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沙拉碗中革命——菲律賓高冷蔬菜轉型挽救生態危機

2020.05.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編譯:黃鈺婷

每天少說都有 1500 公噸的亞溫帶蔬菜,從菲律賓北部、多山的班蓋特省運送至位於首都馬尼拉的糧倉(當地稱為 bagsakan)。在聖誕節、復活節等假期前後,更會因為需求激增,導致運送量增加至 3 倍。各式作物從馬尼拉運送至群島各處,滿足菲國對馬鈴薯、高麗菜、蘿蔔、佛手瓜、紅蘿蔔、萵苣與青花菜等溫帶蔬菜的 80% 需求量。

座落在科迪勒拉山頂的班蓋特省,因為海拔高而有利於生產這類高冷蔬菜,年產量至少 110 萬公噸,該省也因此又稱「菲律賓的沙拉碗」。

然而近半世紀以來,剝削土地以餵養百萬國民的農耕方式,導致森林覆蓋面積大規模消減。農民為了提高產量,使用化學成分高的肥料,自然也造成土質劣化。

這個地區有越來越多農民與農場加入種植高冷蔬菜的行列,因此造成蔬菜價格波動,以及供過於求的現象,進而造成農作物浪費與農民損失。

為緩解這些問題,菲國政府開始引介農業策略,其中包括:提供農民數據化的栽植時程表,以最大化收益與最小化環境破壞風險;以及引入混農林業的概念,結合樹木、耐蔭灌木與作物,有效率地利用土地。

砍伐森林、保護區種菜 破壞野生物棲地

民眾對高冷蔬菜的高度需求,使得有些農場範圍甚至侵入保護區,造成山區森林砍伐的問題。

地區級的環境與自然資源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DENR)的 Ralph Pablo 表示,總面積 5513 公頃的達塔山國家公園(Mount Data National Park),自 1940 年代指定為保護區,然而將近 70% 的土地已轉作菜園與住宅區。

達塔山的劣化迫使「保護區管理委員會」(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Board, PAMB)於 2016 年提議降級國家公園,然而為環境部所否決。相較於前者作法,環境部選擇保護剩下 90 公頃的苔蘚森林,以免受到菜園擴張的影響。

達塔山下,布吉亞斯市的農地面積將近 9500 公頃,超過該市總面積 1 萬 7588 公頃的一半。其中許多農場分布在達塔山保護區內,環境部也無法提供確切的侵佔面積。

附近的普洛格山國家公園(Mount Pulag National Park),是上百種特有動植物的棲息地,其中包括了從 1896 年起一度被認為已經滅絕,後於 2008 年重新發現的大侏儒雲鼠(Short-footed Luzon Tree Rat, 學名:Carpomys melanurus)。然而這裡的農場幾乎每週都在擴張面積,國家公園管理員 Emerita Albas 說。農場與聚落佔據了普洛格山國家公園約 25% 的面積,而當地原住民部落持續透過行動劃設管理區以阻止菜園擴張。

水文系統也因為森林砍伐而受影響。班蓋特省環境與自然資源辦公室(Provincial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Office, PENRO)發現,像是小溪與湧泉這樣的小型水文系統,在這些年來很多都乾涸了。

農場擴張使水資源的需求劇增,造成阿格諾河流域(Agno River Basin)的許多支流水位下降。阿格諾河是菲律賓最大的流域之一,最終注入西菲律賓海,流域附近有許多聚落與廣大的農地。

在集水區砍伐森林,造成沖蝕效應並進而導致泥沙淤積,是造成水位下降的主要因素,但 PENRO 指出,為了灌溉或農場儲水而做的溪流改道作業,使得問題更加惡化。

追求產量的慣行農法 使得土質劣化

持續多年的集約商業化農耕,迫使農民從事剝削地力的慣行農法。班蓋特州立大學(Benguet State University, BSU)與省政府自 2008 年起共同執行一項大規模試驗,發現班蓋特省的農地土壤酸化程度越趨嚴重,大多數地區的土壤酸鹼值低於最適於種植蔬菜的 pH 5.5 至 pH 6.5。若低於此範圍,植物將無法從土壤吸收重要養分。

該省的農業學家 Lolita Bentres 指出,導致土質劣化的原因包含:長期大量施用合成物質,以及大多農民為了降低成本而使用未經處理的雞糞。雞糞若經過堆肥過程,將能減少高氮含量,但當廣大農民都直接在農地上施用未經堆肥的雞糞,將會使得土壤酸化,並有可能傳播有害的病原體。

