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未來咖啡」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打破走上歧路的惡性循環

2018.07.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玥蓁、蔡馨儀

一間位於臺北市中山區某個巷弄裡的建築,有著工業風的裝潢以及灰色調的外觀,與周圍老舊房屋截然不同的氣息,擁有著剛強的氛圍,卻又安靜地隱身於此。這裡是「未來咖啡」,為了幫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而建立於此的咖啡廳。

未來咖啡創立 更生少年的生命導師

社會快速變遷,有些少年面臨家庭、學校、社會以及個人功能的失調,在成長的路途中飽受傷害與挫敗的經驗,導致這些少年一不小心就走上了歧途,從少年觀護所出所後,面臨學歷與技能的不足,導致就業處處碰壁而可能重回幫派的情況。

有鑑於此,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於 2016 年創立了未來咖啡。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表示,這些更生少年的學校老師或是同學家長會認為,從少觀所回來的孩子,可能會干擾其他的學生,因而選擇把他退學,或輔導轉學。

陳彥君感慨地說:「更生少年們的作息、態度,各方面都還沒有被調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就業很容易碰壁。」因此,未來咖啡讓這些少年透過製作餐點、飲品以及和客人互動,培養責任心與耐性,希望藉此幫助他們重返社會。

願意改變的態度 引領少年走回正途

未來咖啡會與台北、新北以及士林地院進行合作,並經由法官和保護官的轉介,讓少年於少年觀護所中就與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接觸、認識。而更生少年在出所之後,就可以無縫接軌地直接來到未來咖啡進行面試,陳彥君說,如果少年出所後經歷的時間太久,那他們想要改變自己的決心就會減弱許多。因此走回頭路、重回幫派的機率也就會比較高。

更生少年的意願及態度是進入未來咖啡的主要依據,「要有改變的意願,因為如果他們還在惡性循環的過程中,再多的資源去幫助他,也沒有什麼效果。」陳彥君認為,少年願意在一次次的被提醒中調整自己的態度,才能夠在未來咖啡的工作中學習並成長。同時她也希望社會大眾以及更多的友善企業能夠看到少年們的努力,願意給他們一個工作的機會。

專業培訓課程 使少年的身心改變

在未來咖啡中,咖啡老師不只教導咖啡方面的概論,也注重製作義式、精品咖啡等實作技能,並讓少年們從中了解各個咖啡品種之間的差別。咖啡師潘珍妮笑著表示,「用實作的方式去教他們,但過程當中也會讓他們自己玩」,不讓他們侷限在既有的框架中,而是在嘗試的過程中,讓他們自己發現不同的咖啡品種、使用克數的不同所會產生的差別。

除了基本實作之外,廚師也會以開班授課的方式,協助少年取得中餐丙級、飲料調製等服務類證照。陳彥君認為,考到證照之後,這些少年找到工作的機會比較高。除了上課之外,少年也能夠在每一次的出餐、準備菜色、備料及擺盤的過程中,學習到這些技術,「每一次的服務都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機會」。

與學校教育不同的是,未來咖啡採取順其自然的學習方式,陳彥君表示,他們提供誘因去刺激少年,讓少年自己動手去做,並從客人的笑容中獲得肯定與成就感,進而對這些事物產生興趣。「學習還是要回到孩子自己身上,他必須要為自己的人生,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任。」這是未來咖啡希望交給更生少年的態度。

「他們比較難專心在一件事情上一段時間。」潘珍妮語帶感慨地說,製作咖啡、拉花是需要透過不斷地練習,成果才會越來越好,然而少年們可能練個 5 分鐘、10 分鐘就會感到疲憊而開始休息。直到他們遇到需要替客人製作咖啡,看到自己拉出來的圖案不盡理想時,會直接說出「為什麼我拉這麼醜?」潘珍妮說,遇到這種情況,她會半開玩笑的說:「誰叫你不練習。」經由這些練習中發生的小插曲,珍妮認為專注力這方面對青少年而言是比較需要挑戰的。

除了技能培訓外,陳彥君十分認真地表示,最重要的其實是作息,因為不管是未來要就學還是就業,都是最基本的門檻,因此曾經對少年制定全勤可以得到獎勵的規則,而少年如果遲到的話,就要請大家喝飲料,這些懲罰都是彼此討論出來而非強制性的,「讓他們自己接受,也願意挑戰看看。」

藉由學習的過程 改變自己的心態

「他們成長跟進步都滿多的,特別是對於態度的部分。」潘珍妮表示,他們教導少年的態度對一般人而言是十分基本的,但對少年而言,這些是不曾出現在生命當中的事情。然而,少年們透過一次次的努力,即使步伐緩慢,也持續在前進著,只因為他們清楚知道來到未來咖啡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與過去有所不同。

少年小安(化名)曾經因為年少不懂事,販賣了毒品而進入少年觀護所,出所後為了想要嘗試不同的事物,在社工的介紹下,選擇進入了未來咖啡。在咖啡廳中工作的日子裡,不只學習了製作拿鐵及美式咖啡,還有拉花的技術,但畢竟是初次學習這一領域的事物,小安不好意思地表示,有時會遇到客人太多而忙不過來,導致手忙腳亂做錯咖啡的情況,同時也會害怕讓客人等待太長的時間,造成對咖啡廳的印象不好,「所以要慢慢讓自己可以快一點。」

談到學習拉花時的經驗,小安洋溢著稚嫩的笑容表示十分地有趣也很有成就感,「但弄出很噁心的圖案的時候,會很討厭。」目前小安還在學習拉愛心的圖案,等到未來更加熟練後,才有可能進階到更加複雜的圖案。

小安進入未來咖啡已有半年多的時間,這份工作也是他到目前為止做過最久的工作,談及進入咖啡廳後的改變,他沉思了許久後說:「脾氣比較好一點。」這份工作改變了他許多,同時也讓他學到了許多新的事物與技能。

