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永續商品創造新商機——大數據調查顯示,B 型企業銷售額高於平均 3 倍

2019.02.0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知名消費零售品牌籌資平台 CircleUp 是股權式群眾投資平台,他們專攻消費性商品市場,其上的募資對象都必需是淨值逾百萬美元的合格投資者。

這篇文章就是 CircleUp 所出的一份針對消費性品牌的 B 型企業與其他同業在品牌實力上的摘要調查報告。說明企業的品牌行銷需要檢視品牌的社會與環境使命,如此才能吸引新一代的消費者埋單並加深品牌黏著度。

文:B 型企業協會

透過 CircleUp 的機器學習平台 Helio,我們瞭解 B 型企業在市場上勝出同類型競爭者。

「經營是企業的天職(The business of business is business)」,出自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旨在說明關於商業活動在社會中的角色,且多次被解釋的一句名言。

在其前後,傅利曼及許多獲利為首要的股東和投資者都認為,企業的唯一作用是為其經營及擁有者創造利潤,如沒有考慮到這一目的而進行的任何商業活動都算是被誤導的。或許現在還是有許多企業領袖和投資者可能仍然此想法,但那些購買其商品的消費者,卻開始有著不同的感受。

消費者越來越多地關心他們所使用的產品。不再滿足於口味不錯的咖啡或看起來很酷的襯衫,許多人現在想知道他們所喝的咖啡是如何被種植?在咖啡種植地的農夫是否有收到合理的收入。他們身上所穿的襯衫是如何被製造?襯衫被縫製的過程中,工人是否有得到人道的待遇。這些有意識的消費者不只有「不傷害」的消極消費心態,而是積極地關心並支持對那些關心社區發展的企業。

符合高度環境和社會標準的 B 型企業,是由非營利組織 B 型實驗室每 3 年透過企業影響力評估(B Impact Assessment, BIA)後審核所認證。 這些 B 型企業對獲利有不同的看法,但他們都努力讓利潤為他們所關心的社區創造價值。

像是,知名戶外運動用品品牌 Patagonia 承諾將 1% 的銷售支持環保組織、King Arthur 麵粉員工每年近 6 千小時在不同的公益團體之間做志工、Barnana 發揮創意將有機卻磨損成熟的香蕉再利用製作成可口美味的零食。這些認證 B 型企業雖來自各種各行各業,他們在發揮積極的社會影響力卻是一樣的目標。截至 2018 年,全球有 130 個產業和 60 個國家共有超過 2500 多個 B 型企業。

CircleUp 早就注意到 B 型企業的重要性,2014 年為 B 型企業舉辦了募資。B 型企業不僅被消費者認可,對投資人也具有吸引力。而我們的機器學習平台 Helio 就證明了這點。雖然想像中 B 型企業是社會環境使命導向的公司,對於「獲利」這件事不甚追求;但事實上,許多 B 型企業的品牌實力及營業收入相關指標上的表現卻遠高業界平均值。 看來,深耕在使命上不僅不會削弱業務的成功,卻幫助企業全方面的成長。

 B 型企業超越平均

Helio 是 CircleUp 的機器學習資料庫,主動收集美國 120 多萬消費者和零售公司的數十億個數據資料,以分析每個公司在關鍵指標上的相對優勢,並預測突破成功的可能性。 日前 Helio 將專注於大眾消費市場的 306 個 B 型企業進行品牌評分調查,以幫助評估其品牌的實力、擴及程度、成長力道和品牌強度。

品牌排名是具有特定品牌得分的公司與於同一類型的公司相比較(如,花生醬與其他花生醬相比)。所有消費性品牌的平均品牌得分為 5,而 B 型企業有 93% 的得分都高於平均水平。 事實上,有 75% 的 B 型企業在品牌排名中得分為 9 或 10,如下所示。

很顯然 B 型企業的品牌經營上正在與消費者產生強烈共鳴,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因為他們專注於他們的使命及在該領域發揮社會及環境影響力。 從此我們也瞭解品牌得分最能預測未來的收入增長。

