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咖啡除了提神還能當燃料、製鏡框!英國新創 Bio-Bean 讓廢棄物從垃圾場重生

2021.05.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咖啡渣有什麼用?很多咖啡廳都會讓客戶免費帶走用過的咖啡渣。它們除了除臭,還可以增香、驅蟲、甚至能當堆肥!來自英國的大學生 Arthur Kay 想要為咖啡渣找到更多的用途,於是將它們回收後轉化為生物燃料,讓咖啡不但能夠「提神」,還能夠「暖身」。

創新拿鐵/文:戴羽

Arthur 的大學是在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就讀建築系。一天,當他在喝咖啡時,忽然想到每天都在喝咖啡,那咖啡渣會被如何處理?在深入了解後,Arthur 發現在英國每年都有數十萬噸的咖啡渣被送到垃圾掩埋場。而這些咖啡渣在被分解的過程中又會產生大量溫室氣體,加劇全球暖化。於是,Arthur 就開始思考如何再利用這些咖啡渣,讓喝咖啡可以變得更環保。

由於咖啡本身有很多油脂,Arthur 覺得它可以用來當燃料。再加上英國還有些家庭在冬天時會用燒木材取暖(那些家中還有壁爐的),因此 Arthur 決定這是可以嘗試的。而且,他也留意到咖啡渣在使用過後因為還很潮濕,所以咖啡廳都會將它們另外集中處理。這讓收集這些咖啡渣變得相對簡單。

雖然如此,Arthur 知道他想做的事不管是技術、涉及的供應鏈、商業模式、甚至他身為創辦人都是未經驗證的。因此,想要有機會成功他需要找到最頂尖的人才一起工作。他招募了一支由所需要人才組成的團隊,其中包括英國少數擁有「顆粒燃料」(從生物質壓縮製成的供暖燃料)博士學位的人,以及油脂萃取專家!

因為 Arthur 將「咖啡渣」變成「燃料」的構思夠創新,也正好搭上了「環保」這個近來備受重視的議題。因此,他在找尋人才和資金方面都相對的容易。Bio-Bean 在 2013 年成立,在兩年內 Arthur 就已經募得了超過 200 萬英鎊(約新台幣 7744 萬)的資金,以供他的 20 人的新創團隊研發他們的產品。

咖啡渣當材燒,能夠燒得更久更熱

由於 Arthur 最初的想法是要用咖啡渣來取代木材供一般家庭取暖,所以他們研發的第一個產品就被命名為「Coffee Logs」(咖啡木塊)。

首先,Arthur 和速溶咖啡廠、連鎖咖啡廳合作,將它們用過的咖啡渣回收並運送到 Bio-Bean 位於劍橋郡佔地兩萬平方公尺的工廠。在這全世界第一間每年能處理 5 萬噸咖啡渣的「咖啡回收廠」裡,含有 60% 水份的咖啡渣被烘乾與清潔,然後再和木屑混合並壓緊,最後再將蠟塗在表層,做成「碳中性」的生物燃料。

每一塊 Coffee Logs 大約是一瓶汽水罐的大小,是由 25 杯咖啡的咖啡渣所組成的,一包有 16 塊共重 8 公斤。目前,一包 Coffee Logs 售價是 6.99 鎊(約新台幣 270 元),在英國各大超市都有出售。

根據 Bio-Bean 的研究, 燃燒 Coffee Logs 比一般木材能提供 20% 更多的熱能,以及燒的時間。雖然 Coffee Logs 在燃燒過程中仍會產生溫室氣體,但由於它是由廢棄的咖啡渣製做而成,因此就不用砍伐其他樹木來燃燒。Bio-Bean 估計,這比將咖啡渣丟棄在掩埋場減少約 80% 的溫室氣體排放。(同場加映:Bio-Bean 回收咖啡渣以減少溫室氣體,這家公司直接回收「溫室氣體」!請看:「污染」只是沒有被善用的資源!這家廢氣回收公司用創新技術,將溫室效應的元兇變成我們常見的商品

但由於 Coffee Logs 是在冬天才會有需求,因此,Arthur 需要開發新的產品以確保 Bio-Bean 在其他季節也能夠有收入。

開擴工廠的需求,創造更大的「量」與「影響」

Arthur 在研發新產品是發現很多工廠因為環保原因開始改用生物質鍋爐。於是,他靈機一動,就想到將 Coffee Logs 稍做變化,開始生產讓這些鍋爐使用的顆粒燃料:Coffee Pellets。

