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給釣竿,同時活絡漁場」社企聯手庇護工廠,解決身障就業問題

2016.07.07
瀏覽次數:

文:陳潔如

在台灣,我相信有9成以上的人,會先想到加油、洗車、打掃及烘焙坊等這些行之有年的身障就業型態。

一般來說,這樣的身障就業大多屬於庇護性就業,也就是大家比較熟知的庇護工場,多數由非營利性組織經營,主要針對有就業意願,但因就業能力不足,無法進入「一般就業市場」的身心障礙者,提供一個保護性的就業場域,並依據「身權法」規定,以低於基本工資方式依實際產能進行給薪。

除了大家比較熟知的庇護性就業外,其實還有極大比例的身障族群是進入一般就業市場。當我2008年離開企業,踏入當時還很冷門的「社會企業」領域時,曾在身障就業的議題上進行行腳般的田野調查和蹲點。

針對一般職場的身障就業狀況,當時我們有一個十分熱血,但事後看來很天真的假設:倘若每家企業願意聘用10個身障者,那麼100家企業合算起來就有1000個身障就業機會,再者政府對企業有著身障定額雇用的要求,只要提供企業適當的配套和解決方式,或許就能讓為數不少的身障者成功就業。

於是,我們帶著這個天真的假設以及各式的解決方案拜訪了前500大企業,企圖暸解並說服尚未達到定額雇用的企業聘用身障者。但事實卻遠不如預期。我們發現企業在面對身障聘用的議題大抵可以歸訥成以下三種:

  1. 通常企業的招聘作業,多半採的是「事求人」的概念。應徵該職缺的身障者,如果在工作能力面向符合企業的需求,企業主通常會展開雙臂歡迎這個與一般求職者能力幾乎無異的身障者。
     
  2.  如果「事求人」的過程不是很順利,招聘不到適任的身障者時,在面臨身障定額雇用的要求下,多數的企業便會思索將「身障工作」和「核心工作」完成切開獨立運作,普遍採用約聘方式聘僱身障者。這或許某部分達到了所謂的定額雇用,但並非長期穩定的就業。
     
  3.  考慮聘用身障者所可能延伸的無障礙環境建置、人員和團隊的管理以及職務流程的重新調整和設計…等運營層面的不熟悉以及複雜性,選擇以繳納身心障礙者就業基金取代正式聘用,從企業的角度看來,無疑是個兼具效益的做法。

將上述結果對比政府的統計資料,更不難發現身障就業艱困的處境。

雖然政府致力於身障就業措施及職業重建服務,103年身障者的勞參率仍只有19.7%,遠低於國民平均勞動參與率58.53%;失業率更是一般勞動者的3倍。

此外,身障者從事所謂的非典型勞動工作(指的是部分工時、派遣工作、定期契約這種非全時、非長期受聘僱的工作型態)的比例較一般國民(6.50%)高27.25個百分點,而且就業環境的改變導致身障者失業時間增長,十五歲以上具有工作意願的身心障礙未就業者,其找工作的等待時間竟高達七年以上(26.93%)。

https://www.facebook.com/careus/photos/pb.210505498791.-2207520000.1468576295./1
(庇護工場中,喜憨兒與導師的教學過程。來源:喜憨兒基金會

仔細分析身障就業的光譜,庇護性就業職場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工作機會給就業能力不足的身障者;而企業對於符合其職務要求的身障者,也願意提供對等的工作機會。

那麼屬於中間地帶的身障者呢?他們多半屬於支持性就業以及難以長期穩定受聘於企業的身障者,為數不少的位處在身障就業資源分配M型化的最底端,這無疑是一個隱性卻又複雜的議題。

面對身障就業M型化的缺口,若僅靠政府鼓勵企業投入解決這個問題,如同上述所言,絕對有一定的難度。

這非關企業的良心與否,而是企業的核心本質在於市場競爭,實際運營的需求自然容易凌駕於身障就業的使命之上。因此,若能以社會企業的方式來解決上述的身障就業問題,無異是另一種可以突破身現有困境的方式。

針對前些日子庇護工場及社會企業路線之爭,我認為面對就業市場結構的改變以及與複雜的身障就業議題,庇護工廠及社會企業應該聯手解決位處不同光譜上的身障就業問題。兩者的組織型態或許不同,但就其本質,二者都會面臨到不同程度的市場競爭和身障者產能培力的問題。

尤其訴求不靠募款及政府補助的社會企業,若要達到自己自足的目標,更需要在商業模式上下足功夫,並打破既有身障就業的框架和假設,利用社會創新的思維和手法,才能在提高商業經營績效的同時,還能達到培力和支持身障就業的社會意義。

過去我們在探討身障就業時常說,與其給魚吃,不如給釣竿。然而漁場中若沒有魚,有釣竿也無用武之地。因此,當社會企業引入身障就業領域之際,應著重開創漁場(商業運營),並提供釣客(身障者)適性的釣竿(產能培力) 。唯有漁場活絡、釣竿合手,釣客才能漁獲豐收!