營業數字是明證

B 型企業的強勢品牌確實與強勁的銷售相關(正如我們的品牌預測模型所建議的)。我們使用大量數據,包括來自尼爾森合作夥伴的數據,分析了 72 家消費者 B 型企業的月銷售額,將其銷售成長率與其他整體類別的成長率進行比較。 分析結果如下

B 型企業們在過去 5 年中的銷售額大幅增長,超過 3 倍以上的成長。 截至 2017 年 10 月,B 型企業們的銷售額增長了 49%,而同類型群體的增長率則為 15% 。 客戶不是只喜歡在 Facebook 上按讚這些品牌,還是在 Instagram 上關注這些品牌,他們都會付出行動去購買他們的產品。

先前已有不同方式檢視了這種現象,如 2015 年市調機構尼爾森調查了 3 萬名消費者,發現有 66% 的消費者願意為永續使命的商品付出高一些的費用,2014 年的尼爾森調查則是有 55%。這次 Helio 的調查再次顯示,此一百分比可能會更高;消費者不再滿意於只在網路上串連,更用他們的錢包做出實際的消費行動來表明關心社會及環境使命的自我價值認同。

讓使命帶來客戶

B 型企業通過與一系列以社會環境使命為主的品牌活動和產品發佈,吸引並培養一群來支持他們的消費者群體。上述提到的 Barnana 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從創立開始,永續發展就是品牌的核心。他們的全系列零食都是使用升級回收的(upcycled)香蕉製成。

由於未達到傳統食品雜貨供應鏈的成熟標準,估計每年在拉丁美洲生產的香蕉中有 20% 被當成垃圾;然而這些香蕉仍非常適合脫水處理,不需要被浪費掉,Barnana 採用這些香蕉,並將其作為零食的主要成分。這為拉丁美洲的農民提供了相當的經濟效益,否則這些不能上市的作物就只有飼料或堆肥兩個選擇。

B 型企業認證不僅證實了 Barnana 其社會環境使命(解決有機香蕉農場的食物浪費),更推動公司策略性地思考其他影響領域,例如在脫水過程中,將香蕉皮升級回收為生質燃料。

在日益擁擠的創新消費品紅海市場中,擁有故事或其存在感對於品牌成功相當關鍵。 Barnana 建立了一個使命性的品牌,透過一系列產品的規劃,把香蕉農業貿易供應鏈的永續性及價值實際做到位。

Banana Brittle(升級回收香蕉製成的一種無麩質零嘴)及 Plantain Chips(無穀物且由升級回收大蕉製成)就是 Barnana 在品牌生命早期透過創意與使命連結,便能從最初的產品線延伸開發新的產品,不斷地吸引零售買家和消費者認同並消費的實證。 使命有助於實現這一目標。

現在既然我們已確定 B 型企業的消費品牌的銷售力道比平均值更高,接下來他們可能也會獲得比平均水平更高的投資機會。 我們在 CircleUp 對消費性產品市場的喜愛之一就是具有地理多元的公司,B 型企業也不例外。

雖然美國 B 型企業的消費性品牌有幾個聚集點(23 個位於紐約,20 個位於波特蘭,15 個位於舊金山),但還是有其他的 B 型企業散佈各地,這意味著他們可能比較困難找到投資者。 若希望找到 B 型企業的投資者最好走出紐約和舊金山等核心市場,應該在其他地區試著找到這些公司。 這是需要花費些心力的工作,但絕對是值得的。

具有社會及環境使命的企業是新潮流?

上述簡單的說明調查數據希望能成為董事會成員和投資者的明確指引,如果他們的公司希望將重點放在社會影響力上並要使其作為其使命的一部分,他們就應該這樣做。 這些努力並沒有降低品牌價值和拖累銷售增長; 事實上,尋求更積極的企業社會及環境使命,更深化品牌價值並拉近與消費者的距離。

上述的「經營是企業的天職」這句話並不一定是錯置的,當我們開始經營品牌,更強化品牌與社會環境的作為,事實上就是好生意上門了!