由於 Coffee Pellets 主要目標是工廠,而且使用量比 Coffee Logs 大很多。這不但帶來更大的市場,也對環境有更大的正面影響。Coffee Pellets 能夠讓工廠擺脫燃燒化石燃料,減緩對全球暖化的影響。也能夠讓已經轉用生物質鍋爐工廠能夠減少對木材的依賴,並使用更環保的顆粒燃料。

和 Coffee Logs 一樣,Coffee Pellets 相比起其他的木材顆粒燃料產生更多的能量。它的低水份含量、高密度、高熔點的特性,讓它能夠燒更久。因此,對工廠來說它不但環保,而且也更省錢。畢竟,同樣的量就能產生出更多能量、燒更久,就代表工廠需要的量比較少,就可以節省運送和儲藏的成本。

除了顆粒燃料, Arthur 在 2017 年也和倫敦公車合作進行了一個實驗計畫。Bio-Bean 提供 6 千公升由咖啡渣萃取的油,讓一台公車可以使用這些油行駛一年。 最特別的是,這台公車是使用一般的柴油引擎。因為 Bio-Bean 在萃取「咖啡油」的過程中,會混入其他燃料,最後生產出符合「B20」生物柴油(用未加工過的或者使用過的植物油以及動物脂肪生產出來的環保的生質燃料)規格的燃料。

雖然這個實驗計畫受到當時倫敦市長,現在的英國首相強森的重視。但在完成了一年的計畫後,Arthur  就判斷這在商業上並不可行,而將它終止。

將咖啡渣變成原物料,供應給有需要的新創公司

今天,Bio-Bean 募得的資金已經超過 700 萬美元。而它也研發出更多的產品。

Arthur 發現用過的咖啡渣中,還保留了多達 1/3 新鮮烘焙咖啡豆的香氣。於是,Bio-Bean 的化學工程師團隊就研發出了特殊的處理方法,將這些香氣變成天然的調味品。之後,這些調味品就可以再次被當成食物或飲料的添加物。由於它們是完全天然的,需要在食品中添加咖啡口味的廠商,也不用去購買化學品調出的添加物。

另外,Arthur 也看到在市面上有越來越多的新創開始「重用」咖啡渣來生產各種產品。例如,Ochis 就主打用咖啡渣製造的眼鏡框,Kaffee Form 則是研究用咖啡渣做咖啡杯。有很多的 3D 列印廠商甚至開始推廣用咖啡渣來做 3D 列印的材料。

這些創新的共同點就是它們需要大量經過處理的咖啡渣,但剛使用過的咖啡渣並不好處理。有鑑於此,Arthur 就運用 Bio-Bean 既有的回收系統和處理機制,提供有需要對的新創公司「品質良好」的咖啡渣,讓它們可以專注在生產它們的產品。

Arthur 認為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移居到城市裡,我們需要設計出更有效率的城市。這也是為什麼他當初會選修建築系。對他來說,回收並利用咖啡渣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還要做更多相關的事。

2018 年,Arthur 創辦了一家名為 Skyroom 的公司。它用特殊的設計與技術在既有建築物上方的空置區域中建造房屋,為居住在城市中的勞工提供廉價但舒適的住宅。這看來和「回收咖啡渣」是完全不一樣的事,但對 Arthur 來說,這都是讓城市變得更有效率的方法而已,不同的只是這次他是「回收閒置空間」而已。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咖啡除了「提神」還可以當公車燃料?這位創業家將回收的「咖啡渣」變成「咖啡木材」,成功募集到 700 萬美元的資金

延伸閱讀
>> 麥當勞廢料成福特製車材料!咖啡渣變身車燈外殼
>> 倫敦巴士也愛喝咖啡:以咖啡渣為燃料,不只打擊空汙還可減碳 60%
>> 用過期麵包、咖啡渣來釀酒!新加坡新創推客製化的「剩食啤酒」,要讓食物再造思維更普及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將衣服邊角料化為美麗胸花——鈕扣職人的手作美學

2021.05.11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李汶倢、陳詩婷

南京西路鈕釦街上,原先專事鈕扣製造的張孟仁夫婦在成衣市場轉移到中國、東南亞後,斜槓手工胸花職人,從新娘捧花、婚禮胸花到日式手工花都能一手包辦。張孟仁引入近 400 種胸花模具,結合原本的鈕扣專業,變化出創意飾品,與他的太太、女兒一起,在鈕釦街尾的溫暖店鋪裡開出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創業之初,摩托車走天下

