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房子是用來居住、而不是持有的地產:德國「合作住宅」10 大特色盤點

2019.10.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楊恭豪(OURs 都市改革組織實習生、政治大學地政學系研究生)

藉由民主參與的過程中,合作住宅(Co-housing)的居民們「共同」規劃與管理,並基於「共享」的價值,建構出符合合作社成員們的需求及社區,在這樣的環境裡彼此分享資源與空間,營造出強烈的社區意識,同時自主管理社區內的公共設施,有助於促進不同族群、世代,乃至於照護的需求之間,創造一個交流或社交的平台,並同時滿足在物質上共享的需求。

一、以合作社模式興建

德國的住宅合作社係以居民作為主體,在加入住宅合作社時,雖然必須繳納一定的費用,大約從幾百到幾千歐元不等,但在退出住宅合作社後會將當初繳納的利息及存款一併返還給予當初申請加入的對象。住宅合作社的脈絡大約可追溯至德國早期因相同職業所組成的工會,藉由共同出資與規劃,以合作社來興建住宅,這與一般我們常常聽到的員工宿舍又係屬不同的概念,相較之下,員工宿舍屬於業者出資興建,並出租或免費提供給自家員工;而合作住宅的模式通常稱為「法團主義」。

其實合作住宅這樣的模式,就有點類似於我們在過去的求學階段中,大部分的學校都會有所謂的合作社,裡頭販售各式各樣的零食與文具用品,學生們可以藉由「入股」的方式,大約 100 元上下為基本額,繳交給學校的合作社,每年年度結算時,甚至會發給禮券等,等到學生畢業後,可以申請再將當初入股的費用予以退還給學生。相同的運作模式,運用在住宅,則是為戰後的德國對於住宅的居住需求有一定的紓緩作用。

二、不易炒作房價

為符合住宅合作社的內部規範,亦即所有的住宅合作社成員除了要認同合作社的價值外,同時也必須遵守合作社所規定的內部規範,在這樣的前提下要對房價產生影響程度是很低的,且合作住宅提供了許多的居住機會,使得房地的炒作更難介入到市場當中。順帶一提的是,在德國買賣不動產,若在交易的過程中被認定是含有炒作或不當獲利者,是需要負擔刑事責任的,換句話說,德國政府藉由這種與刑事結合房地產買賣的方式,對於遏止房價的不當炒作是具有一定效用的。

「德國人認為,土地與房產不同於一般自由買賣的商品,而是基本人權,依據此一原則制訂出抑制炒作房地產的嚴格稅法,甚至是刑法,以保障居住權。」

三、使用權可以繼承

合作住宅的產權並非由住宅合作社的居民所「分別共有」,而係由住宅合作社所持有,在合作住宅的使用權於非自願性的移轉下,例如:繼承,是可以由其子女繼承,並繼續在合作住宅中居住,但該使用權無法接受轉讓。

簡單的來說就是,使用權在繼承時是可以被移轉的,但若是出於自願性的移轉,則是不行,如果當中的居民欲遷出並另尋覓其他住所,則可以向住宅合作社申請退還原繳納之股金。經營管理的部分則是由合作社監理會負責,向房屋使用者收取便宜的租金後,進行維護管理的工作。

四、政府政策保護與給予補貼

德國政府分別在 1950 年代與 1970 年代分別頒佈了舊法與新法的住宅建設法,目的在於使合作住宅的興建與政策性保護能夠更加完善,真正落實人民在居住上的權益。

同時在土地的供給上,也是由政府以相對較低的價格出租或出讓給住宅合作社,住宅合作社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土地的取得」,其他包括像是政府提供在財稅上一定的優惠,例如所得稅、財產稅、交易稅等等,以及提供融資優惠,由政府擔任住宅合作社在向銀行貸款時的保證人,不僅增加住宅合作社在融資時的足以通過的條件,也降低了銀行為此所需負擔的倒債風險。

五、另類又特殊的財務模式

以三疊紀基金會(Stiftung Trias)做舉例,其財務模式特殊的點在於他們並不著重於財務回收,而是更加注重財務的永續性,而非以收取利潤為導向,他們認為利潤僅需「合理」即可,並會將所得到的收入再次投入下一個新的計畫,以期待達到「撞球效益」。

同時他們也認為土地是所計畫發展最重要的關鍵,於是他們大量收購土地以作為基金會的資產,並以低廉的出租金額來支持與他們理念相同的合作住宅──環境友善及社區導向的合作住宅,關注人與社群間的互動。

