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看見被忽略的需求,這間咖啡廳實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2018.06.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俞均、李旻潔

位於師大鬧區的極簡咖啡館,窗明几淨的外觀看似和一般咖啡廳無異,這裡是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以下簡稱家總)實行「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合作咖啡廳,協助家庭照顧者在這裡學習、調整心境後,重新進入職場,對這些實習生而言,極簡咖啡館也是他們的「照顧咖啡館」。

家庭照顧者難回職場,家總推出實習計畫

根據勞動部資料,台灣 1153 萬勞動人口中,約有 231 萬人因為需照顧失能、失智和身心障礙家人而受影響;每年「因必須照顧家庭成員離職人口」約 13 萬 3 千人。這些「家庭照顧者」成為你我最容易忽略的群體。實際上,他們持續承受著心理、身體、經濟甚至是社交方面等壓力,難以有喘息空間。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看見這群「被忽略的人」的需求,因此自 2016 年起推動「照顧咖啡館計畫」。目前與全台 8 家咖啡廳合作,分布範圍包含台北、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南和高雄。打造「社區性的長照情報站」,提供家庭照顧者「喘息咖啡」,只要至家總合作咖啡店,即可享用一杯免費飲品;不定期舉辦各類家庭照顧者「喘息活動」,藉由彼此的資訊分享及心情交流,讓照顧者能更了解自己在照顧的路上,也許辛苦,但是並不孤單。

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調查,有高達兩成的照顧者,因為照顧而離職,但這群照顧者離開職場後往往就「回不去了」,因此家總和極簡咖啡館合作,成為全台唯一實行「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咖啡廳,不論是已卸下照顧責任的畢業照顧者或希望能兼職的現職照顧者,都能報名參加。

3 個月的實習計畫,協助進入一般職場

「家庭照顧者要如何重新建立自己的信心,重新返回職場,這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家總副主任張筱嬋表示,每一位參與家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家庭照顧者,需在極簡咖啡館進行為期 3 個月共 240 小時實習。實習內容包含協助顧客點餐、外場的引導以及內場部份的簡單學習,透過咖啡店的工作內容,讓照顧者開始重新建立他的自信心與社會互動的連結。會選擇以咖啡廳作為實習場所,是因為咖啡廳步調較為輕鬆,能幫助實習生將調適緊繃的情緒,進入狀況和紓解壓力。

實習初期,家總會結合專業社工、心理師等多方面的專業輔導下,處理實習生「情緒面」的問題,由於照顧壓力大,家庭照顧者容易產生負面情緒,包含內疚、孤獨和疲倦感。實習生們透過書寫實習日誌抒發壓力,也觀照現在自身的狀態,「幫助他重新看自己一遍」。張筱嬋表示,有時候也會拋出一些問題,讓實習生能重新思考,例如「在照顧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怎樣的困難,最後是怎麼解決的?」或是「為什麼想重新返回職場?」,用「寫」的方式,引導實習生面對自己的負面情緒,找到答案。

實習中期及後期,實習生藉由性向測驗和專業職能輔導,認識現在的職場脈動,了解自身特質,進而規劃未來進入職場的方向,並開始撰寫自傳及履歷表,媒合到符合自己興趣及願景的工作。「中途職場是一個過程,是一個過渡階段。」張筱嬋語氣堅定地強調,希望幫助實習生找到自己的專長、技術和劣勢面,因應和調整後,一步一步回歸一般性職場。

