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影響力投資是什麼?台灣首檔社企循環基金「SERT」解析投資社企大小事

2019.11.11
瀏覽次數:

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 Social Enterprise Revolving Trust(簡稱 SERT 基金)是台灣首檔政府准予投資社會企業的公益信託基金。企圖透過影響力投資的過程中,不斷使基金循環,從中將環境、社會價值最大化。營運至今將近 4 年,本次社企流邀請 SERT 工作小組以「投資社企大小事」為題,分享 SERT 基金的運作秘辛。

文: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 侯家楷、汪劭穎助理

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 Social Enterprise Revolving Trust(簡稱 SERT 基金)SERT 基金成立於 2015 年年底,自成立之初便進行一連串「影響力投資」行動,積極尋找能善用商業模式為環境、社會創造價值或解決問題的社會企業家。

SERT 基金不僅僅是以股權投資,SERT 基金同時以諮詢輔導、社企獎學金、共同行銷等各項計畫提供社會企業成長茁壯所需的養分;運作至今近 4 年的時間裡,SERT 基金一共投資 了 4 家社創業者、贊助了 3 間組織,投入金額超過 1200 萬台幣。其中,SERT 基金最關鍵的投資策略就是援引「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的概念所進行,然而什麼是影響力投資?

什麼是「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

在以影響力投資概念投資社會企業的過程中,SERT 基金最常被問到的就是:「什麼是影響力投資?」。影響力投資和傳統投資有什麼不同?它和另一與投資相關、討論熱度也極高的「責任投資」(Responsible Investing)又有什麼不同?

其實,若我們將「提供資金以換取財務(有形)、環境與社會(無形)報酬」的行動視作一個光譜,最左端是僅講求「財務(有形)報酬」的傳統投資,最右端是僅在乎「社會、環境價值」的傳統慈善捐款,而「責任投資」和「影響力投資」則落在光譜中間。前者係以維持財務報酬為前提,在傳統財務分析的觀點上,另外將潛在投資對象的「非財務資訊」指標,也就是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等 ESG 3 大面向納入投資決策的過程中;後者則企圖將資金投入特定環境、社會使命為出發點,並同時期望財務報酬。

根據 SERT 基金長年的合作夥伴 KPMG,影響力投資的定義是「為了獲得正向的社會及環境影響力與財務回報所進行的投資」,其重要的特徵有 3 個:

  1. 投資人希望透過「資金供給」對社會或環境產生正向影響的「意圖」,是影響力投資的核心
  2. 影響力投資投入的資產類別相當多元,橫跨股票、債權等,然而不論如何,影響力投資都希望創造財務報酬,或至少要求資金回本,這便是它和傳統慈善捐款的差別所在
  3. 影響力投資致力衡量和揭露自身創造的社會和環境影響力,以達到公開透明與責信的目的

國際影響力投資市場

影響力投資市場的樣貌究竟是如何?根據國際影響力投資網絡(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簡稱 GIIN)2019 年針對影響力投資人的最新調查,2018 年影響力投資的總金額已達到 9930 億台幣,與 2014年 相比成長了超過 3 倍,整體而言影響力投資市場總額已突破 15 兆台幣規模。參與此份研究的影響力投資人當中,約有 4 成以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為基準,衡量其所有投資為社會和環境帶來的貢獻,更有超過 9 成表示其投資的財務和影響力績效都符合甚至超越了預期。

從此份報告中,我們亦可以一窺現今影響力投資領域的多元。舉例來說,影響力投資人的背景就不僅限於大眾最容易直接聯想到的基金公司,不過不少基金會、非營利組織、商業銀行,和國際性的開發銀行等,也都積極利用影響力投資來達成其社會目標。

GIIN 所建置的影響力投資資料庫 ImpactBase 也證實了上述影響力投資的第二項特徵 —— 可能投資不同的資產類別,並透露出其所關注的對象遍布了環境、社會面向的各種議題。

SERT 基金如何以「影響力投資」投資社會企業?

