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標示基因改造、消費者有「知」的權利?美國大企業與食安團體的長期對抗賽

2015.02.14
瀏覽次數:

編譯:任亮欣

編按:全球人口的爆炸成長,為配合糧食供需量及成本壓縮,基因改造食物已無可避免地出現在每個家庭的餐桌上,基因改造食物對人體、環境是否有害,一直以來社會上都存在著兩種聲音,而食安問題的接連爆發,支持和反對陣營的動作也越漸頻繁。


2014年11月4日,含基因改造食品標示的倡議,分別在科羅拉多州及奧勒岡州受到糧食政策專家關注,最終投票結果反對陣營皆獲得勝利。此倡議造成支持與反對陣營展開大戰,美國最大的食品和農業巨頭均紛紛投入巨額資金反對基改標籤運動的倡議,而目前最激烈的對抗正在奧勒岡州上演。

(圖片來源)

奧勒岡州92號法案(註一)的反對陣營共募得1900萬美元,捐款名單不意外地包含可口可樂(Coca-Cola)、百事可樂(PepsiCo)、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卡夫(Kraft)、家樂氏(Kellogg’s)、康尼格拉(ConAgra)及其他倚賴基因改造玉米、黃豆與甜菜等的大型食品企業。專門研發與銷售基因改造種子和農藥的企業,如孟山都(Monsanto)、杜邦先鋒(DuPont Pioneer)、陶氏農業生技公司(Dow AgroSciences)當然也在其中。這些企業同時也為反對2012年加州37號提案(註二)及2013年華盛頓州522號倡議(註三)挹注大量資金。

反觀奧勒岡州提案的支持陣營,募資僅有760萬美元,不到反對陣營金額的一半,但前陣子美國民意調查顯示雙方展開拉鋸戰,44%的選民支持該法案、43%的選民反對、有13%仍在觀望,從其他民調中也顯示沒有任何一方有進展,這項法案因此成為奧勒岡州有史以來花費最高的公投。(編按:目前公投結果已出爐,此提案最終以809票的極些微差距宣告失敗。)

支持和持續關注各州推動法案進度的安全食品中心西岸總監Rebecca Spector認為,保有驅動力和策略性對支持奧勒岡州的倡議有幫助,相較於科羅拉多州的處境,奧勒岡州倡議因為透過立法而起步得早,最終雖然宣告失敗,卻直接進入投票階段,因此奧勒岡州的人民有充較裕的時間可募集資金。由於資源有限,支持陣營選擇投注資金在奧勒岡州上,透過近10,000則電視廣告的放送,拉近了與反對陣營的差距。

在科羅拉多州,支持陣營與反對陣營資金的懸殊差距讓法案註定無法成功,由杜邦先鋒(DuPont Pioneer)、孟山都(Monsanto)、可口可樂(Coca-Cola)、藍雷(Land O’Lakes,美國最大黃油及乳酪廠之一)及賓堡烘焙食品(Bimbo Bakeries)旗下品牌等反對陣營企業組成的同盟募集了超過1660萬美元,其中有430萬美元花在強力播送三千多個電視廣告,相較支持陣營僅募得不到100萬美元,連一個電視廣告都沒有。

科羅拉多州丹佛市Chipotle墨西哥連鎖餐廳的發言人Chris Arnold指出,在其他州由公民連署的倡議起初都有達到門檻而進到投票階段,本來有機會獲勝,最終仍不敵食品及農業大財團的錢海戰術。

Chipotle墨西哥連鎖餐廳自2013年在菜單開始標示含有基因改造成分的項目並期望能在未來的幾個月內讓基因改造的成分消失在菜單上,雖然他們公開支持科羅拉多州及奧勒岡州的倡議,但因牽涉政策性問題仍終止支持倡議的捐款。反對陣營的錢海戰術成功讓科羅拉多州正在進行的105號提案胎死腹中,根據民調顯示,原本七月科羅拉多州有75%公民支持該提案,但到了最後一周,支持率下滑到僅剩34%。

Arnold表示:「這樣的無限迴圈令人很挫敗,但未來一定有人能打破僵局,在多數的州通過之前,就會制定出更有效且是全國性的基因改造食品規範。」基因改造食品標示法(GMO-labeling)已在康乃狄克州及緬因州通過,但需要鄰近各州也通過類似的律法,才能相得益彰;若科羅拉多州或奧勒岡州改變法律,是否會直接影響其他州而造成骨牌效應仍值得關注。佛蒙特州已在五月成為美國第一個通過基因改造食品標示法的地區,在2016年六月開始生效前,卻已面臨由食品雜貨製造業協會提出的聯邦訴訟的挑戰。

當標示法支持和反對陣營的爭戰越演越烈,兩方都期望朝向聯邦立法邁進。

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發言人Kirstie Foster透過電子郵件表示:「通用磨坊向來反對以州立法,我們相信食品標示管理必須以國家標準制定統一規範,因此我們在十一月公民投票前反對奧勒岡州(92號法案)和科羅拉多州(105號提案)兩州分開制定的標示法。」兩方在國家層級的對話是分歧的,支持陣營希望通過2013年由加州參議員Barbara Boxer與奧勒岡州國會議員Peter DeFazio提出的「基因改造知情權」(Genetically Engineered Right to Know Act)法案,眾多食品及農業企業則支持坎薩斯州眾議員Mike Pompeo提出的2014年「安全準確食品標籤法」(The Safe and Accurate Food Labeling Act of 2014),該法案提倡在國家主導前,優先發起自發性標示基因改造成分。