工作即喘息,走出家庭轉換心情

目前已經有 6、7 位家庭照顧者,從該計畫順利畢業,有不少成功重新返回職場的例子。極簡咖啡館店長吳欣儒分享了一位已經畢業的照顧者阿桂的故事。「她的身分比較特殊。」她說,阿桂和其他照顧者不同的是,她照顧的是自己兩個「特別」的孩子,縱然在咖啡廳實習,也常將孩子帶在身邊,這和吳欣儒自身的經歷產生情感上的共鳴,更希望藉由自己輔導和特教的專業,幫助這位媽媽和她的孩子。
「阿桂來這邊之後常常會忘記煩惱的事情,來這裡很開心。」吳欣儒口氣中帶著欣慰的說,看到阿桂因為工作而得到喘息,也看到孩子的各方面的進步,臉上的笑容變多了,講的笑話也多了,讓她相當感動。儘管阿桂已經結束實習,仍和極簡咖啡館保持密切聯絡。

阿寰,則是剛參與中途職場實習計畫的照顧者,照顧父母時間長達 13 年,目前在極簡咖啡廳實習已經 5 天。「他非常認真,很快就看見他的進步。」吳欣儒相當讚賞他的努力,阿寰從一剛開始的緊張、拘謹到現在已經能用輕鬆的方式,緩和自己緊繃的情緒。「忙碌時忘記不開心的事情。」阿寰也笑著說,雖然忙碌但是心境上變得更正向,實習結束後,只要是時間上能配合的工作,都會想嘗試看看。

採訪側記

從採訪的過程中,我們都能感受到家總、店長和社工對於實習生的照顧,或許因為久未接觸人群,阿寰剛開始略顯緊張,但是隨著談話的增加,他也慢慢放下緊張,和我們聊聊他的工作以及生活。從談話中,可以感覺到他對未來有很多的期待。我們很替阿寰開心,他替自己找到這個實習機會,也期待他在實習結束後,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中途職場計畫 協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延伸閱讀
>> 咖啡廳是給年輕人去的?和諧咖啡店為銀髮族找回生活熱情與快樂
>> 從幫長者換尿管到陪照顧者吐苦水,這間咖啡廳變身「長照界的 7-Eleven 」包辦照護大小事
>> 許照服員一個更美好的未來——3 位長照專家放眼國內外趨勢,提出化解長照人力荒的創新解方

許照服員一個更美好的未來——3 位長照專家放眼國內外趨勢,提出化解長照人力荒的創新解方

2018.06.13

在高齡化社會之中,當銀髮人口急遽增加,卻無足夠的照顧人力因應時,人們宛如乘坐一台失速的列車,即將迎面撞上長照人力荒的困境。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的「銀髮照護」平行論壇,邀請到 3 位深耕照護領域的實務專家,包括臺中市政府副市長林依瑩、居家照護公司 Hometeam 創辦人 Josh Bruno 以及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記者周傳久,探索翻轉現今長照情勢的可能性。

文:郭潔鈴

「談到長照,近 20 年談的問題都是長照人力不足,」擔任主持人暨講者的臺中市副市長林依瑩一開場就點出臺灣現行長照的問題點,「長照中大概有 9 成長輩都待在家裡,只有一成在照護機構,那麼我們該如何培育(照顧服務員)居家的照顧能力?」

三大策略培育長照人力

針對長照人力的培育,林依瑩提出三大策略,分別是提供跨專業的照顧整合、協助照顧者降低負擔,以及促進照服員的未來職涯發展。

談及第一大策略,林依瑩以臺中市去年試辦的「陪出院服務」舉例說明,由於臺灣「老老照顧」的情況十分普遍,過去醫生將患者交付家屬時,往往是交給阿公阿嬤;而陪出院服務則是整合跨專業的照顧團隊,在長輩尚未出院時就與醫生交接輔具如何使用、如何用藥、複檢時間在何時等細節,更會陪伴家屬回到家裡觀察長輩回到家中的生活動線安排,像是如何上下床、上廁所動線如何規劃等等,使照服員後續服務時能銜接地更順暢。

這項實施不到一年的服務,已在短時間內獲得顯著的成效,林依瑩自豪地表示,「有一位阿嬤出院時,幾乎是斜躺出來、手被綁著,通常回家後只能幫她翻身拍背照顧,可是因為這次有陪出院跨專業整合的服務進去,這位 92 歲的阿嬤現在已經可以下床走路爬樓梯,當跨專業團隊跟照服員合作,效果就能這麼好。」