土質劣化導致農民更加依賴能夠提升生產力的合成物質,進而又再破壞了天然的土壤品質。有些農民轉而混合石灰粉,希望能中和土壤酸度,但反覆地使用之下,又使得土壤硬化,最終導致土地難以耕種。為挽救耗損的收益,農民開始非法開墾集水區,希望找到肥沃的耕作地,結果減少了森林覆蓋面積也對野生動植物造成傷害。

PENRO 指出,由於班蓋特省是個多山的省份,化學物質的施用也直接危害了森林與水域,影響範圍也含括鄰近的普洛格山國家公園(呂宋島的最高峰),並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影響。

科迪勒拉行政區的農業部長 Cameron Odsey 表示,這些問題若持續存在,班蓋特省不只會失去其蔬菜工業的地位,更會對自然資源造成深切的傷害。

為避開潛伏的農業危機並確保永續性,農業部門提出兩個解方:作物計畫與混農林業。

作物計畫:引入資料庫提升競爭力 推動有機轉型

在作物計畫方面,農業部提供市政府有關資訊,導引他們進行栽植決策,而提供的數據包含了消費者需求以及全省的生產資訊。

歐德希說,由農業部所彙編的資料庫,有助於避免農民栽植同類型的農產品,而農民可以在地方政府訂閱農業部的資料。

這個措施能夠避免過度供給的發生,並穩定市價;除此之外也希望能夠確保國產農產品對進口農產的競爭優勢。

同時農業部也建議朝向「優良農法」或有機耕種轉型。本特雷斯表示,消費者對零化學物質的蔬菜需求正在上升,但許多農民仍抗拒採用有機農法耕種。

本特雷斯指出,轉作有機意味著農民必須有一段時間犧牲蔬菜產量,讓土壤回復地力並淨化化學殘留物質。他認為,傳統農民不太樂於轉作有機,但這會是他們最終需要做的改變。

「土地並不會擴張或持續成長,所以他們勢必得調適與改變」,本特雷斯說,「隨著公眾越來越意識到氣候變遷的議題,保護森林是現在所有人關心的事情。」

此外,農業部也推廣間作能夠與根瘤菌共生,進而有助固氮作用的豆科作物(如豌豆和蠶豆),並引入日本的有機多功能混合液「木酢液」(mokusaku),以達驅蟲、殺菌與活化土壤等功能。

以混農林業與農業觀光 取代集約式農業

為取代原先的集約式農業,最近環境部引介混農林業與農業觀光等概念,以平衡當地社區的生計需求與環境保護。

混農林業指的是在樹木旁邊栽植耐蔭灌木與作物(如咖啡),以達食物供給、生物多樣性保育與碳吸存的平衡。來自班蓋特省阿托克市的咖啡農歐迪姆(Oliver Odiem),在 2018 年的菲律賓咖啡品質競賽中獲得最高榮譽,自此之後,越來越多人採取在松樹與赤楊木下栽植阿拉比卡咖啡豆的做法,因為歐迪姆指出,這兩種樹木能夠提供阿拉比卡豆最佳遮蔭,使得班蓋特省眾多咖啡農紛紛效法。

阿托克市的菜農與花農西洛(Apolinario Celo)說,2000 年代早期,由於消費者開始擔心班蓋特省的蔬菜使用過多殺蟲劑,蔬菜價格下滑,菜農因此開始實驗間作花卉。

「雖然花卉栽植是有季節性的,但能夠從中獲得很好的收益。既然已經沒能再擴張耕種範圍,這不失為可行的替代方案」,西洛補充。他也說,有些當地菜農已經完全轉作花卉種植,以溫室的耕種方式確保全年皆可收成。

隨著鄉村觀光業越趨興盛、都市人越發熱衷於體驗鄉村生活,高山農場成為觀光景點之一,並催生了北方農民的另一種生計模式:農業觀光,讓參加的遊客可以選擇在梯田中的農家住一晚,或體驗採收農作物。

有些勇於開創新局的農民,在 11 月至 2 月梅雨高峰季節時開放農家,提供尋求刺激的旅客體驗冷到足以凍傷蔬菜的低溫。在特立尼達市、圖布萊市與阿托克市等地方,有些農場提供蔬菜採收體驗的遊程,且日漸受歡迎。

