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家有小小孩也不怕!心理師分享:夫妻成為彼此神隊友的 6 大關鍵

2021.01.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Bananny/文:HIGH媽。心理師

家裡多了個小孩,伴侶關係會受到 4 個層面的衝擊,通常在這些衝擊之下,導致兩個人親密關係變差、最常聽到的關鍵衝突主因,其實就是育兒分工上到底兩個人是神隊友還是豬隊友的問題。

想到神隊友,我就想到兩年前,第一次找陪玩夥伴的時候,陪玩夥伴對我帶來的幫助,遠遠超過我的想像。

我沒有預料到,陪玩夥伴對孩子全神貫注的程度、對育兒工作主動接手的程度,可以那麼大地分攤掉孩子對我的注意力,讓我即使跟他們在同一個空間裡,卻仍然可以專心地工作、處理孩子纏著我的時候沒辦法完成的家事。

我也記得,自己當時一直在想,為什麼陪玩夥伴可以是神隊友,有時候家裡的另一個人(次要照顧者)反而沒辦法?

比方說,即使次要照顧者被分配到要顧著小孩,讓主要照顧者在同一個空間處理別的事情、或者是在隔壁房間休息。但是,蠻常見的結局是,孩子仍然會出於無聊、出於需要協助、出於想念主要照顧者,重新黏回了主要照顧者身上。

到底要怎樣才能做個神隊友,不要當豬隊友?

關鍵一:孩子買單誰取決於他對誰熟悉,而熟悉度,取決於你們是如何分工的

我們當然不難了解,孩子黏著主要照顧者,是因為這個人最了解他需要什麼、最知道怎麼回應他、最能跟他在日常生活的節奏中運作愉快,但這種了解、安全感、依戀、還有合作的手感,都是一次又一次的經驗、一小時又一小時的相處,累積下來的,它來自於主要照顧者與孩子的熟悉程度。

這種因著熟悉而帶來的默契,其實沒有別的方法可以培養,就是得靠朝夕相處。

而朝夕相處,並不是你跟小孩住在同一個家就會發生,你得有時間去跟他接觸、照顧他。不過,一個有小孩的家庭要正常運作,還有許許多多跟接觸小孩無關的家務,於是,主要照顧者和次要照顧者通常需要分工合作,你們是怎麼在育兒生活中分工的呢?

以早晨的時光為例子,你們是怎麼合作的呢?

回應小孩和處理事情,通常誰較投入哪一類的工作?

你們的每個選擇跟分配,堆起來,就會決定了你們各自跟孩子的熟悉程度。決定了,誰比較可能讀得懂寶寶的訊號是什麼意思?或者知道怎麼樣對待寶寶可以讓他最合作、最開心、最能配合?也決定了,誰比較可以讓另外一個人不用看顧寶寶、無後顧之憂地去處理事情?

High媽。心理師建議一:「在和你的隊友進行家務和育兒的分工的時候,以這個工作『會不會接觸到孩子、能不能增加我們對孩子的熟悉度、是不是跟孩子花時間相處』來分類,單純庶務性、無關乎親子互動的工作,怎麼分工可以比較多彈性(甚至有時候外包也是一種選擇),但是『可以增加與孩子熟悉度』的工作,建議你們在可以的範圍內,盡可能平衡(不需要精準計較公平),但至少不能夠落差太大。」

關鍵二:真正影響了育兒工作分配的,其實是「性別意識型態」和「性別策略」

你有沒有問過自己,這些分工裡,誰做什麼是誰決定?如何決定的呢?

迷思一:你以為是誰收入多,誰就主場在工作,誰收入少,誰就主場在家裡嗎?

錯!事實上,早在 30 年前,美國一位出版多本重要著作的社會學教授 Arlie Hochschild,在她 1989 年出版的暢銷書《第二輪班:那些性別革命尚未完成的事》一書裡就提過,以異性戀雙薪家庭為例,在先生賺得比太太多的家庭裡,20% 的男人會分攤家務,在先生賺得跟太太一樣多的家庭裡,30% 的男人會分攤家務,如果按照「誰賺得多、誰的家事就可以做得比較少」這樣的邏輯,那先生賺得比太太少的那一組,理應分攤更多的家務,結果卻發現,在先生賺得比太太少的那一組,男人分攤家務的人數是零!

