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捷報!史上最大海廢清淨行動「海洋吸塵器」復活,頭一回成功捕捉塑膠垃圾

2019.10.08
瀏覽次數:

2013 年,18 歲的荷蘭青年 Boyan Slat 正式發起了「海洋清淨行動」,設計出長 600 尺的 C 形漂浮圍欄「海洋吸塵器」,目標是清除 50% 的太平洋垃圾帶。2018 年 9 月,海洋吸塵器正式啟航,然而,10 月時,已經攔截的垃圾卻開始漂離,該設施更於 12 月出現局部斷裂情形,團隊只得將其拖回維修、清淨行動暫告停擺。當時,長期關注海廢議題的 NGO 工作者顏寧撰寫、分析了計畫一波三折的可能原因

這一次,海洋吸塵器於今年 6 月再度從溫哥華啟航,歷經 4 個月後,成功攔截、帶回漂浮在海上的垃圾,透過這篇文章,讓我們來看看海洋清淨團隊做了什麼樣的調整以及達到的成果。

編譯:張方毓

Slat 在推特上張貼了一張海洋吸塵器攔截海廢的照片,並寫道:「我們的海洋清淨系統終於抓到塑膠了!有一公噸重的漁網,還有微塑膠碎片,奇怪,有人掉了一個輪胎嗎?」

Slat 張貼的照片呈現了海洋垃圾的一部份樣態。根據估計,每年有 60 萬到 80 萬公噸的漁網掉入海中,還有 800 萬公噸的塑膠垃圾從沙灘流向海洋。

洋流將大部分垃圾帶到夏威夷和加州之間的海洋區域,並因為環流的作用,形成 192 萬平方公里、相當於 53 個台灣大小的太平洋垃圾帶,在這邊,有世界上最多的海洋塑膠垃圾。

海洋清淨行動的願景,是用海洋吸塵器移除垃圾帶的大部分廢棄物。海洋吸塵器的運作方式是,由風和海浪驅動的 C 形圍欄,一邊漂浮一邊捕捉海上的垃圾。漂浮圍欄下方設置深達海面下 3 公尺的檔板,可用來攔截約 1.8 噸的塑膠,同時讓海洋生物得以通行、而不影響牠們的生活。

自 Slat 設計出海洋吸塵器後,就持續地改良。經歷 2018 年沒有捕捉任何垃圾的挫敗後,Slat 和團隊替設施新添一個形狀如降落傘的船錨,將其綁在 C 形漂浮圍欄的兩端,目的是要令此設施的行進速度放慢,避免吸塵器移動過快,導致捕捉到的塑膠垃圾落後、離開圍欄範圍。

此外,該裝置配有感應器,能將所在位置透過衛星發送給收垃圾的漁船,讓船隻每過幾個月去將捕捉到的垃圾帶回陸地。

Slat 在記者會上曾提到,使用漁船收海上垃圾的做法所費不貲,這是團隊目前亟欲解決的問題。當前的計畫是擴張吸塵器的規模、並提升裝置的耐用性,將海洋垃圾捕捉期延長到一年以上,如此一來漁船就不用頻繁地去收垃圾。

此次海洋吸塵器捕捉到的垃圾,會在 12 月被運回陸地進行回收。Slat 表示,把這些垃圾再製成產品,將是一個有前景的市場機會,「我相信在幾年後,我們將會擁有一個更完整的船隊,得以用蒐集而來的塑膠垃圾支應海洋清理行動的成本。」Slat 說道。

最後,Slat 信心滿滿地說:「我們從 7 年前開始執行和測試這個計畫,現在我們有這個自給自足、自然能源驅動的系統,並且開始成功地捕捉到塑膠,這顯示出我們的願景是可行的,我們有信心能繼續執行這個計畫。」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Ocean cleanup device successfully collects plastic for first time(The Guardian)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延伸閱讀
>> 跟上百萬噸的塑膠垃圾說再見!雀巢成立研究機構,誓言 2025 年內達成 100% 可回收包裝
>> 讓廢塑膠重生!這對在台灣生活的紐西蘭兄弟,用來自世界各國的塑膠垃圾,打造舒適的 MIT 環保拖鞋
>> 連續淨灘 11 周!「環半島計畫」繞行恆春,要讓環保變成全年不間斷的日常生活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科技 X 諮商新產業崛起,「心理健康科技」創投的危機與轉機

