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自己的棺材自己做!紐西蘭「棺材俱樂部」將避而不談的死亡議題,化為自在創作的溫暖社群

2019.10.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棺材俱樂部(the Coffin Club)」於 2010 年創立於紐西蘭,加入會員可以親手打造自己的棺材。發展至今在紐西蘭已經有15 至 20 個分部,在英國、義大利也有海外分會。很多俱樂部會員還把棺材帶回家,當成書櫃、咖啡桌甚至當床睡。是什麼原因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死亡」議題變成受歡迎的俱樂部?一起來看看「棺材俱樂部」的故事!

文:陳蔚銘

安寧照顧的護士經歷無數生離死別,決定「自己的棺材自己做」

「棺材俱樂部」的創辦人 Katie Williams 退休前從事安寧照護,陪伴許多接近人生終點的人們安詳走過餘生,也讓他經歷過無數生離死別的場面。

退休後,Williams 報名參加「第三年齡大學(University of the Third Age, U3A)」。這是一個推廣終生學習、鼓勵退休人士培養興趣的組織。在一次腦力激盪工作坊中,導師希望學員提出一些大膽的想法,Williams 想起過往職業生涯中,參與過許多缺乏個人色彩的葬禮,他突發奇想,說:「我想自己做棺材」。

「我參加過許多葬禮,卻無法從中瞭解他生前最喜歡什麼?為了什麼開心大笑?如何去愛?」我心裡總想著:「我們的人生旅途值得一場精采、個人化的告別。」

或許這個點子太過驚悚,Williams 笑著回憶起當下:「現場一片沉默,但工作坊結束後很多人來找我,對自己做棺材很有興趣。」

2010 年,雖然一無所有,也不知從何下手,但 Williams 仍召集附近一些有著木工、建築工技能的鄰居帶著工具加入,在自家的車庫發起「Kiwi Coffin Club」。

每週三早上,俱樂部會員會集合到「總部」裝飾自己未來要住的「豪宅」,每個人的棺材由負責木工的會員完成基本結構,確保尺寸、強度符合規格,再各自由會員接手,完成後續的「裝潢」。

俱樂部的模式看似簡單,但很多人一時無法接受。兩年內相繼失去丈夫和女兒的 Jeanette Higgins 回憶起第一次參加聚會,站在一堆棺材前,她被嚇壞了,離開幾個月後,才又再回來。

「雖然剛開始我很惶恐,但我發現只要開始動手做,專心把自己的棺木磨亮、上漆的過程中,你漸漸會把『死亡』兩個字拋在一邊。」

不只減輕兒女負擔,還有溫暖社群陪伴走過人生最後旅途

表面上看來,加入棺材俱樂部最大的好處是可以省下大筆費用,尤其是紐西蘭的毛利人通常有龐大的家族,一般市售棺材約 1700 至 5000 紐幣(約台幣 3.3 至 10 萬),而棺材俱樂部會員只需支付約 350 紐幣(約台幣 7 千元)的成本價,足足省下 8 成,也滿足長輩們想為孩子減輕負擔的心態。

俱樂部成員 Hawira 就說:「我的孩子剛成家,也不富有,我不想再增加他們的負擔。」

但 Williams 卻認為,棺材俱樂部帶給會員的並不只有金錢上的價值,更重要的是讓會員們重新找回活力。「每個人都必須面對死亡。」Williams 說:「我認為正面看待死亡會讓一個人重新活起來。」

棺材俱樂部的成員大多是退休人士,或是近期經歷過喪親之痛的人,剛加入時病懨懨、精神不好,他們往往感到與世隔絕的孤獨,也開始擔憂自己走向人生終點時無人陪伴。

但在為自己打造棺材的過程中,他們的精神狀態明顯變好,主要歸功於俱樂部提供的「社交」功能。每週三的聚會中除了做棺材,也有人會帶自製料理、早茶、下午茶和大家分享,工作室裡放著吵鬧的搖滾樂,彼此的溫暖擁抱與關懷點亮了他們的銀髮人生。