甚至在三疊紀基金會收購這些未來要予以提供給合作社興建合作住宅中,會凍結這些土地的價格長達 99 年,目的即是在於對抗土地消費,因為他們必須保障這些居住在合作住宅內的居民有一個「可負擔的居住(Affordable housing)」。

六、參與式規劃的開發

一座位於 Spree 河岸的私人開發案 Spreefeld,為建立起緊密的鄰里關係,使得合作住宅內的居民們能夠共同分享彼此的生活與資源,便是採用「參與式規劃」的民主規劃,凡是牽涉到較廣大的議題時,居民之間則必須透過開會來決議,這種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從傳統「規劃給人們(Planning for People)」的模式,轉變成「與人們一起規劃(Planning with People)」,使得每個人對於居住的空間想像與願景得以被滿足,更加具有適居性。

該社區注重的是社區導向的工作與生活,並透過減少私有部分的面積,以提升公共空間的面積,是一生態設計原則不可少的方法。另外,也許會非常令台灣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所有的住戶在入住時,皆須通過甄選面試,並非只要有錢就能入住,這與台灣的情況可說是截然不同的。

七、因應住戶的各種不同需求

由政府釋出土地,並透過公開遴選的方式,就如同上述的 Spreefeld 一樣須以面試篩選參與者的 R50,最大的特性便是在於藉由參與討論每個家庭的空間需求及共享空間的型態,以共同集資購地、規劃設計、興建、營運管理的模式來建構出符合居住戶的需求,且提案構想可獲得政府所釋出的土地。

八、結合社會福利

透過合作住宅(Co-Housing)與安寧病房的結合,以低廉的租金讓需要接受照護的居住者能獲得服務,大多居住在地面層,並以重症、安寧病患、慢性疾病患者等為主,如:Südwestsonne,由非營利組織的志工進行照護,故大部分的經費會花在照顧病患,有助於補足現有社會福利制度架構下的不足,若以台灣目前正在推行的「長照2.0」與照護社區化的走向,其類似於這種 Südwestsonne 的模式不妨可做為台灣借鏡的一部份。

九、自主管理、營運

因合作住宅的興建大多與住戶所秉信的共同理念、價值有關,所以他們也自然對於如何去營造社區的環境與居民的凝聚力有一定的要求,所以透過他們在社區內自主管理、營運,組織一個社區內部的可能像是協會等管理組織,來共同維持社區內的居住品質,大至公共區域的設置,小至要在街道種什麼樣的植物,透過這種方式不僅減少了因委外物業經營所需付出的固定金錢成本外,也同時提升了社區意識的凝聚力,這與在台灣的模式是相反的,我們比較傾向交由專業的物業管理公司來統籌所有的住宅環境,卻往往忽略了鄰里之間彼此的關係,更拉開了彼此之間相互關心的那種距離感。

十、永續經營與發展

Ufa-Fabrik 是一座位在東德的老舊片場,早期是作為希特勒用來宣傳政令的場所之一,在荒廢了多年後由多名藝術家占領後開始進行創作,同時也與當地社區居民互動良好,最後使在地居民共同聯署協助購得該片廠,但土地所有權仍歸屬於當地政府,在 Ufa-Fabrik 有一整套的生態循環系統,包括汙水再利用系統、太陽能板等能源再生的設施,使得當地的資源能夠共享、永續、再利用,追求合作共生、環境永續、獨立自主、公平正義等原則,不僅拓展了原有的文化活動外,更發展了各項生態、社會、經濟實驗等。

New York Real Estate 媒體曾對於合作住宅有這樣的一個描述:「One that speaks to people who want to own an apartment but not feel shut off by it, lost in an impersonal city.」意思便是說讓人能夠在一個居住空間內不會感受到是被隔離的,而使人迷失在這座陌生的城市。

 

在全世界一個房價伺機起漲的年代裡,德國人藉由政策的引導以及對民眾的教育,告訴大家房子應該是要拿來居住的,而非用來投機的,因為這樣才能使居住權的公平正義落實在每位對居住有迫切需求的人身上,從他人剝奪對居住的權益而使人辛苦的是不應該的,而透過「合作住宅」的模式來減緩德國從二戰過後對於居住的需求,乃至現今追求對環境永續利用及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互動,和人與生態環境間的和諧共處,在社區內彼此資源共享,凝聚彼此對於社區的意識,進而推廣到社會,扶助社會上較為弱勢的群體。