出身花蓮的張孟仁,國中畢業後就到台北打拼,從事服飾材料、塑膠等產業。24 歲那年當完兵後,張孟仁與妹妹合夥,在 1981 年白手起家創立了「尚得貿易」,製造並銷售鈕扣,直到現在已 40 餘年。

創業之初,張孟仁與妹妹一內一外,他騎著摩托車在外面跑業務,妹妹在店裡接訂單。當時正值台灣紡織業鼎盛時期,鈕扣訂單一次都是幾千幾萬顆的在出貨,布商更是能夠達到一年幾千萬的營業額,張孟仁的工廠不僅提供三重上百家成衣廠的鈕扣需求,更外銷到新加坡、菲律賓、泰國等地。

溫美香形容當時工作的忙碌程度,是連她懷孕都必須挺著肚子站在陽台的鍋爐旁煮染料、幫扣子染色,有時還會不小心燙到肚子,「瓦斯爐會熱嘛,肚子挺著會燙啊,胎兒在肚子裡邊還會動來動去。」溫美香打趣地說。

走過鼎盛時期,開拓胸花市場

「任何一個行業都有低潮期還有興旺的時候,我是想說能夠多一個產品我們的工作量會比較多。」張孟仁說。

當賴以為生的鈕扣產業氣息漸弱,張孟仁夫婦開始尋找能增加店裡營收的第二產業。他們注意到,台灣早期社會裡,客戶到布市訂作衣服時,都會將做衣服剩下的邊角布料拿來做胸花和包包陪襯衣服,時常有「樓上做衣服、樓下做胸花和包包」的狀況。看準了這個周邊商機,張孟仁和溫美香一頭栽入胸花市場。

飄洋過海引進各國花形模具

接觸胸花初期,張孟仁夫婦從台灣原有的花形技術開始做起,項目包括新娘捧花、各式模具胸花等等,同時張孟仁廣泛翻閱日本、歐洲各國的雜誌,吸取設計飾品和胸花的靈感。翻閱雜誌過程中,他了解到各個國家發展出的花片形狀有所不同,於是他積極參觀國外展覽和製造胸花裁片的工廠,並向國外公司購買模具和技術,引進台灣沒有的花形模具。

「我們模具有 400 多種,能夠變化出 1600 種不同的設計。」張孟仁說從引進模具初期至今,他的工廠已累積數量龐大且多元的花形模具,能夠依照客戶的需求製作、搭配出多樣化的胸花。

巧手組裝模具花

在製造胸花方面,張孟仁夫婦各有所長,溫美香擅長的是模具花的組裝和縫製,張孟仁則自學了日本的手工花技術。模具花的製造相對手工花而言較普遍,也是用途最廣的胸花類型,溫美香說:「獅子會啊、扶輪社啊,青年會,他們有頒獎、活動就會訂做。」像是去年總統大選時,有許多華僑客人到溫美香店裡訂做國旗胸花,這類型的特殊胸花也是店裡的服務項目。

另外她也提到,在各式各樣的胸花類型中,以山茶花和玫瑰花最為經典,不管是集會或是結婚典禮都是最多客人訂購的款式。

模具花的製作過程就像組裝一架精緻的機器人,需要相當純熟的技巧和耐心。主要工具是熱熔膠、鐵絲、花片和小珍珠。熱熔膠是模具花黏合的主要工具,鐵絲是串聯花片的軸心,而小珍珠則是花苞的核心,所有花片從中心一層層穿過鐵絲後,以小珍珠為核心包覆摺疊成各式不同的花形。另外,花片的布在開始組裝前必須要先上漿,讓布變硬,避免剪裁時出現毛邊。

溫美香坦言一開始組裝模具花時會黏得不是很均衡、不漂亮,但只要反覆練習,習慣每一種花形的手法,抓住訣竅就能成功。她說,熟練模具花製作的人約 3 到 5 分鐘就能做好一朵胸花,1500 朵的訂單,大約在 3、4 周的時間就能完成。

日式手工花美學

除了自由搭配花片製作出的模具花外,還有另一種僅能倚賴手工裁布、摺疊、縫製的手工布花。與模具花最大的不同,就是製作過程中完全沒有機器輔助,並且依照不同的布料和製作者的創意工法都能呈現出不同的花形,同一款花甚至能發展出近十餘種做法,是相當能夠呈現布料特性和職人工法的藝術品。