迷思二:你以為如果另一半有一個疏離又不做家事的父親、溫暖又一個人包辦大小事的母親,他就會因為原生家庭教養的經驗而變成一個豬隊友,反之就變成神隊友嗎?

錯!一樣在 Arlie Hochschild(1989)的一系列研究中發現,同樣擁有「疏離的父親、超人的母親」的異性戀爸爸們,有些人以教養的理由說,自己做一個比較抽離的次要照顧者,只是因為自己就是這樣長大的,沒有好榜樣可以學習,但某些同樣背景長大的爸爸,卻以教養的理由來說自己要做一個跟傳統父親不一樣的爸爸,而且身體力行。

事實上,我們以為我們用來衡量如何分工的現實條件也好、抽象的原生家庭價值觀也好,都只是檯面上看起來解釋得通的迷思,卻不是真正決定跟影響我們在分工的原因!真正的分配淺規則(意思是沒有經過討論就自然地認為誰應該做什麼),是「性別意識型態」和「性別策略」,尤其是異性戀的家庭(Arlie Hochschild,1989)。

那是什麼意思呢?白話地說,就是你認同自己的婚姻角色是父親還是母親。以及,你腦海中認同的父親和母親,應該是長什麼樣子。這是性別意識型態。

然後你就會為了要成為那樣一個父親或母親,而採取相對應的策略,試著符合你內在的觀念。這就是性別策略。

High媽。心理師 建議二:停止用誰賺多、誰賺少,來針對應該如何分工作討論,經濟當然是一個家庭需要好好討論的議題,但它通常只是檯面上的分工邏輯,卻不是真正的影響因素。也不要再把自己擅長或不擅長某一類的分工,都推到原生家庭教養觀的上頭,每一個為人父或為人母的人,都是重新學著當父母的。

關鍵三:性別意識型態可以分成傳統型、過渡型、平等型

Arlie Hochschild(1989)也提到,每個人的性別意識型態,會界定了他們比較認同自己的主場是家庭還是工作(簡單講例如男主外女主內),也會決定了我們希望在婚姻中要握有比較多、比較少、或是平等的權力(簡單講例如男人是一家之主)。

Arlie Hochschild 透過研究將性別意識型態大致上分為 3 類:

你有沒有發現,哪一個描述比較符合你的信念呢?哪一個描述,又比較符合你的另一半呢?你們兩個有沒有什麼對起來幾乎完全衝突的地方?還是你們非常合適呢?

以異性戀伴侶來說,兩個若都是傳統型,或兩個都是平等型(而且你們兩人希望認同的主場是一致的),那神隊友的機率會很高!因為你在育兒的過程中努力做的,就會剛好是對方要的!

神隊友的定義並不是一個人可以包辦所有的事情,而是這個人所做的事情恰恰好就是你期待他做的,甚至你還沒期待他就已經做了,那就更神了。

High媽。心理師 建議三:利用本文中整理出來的表格,和你的伴侶好好地聊一聊性別意識型態,聽一聽他認為自己的主場應該在哪裡?他認為你的主場又應該在哪裡?你們的性別意識型態對起來合不合?有什麼落差的地方?在這個分享裡,可以單純去了解他的,也表達你的,同時去討論,有什麼是你覺得你要調整的話,會很難克服的。記得,只是先了解跟分享,因為你們在小孩出生後可能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機會聊這些,請不要把談話的目的放在說服對方改變。

關鍵四:很多家長的性別意識型態是過渡型,而且我們的信念與感受經常相互打架

但很遺憾的,蠻多數的家長,都是過渡型配過渡型(畢竟現代人都是在傳統與現代的價值觀交錯影響之下長大的),他們對自己也好、對另一半也好,都有著矛盾而相互衝突的期待。

比方說:你怎麼可能又期待你的另一半衝刺工作、又期待另一半可以做大部分的家事呢?或是:你怎麼可能期待你自己在工作跟家庭上都要做好、還要打理家、還要輔佐另一半賺錢呢?