無論是具有民主參與是規劃的 Spreefeld 或是照護人生最後一哩路的 Südwestsonne,皆凸顯出德國人在「居住」這環的注重,重視的是其內涵,而非僅是追求一個擁有的「所有權」,付出了自己一輩子的時間與金錢,是值得身處在高房價環境台灣的我們去檢討的。

本文獲 OURs 都市改革組織授權轉載,原文標題:10個重點瞭解德國合作住宅──公平、民主與永續

延伸閱讀
>> 都市中的社造實驗:南機拌飯讓互助共享重回鄰里間
>> 當孤獨成為一種病:全球以「共居公寓」作為人際關係的解藥
>> 公宅、私宅以外的第三種居住選擇:在「合作住宅」不只一起住,還要共同經營生活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不疾不徐地在「島內散步」——他們在台北帶過上萬場導覽,現在盼建置全台的永續旅行生態系

時值秋日颯爽,正是出外郊遊踏青的好天氣。社企流推出「陸地海洋玩透透:來一場秋高氣爽的永續旅行!」系列專題,帶領讀者從陸地到海洋,認識永續旅行多元的實踐方法與樣貌,並一同探討如何使島嶼上豐富的自然與文史資產,得以世代為人所見。

文:郭潔鈴

「大家戴上耳機,將音量放小一些,我們即將進到老街囉。」跟隨島內散步的導覽團進到頭城老街,舉目四望皆是復古的紅磚建築,這裡是宜蘭頭城鎮最古老的街道,沒有觀光老街中常見的攤販生意,有的是世代在此駐足生活的居民日常。

為了盡可能降低對當地居民的叨擾,導覽全程使用無線對講機,當日的導覽員兆廷不僅對老街歷史、建築特色瞭若指掌,更與居民們十分熟稔,此起彼落的打招呼聲,宛如街訪鄰居般串門子、話家常。

「嘿!你怎麼又來啦!」「我來帶導覽呀!」兆廷帶領團員們深入老街,一同品嚐由年輕老闆娘細心熬煮的天然石花凍加上新鮮果醬,再與手藝精湛的鐵窗花師傅討教片刻,最後進入由藝術家老闆開設的老屋咖啡廳,在手沖咖啡香中觀賞攝影師張恆瑞用雙手採集的頭城美好時光。

這條總長僅有 450 公尺的老街,卻讓人待上兩小時仍流連忘返。島內散步推廣的永續旅行,重視的正是與在地社區、文化歷史及土地環境有所連結,讓旅客用不疾不徐的步調,親身感受台灣土地的溫度。

從大稻埕發跡,推廣重視「平衡」的永續旅行

深耕大稻埕、台北街區導覽多年的「台北城市散步」,於 2019 年正式將品牌名更換為「島內散步」,並增加東北角、宜蘭與新竹等新路線,盼望跨出台北、將永續旅行的理念推廣至全台各地。

家族 5 代皆生活在大稻埕的島內散步創辦人邱翊,2012 年開始了第一場大稻埕導覽,帶領人們看見他心目中與眾不同的大稻埕。

人們想起大稻埕,或許會聯想到年節時熱鬧滾滾的年貨大街,但是一陣喧嘩過後,大稻埕又留下了什麼?邱翊徐徐說道:「年貨大街其實對大稻埕的環境影響非常大,留下了非常多垃圾、噪音、人潮,造成了交通阻塞,這些是一般人看不到的,所以我們希望可以避免這樣的觀光活動出現在地方。」

與其走馬看花,不如留心駐足。島內散步推出的大稻埕導覽行程,便帶領旅客漫步台北保留最完整的老街區,探訪老屋新生與傳統商家,以及當地信仰中心的廟宇宗教,從文史角度認識不一樣的大稻埕。

始終秉持永續旅行理念的島內散步,規劃行程時講求的不僅僅是步調放慢,更重視「平衡」。

邱翊心中的永續旅行,可用「兩大兩小」說明,意即「顧客體驗度滿意最大、經濟效益最高;對文化資產影響最小、對環境影響最小」,而當前兩者與後兩者達到平衡,便是實踐永續旅行的最佳狀態。

邱翊進一步舉例說明,過去股東只看財務數字,公司就只會追求最大商業利益,如今越來越多人重視企業的社會責任,以及永續發展目標,便是為了往中間取得平衡,永續旅行的概念也是如此。

