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未來的城市不塞車!智慧交通運輸系統讓車流變得更聰明

編譯:蘇怜媛


欲維持城市的經濟成長動能,科技是交通運輸能獲得改善的關鍵。
(圖片來源)

福特汽車董事長Bill Ford兩年前曾提出警告,若再不發展出更有智慧的城市交通運輸系統,全球將會面臨嚴重的交通阻塞問題。藉由與汽車製造商更緊密的合作,並運用更多科技,這個系統須有效地將行人、腳踏車、汽車和大眾運輸系統整合為一個互聯的系統。這樣的系統攸關工業化國家是否能迅速且自由地運輸貨物及人,也是維持經濟成長動能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未來論壇(Forum for the Future)的顧問Rupert Fausset指出,每個城市都相當不同,歐洲城市極為擁擠且古老,卻擁有許多資源;開發中國家的城市則急速成長,卻不必然擁有同等的資源;而美國城市的密度又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水平,且重度依賴汽車。這代表全球交通壅塞的問題並沒有一個現成的解方,因此我們需要一個綜合解決方案,能提升流動性,並降低交通阻塞、意外發生率和改善汙染。

Fausset表示,如果你提出了一個限制車輛通行的方案,那你也必須想出另一個讓人們得以移動的替代方案。舉例來說,倫敦大眾運輸工具大幅擴張的時期,正是始於2003年開始實施倫敦交通擁擠稅時(編按: 倫敦市政府針對進入市內的汽車額外課稅,以管控尖峰時間的交通堵塞,這筆收入也作為倫敦市發展交通的基金)。

全球運輸物流服務供應商UPS的歐洲永續環境長Peter Harris也認同這樣的看法,他認為一個強大的公共運輸網絡,能解決城市的交通阻塞及汙染問題,使城市更安全、更宜人居住,也吸引更多人來城市定居。Fasset認為關鍵在於讓系統更易於使用,因為大多數的人都願意嘗試新的交通運輸方式,然而一旦系統出錯一兩次,人們就會重新回去駕車。

智慧型手機在好的大眾運輸系統裡也開始扮演要角。城市導航應用程式Citymapper提供通勤者即時的公車資訊,並協助規劃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的旅程。Fausset認為汽車在現今許多國家年輕人的心目中地位大不如前,不光是開車的花費太高,也是因為他們能在通勤時同時使用智慧型手機。

儘管開車的人變少了,小貨車的交通運輸量卻隨著電信及網路的普及,以及網路購物的急遽成長而穩定增長。舉例來說,Amazon、UPS與Argo這些公司皆提供將貨物送至車站的服務,方便無法在家中收貨的民眾便能在通勤途中取貨,其他零售業者也有將貨物送至當地店家的服務。此外,數據資料也被用於優化貨物的運送路線,使送貨過程更有效率。分貨中心被運用在散裝貨物的運輸中,利於貨物運送過程的尾端能以電動車或腳踏車等更永續的方式取代。

英國智慧行動公司(Transport Systems Catapult)的策略長Andrew Everett表示,隨著城市不斷增長,人們對移動及物流的需求將不斷增加。要使科技能產生影響,新的點子就必須不斷被測試和實驗,而非直接推行,這也意味著公司和監管機構需要更密切的合作。

許多公司也正在嘗試自動駕駛車,他們主張比起有人掌握方向盤,這些車輛能運行的更有效率且更緊密的彼此互動。類似的自動化控制也更頻繁運用在倫敦的地下鐵,使班車在不擴大建設的狀況下提高載客量。此外,這樣的科技也適用於林道、石泥路及廢棄的道路上,智慧型交通燈能辨認交通狀況,讓車輛能運行的更順暢,減少不必要的煞車及重新啟動。

Everett也提出一個更簡易的解決方案:企業也有機會透過改變員工的工作方式來為改善交通壅塞盡一份心力。更彈性的上班時間、在家工作,或是將上下班時間提前或延後半小時,皆有助於改善尖峰時刻的交通擁擠度,員工的生產力也會因著通勤更加順利而提升。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每洗一件衣服就會掉落近2000條衣物纖維!生態學家:恐污染全球海洋

編譯:繆葶

在沿著海岸線數月的採樣研究後,生態學家Mark Brown發現了一種人們從未注意、卻為海洋生態帶來重大危機的小東西:衣料纖維。這種人造的細小物質到處都是,更精確的說,在海邊被發現的人造材質有85%是細小的衣物纖維,像是尼龍、丙烯酸樹酯等材質。

圖:生態學家Mark Browne從海岸線上採樣,他對於細小衣物纖維(microfiber waste)的海洋汙染研究僅獲得部分衣物品牌的支持(圖片來源:Mark Browne)

