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總是抱怨好新聞太少?按下這顆「樹苗」按鈕,成為改變媒體的一份子

2018.08.10
瀏覽次數:

身為社企流忠實讀者的你,每次點進文章,有沒有注意到標題下方的綠色小方塊?方塊上寫著「媒體小農、捐款灌溉」,還有棵可愛的樹苗,你是否好奇過,它的作用是什麼呢?今天就帶你來一探究竟!

文:梁元齡

相信許多台灣閱聽人都曾感嘆媒體環境不景氣、內容遭特定團體把持、優質新聞越來越少,「少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這句話,甚至被眾人掛在嘴邊。

於是在 2017 年初,媒體小農協會誕生了。團隊希望民眾除了抱怨之外,也能夠採取行動,把支持的力量回饋到自己認同的媒體身上。

每位讀者都化身小農,讓菜園種滿好新聞

媒體小農團隊建立了一套「灌溉機制」,把一篇篇新聞比喻為田裡的幼苗,讀者只須經簡單操作,便能用銅板價格「灌溉」單篇新聞,替這篇心目中好新聞的作者或媒體平台挹注小額資金。

也就是說,如果您喜歡社企流的文章,希望助我們一臂之力,只要點下這個綠色的小方塊,就能迅速給我們力量!

我也想灌溉,但不太懂點數的怎麼運作!

媒體小農的運作邏輯很像購買 Line 點數,每一點代表一元,您可以選擇一次買 5000 點,也可以先購買最低金額 100 點試試水溫。

這些點數有使用期限 120 天,意即使用者須於 4 個月左右將點數用完。因為媒體小農協會希望這筆錢不要滯留在平台中,成為一灘死水,而是在保鮮期內達成最大的灌溉效用。

因此如果期限屆滿,點數還沒用完,小農平台系統會自動替您灌溉給各家合作媒體。

至於沒用完的點數會流向哪些媒體呢?小農平台會參考上一季數據,計算各家媒體受到灌溉的比例,再依照比例分配您到期的款項。

每當一位社企流讀者灌溉了某篇文章,這筆款項會進入媒體小農協會的帳戶中,協會將定期統計,算出社企流受到的灌溉點數,扣除 8% 協會的運作成本後,其餘點數將全數回饋給社企流。

所以如果您捐了 100 元給社企流,我們將收到高達 92 元的費用,讀者不用擔心中間的手續成本會將您的支持大打折扣。

我想灌溉社企流的文章!要怎麼做?

如此方便的灌溉機制,感覺好像很麻煩?其實一點也不,使用流程就跟網路購物差不多!快來看看怎麼做:

首先按下媒體小農的按鈕,點選希望灌溉的點數,如果你還沒註冊媒體小農,可以用臉書或 Google 帳戶登入。

登入之後,可選擇「每月定期捐款」或「單筆捐款」。

隨後進入灌溉金額,可點選各按鈕,也可以將金額打在下方的欄位中(低消 100 元)。

金額確認後,會出現如同網路購物的支付頁面,平台支援線上刷卡、ATM 轉帳(虛擬帳戶)、及超商付款(超商須另繳手續費 26 元)。只要填入您的卡號資料,或到 ATM 及超商付款就完成囉!

儲值完灌溉點數後,每當您在閱覽社企流的網站,喜歡其中一篇文章,只要點下按鈕,就可以灌溉 20 點、50 點或 100 點,沒錯!就是這麼輕鬆!

成為媒體小農,對我有什麼好處?

當您的灌溉點數累積到一定額度,就可以領取自己喜歡的獎品。媒體小農平台會不定期更新獎勵,數量有限,別忘了灌溉達標時按鈕領獎!

更重要的是,在資訊大爆炸的時代,媒體小農提供了一條捷徑,讓您替心目中的好新聞付出一點心力、讓好文章繼續成長茁壯,打造台灣更美好的媒體未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傳遞理念,從說個好故事開始」聯合報:從真實出發,讓媒體成為社會企業的行銷夥伴
>> 
當「花甲」企業踏入社會創新——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願媒體與社企共創更好的台灣
>>「遇到問題可以抱怨,也可以選擇改變」第八屆 DFC 挑戰故事分享大會,由孩子們告訴你 We Can!

