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輩子至少走出一次舒適圈,做一件自己深信的事」維持初衷,建立平衡公益和商業衝突的優質社企

2018.07.16
瀏覽次數:

社會公益與商業利益的衝突,經常是社會企業隨時需要面對的問題,要如何在企業穩定維運的過程中維持自己的公益初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在創業初期,要穩定收益就已不容易,還要兼顧自己原先的公益目標,很容易顧此失彼。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第二天,大師工作坊邀請緬甸社會創業家 Helen Gunthorpe 以及越南社會企業育成專家 Pham Kieu Oanh,分別以他們創業與成立孵化器的經驗與大家分享社企平衡公益與商業利益的秘訣。

文:趙浩宏

維持創業的初衷,是永遠無法終止的挑戰

Helen Gunthorpe 是一個傳染病醫療專家,從 1979 年便在非洲南部與緬甸從事人道服務,並在 2001 年協助無國界醫師組織展開位於緬甸北部的專案,2002 年至 2008 年間,Helen 則走遍緬甸的鄉村,為當地提供醫療照護服務。2008 年納吉斯颱風侵襲緬甸,Helen 看到當地的災情以及後續瘧疾爆發死傷無數以後,決定和夥伴一同創辦社會企業 BusinessKind Myanmar,開發能夠改善當地健康水準的產品和服務。

「我是一個非常正面的人,如果要我回想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什麼一直推動我前進,有些時候我也會感到挫折和疑惑,但正是因為這些困境,我才能推動我的公司不斷成長。」

瘧疾通常發生在貧窮的國家,這些災區的居民除了需要治療以外,還需要蚊帳來讓他們避免持續接觸蚊子。Helen 之前工作的組織就是負責執行瘧疾專案,她當時發現機構一次就像瑞士廠商訂購 6 萬個蚊帳,於是開始思考為什麼不讓當地人自己製作,聘請風災後的倖存者,順便解決失業與貧窮問題。

然而,她在原本的機構提出此構想後便遭到拒絕,於是 Helen 決定創辦一間社會企業,以製作蚊帳為出發點,收留很多風災的倖存者擔任女工,踏著提案挫敗的力量單獨創業、逐步前進。

「只來自於對一個小小想法的付諸行動,我的人生就因此而忙碌,直到有一天起床時發現原來夢想都成真了,接下來才開始思考如何擴大和幫助更多人。」

對 Helen 來說,創業的第一步通常很簡單很有趣,為公司取名字、製作 Logo,但當公司成立後要如何幫助更多人卻充滿挑戰。其中最困難的是打造一個優質的團隊,成員們必須要有遠見、願景、夢想,也許過程中會有改變和調整,但這個團隊必須要有能力把想法留住,並且在面對各種質疑或支持時,能夠維護初衷,這是團隊最大且持續不斷的挑戰。

相信商業的力量,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Centre for Social Initiatives Promotion 是越南河內的社會企業育成中心,由 Pham Kieu Oanh 於 2008 年創辦,推動和支持地方社會企業營運,把越南的年輕人聚集在一起成為獨特的網絡,並且努力讓不同的人連結後一起推動社會企業。

「我不是生來就當社會企業創業家,我大學唸的是哲學,碩士念社會學,與商業毫無相關,直到後來加入了聯合國的 NPO 組織,從 1994 年做到 2008 年,都在做國際發展相關的工作,我給予自己很多社會責任,讓我開始相信這是我生來的任務。」

在越南,非營組織工作依然還在初發展階段,很多心血在投入地方後常常無法延續,對當地的影響力也無法長久。Pham 坦言,很多時候專案一結束就回歸原狀,浪費很多錢和大家投注的心力,也埋沒了許多人的捐款與善心,讓她覺得很難過,直到她認識社會企業的概念,認識有想法與方法的創業家,看到他們做生意的方式後得到很多啟發,讓 Pham 相信可以利用商業的力量幫助更多人。

「我的國家很社會主義,在 10 年前大家很排斥商業。多數人覺得企業就是要賺錢而已。也許會做一些社會企業責任,捐款,但也是僅止於此。直到我認識了社會企業。」

2008 年,Pham 參加了一個社會企業的論壇,才第一次認識企業原來也可以改變世界,於是毅然決然辭去原本在聯合國的工作,投入社會企業倡議。原本只是一人辦公室,且當時並鮮少有人會在越南討論社會企業,人們並不相信商業能改變什麼,直到 10 年後的現在,越南已經有了不少相信社會企業理念的人。