事實上微小塑料危害生態早已不是新聞,這些小於5公厘的細微材質普遍存在於海洋中,被動物吃下肚,有毒物質就這麼輕易的進入了我們的食物金字塔。

然而Mark於2011年發表的研究更是為學界投下了震撼彈:藉由檢驗洗衣機排放的家庭廢水,Mark表示每件衣物在洗滌時約會掉下1,900條細小纖維,隨著廢水排放,這些數不盡的纖維就這麼進入了大海的循環中。

從廢水中取出的衣物纖維(圖片來源:Marine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

有感於事態嚴重,Mark試著與品牌大廠聯絡,希望能藉此找到支持的夥伴,讓他對於衣物纖維洗滌、排放作進一步的研究,同時更希望能夠改善衣物的設計,減少這些細小纖維進入到水循環的可能。然而事與願違,包括Nike、Polartec以及Patagonia這些運用合成物質的戶外服飾大廠,沒有一家願意伸出援手。

2013年,Mark結合一群來自學界、環保界的工程師及科學家團隊,成立一個名為「良性設計(Benign by Design)」的專案,期待能夠藉此幫助業界解決衣料纖維經由清洗進入水循環的問題,研發出不會掉出細小纖維的材質,或是即便會排放出纖維,也能將這些纖維更換為環保材質。

僅有一家女性衣飾品牌Eileen Fisher對於這個專案提供支持,迄今已贊助超過10,000美元於研究之上。「像服飾這種數量龐大的民生消費品,對於環境的影響是應該被關注的」,Eileen Fisher永續發展團隊的負責人Shona Quinn這麼說。

對於其他衣飾品牌,Mark多次提出合作的想法與請願,然而獲得的回覆不是數據不足以證實衣料纖維的危害,就是自家品牌進行的實驗發現這些纖維對於環境傷害極小;即便像是Patagonia-一家以生態及永續發展為願景的公司,也不願意與Mark進行合作。「在找到確切的問題之前,我們不知道該投入多少資源來為這個問題找到解答」Patagonia負責環境責任的經理Todd Copeland表示。

缺乏業界的協助,Mark坦言不知道該如何繼續這個研究,「這些品牌公司有不少的環保預算,然而他們似乎沒有放入太多的經費在研究上」,像是Patagonia自家政策是不直接贊助研究,不過他們對於非營利組織進行環境倡議的支持卻不曾少;過去五年中,Patagonia資助了將近70,000美元在關於微小纖維汙染的議題之上。

微小塑料研究學者Abigail Barrows正在進行水中採樣(圖片來源: Veronica Young)

Mark之所以找不到業界夥伴,也許與業界已承受多重環境議題壓力有關,像是紡織廠排放的廢水中所含的全氟化物(PFCs)對於人體健康造成的疑慮已引起關注。要在服飾製程中排除這些人造塑料其實很簡單,然而人造塑料的通用性以及耐用性已經成為衣物的必須條件,且在製程上也比天然纖維來得節能、省水;如何在此情況下評估人造纖維的環境影響力,是一項艱鉅的挑戰。

不過業界也有話要說,Polartec的全球行銷總監Allon Cohne表示,不單單只有衣飾業排放微小纖維,室內裝潢、地毯製造商也是造成這個問題的來源。此外,Allon也提到,製造洗滌機器的廠商也可以從如何攔截細小纖維開始著手,避免纖維進入水循環。Mark也嘗試連繫這些製造洗滌器械的公司,像是LG、西門子等大廠,卻無功而返。

然而加拿大工程師Blair Jollimore找出了一套解決模式。他發現自家的化糞池經常堵塞,主要肇因於那些被洗衣機沖掉的線頭;從自身的機械背景出發,他創造了一套洗滌過濾系統,「我修正了一下過去的濾水系統,再加上不鏽鋼的版面,這套系統我已經用了14年。」

從幫鄰居做濾水系統開始,一傳十、十傳百,從英國到夏威夷,Blair已經販售超過1,000套自製濾水系統;也將與Mark合作,開始將這套技術運用到更多設備上。目前可攔截的細小纖維已經到了微米,不過Blair還是在持續的開發。

雖然已經找出將纖維從洗滌沸水中攔截的方法,Mark對於纖維汙染的狀況還是相當不樂觀。在與許多負責廢水處理的工程師溝通之後,沒有一位覺得從廢水中完全移除人造纖維是可行的;此外,這些纖維即便沒有隨著廢水排出,它們終將成為被掩埋的廢棄物,進入我們的生態循環中。

關於人造纖維對於生態環境所帶來的影響,Mark坦言還需要更多的研究,同時他也希望能夠獲得更多衣飾大廠的支持,「多數我曾經懇談過的公司代表,心思多在行銷而非生態保護之上,雖然這些公司表示需要更多相關的研究才能釐清,然而在此同時我也需要更多的支持。」


資料來源:

Inside the lonely fight against the biggest environmental problem you've never heard of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