原文標題:台灣身障就業的困境和突破

延伸閱讀
>> 全新的「無障礙設計」思維:以身障者為老師,將其獨特的溝通方式 運用在每個人的生活場域
>>「麵舖工坊」扶弱 麵香透人情味
>> 教弱勢賺高薪

 

循環經濟:垃圾Bye Bye!今日的產品都是明日的資源

社企流/金靖恩

「我們不能再像過去,無止盡地揮霍自然資源及國民健康。所以對各種汙染的控制,我們會嚴格把關,更要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

520這場小英總統的就職演說中,宣示台灣未來將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一時之間這四個字躍上各大媒體的版面,不過究竟什麼是循環經濟?它可以帶領台灣,走向怎麼樣的時代?

從《剩食三部曲》到《循環經濟》

去年12月,在這個充滿聖誕大餐氛圍、飯局永無止盡的月份中,社企流有點煞風景地推出《剩食三部曲》專題,除了帶領大家從整條食物供應鏈,探索剩食的起源,也希望翻轉過去「剩食 = 垃圾」的觀念,讓剩食脫離垃圾場,重新變身新資源,發揮應有的價值。

  
(去年12月社企流推出《剩食三部曲》專題,翻轉過去「剩食 = 垃圾」的觀念)

而在我們挖掘剩食議題的同時,也不禁思考:如果剩食可以重獲新生,那每天被我們隨手扔掉、視為垃圾的那些東西,會不會也能作為新資源、充滿未盡的價值?

若把這種思維推到極致,也許「廢棄物」這個名詞根本就不會存在。

想像一下大自然,當森林裡的落葉鋪滿地面,沒有人會把它們撿起來扔進垃圾桶,因為這些落葉並非沒有價值的廢棄物,而是能回歸土壤孕育生命,重回大自然的循環中。

同樣地,在一個完善的體系裡,若每個產品在設計之初,就被設定為不斷地進入循環中被重複利用、發揮每一分價值,那麼系統裡將不會有任何廢棄物產生,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資源。這就是循環經濟的終極目標—一個沒有浪費、資源完全循環的經濟體系。

回到現實,現行的經濟體系又是如何運作的呢?


(現行的經濟體系是一條「線性」的路徑。來源:社企流)

如同《從搖籃到搖籃》一書所言,目前大自然的資源一經開採,就注定了一條直線的「從搖籃到墳墓」之路:開採 → 製造 → 銷售 → 使用 → 丟棄,而這條直通終點的路徑,就是所謂的「線性經濟」。

各大企業不斷地開採資源、製造商品,在過程中造成了大量的浪費,生產一支200克的手機,竟需耗費10倍的資源(2公斤的原料),而消費者則是不停地買東西、丟東西;根據Global Footprint Network計算,我們需要至少1.5顆地球,才能支撐起目前的經濟體系。

因此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y Forum/WEF)連續兩年,都將循環經濟列入討論議題,而社企流這次以循環經濟為題,也不只是將之視為一種綠色商機、或是國際趨勢而已,更是在地球的資源危機下,我們不得不立刻採行的經濟革命。

社企流本次和「循環台灣基金會」合作策展,在整個專題中,我們將分別從產品生命週期的頭尾兩端,來探討循環經濟的改革。

末端回收:產品不再壽終正寢,賦予廢棄物新生命

以往每個產品都有「壽終正寢」的一天,最終會在垃圾場裡劃下句點。但在循環經濟的概念裡,當產品失去原先的功能,並不代表生命的結束,而是另一種新用途的開始。

想想你前一台手機的舊電池、車廠裡的大量廢輪胎、喝完牛奶後的空玻璃罐、又或是家家戶戶每天製造的廚餘,你知道它們在和你分手之後去了哪裡、後續又怎麼處理嗎?這些看似垃圾的物品,實際上又有哪些「神用途」?在這次專題裡,我們將分別介紹它們的循環再生。

這種透過回收,讓廢棄物變成原料,重新回到工業循環的模式,似乎是追求零浪費最直觀的做法。不過產品的價值走到最後,就只剩下「回收」而已嗎?