全新的成長環境 全新的生活態度

少年小嘎(化名)則是曾經持有、販賣毒品而進入了少年觀護所,在出所之後,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找不到工作,也不知道是否要回學校就讀,所以在朋友的建議下,決定嘗試進入未來咖啡就職。小嘎在來到這裡以前原本很討厭咖啡,但跟著老師學習了美式咖啡等飲品後,漸漸變得不再像以前一樣如此討厭咖啡的味道。

少年們之間因為講話語氣的關係,彼此時常發生小衝突,小嘎提到曾經因為工作太過忙碌,少年們的心情都十分暴躁,而內場人員對外場服務生的講話口氣又十分差勁,導致衝突的產生。小嘎說:「就講出來,讓他知道他口氣不好。」在彼此的道歉與體諒下,最終才和好如初。

面對這樣一個與學校抑或是少年觀護所截然不同的環境,同時不只要服務客人,還要嘗試與其他也曾經不小心走上歧路的少年們相處,小嘎認為,要時常督促自己用比較圓滑的態度去解決事情,而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他洋溢著燦爛笑容地說:「就是自己的改變吧。」

採訪側記

在求學的過程中,不乏出現過一些走上歧路的同儕,之於我們可能就是生命的過客,過了就再也不相見,從來沒有想過他們之後所走的路是長什麼樣子,然而,在採訪的過程中才發現,那些在我們的求學中出現過的少年們,可能都是因為他們成長的路上飽受了傷害與挫敗,才導致他們走上了歧路。我想,如果身邊的人都能夠像未來咖啡裡的人們,對他們關心多一點的話,那麼,這些少年的生命,會不會就此不一樣了呢?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未來咖啡 點亮叛逆少年的新生命

延伸閱讀
>> 看見被忽略的需求,這間咖啡廳實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 陳俊朗——他曾去警局保人、排解群架糾紛,10餘年陪伴「黑孩子」成長,要讓他們的人生逆轉勝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全台首座專注能源建築的實驗高中:培養台灣青年建築師,用教育讓德國的節能建築在台扎根

2018.07.12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賴品瑀( 2018 年 6 月 21 日)

在悶熱的夏至,全台第一個以建築實作為主題的實驗高中「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宣布開幕,今年 9 月就要開學。此實驗學校將與德國相關機構合作,培養能親手蓋出節能建築的工匠青年。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招收的是國中畢業生,將進行 3 年的課程,課程將包含德文、設計、建築技術與實作、能源建築、建物修建與擴建及結構設計與實作等 6 項核心能力。上課地點主要在台北市、桃園市,預計招收 43 名學生,機構負責人胡湘玲表示,目前已有 30 多名學生報名,持續歡迎有興趣的學生與家長和他們聯絡。

汗得學社成立於 2004 年,是德國與台灣民間共組的非營利組織,主要推動協力造屋、能源建築與公民能源自主。

「德國的太陽房子怎麼在台灣實踐?」胡湘玲表示,在 2006 年出書介紹德國的能源建築後,他們也展開了自己的實作,並在 2010 年於台北市青年公園內完成了「台北市立圖書館太陽圖書館」,一樓是無館員的智慧圖書館,二樓則是節能展示館。

胡湘玲說,這棟建築是整合主動與被動使用太陽能的「太陽房子」,不但冬暖夏涼,節能 80% 以上。2017 年更達成產能大於耗能,成為零耗能、零釋出的能源「正房子」,未來也是實驗教育機構的教學場域之一。

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出身建築專業,他出席開幕記者會時表示,目前的建築教育的確需要檢討,汗得實驗學校將刺激目前各大學建築系改變。建築教育不能再是只教學生從一片白紙蓋新房子,更多的挑戰是改善既有的房子。

曾旭正認為,汗得的學生未來若要繼續升學,可能有的優勢在於,目前有些大學的建築系已開始講求實作,希望招生時就能找到對建築有熱情、有認識的新生,否則每年不少大一學生其實並不適應,頭一年在心裡輔導、轉介轉系上就耗費不少心力。

曾旭正嘆,日前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前往德國考察,提出希望台灣能有更多「不用開冷氣的綠建築」,卻遭扭曲為不讓民眾在家開冷氣,而錯失了更好的討論。依他來看,節能要從更前端開始作,不只使用節能電器,更要改善建築外殼;但目前的政策推動力道還不夠,民間共識也還不高。

共同出席開幕的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指出,台灣其實比德國更有條件發展綠能和節能建築,相關技術其實也有。不過曾旭正指出,目前的建築設計領域還不太具有能源意識,例如一位學生製作模型時,被問到白色卡紙做成的牆是怎麼樣的牆,他可能只想到是一面牆,卻沒有想到如何做到因應高溫潮濕的台灣氣候。而德國卻從法規上引導,提醒設計房屋時必須把這些問題考慮進去。

歐博哲表示,德國的建築能源管理政策是棍子與蘿蔔並用,法規要求嚴謹,但也同時提供優惠貸款等協助。而德國的建築有「能源護照」,讓買方知道未來需要花多少錢在能源上,讓房子的節能與否,也成為購屋考量。曾旭正補充,台灣比起德國,還需要考量颱風、地震等因素,建築設計是否考量到這些問題,也都應該納入房屋的認證項目中。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專注能源建築的實驗高中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學校誕生

延伸閱讀
>> 台灣首座「被動式節能建築」:省下 7 成空調能耗,舒適又省電費
>> 歐洲首座「被動式」泳池 20 年後可回本,全靠省下的電費賺回來
>> 100% 自產能源、全球第一座環形「產能旅館」,將座落於挪威北極圈內冰川旁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