社會企業宗旨與商業利益的兩難

無論對於 Helen 還是 Pham,社會企業的兩難都是真實而且清晰的。

「我一開始以為社會企業會比較好做,但我真的大錯特錯,因為要統合所有的事情真的很困難。我們除了做生意以外,還要思考如何改善人民的生活,我當初也許是喝了一罐酒才說出自己要創業。」

對於 Helen 來說,從創業到現在都沒有任何一刻是輕鬆的,畢竟社會企業不同於過去的非營利組織工作,依據募資所得決定要做多少。自己的公司除了要考量蚊帳成為商品後必須要讓窮人買得起,又得讓女工能得到良好的職場待遇,這使得 Business Kind Myanmar 只能從每一個蚊帳獲利 90 分美元。

更困難的是,在市場上不只有他們在做這件事情,也有不少壓榨員工的工廠在量產蚊帳,於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Helen 另外成立一間企業,負責製作並販售日常服飾以增加收入,再將收益回饋給製作蚊帳的女工。Helen 認為,每個人的時間與資源都是有限的,影響公司存活的因素也很多,但如何在合理範圍內增加收益是很重要的,不然想要落實社會正義的夢想很難被伸張。

同樣地,Pham 在長年的培力工作中也感同身受,她以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為例子,分享一間成功獲利的公司如何在獲利以後,利用持續投入替代能源研究以及拓展新能源來創造更多社會價值來說明獲利與社會公益的結合。

她也表示,這件事一直以來都不容易,畢竟多數業主和大眾依然覺得只要先專注賺錢,之後再來做好事捐款就好,但是社會企業不能如此,想要持之以恆,團隊必須打從一開始就把初衷確立得十分清楚,往後的商業模式才不會偏差。

不停止反思,勿忘初衷

在論壇後半段,Helen 與 Pham 針對現場觀眾對於社會企業影響力的疑問,提出了來自自身經驗的見解。

「我覺得永續性好像是 NGO 常討論的議題,但做生意,面對現實,所謂永續性就是要讓自己的產品市場不斷成長,只要市場成長就能讓我們持續維持。」關於永續性,Helen 認為拓展市場是關鍵,如果公司要存活就必須有更多消費者,並且保持產品品質。

但她也表示,在這個過程中必須不斷反思,不然會讓自己不小心「好心做壞事」,也許初衷是好的,但有時結果並不然,因此身為一個社會企業創業者,她會時時刻刻質疑、檢視自己。Pham 也認同這樣的想法,她認為社會創新工作者需要具有批判性,不斷質疑自己做事的方法,不斷調整和檢視自己的工作方式,而這是永遠無法停止的課題。

在論壇最後,Pham 和大家喊話,鼓勵在場的每個人都起身行動,「一輩子至少做一次,走出舒適圈,做一件自己深信的事情,嘗試改變這個世界。也許你不想成立社會企業,你也可以成為社會企業之友,一起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印度組織 SSP 助偏鄉女性用微型創業,撐起整個社區的綠色經濟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 社會影響力評估並非絕對,「重要的不是比較數字大小,而是檢視影響力是否持續進步」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解決社會問題,必須由公私部門協力」看韓國政府如何「錢」進社會企業

2018.07.16

本文是筆者受邀參加全球社會經濟論壇之亞洲政策對話的與會觀察。全球社會經濟論壇(Global Social Economy Forum, GSEF )是由數個地方政府聯合發起的國際性論壇,主要邀請政府官員和社會經濟中介組織參與會議,共同討論社會經濟發展的議題和趨勢。亞洲政策對話(Asia Policy Dialogue)是彙集亞洲各國代表對於政策發展意見的會前會。

文:陳玟成

韓國是在亞洲當中推動社會企業的先驅,自 2007 年立法「社會企業促進法」開始,過去 10 年大力推動社會企業發展。然而在過去經驗中,韓國社會企業政策最為人詬病的是由上而下的政策制訂,侷限社會企業發展的面向,例如一開始定義社會企業必須要提供弱勢族群就業機會,或是提供弱勢族群社會服務。後來政府因應民間不同的聲音和需求,才陸續立法規範和支持合作社和社區型企業發展,並且也開始提供 B 型企業和社會新創公司資源協助。為了含括更多元的面向,韓國政府開始提倡「社會經濟」,組織形態包含社會企業、合作社、社區產業、庇護性就業組織等,強調商業模式注重利害人關係和創造社會影響力。