更慘的是,《第二輪班》一書中還提到,人們對婚姻角色所抱持的信念,以及對自己角色的真實感受,經常存在矛盾。像是有些男性表面上屬於傳統型,認為自己應該熱愛工作、在乎事業,卻很苦惱地感受到自己並不熱愛、也不在乎工作,他更想珍惜孩子不再重來的童年;又像是有些女性講到家務的時候抱持平等主義,但要拿錢養家的時候心裡就覺得這不是男人的事嗎?

不過,不論我們的信念與感受之間是否有差距,我們幾乎都還是依著信念在採取性別策略,自己去消化這些內在矛盾衝突的感覺。

High媽。心理師 建議四:也去跟對方分享,在你的性別意識型態中,你有沒有發現什麼自相矛盾的地方,比方說有沒有什麼是你信念上認為應該要那樣,但是你實際做起來,心裡的感受和好惡卻跟你相信的不一樣。

關鍵五:性別策略指的是一種行動計畫,以及執行該計畫所需要的情緒準備

意思是說,以男性為例,一個父親會因著他的性別意識型態而選擇(Arlie Hochschild,1989):要增加工作的時間、壓抑對小孩的想念,還是要提早回家跟小孩相處、壓抑他在工作上的企圖心;還是長時間工作,然後當個晚回家還是要犧牲自己和孩子的睡眠,跟孩子有親子時間的超級爸爸。

這表示著,一個次要照顧者可能得在採取性別策略的過程中,壓抑想要親近小孩的念頭、對伴侶的需求變得麻木不仁、或者選擇忽略小孩需要他的眼神和邀請,以讓自己可以順利地依據自己的信念,在育兒的過程中做出自己認為合情合理的行動。

比方說,Arlie Hochschild 所研究的異性戀家庭中,較少投入育兒工作的父親,描述怎樣的爸爸是一個好爸爸時,就很容易會把父職侷限在很狹隘的區塊,像是認為一個好父親就是要管教跟訓練孩子獨立,或是一個好父親是要教孩子紀律,或一個好父親是要教孩子關於棒球和汽車有關的事情。

除此之外,他們也經常會告訴自己「小孩可以自我照顧、非常獨立」,這ㄧ類削減小孩實際需求的超級小孩想法,以及「我老婆有在做、我老婆做得很好」這種過渡高估另一半、將另外一半理想化的反應,使得他們在投入工作而遠離育兒工作時較為安心,但同時,他們跟投入育兒工作的父親比較來,對孩子需要什麼、自己的伴侶能給孩子什麼、伴侶的限度在哪裡,就顯得不了解。

High媽。心理師 建議五:和你的伴侶討論,他心目中的好家長,不論是爸爸還是媽媽,是長什麼樣子。其實對孩子來說,長遠的來看(因為他們不會永遠只是需要你餵奶換尿布),尤其是青少年那時候的孩子,他們需要感到自己的照顧者,可以理解他們的困難和憂慮,可以幫助他們渡過難關,而這種熟悉度和信任感不會一夕之間發生,是在成長過程中慢慢累積的,即使是在孩子還不到青少年的這段時間,他們也需要感到自己的照顧者,會抱抱他們、親吻說晚安,而且知道自己沮喪時他們的照顧者有能力讓他們感覺好一點,給他們足夠的關心和注意力。

所以不管你原本對於自己該是一個怎樣的爸爸或媽媽有什麼想像,你還是需要先回到,孩子最重要需要父母的地方,就是這些!然後思考,我跟孩子怎麼互動、花多少時間相處,才能成為一個比較好的支持者,不管你是什麼性別都一樣!!而且來自雙親的愛都需要,不是只要其中一個就好!

