個月至少會看兩本書,也在不同說書會上接觸到各類型的書籍。除了思維與看待事情的角度更寬廣了,她認為,透過閱讀她也有了重新省思、探索自己的機會。

王立馨在說書會的開場白上說到:「每個人帶著自己的知識與經驗來到這裡。知識可以連結,透過交流,人跟人之間也可以連結。為你而讀提供的就是這樣一個平台。」

即將邁入第一百場說書會的前夕,蘇書平談起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是在分享李開復的《我修的死亡學分》時。「那本書我講過 4 次,有 3 次都講到哭。」蘇書平說,這本書在他生病期間影響自己很深,「最重要的是這本書讓我感動。」

相較於聽眾多寡,蘇書平更在意的是書籍本身的共鳴強度,「說書的過程中,台下的觀眾會給你一些回饋,我覺得這些都不是能用金錢去衡量的。」3 年來,「為你而讀」始終堅信,透過閱讀能連結更大的世界、成為更好的人,而這樣的信念也正透過一場場的說書會,持續發酵。

採訪側記

記得採訪當天,一踏進為你而讀的活動會場就忍不住在心裡驚呼:「好漂亮啊!好像咖啡廳!」回想起蘇書評所說的,希望讓大家知道,閱讀是一件很讓人放鬆,並能好好沉澱自己的事情。而在「為你而讀」裡,小至活動現場的每一處裝潢、每一個擺設,大至每場說書會的氣氛,都是蘇書平這項理念,最好的佐證。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為你而讀」 盼用閱讀翻轉台灣

延伸閱讀
>>「全球每 10 人就有一人不識字」: 美國創業家齊聚,用科技和創意提升閱讀力
>> 課本不只能裝知識!「美感細胞」改良教科書,讓孩子書包裡多了一座座美術館
>> 認識歷史,就從生活的周遭開始——「進攻臺灣府」實境遊戲,帶孩子探索府城文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