基於過去 10 年的經驗和發展根基,韓國政府為了擴大社會經濟的規模和影響力,在 2018 年開啟了 5 年社會投資計畫:韓國政府將會透過貸款、社會效益債券和股權投資等方式,進行 80 億新台幣的社會投資。過去韓國政府本來就已經運用以上財務工具進行投資,5 年計畫是更有系統性和規模性地進行社會投資。

在 2018 年全球社會經濟論壇之亞洲政策對話會議上,韓國政府和民間代表分享 5 年的社會投資計劃,也實際和與會人員進行政策討論和意見交換。以下是筆者參加會議當中的重點筆記觀察:

1. 為什麼要強調用「投資」的方式支持社會經濟?一方面是過去「補助獎金」的模式容易造成組織發展上的依賴,而且無法提供社會企業中長期的資金需求;另外一方面藉由投資關係建立,可以讓投資人投入除了金錢之外的人脈和其他非金錢資源,協助有潛力的組織快速成長。

2. 整體來說,韓國社會還是相當仰賴政策的引導,尤其是政府領導人的支持。在新上任的文在寅總統的大力支持下,引導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投入資源在社會投資的領域。

3. 而政府的倡議,也成功影響大企業參與社會投資,目前韓國的 5 大財團都有支持社會企業的項目。不過因為企業之間彼此的競爭關係,很難攜手合作支持共同的項目。未來 5 年在社會投資政策引導下,鼓勵企業除了贊助之外,拿出更多資金進行投資和融資。

4. 民間中介組織將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獲得政府和企業更多資金的挹注。因為中介組織第一線和社會企業密切合作,更知道要如何有效地運用資金進行投資。另外為了提高中介組織資金運用的靈活度,政府是透過成立基金的方式讓中介組織管理資金,或是透過雨傘基金的方式分配資源給不同中介組織。

5. 社會經濟發展政策與韓國國際援助政策連結,拓展韓國的外交軟實力。韓國政府除了希望社會企業解決國內問題,同時也鼓勵解決發展中國家的問題。例如韓國國際合作組織支持社會企業往東南亞發展,進行農業、能源和科技的創業,目標除了開發金字塔底端商機之外,同時也建立韓國的國家影響力。

6. 社會影響力評估制度的設計和導入,將會成為社會投資政策發展的重要一環。對於傳統商業投資人來說,要如何跟他們溝通投資後的社會效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此需要一套清楚的架構進行溝通。而在未來有更多資金投入的狀況下,韓國整體社會也想知道到底這樣的投資到底對於自身社會有什麼幫助?是否之後還要繼續投資更多的社會經濟組織?因此也凸顯社會影響力評估的重要性。

7. 政府和民間持續對話溝通,共同開創韓國社會企業的下一階段。在本次會議當中,許多各國代表表示相當欽佩韓國政策的願景和架構。不過有位韓國講者回應現今的成果,其實過程是經過不斷地討論甚至是爭吵而來的,而且大家也不確定這個政策是否未來就一定會成功。不過韓國政府現在清楚認知到解決社會問題,必須是公私部門協力,需要不同夥伴角色的共同投入,也慢慢轉變成為由下往上的政策發展,更加注重民間的聲音和需求。

筆者對於最後一點印象最深刻,也是參與此次會議最大的學習。社會投資目前看起來像是一場社會實驗,不曉得可以改變多少現有資本主義根深蒂固的現有架構,不過韓國整體社會決定共同選擇和嘗試這個新的可能。韓國的社會投資本身參考許多英美國家的政策經驗,而這樣模式是否適用於亞洲現況,值得我們觀察和關心,也期待台灣也能夠有更多社會投資的資源加入,一起茁壯我們的社會環境。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政府、企業與社企齊聚,談跨界合作成功心法:建立信任、持續創新、發揮影響力
>> 改變世界之前,先找到自己的陽光、空氣和水——為社會企業創造一個永續生態系
>> 社會影響力評估並非絕對,「重要的不是比較數字大小,而是檢視影響力是否持續進步」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