關鍵六:同志家庭中的家長並非不受性別意識型態影響,但他們突破重圍的彈性很值得學習

性別意識型態,不見得完全不影響同志家庭的家長。

其中一個原因是,同志伴侶的樣貌也很多元,我在實務工作中遇到許多同志伴侶,有些男同志伴侶兩個都很中性陽光,也有些女同志伴侶兩個都嫵媚性感,也有些同志伴侶,外顯性別氣質上非常接近刻版印象中的傳統異性戀組合(一個很陽剛、一個很陰柔),各式各樣,有些伴侶的婚姻角色比較有彈性、沒有固定,有些伴侶的婚姻角色還是套在傳統的性別配置底下。

不同的性別意識型態認同的組合,會有不同的互動樣貌。

蕭巧梅(2015)曾針對同志家庭育兒歷程與親職經驗進行了一個質性研究,在研究結果中提到,同志家長由於也是生長在異性戀價值觀為主流的文化中,因此也會用家務工作的性質來詮釋親職角色,比方說女同志家長會用自己也帶孩子出門打球運動、在家中修繕物品,來描述自己也有盡到父職,男同志家長會用自己也會煮飯打理孩子的生活大小事、在孩子哭跟有情緒的時候溫柔地蹲下來跟孩子說話,來描述自己也有盡到母職。

也就是說,即使在同志家庭中,家務,多多少少,還是會有男人的家務和女人的家務之分,但是,因為同志家長兩個人是同樣的性別,他們往往有更多的彈性,根據各自有的工作機會、收入來源、特質、喜好、擅長之處來安排,誰做些什麼(蕭巧梅,2015)。

High媽。心理師 建議六:與親子相處無關的單純家務,請你們練習拋開性別這一個決定因素,更彈性地去思考,我們彼此是什麼樣的特質、擅長做什麼、喜歡做什麼、擁有什麼樣的資源,怎麼樣分工會平衡一點,也都讓對方感到舒服一點。不要自己自顧自地決定,結果做到死反而被人嫌到死,反而被分攤的主要照顧者既感受不到被支持、想要分攤的次要照顧者也得不到感激。

心理師最後的重要提醒

給主要照顧者:請練習放手,接受對方的方式會跟你不一樣,不要太過要求次要照顧者要做到你能做到的,也不要因為他的方式跟你不同就自己撿起來做,你越做,只會越剝奪對方自己摸索、跟孩子建立情感的機會,你是他的伴,不是他的主管,不要一直打他的考績,要讓他知道你需要他,不要當超人!

給次要照顧者:請持續努力不要放棄,不要因為做起來挫折、孩子一開始不買單、另一半一開始嫌東嫌西就放棄,你會找到自己的步調。正視孩子需要你的事實,把主要照顧者教你的方法當成重要的經驗談,不要太快嗤之以鼻,但也不用奉為圭臬,他是你的伴,不是超人,請不要認為他什麼都做得來,他比你以為得更需要你。

好的、適任的陪玩夥伴跟你的孩子一點都不熟悉,但還是可以做一個神隊友。我相信有一部分的原因,跟陪玩夥伴是受僱的角色有關,他們受僱要在特定的一段時間裡,幫忙減輕甚至是完全要消化掉主要照顧者的工作量和壓力。於是即使孩子拒絕他們,他們仍然會非常努力地嘗試,找到跟孩子連結的方法。

給所有的主要照顧者和次要照顧者,不要放棄!

全文轉載自 Bananny 托育小幫手,原文標題:家有小小孩也不怕,神隊友養成不可不知的關鍵

延伸閱讀
>>《月薪嬌妻》婚後生活:養孩子需要夫妻共同努力,更需要社會大力支持
>> 回應育兒首要需求!看各國政府如何推動平價公共托育政策
>> 經濟壓力大,年輕人不敢想像有小孩的未來——政府企業齊相挺,祭津貼補助緩解負擔