而對於家人還在的會員們而言,俱樂部也給了一個機會,輕鬆地與家人談論原本難以開口的身後事。因此,每週三的聚會中,常常見到會員們帶著家人參與。Williams 說:「家人們一起動手裝飾棺木,聊起一生相處的點點滴滴,雖然有歡笑有淚水,卻讓彼此都不再抱著遺憾。」

(The Coffin Club 製作歌舞紀錄片,展現爺爺奶奶自己做棺材的快樂過程。來源:The Coffin Club Movie

化解傳統喪葬業者的疑慮,化競爭對手為親密戰友

除了打造棺材,俱樂部也為會員們出了本小冊子,教會員如何在沒有聘請顧問的條件下,自己安排整個喪禮流程。基於現實考量,自己處理的花費約一千澳幣(約台幣 2.1 萬),聘請顧問則需花費 1 萬 4 千澳幣(約台幣 23.5 萬)。

因此,有許多新創企業看見喪葬產業「去中間人」的機會,提供線上服務,或以「策展」的精神為當事人客製化葬禮,也提供線上選購棺材的管道。

當 Williams 的棺材俱樂部越來越有名,當然就引起傳統喪葬業者的注意。他回想有次打電話給業者想購買一些漂亮的棺材把手,但對方一聽到他是棺材俱樂部成員,馬上就把電話掛了。

但 Williams 不因此感到灰心,反而熱情地持續溝通:棺材俱樂部的初衷並不是想要搶傳統業者的生意。弄明白這點後,這些傳統業者發現他們的客戶也想要多元選擇的棺木,於是反而向棺材俱樂部下客製化棺材的訂單,這些意料之外的收入成為俱樂部永續經營的關鍵;而對棺材俱樂部的會員們,在喪禮規劃上也有了經驗豐富的諮詢對象。

Williams 的熱情與堅持,讓創新與傳統之間從競爭對手變成親密戰友,開啟雙贏的局面。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自己的棺材自己做」?!紐西蘭這間俱樂部正面看待死亡,讓會員重新找回生命

延伸閱讀
>> 孤獨相當於日抽 15 根菸——這群奶奶花 20 年催生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
>> 隱身南投埔里的照顧咖啡館「厚熊笑狗」.帶銀髮族一同上課、玩團康、互相照顧
>> 人生尾聲的唯一任務是過得快活:日本安寧機構「和諧之家」裡沒有 SOP,只有注重溝通的照顧服務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社企流

孤獨相當於日抽 15 根菸——這群奶奶花 20 年催生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

2019.10.18
合作轉載

由於女性平均壽命高於男性,使女性往往成為脫離群體、孤獨終老的那一位。為了找老來伴,英國有一群熟齡女性,與死神賽跑接力奮鬥 20 年後,終於買地建屋,實現獨立共居理想。

文:陳芳毓、程遠茜

這是個關於一群英國女人,量身打造自己老後之家的故事。

2016 年落成的「新天地」(New Ground Co-housing)共居社區位於北倫敦,距離地鐵北線最後一站,走路只要 10 分鐘,交通相當便利。

社區裡有 25 間公寓,11 間單人房、11 間雙人房與 3 間 3 人房。其中 17 間是 250 年長期租約,8 間出租,最大的 3 人房要價 40 萬英鎊(約新台幣 1600 萬元)。社區空間由會員們共同設計,標榜特有充足的光線、儲存空間與社交場域;從買地、建造到行政手續,總共花費 460 萬英鎊(約新台幣 1.8 至 1.9 億元)。

這裡乍看跟其他社區沒什麼不同,其實,真正的特色在於居民:只有 50 歲以上女性才能入住。也正因為如此,從有「共居」想法到完工,總共等待了 20 年。推動共居的最初 6 位成員,只剩 86 歲的雪莉·彌爾汀(Shirley Meredeen),見證當初的理想實踐。

 

不是養生村,只是住在一起生活

「新天地」不是「老人之家」,不提供課程或是醫療照護。26 位居民大多已經退休,有些仍在工作,職業包括醫護、老師、演員等。有人仍單身,有人已經離婚或喪偶,其中也有女同志。除了人,還有兩隻狗與好幾隻貓。想住進這裡,須先成為 OWCH 會員,每年繳交 60 英鎊會費。