「農民開始了解,相較於夷平森林,利用森林更是一種永續且長遠的賺錢方式」,科迪勒拉行政區貿易與工業部的 Myrna Pablo 說。

本特雷斯相信,在密集的草根教育之下,農民將有能力把高冷蔬菜產業轉型成安全且永續的農業。「種植蔬菜這項產業深植於班蓋特省,農民需要改變自己,並調適時間帶來的變化,否則將有可能失去營生工具和家園」,本特雷斯說。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菲律賓「沙拉碗」中的革命:高冷蔬菜轉型之路 解救農業與生態危機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Averting an agricultural and ecological crisis in the Philippines’ salad bowl

延伸閱讀
>> 使用農藥化肥的慣行農法為何不好?有機專家提出 3 大疑慮
>> 青年迴流超高齡區拼創生:「即使辛苦,也要讓下一代在友善天然的環境中成長」
>> 減少大氣中兆億噸二氧化碳,從改善農業耕種方式開始——「Indigo」推碳交易平台,鼓勵農人將碳留在土中

集資限定!Sunny X 唐鳳「Taiwan Can Help!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社會創新動能」直播

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社會創新動能如何協助減緩疫情?唐鳳大神現身,與你線上面對面聊聊推動「口罩 3.0」政策背後的社會創新思維、社企創業家面對疫情的機會與挑戰,以及未來工作模式轉型的契機。此場直播僅開放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贊助者參與,快別錯過與天才大臣交流的機會!

>>>手刀加入集資計畫

循環經濟激發思考,社企創造多元工作機會

2020.05.08
合作轉載

循環經濟的思維正在改變全球對工作的定義。面對循環經濟的轉型,工作內容與工作機會不斷在改變中。本文旨在舉例說明,以倡導社會融合為宗旨的社會企業,如何在創造工作機會的同時,兼顧勞工權益以及社會價值。

CSRone/編譯:黃珮瑄

工作是社會中不可獲缺的一環,除了能讓人們感受到自我價值以及受重視的使命感之外,也是提升個人生活品質以及融入社會的重要管道。同時,工作也能提供支撐家庭經濟的資源,使我們生活更高品質。

在現階段的線型思考的經濟體系中,人們通常會優先考量經濟收入,社會照顧、個人成就等因素被擱置一邊,這就意味著多數人,其實很難找到符合自己理想的工作。如今,隨著永續發展理念的擴展、循環經濟的發想,提供全球人們多元的工作機會與市場,成為新倡議。論者主張,不論人們的年齡、國籍、膚色、性別、教育程度甚至地理位置的影響,都應該公平地提供適合的工作機會。

思考一:循環經濟正重新定義工作的價值

與傳統線性經濟單向發展的路徑迥然有異,循環經濟的最大改變是對工作內容和勞動價值的重新定義。尤其在未來的 10 至 20 年,更多人將重視那些與永續發展密不可分的理念,包括:「再利用」(reuse)、「修復」(repair)、「翻新」(refurbish)、「恢復」(recover)和「回收」(recycle)。相較之下,和傳統線型經濟發展所導致的大量資源焚燒和浪費,兩者的形態和結果如天壤之別。

以循環經濟發展而言,非常依賴人們跨領域或跨部門的合作,並且能夠善用獨特性、創意性及同理心,進行相互的協作。正因為如此,循環經濟將有足夠潛力開發全新的可能性,為當前較遠離勞動市場或弱勢的人們,提供有利的工作機會。於此同時,我們必須謹記於心,廣大的勞工群體與現今循環經濟體系的運作,兩者是互賴共存的。

循環經濟體究竟在「權力平衡」的訴求中扮演什麼角色?這些始終致力於追求社會融合的社會企業,又是如何在循環經濟體系中創造出新的工作機會呢?

思考二:社會企業追求社會包融  創造多元工作機會

雖然全球皆有循環經濟的概念,不過若想真正將此想法落地執行並造福所有人,在地的中小型企業將成為重要關鍵。以下幾個社會企業在實踐循環經濟中,創造出新的工作機會並且兼顧社會價值,值得學習。

[案例一] 智利公司利用資源回收創造社區互動

一家位於智利聖地牙哥的知名資源管理公司「Triciclos」,已將微型創業編列進入資源管理框架中。在這裡,原本不受重視的清掃人員享有一個專門的工作場域,不僅避免遭受日曬雨淋,更使他們能有尊嚴的進行工作。