2019.10.07

整理:簡育柔

在步調快速與高壓的社會環境之下,人們感到極度焦慮、不安,甚至引來各種心理疾病找上門。研究顯示,全球每 7 人就有一人曾有藥物濫用或心理狀態失衡的情形;曾患焦慮症者人口數約為全球人口總數的 4%。
 
心理健康議題已成為現代社會顯學,除了傳統心理諮商之外,諮商輔具隨著科技發展也變得更智慧,近年來許多心理學家與諮商師嘗試採用 AI(人工智慧)與 VR(虛擬實境)來進化輔具,或直接以 AI 與 VR 直接進行諮商,克服了傳統式諮商空間上的限制。
 
心理健康領域的科技進化,創造了新的商業模式,也引來創業投資者的高度興趣。由史丹佛心理學家 Alison Darcy 結合心理諮商專業與聊天機器人所創辦的諮商機器人 「Woebot」便是個成功的例子。Woebot 由 NEA(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與 Andrew Ng's AI Fund 領銜投資,目前融資額已達 800 萬美元。
 
不過,並不是每個企業都像 Woebot 一樣倒吃甘蔗。Uber 前副總裁 Andrew Chapin 所創辦的「Basis」,也是科技融合心理諮商所創造出來的新興產業,卻開高走低,大量資金挹注最後卻引發諸多爭議與質疑。
 

哪裡做錯了?Basis 創投之路的興與衰

2018 年 10 月 4 日,Uber 前副總裁 Andrew Chapin 創辦心理諮商平台「Basis」 ,媒合消費者與心理治療師。平台包含網站與 app,主要透過線上通話或影音的方式來進行諮商。該平台上的治療師是擁有研究訓練背景,但是沒有獲得正式認證的「次專業治療師」;使用者每次消費 35 美金,與治療師線上晤談 45 分鐘,費用略低於證照診所或自由治療師的收費。Basis 的目的是希望改變以往人們尋求心理諮商須付出高額診療費之情形。

Andrew Chapin 從創投公司 Bedrock 募得 375 萬美金來經營 Basis,主要參與者還有 Wave Capital 與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這兩家創投基金。令人意外的是,Basis 並沒有因為資金挹注而蓬勃發展。2019 年 6 月,Basis 悄悄地將網站及 app 關閉,該團隊中多數人皆辭職,包括其合夥人兼首席科學技術長 Lindsay Trent 也退出公司。

關於 Basis 網站與 app 關閉的原因,Chapin 僅表示公司正值「轉換商業模式」階段,並未提供更多細節。此外,Basis 聘用無執照的治療師在使用者社群之間也引起嘩然,平台並沒有提供諮商師關於使用者可供診斷的可靠症狀,像是躁鬱症、思覺失調症等,諮商師與使用者透過 Basis 難以建立堅強的信任關係,使用者也無法完全信任 Basis。

Harley Therapy 與 Basis 同為心理諮商平台,不同的是,與平台合作的心理諮商師全數具有專業證照及臨床專業。創始人 Sheri Jacobson ,同時為認證顧問與心理治療師,她指出 Basis 服務的瑕疵,對她來說,屏除專業人士,讓這樣的「次專業治療師」遠端進行治療,對病患或者醫病關係都將有巨大的潛在風險,她表示「你敢讓一個實習駕駛,去領航一艘油輪嗎?」

科技 X 心理諮商,究竟是不是創投藍海?

近年來創投者對於投資心理健康領域興趣激增,Basis 是受益的多個新創公司之一,隨著社會風氣對於「心理諮商」的汙名越來越少,科技進步也使個人化的諮商工具發展蓬勃,越來越多創業者投入該領域。雖然 Basis 擁有多項新創公司的成功要件,然而,該團隊欲運用科技讓使用者可遠端使用心理諮商服務的企圖心,目前為止似乎難以找到成功的路。

Basis 究竟能否找到立足點,還有待討論。目前明朗的是,創投客仍然願意試試水溫,朝心理健康領域挹注資金。但如果新創公司再不調整商業模式讓投資人足以信賴,或是學著從複雜的企業生命週期中理出頭緒,未來可預見的是更多新創再度擱淺於沙灘,而正要發展的心理健康方面的科技,也恐會跟著急速夭折。

核稿編輯:李沂霖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參考資料


聽到社會企業,總是滿腹疑惑嗎?社企流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攜手推出《社企十年:你所看見與還沒看見的社會企業》數位專題,帶你一探社企的多元面貌!
>>> 現在就去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