成員們有私人空間能獨處,也有共同的客廳、廚房、洗衣房;有時一起煮飯、一起畫畫、一起種花,還能一起辦花園派對邀附近社區的居民共襄勝舉。她們共同決定居住大小事,包含環境佈置、居住規則,任何新成員加入也都討論表決。她們決定,男性親戚或伴侶可來訪,但不能隨伴入住。

「我們是一群相互照看、而不是彼此照顧的鄰居,」OWCH(Older Women’s Co-housing)顧問布蘭頓定義成員的共居關係。

從一場演講開始的安老計畫

布蘭頓從 1990 年代開始研究老年生活,OWCH 最初的 6 個成員,就是聽了她在倫敦一場關於荷蘭銀髮共居的演講後,才決定如法炮製,組成了 OWCH(Older Women’s Co-housing),從此踏上漫長的共居之路。

往後數年,她們持續招募會員,經常聚會討論共居法則;同時在倫敦各地尋覓適合的土地,前前後後接洽了 8 家建設公司,規劃理想的共居社區。

然而,由於當時居住問題並非主流,政府也不熟悉這種新的居住型態;加上性別歧視,這群女性一度得對官方說明「為何社區僅限女性居住」。許多不耐等待的會員,只好離開,自作打算。

熬到 2006 年,慈善機構都鐸信託(Tutor Trust)對 OWCH 挹注行政經費,共居計畫終於出現一線曙光。2009 年,社會住宅非營利組織漢諾威住房組織(HANOVER HOUSING ASSOCIATION)想打造一個自主管理的共居社群典範,正好與 OWCH 的理念一拍即合。漢諾威隨即在隔年買下一個廢棄的學校,將它往熟齡共居社區的方向改建。2016 年,這個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終於落成。

孤獨殘害健康,等同每天 15 根菸

「熟女共居」是英國在銀髮生活型態上的革命性實驗,事實上,「老人自主共居」的想法源於 1960 年代的丹麥,而後在荷蘭發展成熟。荷蘭全國約 1700 萬人口,就有 230 個共居社區;政府也支持這樣的共居模式,因為實行之後發現,年長者更快樂也更健康。

這麼完美的計畫,為何限女性?根據研究,全英國有 364 萬超過 65 歲的獨居人口,40% 與電視作伴,其中 7 成是女性。加上女性平均壽命高於男性,使得女性往往是脫離群體、孤獨終老的那一位。

根據布蘭頓當年的研究,「孤獨」會提高 25% 死亡風險、等同於每天吸 15 支香菸。

「如果我兩天不跟人說話,會鬱鬱寡歡,但問題是我的聯絡人名單愈來愈短,人終有一別。」彌爾汀是個關心政治、喜歡看新聞的人,她甚至是 Tate 現代藝術館以及皇家學會的成員,但她不希望老得不健康、老得毫無希望。

「自從妳來到這裡,我不再是妳的生活焦點了!」成員薇薇安·胥漢(Vivien Sheehan)的兒子受訪時,溫馨調侃一下得到快樂新生活的母親。

長照並不只是看護、醫養體系的建立,這群銀髮女性比上街頭的年輕人還要熱血,20 年間與死神賽跑,接力為更多人的晚年,追求獨立、愉快、與尊嚴。

全文轉載自未來城市@天下,原文標題:「孤獨」相當於日抽15根菸,50歲後妳想跟誰住?她們花20年催生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

延伸閱讀
>> 當孤獨成為一種病:全球以「共居公寓」作為人際關係的解藥
>> 公宅、私宅以外的第三種居住選擇:在「合作住宅」不只一起住,還要共同經營生活
>> MIT 學生開發 app 促進「跨代共居」,讓空巢期父母和租不起房的學生成為最佳室友
>> 全球第一個「失智村」在阿姆斯特丹──爺爺奶奶的主題樂園
>> 40 年後的你,想去這樣的診所嗎?宜蘭維揚診所與花店、冰淇淋店在同一個院子,醫師還去老人家看病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 馬上支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