在這些機構當中,當地居民都能到此將垃圾及回收物直接交予專門清潔人員處理,將收垃圾型態變成一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及服務。這些簡單的互動不僅能讓平常不露面的垃圾清潔人員及當地民眾更看重這個工作的價值,也能呈現出人與人面對面互動的重要性。我們時常不以為意的小事,也能透過這個計畫被看見及重視。

[案例二] 葡萄牙公司為弱勢者提供微型創業機會

葡萄牙里斯本的非政府組織 Cais 與飲料公司 Super Block 合作成立 Caus Recicla。透過這些微型企業,該公司提供曾經是遊民以及患有精神疾病、毒癮或酒癮的人們,據以能夠運用其他大型企業的垃圾,創造出新的綠能設計產品,並透過廣告行銷進行銷售。

諸如此類社會經濟與私人企業之間合作,不只能夠幫助企業廢物回收再利用,同時也能創造許多富有意義的工作機會,使人們建立信心、技術和經驗。

[案例三] 荷蘭公司外包業務給身心障礙者

在荷蘭鹿特丹的 Robedrijf,將包貨和維修產品的工作外包給距離勞工市場較遙遠的人們負責。一旦有當地企業委託,將由 Robedrijf 庇護所裡有身心障礙的人們提供服務。

這一切意味著對那些難以在傳統產業工作的人們,將有機會於這個友善的環境中學習拆卸或是修理的一技之長。

Robedrijf 將工作劃分成不同的任務,以便能依照員工們的能力來劃分委外的工作。透過專業的分工,Robedrijf 可以確保提供給客戶最高質量和標準的服務,同時也能確保面臨工作瓶頸的員工們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工作。

思考三:擴展本地力量  到達全國和全球目標

由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於 2019 年 12 月 11 日正式發布的《歐洲綠色新政》(European Green Deal),揭示歐盟國家將於 2050 年達成碳中和,以及 2030 年減碳 50% 至 55%。《歐洲綠色新政》承諾不會忽視任何人的權益,對於那些面臨產業衰退或是轉型弱勢的工人們,提供必要的資源,並且能在循環經濟下獲得工作機會。該項新政,除了提供高度碳密集產業的工人更多支持之外,也呼籲優先考量那些目前距離勞動市場較遠、不受到保障或是非正職工作者。

在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有 25% 至 50% 的垃圾是由非企業正式僱用的廢物清潔者負責回收,而荷蘭的建築業中亦有 44% 仰賴自僱工人。這兩類的工人對循環經濟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卻沒有獲得與正式工人或是長期工人相同的保障。

無論是自僱工人無須受到監管,或是非企業正式的僱用,固然這些途徑提供弱勢者獲得工作機會,但是彈性或是不受監管的工作,也相對的更加脆弱。這也正顯示,循環經濟所創造的工作與品質,更需要受到審慎監測。

我們認為,接下來的決策者在開會討論《歐洲綠色新政》的實施過程時,必須認知到社會經濟在創造高品質與包容性的工作時,扮演重要的角色。另外,在過渡期階段中,需要鼓勵社會與高勞工需求的企業部門,兩者之間達成密切的夥伴合作關係。

在面臨變革或轉型的階段,《歐洲綠色新政》透過鼓勵循環經濟中的勞動密集部門與社會合作,支持工作者與社區,從而確保沒有忽略了任何人。

全文轉載自 CSRone,原文標題:循環經濟激發思考 社企創造多元工作機會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Leaving no one behind: Learning from social enterprises that are creating a more inclusive circular economy

延伸閱讀
>> 超夯5種新興職業 領航循環經濟風潮
>> 【CSR溝通力】3大提案秘訣!讓財務長點頭買單的循環經濟轉型之路
>> 重現台灣「奉茶」文化!這款 app 幫你找免費飲水點,鼓勵自備容器、拒絕寶特瓶
>> 奧運延期、綠能準備不延期!東京主場館屋頂加裝「透明太陽能板」,目標 100% 以再生能源發電
>> 全球第一間永續時尚博物館——展示超過 50 種創新發明,還能在此自製一件「循環經濟 T 恤」

集資限定!Sunny X 唐鳳「Taiwan Can Help!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社會創新動能」直播

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社會創新動能如何協助減緩疫情?唐鳳大神現身,與你線上面對面聊聊推動「口罩 3.0」政策背後的社會創新思維、社企創業家面對疫情的機會與挑戰,以及未來工作模式轉型的契機。此場直播僅開放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贊助者觀看,快別錯過與天才大臣交流的機會!

>>>手刀加入集資計畫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