用泡泡串聯遠方思念:台灣設計師善用科技,重現闔家歡聚時光

2018.08.08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許竹忻、蔣岑苹

在 2017 年獲得奇想設計大賽銀賞獎的「Bubble.Bubble」遠端親子互動泡泡機,藉由童年戳泡泡、吹泡泡的意象,拉近親子距離。當父母向手機麥克風吹氣時,小孩手邊的「Bubble.Bubble」便會吹出泡泡, 即使分隔兩地,親子互動也不會因距離而消失。設計師陳嘉偉不因此為滿足,認為產品還有改良的空間,尚未計畫量產上市。

「Bubble.Bubble」利用泡泡 縮短親子距離

「Bubble.Bubble」由就讀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的陳嘉偉所設計,同時,也在 2017 年奇想設計大賽中抱得銀賞獎。現代父母常忙於工作,沒辦法花太多時間陪小孩玩耍,所以即使相隔兩地,只要身邊有手機,親子互動也能繼續維持。

「Bubble.Bubble」機身前設置了紅外線感射區,在偵測到小朋友與泡泡作互動後,便會發出音效。而在 APP 設計上,「Bubble.Bubble」透過記錄通話時間跟次數,來判斷親子互動的頻率,同時建立商城提供父母選購泡泡音效,若通話頻率高時,即免費贈送一款泡泡聲音,利用獎勵的方式來延長產品週期。

兒時常見畫面 卻因經濟發展而漸漸消失

陳嘉偉說:「吹泡泡是每個人心中曾經都有過的回憶,後來卻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是這件事情應該被保留下來。」原本是兒時常見的畫面,卻因為經濟發展以及全球化的影響,父母必須到外縣市、國外去工作,造成親子互動的時間縮短。「假性單親」的比例提高,常常只有父母其中一方在家中陪伴小孩,全家外出玩耍的歡樂時光,也逐漸消失。

陳嘉偉表示設計來源來自一次在公園的觀察經驗,那時看到小朋友在玩泡泡,原本這樣的畫面在過去是很平常的,現在卻很少見,而這樣有趣的回憶他認為是應該被保留下來的。

他也提到那次在公園觀察到的另一個特別現象,有一位媽媽帶著兩位小孩到公園玩,但是卻沒有看到爸爸的身影,這樣的畫面好像少一個人,所以他開始思考,是不是因為現在的父母太過忙碌,沒辦法陪伴小孩,讓那些原本應該被保留下來的回憶消失無蹤。

 

遠距父母的狀況,陳嘉偉認為情況在未來只會越來越明顯、普遍。「Bubble.Bubble」的參賽影片拍攝者江亞庭則認為,「從一開始這個現象發生,到出現不同的親子互動設計甚至是現在的泡泡機,雖然科技可以改善問題,但親子間的互動最重要的解決辦法應該就是愛了。」

造型及技術問題 成為設計過程中小障礙

陳嘉偉以在公園看到的畫面以及兒時吹泡泡的回憶進行設計,但光是造型的部分就讓他傷透腦筋,該怎麼去配色、怎麼樣的造型才會吸引到小朋友,前前後後修改了不少次。而且,為了要製作出真正可以使用的模型,在技術方面也請教一些擁有相關經驗的朋友們,過程中讓他了解到,自己一個人是沒辦法完成這個作品的。

江亞庭在陳嘉偉完成設計後,曾與就讀國小一年級的小演員一同使用泡泡機。她表示,小演員除了一開始就對造型很感興趣外,看到泡泡從機器出來也非常開心,所以江亞庭認為在一項設計中,能跟使用者產生互動和回饋是最重要的。

需要考慮的層面太多 暫無量產的想法

對「Bubble.Bubble」的未來想像,陳嘉偉表示若未來「Bubble.Bubble」上市後,可能會增加不同的泡泡形狀;江亞庭也提出建議,希望未來「Bubble.Bubble」可以提供小朋友連機互動的功能。但依目前情況來看,陳嘉偉表示泡泡機的功能能做到目前這個程度已經達到自己可以接受的狀況。至於量產,則有太多需要考慮的因素,雖然還有改良的空間,但不是目前自己可以做到的,要怎麼去評估量產之後的成本效益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跟心力的。

而指導教授鄭金典則表示,現在假性單親的父母為了要彌補親情上的疏離,對於孩童的呵護已大於過去家庭的行為,所以更可能去滿足小孩的需求,也更加重視與孩童的親子距離行為。雖然產品要能與市場接軌,還有一段距離需要去實踐與克服,但若把上述的現象套入在親子議題的產品上,那在未來是有可能成為一個有規模市場。

採訪側記

泡泡機這個產品致力於解決眼前臺灣的問題,覺得很神奇的是童年吹泡泡的回憶也可以扣合到設計,而泡泡也成為增溫家庭感情的媒介,還可以發出聲音,當時我們就覺得非常新奇,非常希望可以看見這些優秀的設計可以繼續發光發熱。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Bubble.Bubble」用泡泡拉近遠距親子關係

延伸閱讀
>> 移工母親的掙扎:照顧別人的孩子,那誰來陪伴我的女兒?
>> 澳洲最佳公共遊戲場:「自然風」的都市遊具,讓孩子玩出韌性、健康及創造力
>> 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