如果再進一步思考產品本身,甚至每個零件還有哪些潛在的價值,將會發現除了回收之外,我們能做的事還很多。

源頭設計: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追求零廢棄

線性經濟之所以造成這麼多的浪費,主要是因為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註定了產品將會被丟棄。

在西班牙紀錄片《電燈泡的陰謀》中,提出了震驚世界的「計畫性汰舊」(Planned Obsolescence)陰謀—讓產品在一定的年限之內損壞,迫使消費者再買下一個。

無論現今企業是否還運行這種潛規則,大部分廠商的商業策略,還是以「鼓勵消費」為王道:過了保固期後的維修費往往驚人,使得「買新的還比維修更便宜」。在這樣的設計思維與商業模式下,舊產品壞了難以維修,廠商也不負責回收,結果就是大量地製造、大量地消費,再大量地丟棄。

因此,一種「全盤考量整個系統」的新設計思維已勢在必行,而這個系統不是只考慮產品本身,還包括商業模式與整個產業。

在循環經濟的概念下,除了末端回收,每個產品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要追求零廢棄—讓所有的產品、零件和原料,都能透過3R:再維修(Repair)、再利用(Reuse)以及再製造(Remanufacture)三階段的處理,重新回到產品循環中。

這樣的設計思維反映到商業模式上,則是「以租代賣」。如同近10年來共享經濟所引發的物權革命,消費者真正的需求在於「使用」而非擁有,既然如此,廠商也可以重新設計商業模式,讓所有利用上述3R思維設計出來的產品,都能透過租借在市場上流通,並設計「逆向物流」(註一)的回收機制,使損壞的產品經維修後又能回到市場循環。

層級再擴大一點,著眼整個產業界,如果A產業的廢棄物剛好是B產業所需要的資源, 那麼透過跨產業的「合作共生」,即可打造一個完善的循環體系,而這種聽起來有點烏托邦的理想,在美國芝加哥、德國與丹麥都已開始實踐。

循環經濟:走向零浪費時代

上一世紀的工業革命,帶領人類走過經濟昌盛、資源卻日漸匱乏的時代,循環台灣基金會指出,線性的消費模式已經使得地球的資源入不敷出,從 2000 年到 2013 年,全球的商品期貨平均價格增長了近三倍。

面對全球原物料價格的上漲,世界經濟論壇與麥肯錫顧問公司、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合力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循環經濟可在五年內創造5億美金的淨收益、10萬個新工作,並避免1億噸的原料浪費。

可見循環經濟不只是一種友愛地球的社會責任,更是在資源短缺的危機下,能夠帶領企業走出困局的新路。

如同循環台灣基金會董事長所言:「不是路走到盡頭,而是該轉彎了!」透過「末端回收」與「源頭設計」的徹底改革,循環經濟可望帶領我們走向零浪費、資源完全循環的時代。社企流製作了「手機的獨白」懶人包,並和循環台灣基金會聯手推出11篇專題文章,和我們一起探索循環經濟的無限潛能吧!

註一:根據美國供應鏈管理協會(Counci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ofessionals)定義,「逆向物流」意指包括產品退回、物料替代、物品再利用、廢棄物回收等狀況,所衍生而來的逆向物流活動。

核稿編輯:金靖恩(社企流)、循環台灣基金會
策展夥伴:循環台灣基金會

(本文為社企流與循環台灣基金會合作之專題文章,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循環經濟》精華懶人包:手機的獨白
《循環經濟》專題網頁

同場加映:

源頭設計: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追求零廢棄
>> 這支拆裝螢幕只需30秒的手機,有著改變整個產業的大願景—讓你把手機「用好用滿」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 這間「只租不賣」的嬰兒服品牌,讓寶寶有穿不完的可愛衣服、爸媽再也不用煩惱舊衣物
>> 這裡曾是4億頭豬的生命終結站,現在變身魚菜共生、麵包與啤酒飄香的新樂園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末端回收:產品不再壽終正寢,賦予廢棄物新生命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 可以用一輩子的行動電源!紅點設計大獎得主,讓舊手機電池擁有燦爛的第二春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 當「酒矸倘賣無」不再悲情,他用回收廢玻璃做成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外銷全世界
>> 你以為豬舍都又臭又髒嗎?打造養豬場的循環經濟,豬有尊嚴,連豬糞大家都搶著要


循環經濟 X 社會設計

兩大創新關鍵議題一次滿足:從搖籃到搖籃,如何讓線性進化到循環經濟;從設計到社計,用設計思考解決社會問題。

這個夏天,從7/6到8/17,社企聚落串聯世界設計之都、歐萊德、布花園、佳龍科技、REnatoLab、以立國際服務、SolutionaMkers...各方團隊
用講座、工作坊實作形式,讓你一次掌握兩大創新議題!

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