在 SERT 基金的具體執行上,「影響力投資」概念最先體現在投資標的的篩選方法中。SERT 基金以「社會使命」為評估的根本,檢視社企是否針對其欲解決的議題提出有效的解方,其次再考量社企的經營管理各面向是否能支撐其社會目的的達成。最後,SERT 基金也看重社企是否能產生系統性的影響力,亦即其影響力是否有被規模化的可能。

當然,「影響力投資」絕不僅用於評估上。在確定投資一間社企後,SERT基金會為其製作影響力模式圖,挑選適合用來衡量成果的指標,並定期與社企會晤,了解影響力達成的狀況。此外,SERT 基金也發表自身的影響力報告,和各方利害關係人溝通我們透過投資創造的影響力。從投資前的評估(Scoping)、投資後的管理(Engage and Evaluate),到發布影響力報告 (Deliver),SERT 基金的「影響力投資」便是以這樣「S-E-E-D」模式來實踐。

本文為 SERT 基金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社企流

延伸閱讀
>> 社企創業家募資入門:尋找創投資源前,你必須知道的 5 件事
>> 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 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社企或非營利組織,如何找到受益者真正的需求?社企創業者:聽不見受益者的心聲,是因為靠得不夠近

2019.11.08

文:郭潔鈴

有志改善社會問題之士,該選擇哪一種組織型態,又該如何找到受益者的真正需求呢?

2019 年 10 月 19 日於三創生活園區舉辦的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於下午場次的講座二「社會企業可以說的秘密」主題下,探討「社企或非營利組織,受益者真正的需求是什麼?」議題。

此場次由聯合報系願景工程總監梁玉芳擔任主持人,與人生百味共同發起人巫彥德、多扶事業執行長許佐夫及勝利基金會創辦人張英樹,一同探討社會影響力組織如何選擇組織型態,並剖析受益者的真正需求。

人生百味搭建舞台,讓貧窮者說出真實心聲

以「集力使力,點亮街頭」為組織使命的人生百味,透過舉辦各式各樣的交流活動與策展企畫,拉近大眾與無家者之間的距離。共同發起人巫彥德表示:「街頭是社會中人們最後的選擇,因為它是對大眾開放的地方,但是街頭不是很友善。」因此人生百味盼望成為「街頭上的顧問」,引導社會大眾更認識無家者的處境,也對無家者展開陪伴與培力,一起走上自立的路。

關於人生百味的組織型態,巫彥德開門見山地表示:「我們有公司也有協會。」人生百味團隊於 2014 年成立了人生百味股份有限公司,並在 2017 年成立社團法人人生百味文化建構協會。由於巫彥德大學就讀商管系,因此組織創立之初,自然而然地選擇以商業型態營運、成立股份有限公司,並發起了號召群眾共煮共食的「石頭湯」、開發創新街賣產品的「人生柑仔店」等計畫。

然而在與無家者互動過程中,身為企業經營者,卻遇到了兩難的困境。巫彥德分享,曾有一位第一次賣人生柑仔店產品的街賣者,早上 7 點就來辦公室按門鈴,這名街賣者表示,昨天一天只賣了兩百元,扣掉來回交通費後,連買便當的錢都沒有,因此希望人生百味能先借一點錢給他周轉。

「身為公司,要借錢給他嗎?」巫彥德表示,「我們遇到的困境就是,有些事情不能賺錢,但究竟要不要做呢?所以我們後來成立了非營利組織。」

人生百味團隊成立人生百味文化建構協會後,主要計劃為加入「窮學盟」,與其他同樣關注貧窮者議題的倡議團體,一同籌組「貧窮人的台北」系列倡議活動,旨在透過此倡議,使大眾了解貧窮社群的真實心聲。

巫彥德指出,許多人向貧窮者提供服務,卻很少進一步思考使用者經驗。舉例來說,許多人將食物捐至偏鄉的弱勢家庭,弱勢家庭中的爸媽,會將食物拿去換酒,但是社會大眾卻不願意理解,貧窮家庭需要止痛劑去面臨痛苦。

「我們很難蒐集使用者經驗,因為貧窮者沒有表達的勇氣、文化資本不一樣,所以他們往往既是感激也是埋怨。」

因此窮學盟盼望為貧窮者搭建發聲的舞台,用攝影、文字、甚至是真人現身分享的方式,使貧窮者建立與大眾溝通並瞭解彼此的管道。

巫彥德引用立志改善貧窮的「第四世界運動」曾提出的一段話:「當我們沒有機會聽到貧窮人的聲音,代表我們靠得不夠近。」透過蒐集貧窮者的真實心聲,人生百味得以持續優化使用者體驗,並做為貧窮者與社會大眾的橋樑,逐漸邁向同理與共融的社會。