張孟仁在翻閱日本雜誌時注意到這個特殊的工藝,於是他開始從日本買回手工布花樣品,研究如何製作,一步一步從成品拆解自學。他說:「日本人他們很會設計一些你意想不到的製造方法,包括刀模、手藝,讓這個手工能夠更鮮活更有美感。」

另外他也補充,一朵手工花的製作時間快則半小時,慢則長達數小時,無法大量生產。製作手工花的布只能從對角線裁切,截取布匹的中間片段,一碼布最多只能製作一至兩朵手工花,成本高昂。即便成本高、製作期長,因為手工布花的稀少性和多變性,在過去和現在的婚紗、服飾上都少不了手工花的陪襯,手工布花成為服飾產業的另類長青樹。

在傳統和現代的邊界傳遞創意和溫暖

約莫 4 年前,張孟仁夫婦的女兒張芳甄從金融業離職,接手父親的鈕扣店,參加 2017 年的「台北大同大不同計劃」,將父親一手創立的「尚得貿易行」轉型為新的品牌「尚蝶扣」。改革過程中張芳甄面臨與父親的磨合,有過爭吵甚至拍桌互罵,但在設計師鼓勵張芳甄將理想的店裝圖拿給父親看後,張孟仁意外地不再反對,放手讓她改造店鋪。

原本陳舊的店舖煥然一新,溫暖的燈光搭配大長桌,手工胸花、結合鈕扣的創意飾品被展示在牆面上,吸引許多路人駐足,手工胸花因此被更多人看見,開始有許多人詢問是否能開設 DIY 課程。

面對客人熱切的詢問和自己想保留這項技藝的心,溫美香和張孟仁開始在尚蝶扣空間內開設手工胸花教學,將這項美好的技藝分享給更多人。張孟仁說他希望透過手工胸花課程,能夠讓更多有想法的年輕人到尚蝶扣互相交流,激盪不同的想法。

不斷進步的製作手法

當現代人的生活水平越來越高,對生活中選物的品質也越來越要求,張孟仁和太太、女兒不斷研發胸花的不同材質及製作手法,張孟仁說「紙花、布花、皮帶花還有一些樹皮花,樹皮薄薄的一樣可以做花,我們有什麼材料都會去研究,看做起來適合用在哪裡。」從原本的布花延伸到皮花和紙花,並且將胸花和原有的鈕釦結合,做出別緻典雅的飾品,變化的是胸花與時俱進的款式和創意,不變的是張家那顆熱愛手工藝的心和始終維持高標準的職人魂。

胸花職人的飾品哲學

在訪談的過程中,張孟仁不斷提到配戴飾品的美好及為氣質加分的重要性。他說:「其實女孩子應該要多戴,飾品是會加分的。我覺得女孩子要養成裝飾自己的習慣,不要太怕別人說怎麼樣。」從年輕到現在,長時間接觸日本、歐洲飾品產業的張孟仁一直保有開放和前衛的想法,不只鼓勵自己的太太和女兒多佩戴飾品、裝飾自己,也提倡社會上年輕人配戴飾品的風氣。他提到,在早期台灣社會中佩戴胸花是一件象徵品味的事情,但到現代已經越來越少人佩戴,胸花在台灣不再是引起大家共鳴的時尚焦點,但反觀國外仍保有佩戴胸花的品味及習慣。

張孟仁希望能夠與太太、女兒一起,透過開設手工胸花課程、開發鈕扣飾品,帶動台灣對飾品佩戴的關注度和風氣,激盪現代年輕人對於手工藝的重視,重新打造屬於現代人的飾品哲學。

採訪側記

提早抵達大稻埕,東逛西逛,拍了幾張與陽光的合照,溫暖一直都在。一開始沒有找到晶順行,在永樂市場問路碰巧認識一位可愛的老奶奶,奶奶以前自己做衣服、現在是修改衣服,她自豪的分享自己的故事,眼神很有愛待人也非常親切,彷彿把我們看作她的孫女,還帶著我們去找溫女士!訪問那天遇到的一切都好喜歡,還有離開大稻埕前的沁涼青草茶,替半天的奔波劃下美麗的句點!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從鈕扣到胸花 鈕扣職人新出路

延伸閱讀
>> 將異國氛圍帶進都市日常——台灣青年創辦手作品牌「Tramper」,攜手印度婦女編織人生新可能
>> 廢物大改造!日本高速公路的施工布條,變身要價上千元的精品托特包
>> 回收紙蛋盒造景、用二手床單縫戲服——台灣劇團打造一場場零廢棄表演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