林依瑩強調,過去照服員皆是單槍匹馬前往服務,有了跨專業整合,「照服員的專業大大提升,照顧負擔大大降低。」如此將能促使各界更願意投入長照的第一線服務。

第二大策略為協助照顧者降低負擔,林依瑩表示,因為長照制度太過複雜,若每個家庭找尋適合服務時,皆需聯絡不同單位,家屬有時會乾脆選擇聘用外籍看護,因此長照大力推動「一站式」的 A 據點,以照顧咖啡館的方式執行,像是有本生活坊、青田食堂等處,皆是幫助家屬即時獲得關鍵服務的空間。(同場加映:從幫長者換尿管到陪照顧者吐苦水,這間咖啡廳變身「長照界的 7-Eleven 」包辦照護大小事

第三大策略則是促進照服員職涯發展,林依瑩說明,長照新制實施後,有經驗的照服員可以自行執業當「照老闆」,這項措施給予照服員這個職業更多的未來發展性,使年輕人更有意願投入照護產業。

「我希望未來的長照是高手如雲的時代,因為高手如雲會吸引很多年輕人,」林依瑩分析,長照榮景的指標,便是各界的人才都願意投入;而提升照顧專業、降低照顧負擔的三大策略,去年已成功使臺中照服員人數成長 200 名、共計 700 位,「我們今年目標要倍增到 1400 位。」林依瑩充滿信心地表示。

用科技給予照服員最專業的後盾

在美國紐約成立居家服務公司 Hometeam 的 Josh Bruno 認為,「我們不只是要照顧老年人,也要照顧這些照服員,因為他們要負起照顧老人家的工作。」

原本是工程師出身的 Josh,由於奶奶突然過世,高齡 90 多歲的爺爺在家裡需要額外協助,儘管家人們皆願意出一份力,但是長期照顧造成的心力交瘁,使家族爭吵不斷,後續聘請照服員,情況仍沒有轉好,當時 Josh 灰心的想,「在美國這樣子的國家,每天有上百萬人面對同樣的問題,為什麼不能解決?」

秉著工程師尋找解答的精神,Josh 親自去紐約的照護機構當了 6 個月的照服員,第一線的觀察使他眼界大開。

「在美國的照服員,拿的是最低工資,而且工作時數很不一定,你不知道每個月有多少工作機會,沒有訓練、沒有導師,也沒有相關工具支持。照服員隻身進到家庭,大家卻期待他們可以翻轉這個家庭的生活。」

深深體會到照服員困境的 Josh,決定從三方面改善這個問題。首先,為了使照服員有更好的生活水平,Josh 堅持給予照服員高於美國平均值 30% 的薪資;再者,開發 app 媒合護理師、保險公司、醫院等角色,給予照服員專業的支持;最後,持續以 app 蒐集並追蹤長輩的日常資料,當狀況異常時便能提供最即時的協助。(同場加映:台灣智慧照護神器打入日本長照市場:不需打擾病患,即可遠距偵測體溫、呼吸和心跳!

不僅如此,照服員還能透過此款 app,媒合到最適合的家庭。Josh 說明道,「每天 5 點時,照服員都會看到清單,說明有哪些家庭需要協助、工作內容為何、老人家的狀況如何等資訊,照服員就能依自身能力與偏好挑選。」這當中的媒合指標包括距離、語言、宗教,以及飼養的寵物等細節。

Josh 相信,當照服員獲得支持,被照顧者也能擁有更好的居家醫療服務,「我們讓老人家省下一半需要去醫院的時間,我很以這樣的結果為榮。」

最後 Josh 也強調,軟體只是工具,只佔了自己工作的 10%,「另外 90% 的工作是和照服員溝通,讓他們了解這是他們的天職、他們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因為這是一份可以幫助很多家庭的工作。」

