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農業

社企大趨勢/救活日本農業 揪農家兒女一起來

2015.01.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01月15日)

商業怕競爭,擁有相似背景或知識的競爭者愈少,自己出頭的機會就愈大,能占有更大市場。

但如果有人不只希望做好自己本業,更希望有更多人加入相關的行列。是太傻還是太有自信?亦或兩者皆非?

目前在日本極為聞名的宮治豬肉(Miyajibuta)社長宮治勇輔,就是致力於「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獨特商業經營者之一,展現既做傳統商業又同時促進社會企業發展的可能性。

振興農業 網路經銷

他在卓越經營自己家族事業的同時,創建「農家兒女回鄉網絡」(KOSEGARE Network),提供各式資源,鼓勵更多像自己一樣原本離鄉到都市發展的農業兒女回到家鄉,以新時代的經營手法和經銷網路,共同振興日本農業。他不怕競爭,只怕農業衰落。

許多國家面臨人口往都市集中、傳統農業後繼無人的困境,日本也不例外。

不少年輕人把傳統在農地的工作認為是3K工作(Kitsui,Kitanai,Kiken—辛苦、骯髒、危險);又由於農產品產銷和價格制度等問題,經濟報酬也很不理想,鄉村人口大量外流,從事者平均也在65歲以上,農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斷層危機。

宮治家裡世代務農已有近百年歷史,從最早養蠶到他父親那代養豬都是代代相傳。但他從慶應大學畢業後在城市裡的大企業就職,夢想未來自己創業。回家鄉繼承養豬業,從未在他的規畫之中。

脫掉西裝 回家養豬

讓他脫掉西裝、重新回鄉踏上農地的大轉變,從一場烤肉開始。

某個周末他正和朋友烤肉,當天的豬肉剛好是他爸爸從家鄉送來的。朋友吃了以後,讚不絕口,直問「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豬肉,在哪裡可以買得到呢?」

這一問,驚醒宮治。他了解到自己從不知道自家的豬肉在哪裡販賣,連父親也不知道一般消費者可在哪裡買到?

宮治看到日本農業的根本問題,生產者只能循例把產品賣給大盤或地方農業組織,也不清楚消費者購買價格,消費者享用後的喜悅聲音也傳不到農家。

他毅然決定回到家鄉,希望用自己多年在企業學習的創新行銷方式來經營農業,建立價格主導權,讓生產者能夠參與從生產、流通到消費者口中享用的一貫過程,增進雙方直接溝通管道。

之後他和剛好也決定回鄉的弟弟合作,弟弟和爸爸負責豬隻養育,他則負責建立與消費者的直銷管道和各式促銷活動。

除了大幅改善加強農家通常較弱的網路內容外,他們從消費者的觀點開發各式量身訂做的產品,也貫徹分眾行銷。從咖哩肉、豬排肉、燉肉、烤肉等不同包裝,到定期訂購有折扣、訂貨時可指定豬肉部位、 因應現代小家庭或單身人口增加開發許多小包裝產品等。

為了增加和消費者直接對話機會,每月在農園附近舉辦大型烤肉會,讓消費者有品嘗他們精心養育豬肉的機會,並聆聽消費者的建議和聲音。並和附近農家合作,讓消費者多接觸農家和農業,了解農家培育農產品的過程,每個農家都打出自己的名字,建立自我品牌。

和消費者直接對話

幾年下來,他用創新手法有效大幅擴增自己家族傳統養豬事業銷售額五倍以上,單價也較過去高出數倍,打響名聲。但他的夢想沒有停在自己家族企業的繁榮上。

回鄉四年、公司上軌道後,他在東京都心的六本木創建了「農家兒女回鄉網絡」,希望讓更多像自己一樣出身農家的兒女回鄉,繼承家業。

在日本農業內外都面臨重大挑戰時,他認為這是救活日本農業的最快最有效方式。

多年來網絡以各式創新方式培植了許多年輕一代的農業經營者。從在東京最繁華的六本木辦每周農業早市、推廣年輕農家的農產品,到在辦公大樓林立的丸之內大學辦上班族早晚的農業課程和各式交流機會。

出身農家或對農業有興趣的各界人士通過聚會,了解日本農業問題,同時學習相關農業經營的新知。

他們也與餐廳和日本各地方合作,提供日本全國新舊農家直銷產品機會。

新3K產業 展現活力

參加課程的許多農家第二代,原本都是因上一輩對農業未來悲觀才離鄉到都市發展,對農業也有很多負面印象,但透過這些研習和交流,對農業重新有了不同看法。

宮治認為,農業是地方的關鍵基礎產業,如果能用有效的經營方式,農業可以是極有魅力的「新3K產業」(“Kakkoyokute,Kandougaatte,Kasegeru”—既酷、讓人感動、又能賺錢)。他希望十年後,日本小學生的就職第一志願是「農業」,農家子女也能以繼承家業為榮。

宮治正以現役商業人兼任社企推廣者的雙重角色,重塑日本農業的新風貌。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你也欣賞宮治社長「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經營哲學嗎?