全文轉載自 B 型企業協會

延伸閱讀
>> 亞太區得分最高的 B 型企業:食藝餐飲 6 成員工為弱勢,端上最暖心的美食
>> 成為「對員工最好」的企業:這間價值數百萬美元的 B 型企業,100% 由員工持股
>> 做好事又能賺錢的經營哲學:綠藤生機用一瓶來自非洲的辣木油,助 3 千名迦納小農晉身中產階級

宜蘭三星的陶藝聚落:迴游青年貢獻所長,創造與居民連結的地方產業

2019.01.31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黃佩瑄、許芷瑄

園風光和落羽松秘境,是宜蘭三星鄉的寫照,三星四季青花瓷就坐落在田野間。如同老闆李哲榮想將對在地環境的觀察傳達給來訪旅人,瓷器融入了許多三星元素,無論是青花瓷的圖騰、土壤的運用,還是與人互動後激盪出新的設計火花,都是他對這片土地的情感與認同。

田調重新認識家鄉 李哲榮的創業之路

從小生長在宜蘭的李哲榮,從復興美工、東海大學美術系西畫組到美國電腦藝術研究所,畢業後從事廣告特效相關工作,也在一些設計學校兼課。結婚生子後,李哲榮決定從台北回到故鄉三星定居,對離家多年的他而言,家鄉必須重新好好認識。

「回到宜蘭後,環境對我來說是陌生的,我開始想透過田野調查了解生活環境、周遭的動植物和人事物,對生活在這邊很久的人可能會覺得沒什麼,但從我的角度來看,三星的每樣東西都很生動和有趣。」

除了進行田調,回到宜蘭教課後,李哲榮也發現動畫和多媒體等設計步調和在地較有距離感,因此開始尋找適合宜蘭學生和環境的事物。剛好他有一位朋友從事陶藝創作,製陶從練土、拉坏、修坯到陰乾、拓印、燒製的過程,每一步驟都要謹慎對待,不能操之過急,至少歷時 3 個星期的製程讓他深覺陶藝緩慢的工藝型態和宜蘭的生活非常契合,便於 2014 年創立三星四季青花瓷。

李哲榮說,當初選擇以陶瓷的其中一種品項「青花瓷」來創作,是當他找尋陶瓷歷史的過程中,發現青花瓷用色簡單,率真的風格和他想傳達的環境之美非常符合,「我只是想要把在三星的觀察告訴別人,所以不需要炫麗的顏色和技巧。」

融入在地元素 科技顛覆傳統

將在地人事物結合陶藝是李哲榮的目標,最初創作時便開發一種加入三星土壤的混和土,不過也因此遇到一些困難,像是這種特殊土質在燒製時會有不可預期的變化,導致成品的良率降低,耗費成本的結果就是提高售價、更難被消費者接受。

再者就是使用器皿的習慣,有別於日韓多使用觸感較粗糙的陶器,華人更喜歡亮面乾淨的器皿,混和土製成的陶器會帶點黑色的顆粒,因此很難進入家庭中。有感於此,李哲榮便改變策略,將混合土放入藝術類作品,日常器皿則回歸純陶瓷製作。

除了土壤的運用,鑽研陶瓷歷史的李哲榮更發現,早期歐洲人製陶是在一般的土壤上以白色的土或釉藥覆蓋,燒製出來便會有像瓷器一樣的效果,李哲榮覺得先人的作法很有意思,便決定採用這種方法製作,1200 多度的燒製溫度也比傳統瓷器低。

「一般瓷器燒的溫度非常高,可以做到非常薄且帶有一點透光性,看起來比較高貴和冰冷,但我們想做的是樸實、貼近生活和有溫度的器皿,因此製作出來的成品看起來是青花瓷的外貌,顏色和觸感卻像陶瓷。」