歡迎光臨《明日戶政所》,透過讀懂議題資訊、搜尋政府資源、了解創新行動、參與投票 4 步驟,一同關注少子女化議題,促進友善兼容的生育環境!
>>>點此進入專題

力挺種族平等與正義——蘋果投入一億美元啟動人才計畫,培養下一代少數裔企業家

2021.01.28
合作轉載

蘋果將投入一億美元推動「種族平等與正義計畫」,透過推動中心、蘋果開發者學院、及投資專注有色人種新創者的 Harlem Capital,培育更多明日之星。

數位時代/文:Dylan Yeh

蘋果日前宣布將投入一億美元推動「種族平等與正義計畫」(Racial Equity and Justice Initative),希望以此長期的機會,為有色人種社區提供更多的教育和創業機會。

「種族平等與正義計畫」中包括並與美國各地的黑人大專院校(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HBCUs)合作,建立約 100 多個以全球創新與學習為目標的「推動中心」(Propel Center),以及在美國底特律的蘋果開發者學院(Apple Developer Academy),提供有色人種學生更多的學習機會。

蘋果執行長 Tim Cook 在接受 CBS 訪問時表示,「去年中種族平等的議題再次受到重視時,蘋果就開始規劃這個計畫,希望能讓有色人種社區在教育和就業方面獲得更多機會。我們將『推動中心』和蘋果開發者學院視為創新中心,在這裡提供編程技術、機器學習、藝術創意等領域的課程,並且協助學生提高創業能力。」

曾在歐巴馬政府擔任環境保護局局長的蘋果環境政策社會議題副總 Lisa Jackson 則說,HBCU 曾培養出許多社區領袖,因此有信心「推動中心」將成為蘋果及其他企業的人才庫,讓這些人才獲得更美好的未來和生活。Jackson 也說,「推動中心」的命名也意味著,人生的航程中難免遭遇風雨阻礙,藉以激勵這些未來的人才。

蘋果開發者學院選擇建立於底特律,是因為此地至少有 5 萬家小型企業是由有色人種所開設,而他們正努力重建這個受到經濟重創而一度又老又窮的城市。蘋果開發者學院要在底特律提供學習如何開發世界一流應用程式的機會,只要申請者具有渴望學習、創造力、和興趣,即使沒有編程的經驗也可以加入,而這個學院也是美國第一所針對協助有色人種而設立的,希望能培養出下一代的少數族裔科技企業家。

除了「推動中心」及蘋果開發者學院,蘋果還對風險投資公司 Harlem Capital 投資一千萬美元,來達成支持、培育有色人種企業家的理念,而 Harlem Capital 的目標就是在未來 20 年內支持由有色人種創辦的公司,與蘋果的理念相同。

當 Cook 被問到 Parler 遭 App Store 下架一事時,Cook 解釋說,Parler 因為違反 App Store 服務條款而遭到暫時下架的處置,若是 Parler 實施內容審核機制,就有機會再重回 App Store。日前由於川普遭 Twitter、Facebook 永久禁用,使川普支持者轉進 Parler 平台,並留下許多涉及暴力的內容,因此遭到亞馬遜停止提供伺服器服務,以及蘋果 App Store、Google Play Store 下架的處置。

採訪最後,Cook 表示展望 2021 年,蘋果的目標都與過去多年相同,就是希望能盡其所能地幫助他人並豐富他們的生活,至於對美國的發展,他則希望能回到兩黨制。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蘋果砸一億美元推「種族平等計畫」,助少數裔人才培育!庫克暗示 Parler 會再上架?

延伸閱讀
>> 「性別友善職場」的時代來了!企業擁抱多元認同,創造平權包容的環境
>> 半數員工是更生人!這家工程公司如何創造破百億營收,同時讓 96% 職員都留任?
>> 從理財、培養同理心到防治性騷擾都能學!EVERFI 提供像瑞士刀一樣萬用的線上課程,連 LinkedIn 執行長也來教課

歡迎光臨《明日戶政所》,透過讀懂議題資訊、搜尋政府資源、了解創新行動、參與投票 4 步驟,一同關注少子女化議題,促進友善兼容的生育環境!
>>>點此進入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