與你分享社企流三週年論壇
更多兼具商業利益和社會使命的絕佳點子都在這等你挖掘!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道德消費真能改變世界?

編譯:繆葶

編按:本文編譯自《經濟學人》觀點,作者嘗試指出一些道德消費值得深思之處,並提出制度面的改革建議。文中的論點社企流並不全然認同,也建議讀者對於有爭議的論點自行多方查證,但無論如何,不同的觀點仍值得讀者對照與省思。


如果你覺得透過消費能夠改變世界,再一起仔細想想吧。

圖片來源

「無須再等到政府行動,公平貿易的好處就是透過日常購物就能做出改變!」一位公平貿易運動的代表如是說;無獨有偶,紐約大學的營養學家Marion Nestle也主張購物時若選擇有機產品,就等於為地球發聲,帶來更豐足的土壤、更乾淨的水資源,以及更少的殺蟲劑。

把消費視為新形態的政治概念,確實有其吸引力:一般政治選舉的周期很長,然而購物卻是日常,還能夠讓你用超市推車表達理想。若你將環保視為己任,你可以選擇有機農作;如果你想幫助第三世界的小農,你可以透過購買公平貿易商品來達成;如果你反對跨國公司的壟斷與低廉收購,購買在地農產品可能會是你的選擇。而道德消費最棒的部分,在於它不但有趣,還能讓你一邊享受一邊做好事。

一般所謂的道德食物可被歸類於三大類:有機、公平貿易以及在地產品。然而,以下也有幾個理由顯示,改變世界無法單純依賴「消費」,需要的還是那些相對乏味的制度規範,像是政治。

購買有機,摧毀雨林?

有機食品有別於一般依賴化肥的傳統密集農業,標榜不經人工肥料與殺蟲劑種植,因此被認為較「友善環境」—然而這得端看於你對於友善環境的定義。

農業本身其實就會對環境造成傷害,從1萬多年前農業興起後,帶來的是森林的大規模砍伐,而在1960年代綠色革命後,化學肥料的應用讓相等的土壤面積上可以得到三倍的收成;相較有機栽培,著重以作物循環和堆肥取代肥料,較不密集。若全球的農業都改採有機,可能要增加好幾倍的農地才能維持目前的全球產量,也可能意味著雨林的生存空間將越來越小。

公平貿易是為提升小農收入而誕生的制度:以比市價高出一些的價格銷售,其中的差額能夠回饋給生產者。然而農作物的售價低廉係由於生產過量,而公平貿易提高產品的價格,等於是變相鼓勵農民捨棄多樣化的作物培育,改成單一經濟作物的栽種,反而違背最初的構想。(編按:關於部分公平貿易的爭議,生態綠部落格曾撰文釋疑與澄清,建議讀者一併參考閱讀。)

在地農作提倡減少食物里程(food miles)進而減低碳足跡,然而在一項英國食物體系的研究中卻指出:有近半的食物里程,其實來自於家戶到商店間的路程;因此,當多數人居住的離超市較近、卻離農民市集較遠時,到在地農場購買農作-相對於跨國食物運銷體系-反而有可能產生更多的食物里程數。

對改變的期待

道德食物運動所提倡的種種目標—例如保護環境、鼓勵發展以及導正全球貿易帶來的扭曲等,都是值得鼓勵的,然而解決關鍵在於手段:公平貿易咖啡並不會完全消弭貧窮,而即便全世界的蘆筍都是有機栽培也不能拯救地球。

國際政府間的合作才是解藥,例如建構全球碳稅體系(carbon tax)、全球貿易系統的改革以及消除對於本國農產的關稅保護與補貼政策等,特別是歐盟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大大排擠了第三世界農作進入歐盟市場。

適當的自由貿易也許是幫助第三世界貧窮小農的最佳制度;透過課徵碳稅會將成本加諸於商品,讓零售商更有誘因採購在地作物-若確能減低能源消耗的話。然而形成這些改變所需的是各國政府間的協商、談判與合作政策制定,可惜的是,至今大部份的政府依然失職。

道德食物運動的風潮所帶來最大的改變,在於喚醒了眾人的意識,顯示出人民對於改變世界的期待以及對於國家政府之於環保、世界貿易政策的失望;因此,候選人若想得到選民的青睞,更應將這些考量端上台面。單靠消費可能無法改變世界;如果你真的想要對這個世界做出些行動,這關鍵的選票,將由你自己決定。


資料來源

Good food?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