Spector預測2015年將有更多的法案被提到州層級,但對聯邦層級的下一步動作保有質疑的態度。2014年有36個基因改造食品標示法案在20個州議會中被提出,說明這些法案推動的力量仍然很強,因此直到聯邦政府及食品藥物管理局下達基因改造標示的命令前,重要的是讓法案挺進到立法階段,讓大眾有參與公聽會和修正法律的機會。

註一:奧勒岡州92號法案主張要求食品製造商、零售商、供應商標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或成分,動物飼料及餐廳餐點除外

註二:加州37號提案主張含有基因改造成分之食品必須標示,不得標榜天然的字眼,當時反對方募得4600萬美元,遠超過支持團體的920萬美元,因此法案最終沒有通過,但加州成為美國率先提倡標示基因改造的地區。

註三:華盛頓州522號倡議主張含有來自或含有基因改造植物或動物的食品和種子須標示於產品上。


資料來源:

GMO labeling is put to a close vote in another series of states

延伸閱讀:


改變社會,除了三小時的靈光乍現,更需要一千天的日夜磨練
面對政策、商業和社會考量縱橫交錯的複雜議題
夢想家,你準備好了嗎?

與你分享,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農產再製 Manna創造新的可能

2015.02.1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吳如斐、許資旻(2015年2月7日)

「妳會看到當初以為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好像慢慢的就在發生」,Manna社企caf'e負責人陳芳宜欣慰地說著開業以來,看到改變發生的感動。Manna社企caf'e以輕食咖啡廳形式經營,將來自原住民部落的有機農產品,重新製作再販售;支持在地小農,扶持弱勢,希望透過Manna讓更多好的食材,能夠有效地被利用,「我們希望讓好的循環一直發生」。

圖片來源

從部落開始

要談Manna社企caf'e,必須先提到,「馬納有機文化生促進會」和「光原社會企業」。「馬納有機文化生促進會」是任職於輔仁大學的印度籍神父鄭穆熙,在二十多前被派任來台時,參與隸屬輔大校內的原住民服務教育計畫,在參與部落教育時,發現原住民人口的教育和外移問題,而這些問題的根源就是部落的經濟問題。經濟問題如果沒有解決,教育和外移的狀況也沒辦法獲得改善。也因為這樣子的發現,讓鄭穆熙神父決定延伸觸角,於二OO五年成立「馬納有機文化生促進會」,不只做教育,開始朝部落有機農業發展。

馬納有機文化生促進會成立最初,主要傳授部落農友有機農法,提供農作輔導訓練,秉持在不破壞大自然、維護原住民傳統文化的前提下,讓部落農民得以自給。然而,Manna社企caf'e負責人陳芳宜說,「越來越多人加入馬納,產品多了,就需要一個對外行銷平台」。

於是「光原社會企業」在二OO八年成立,以一個「經銷商」的角色,希望讓這些部落有機農產品可以經由光原,販賣至市場。而馬納有機文化促進會,和光原社企,從生產端到行銷端,創造原住民在地就業機會,結合部落人力與農林資源,推廣有機農業,提供有機產品行銷通路,是一個以原住民為主的社會企業。

至於Manna社企caf'e,同時參與馬納有機文化生促進會,與光源社企的陳芳宜說,在源頭端雖然創造了原住民就業機會,也有了產銷平台,但另一個可能面臨到的問題是,「很多農產品是可以被利用的,但可能因為賣像不好等問題,它不能直接販售」。Manna社企caf'e的出現就是為了讓這些部落所生產的二級,或次級產品,經過處理後留下可以使用的地方,得以用其他的方式被再利用。

有機蔬菜的賣像若是不佳,消費者的接受度就較不高。Manna社企caf'e從飲食下手,將這些有機農產,做成餐點,像沙拉、三明治、濃湯等餐點在店內販售,用這樣的方式,讓二及農產以「成品」的方式呈現在消費者面前。

透過再製 讓食材有效利用

Manna不只販售部落生產的有機農產品,陳芳宜表示,在投入社企後,發現很多社會企業、小農和社區發展協會都有生產產品,但因為地處偏鄉,或是沒有足夠的成本來行銷,而無法在市場上露面。因此Manna也希望能購將這些產品進到店裡,成為食材來源。

陳芳宜也舉例,像Manna賣的冬瓜茶,就是來自雲林延平社區的無毒冬瓜茶。延平社區以前是著名的「糖鄉」,但因為年輕人口外移,開始研發各種在地糖類產品,如無毒冬瓜茶,糖餅等,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大家注意到地區特色,讓外移人口回流。

另外,Manna所販賣的麵包,也是來自一位北部的單親媽媽,陳芳宜欣慰的說,這位麵包媽媽不久前和她們分享,在跟Manna合作一年後,經濟狀況獲得很大的改善,主動提出在價格不變的狀況下,要在麵包中加入更營養的食材:紅篸。「她覺得當初在她有困難的時候,有人幫助她,她希望回饋消費者」陳芳宜說,當聽到這個的時候,真的就會覺得很感動。

持續 創造可能性

Manna開幕一年,因為在開店時並不是甚麼都準備好、確定好的,陳芳宜說,「我們確定一件事是好的事情,在籌備大概百分之六十的時候就會開始執行,因為可能過了那個時機它就不是那麼適合了」。

而這樣的方式的確讓Manna開幕至今,都像是一個磨合期,很多事都還在嘗試的階段。但同時也提供Manna發展上更多的可能性,像是在食材來源的部分,也逐漸有一些和Manna性質相同的社企,主動來談合作的部分,「很多原本沒想過的事,在做的過程中,就這樣就發生了」。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