當觀光效益不再以人次、消費金額為評估標準,而是更重視與地方文史的連結、以及對生態的關懷,將能更往永續旅行邁進。而當每一個旅客皆能減少對環境、對文化的破壞,台灣珍貴的文化遺產與生態資源,將能世世代代為人所見。

島內散步與地方團隊、影響力客戶建立 3 方關係,盼促成台灣永續旅行生態系

在規劃永續旅行上,已有 7 年豐富經驗的島內散步,2019 年起盼望更積極串連台灣各處的地方團隊,並將經驗與既有客群帶到地方,進而建立台灣的永續旅行生態系。

邱翊深信:「我們必須要跟不同的地方團隊合作,因為唯有地方團隊才會比我們更清楚當地的風土民情。我們希望島內散步成為一個平台,將更多重視價值意義的影響力客戶,引介到地方產生實際的消費,建立一個 3 方的關係。」

在與地方團隊的關係上,島內散步可協助地方團隊宣傳曝光、代銷行程,或者直接將地方團隊的遊程結合至自身導覽路線中,共享彼此的客群。島內散步未來預計也會投資合適的地方團隊,助其加速成長、成為可兼具商業模式運營與社會影響力的永續旅行服務提供者。

目前島內散步主打的「漫步宜蘭的 5 種生活」5 條路線中,便廣泛地與地方團隊合作,包括在深溝農村推廣小農友善耕作的「慢島生活」、返鄉青年在蘇澳白米社區成立的 Hostel 兼餐廳「木益客棧」,以及頭城老街上各具特色的在地店家。

在與旅客的關係上,邱翊表示,比起大眾市場,島內散步將更加鎖定有消費責任、有影響力的客戶,例如政府、企業或民間倡議團體。期許這群具有影響力的客戶,可於走入地方、看見地方真實的樣貌後,制定真正貼近地方需求的策略。

邱翊分享,「其實在還沒進入地方前,你都會有自己的想像,但那個想像往往會有落差。所以我們想去縮短這個落差,讓大家感受地方真正的樣子,那地方才不需要改變自己。」

島內散步作為地方團隊與影響力客戶之間的橋樑,將 3 者相互串連,宛若於旅客腳下,開啟了一條直達的連通道,使旅客透過島內散步建構的道路探訪各處景點時,可見識到最真實的在地樣貌。

從認識到喜歡,進而建立台灣人的文化自信

從小小街區走向全台各地的島內散步,至今已累積超過 8 千名會員、帶過上萬場導覽,使無數人更加認識台灣的美麗。

邱翊分析,旅客參加完行程後,會經歷過 3 個階段:從認識台灣、喜歡台灣,最後進而建立對台灣的文化自信。

就如同看過龜山島的日出,才知道一片天空可以有萬種顏色;吃過在地小農種植的鮮甜蔬菜,才知道簡單烹調就是美味;聽過在地大哥介紹的文史故事,才知道一磚一瓦背後都有回憶。旅客透過視覺、味覺、聽覺等感官體驗,親身認識台灣土地、進而愛上它,迫不急待渴望與所有人介紹它,是旅程過後所能獲得最大的寶物。

「文化自信是我內心最想要做的事,我希望台灣人能夠勇敢地說出我是台灣人、我很愛這塊土地,我可以很清楚知道,如何對國際社會介紹什麼是台灣。」邱翊眼神堅定地說。

今年取得「樹冠影響力投資」資金挹注的島內散步,預計在今年第四季正式成立旅行社,將能提供更多元的旅遊服務。未來,島內散步也盼望加深與亞洲永續旅遊市場的連結,吸引更多國際旅客進入台灣,使其親自感受這塊土地的溫度與美好。

從鬱鬱蒼蒼的高山,到波光粼粼的大海,人們將持續踏上永續旅行的旅途,用雙腳感受每吋土地,用雙眼將美景盡收心底,並用心深刻珍惜山海。

核稿編輯:李沂霖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延伸閱讀
>> 農夫不用再單打獨鬥:宜蘭「小農應援團」媒合青年,緩解農忙時刻的人力困境
>> 深入原住民部落 30 年的美國導遊揭密: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而是山
>> 曾為南半球最大捕鯨站,現成海洋保育推手——台灣青年參訪澳洲渡假村,剖析生態旅遊推動心法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