喜歡創新的李哲榮更顛覆傳統做法,將科技融入瓷器中,除了開發獨特的「拓繪」技術,以機器雷射切割青花圖騰,也運用 3D 列印的製做把手支撐器等輔具,讓一成不變的製陶過程有趣許多,未來也計畫引入機器手臂降低時間成本,「當傳統產業與科技結合,製作的門檻就降低很多,可以吸引更多人接觸。」

參與式工藝 人與環境的對話

因為講求人和環境的關聯,李哲榮也致力推廣「參與式工藝」理念,開設體驗工坊,講解陶藝的歷史,也希望大家對在地有所認識後,從環境採集素材繪製屬於自己的圖騰。

此外,他也執行「阿嬤的碗盤」、「台灣的餐桌風景」等計畫,從與街坊鄰居的聊天中發現宜蘭年輕人流失的現象,一次與社區阿嬤的交談中,得知她的孩子都外出工作,家裡兩老不需用到太多碗盤,李哲榮便設計出底下可以盛飯、上面可以裝菜、吃完還可以盛湯「一碗就搞定」的碗公。

還有一位飼養公雞的阿嬤,想要一個能放醬油和自己醃漬醬菜的器皿,李哲榮聽完後便設計了尺寸較大的碟子,融入公雞圖案的青花圖騰,讓阿嬤愛不釋手,「不論我們參與她們的生活還是她們參與我們的創作,都是因為互動產生了新的火花。」

想辦法做出服務別人的器皿前,要先有服務別人的心。李哲榮的參與式工藝理念從社區推行到年輕一輩,和文化局合作、目前已邁入第三屆的「宜蘭青年工藝師衛星計畫」就此誕生,希望培養在地工藝師,只要設籍宜蘭的年輕人都可以報名,再透過甄選決定最終人選。

令他驚訝的是,原來宜蘭就讀設計相關科系的年輕人其實不少,參與計畫的都是想要留在家鄉做些什麼的青年,李哲榮除了教導如何製作瓷器,也提點品牌經營和行銷的要訣,至今已有 4、5 位結業工藝師能自立並對外銷售作品,「品牌的培養需要時間,如果他們很快出去闖會非常挫折,因此計畫的原意就是要帶著他們足夠壯大到自立創業。」

與在地異業合作 打造陶瓷聚落

工藝與在地的連結也拓展到異業,像是與宜蘭的化妝品保養廠商、木作家具業者和茶行合作,除了以聯名的方式由李哲榮設計化妝品包裝和茶具,也將青花瓷鑲嵌在木椅上,形成獨特的家具設計。

李哲榮還希望將三星打造成陶瓷聚落,「雖然材料鶯歌才有,人力也很難找,但三星沒有這些東西,就從我們開始去試試。」此外,李哲榮更希望宜蘭能成為台灣的工藝之都,除了因為離台北很近,跑銷售或辦展覽都比其他地區方便,宜蘭的可用空間也很多,不論是向政府申請或是私人空間的取得都相對容易,「創業很辛苦,過程中太多作品會失敗,也要承擔很多跟人有關的事情,但同時又很有意思,時常有人鼓勵我們要繼續做下去,困難很多,也很容易遇到幫助。」

採訪側記

採訪當天三星吹來的風冷冷的,下了計程車,走過田野,在一處隱密的地方發現了小巧的木造工作室。訪談過程中,來體驗手作的孩子們開心嬉戲,開始畫圖騰時,又專注地一片靜謐;一旁的李哲榮老師頭戴頭巾、身穿圍裙,時而和孩子們討論作品,時而到戶外為素燒上釉完的半成品噴上保護色。與老師道別後,天空下起綿綿細雨,空氣中飄著草香,霧濛濛的田園風光,讓三星顯得更神秘了。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參與式工藝 燒出三星之美的青花瓷

延伸閱讀
>> 印度青年回收河中的廢棄鮮花,拯救恆河與 4 億人健康
>> 重金屬汙水幻化為美麗顏料——美國藝術家的淨水計畫,目標 100% 攔截水中的汙染物
>> 周奕成用「微型創業」開闢大稻埕經濟活路, 7 年內打造一支擁有 30 間結盟店的文創軍團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