多扶事業發展多元服務,為行動不便者打造無障礙生活

「我想提供的是無障礙生活的服務。」多扶事業(以下簡稱多扶)執行長許佐夫堅定地說。10 年前許佐夫的家中長輩生病受傷、需以輪椅代步,但是卻因未持有身障手冊,無法使用政府提供的無障礙服務,使生活有諸多不便。因此許佐夫毅然決然創業,成立多扶接送品牌,成為台灣第一家民營的復康巴士。後續更發展多扶旅遊、輔具租借等多元服務,盼望全方位解決行動不便者生活中的困難。

然而經營民營的無障礙接送服務,在法規上會面臨諸多挑戰。許佐夫表示,多扶必須拿到小客車執照、甲種旅行社執照、醫療用品執照,才能合法經營。經過繁複的申請手續後,多扶目前已取得上述 3 種執照,但是多扶今年面臨了另一項違法危機。

許佐夫進一步解釋,「今年多扶滿 10 年,但是申請政府標案需要 5 年以內的車輛,營業車輛必須是 10 年以內的車輛,如果不汰換車輛,現在變成非法營業,但是要汰換,就要 2、3 千萬。」

因為此契機,許佐夫在社企前輩跟政府的建議下創立了協會,與上市櫃公司合作,成功募集到汰換車輛的資金。許佐夫坦言,原本自己反對成立協會,更擔心大眾會有所疑慮,「多扶成立協會後,還配稱為社會企業嗎?這不是一種取巧方式嗎?」

因此許佐夫堅持將協會名稱也取名為多扶,使社會大眾可以一目了然兩者之間的關係。此外,協會除了與上市櫃公司的 CSR 部門合作,還會參與政府標案的規定制定,以及多扶培訓與認證,盼望將多扶 10 年來在無障礙服務的的經驗輸出,使台灣有越來越多符合使用者需求的無障礙服務。

最後,許佐夫重申多扶一路走來的理念:「只有障礙的環境,沒有障礙的人。」多扶始終致力提供完善的無障礙環境,使所有行動不便者,重新掌握行動的主權。

勝利基金會開發多樣化職種,助障礙者找回自由工作權利

致力投入身障就業議題的勝利基金會創辦人張英樹,談及如何符合受益者真正需求時表示:「比起談受益者,我們更去談工作夥伴的需求。」

對於勝利基金會而言,障礙者就是組織內部的工作夥伴,透過開發多元職種,使障礙者獲得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利。

張英樹表示:「我們希望每一個障礙者,都能找到他能夠 fit 進去的工作。」為了達到此目標,勝利基金會已開發多元的事業體,包括勝利加油站、勝利廚房、勝利手工琉璃、勝利數位設計印刷中心等等,此外,勝利基金會也與企業合作加盟,開了由身障團隊經營的全家便利商店以及 Subway 潛艇堡。

張英樹感性地分享,曾經有一位台幹,至外地工作時突然腦血管爆裂,回台灣後躺在加護病房好一陣子,甦醒後右邊身體癱瘓,並影響口語發音,後來他到勝利的全家便利商店擔任收銀員,現在他的夢想,是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全家。

為了協助障礙者的工作流程優化,勝利基金會更時常借助資訊科技的輔助。舉例而言,在 Subway 服務的員工,由於時常遇到客人難以抉擇要加什麼配料,而導致點餐速度緩慢,因此勝利基金會特地開發了給顧客使用的點餐 app,客人可先於 app 中選好餐點與配料,再進入點餐流程,如此將能優化服務品質與速度。

面臨不同障別、不同職種的需求,張英樹透露其實並沒有任何秘訣,就是得「永遠審視障礙者的工作需求。」透過聆聽第一線工作者的心聲,開發出最符合工作夥伴的服務。

無論是社會企業,或是非營利組織,可依照自己希望提供的服務,選擇更適合的組織型態,但是最終仍應以社會使命為依歸,更加貼近受益者的需求。

核稿編輯:李沂霖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嗎?應以乘號替換等號,讓彼此各司其職、深化社會影響力
>> 創業者眼中的社會企業——在社會使命和市場現實之間,以勇於嘗試的創新精神開拓活路
>> 台北街頭的麥田捕手:「人生百味」維護街頭的包容性,守護那些暫時墜落的人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