長照訓練應均衡發展,照顧與生活需並重

長年來對於各國的銀髮照護有諸多觀察的公視記者周傳久,則以「木桶原理」比擬長照的發展趨勢。「你希望木桶能夠裝滿水,那麼這個木桶不能是破的,因此要均衡發展。如果有些地方發展了,有些地方跟不上,那麼是裝不了那麼多水的。」

周傳久觀察,過去長照人力訓練多重視技術性的工作,但是溝通倫理也是人才的關鍵要素之一。周傳久強調,「照顧是支持失能的人自我照顧,照顧跟只有插三管和餵食是不一樣的。」

熟捻各國照顧策略的周傳久舉例說明,「比利時去年將所有護理之家的名稱改為生活照顧館,因為他們的觀念是 23+1,一個失能的人需要被照顧的時間,一天其實只有一小時,剩下還有 23 小時要生活。」

但長輩可從事什麼樣的生活活動?芬蘭的長照機構以兩人一組老少搭配的方式,支持長輩做手工藝品;奧地利國家藝術史博物館則定期讓失智團體欣賞古畫,並讓老人家體驗 400、500 年前作畫的方式,都是優秀的照顧活動案例。

最後周傳久強調,不僅長期照顧的服務規劃可以有更多可能性,大眾對老年的想像也應該有所扭轉。「歐盟國家為了打破大眾對老年生活的成見,特別蒐集片子來告訴大家,我們不應該對老年有刻板印象,老人可以有愛情,也可以有發展。」

「你怎麼看待失能的人,就會引發不同的想像。」周傳久相信長期照護除了翻身拍背之外,長照應有更多不同的樣貌,以避免「越照顧越失能」的困境。

看見職涯的未來發展可能,年輕人更願意投入照顧產業

曾任香港長者安居協會總幹事的馬錦華提問道,當工作條件變好,年輕人就會願意投入了嗎?周傳久坦言,除了改善外部環境,心理因素也是很重要的一環,如何讓年輕人以正面態度投入長照產業,是需努力的方向之一。

聚焦於讓照服員職涯可永續發展的 Josh,不僅給予照服員高於一般水平的薪資,也致力讓照服員心裡有所依靠。他以自身公司的網站頁面舉例,「如果你看了 Hometeam 的網站,會發現跟其他照顧機構不太一樣。其他人會強調要讓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很開心,這很棒,但是這其實並非真實的情況;我們則是坦言照顧這件事真的很艱難,這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但我們會為你提供支持。」

周傳久則進一步分析,願意投入長照產業者的心境,大致分成三個歷程,「第一是他充分感覺到他被愛;第二是他被愛後看見人的需要,知道該往哪裡去做事情:第三是經歷前面兩個過程後,就能善用他的才幹。」

周傳久以挪威的健康中心為例,中心內有間房間裝飾得特別漂亮,一問之下才發現竟是專門接待實習生的房間。「他們很希望投入的年輕人一開始就被充分照顧,有美好的經驗,這就是他看重人才的表現。」

周傳久強調,年輕人在職涯發展中,需要有一定的自主性,並有可期待的前途。林依瑩呼應道,過去向各間學校推廣長照人力培訓計畫時,眾人皆興趣缺缺,直到實際帶校方走訪照顧咖啡館,讓他們看見職場的未來性與美好後,立即有 3 間學校願意加入計畫。

欲從根本解決長照人力荒問題,需要改善外部的工作條件,以及照顧者內在對職涯的想像,才能全面性地補足人力,給予世人一個宜居的未來。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提高幸福感,勝過藥物治療」英國 Age UK 用「整合服務」翻轉長照思維 
>> 台中「青田食堂」從餐桌出發,打造長者、照顧者與專業照護者的充電平台
>> 需要幫忙時,就有人來「到咖手」:讓主婦們發揮照顧專業,成為職場女性的溫柔後盾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