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真正變老,從不再學習開始」 搖滾爺奶用繪本陪長者學習變老,讓長者迎向美好的人生下半場

2018.12.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老呢?是從頭髮開始花白、戴上老花眼鏡、忘東忘西,或是退休的那一刻開始的嗎?在高齡化社會中,參與搖滾爺奶繪本讀書會的熟齡學員們,學習用自信、創意與熱忱來回應自己的老年生活。這群爺奶拒絕住進安養院、等待「被長照」,更不願在病痛與憂鬱中等死。他們追求身心健康並擁有夢想,度過沒有框架的人生下半場。

文:社企流

搖滾爺奶的創辦人林宗憲(巧克力)在每週三的繪本讀書會上,時而沒大沒小的逗著長輩笑,時而用一個個深沈的叩問,引導長者從走入自己的內心世界開始,進一步走上舞台、與台下的聽眾分享繪本以及自己的故事。當長者撕掉被社會賦予的負面標籤、放下年齡包袱,透過繪本故事投射出自己的生命經驗,找回心態上的年輕,也開啟社會對美好老年的想像。

從兒童故事屋到搖滾爺奶,用繪本喚起人們的感知能力

2018 年 34 歲的巧克力,一面在政大就讀教育博士,一面經營搖滾爺奶。他從大學時便嘗試用自己最熱愛的繪本故事,回應台灣僵化的教育現場。而巧克力第一次創業,是在就讀戲劇系大三的那一年,與對教育有同樣理念的股東合作,創辦兒童故事屋,培訓專業、唱跳俱佳的哥哥姊姊,為孩子說故事。

「我在念了教育學程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活在一個沒辦法跳脫框架的社會中。但是教育應該是提供更多自由、思考的所在。」於是巧克力把表演藝術及教育融合,在故事屋的舞台上,為孩子打造學習樂園,幾乎每場演出門票都銷售一空,也廣受企業家庭日等商業邀演。從 2005 年到 2015 年,巧克力經營了故事屋 10 年,卻也逐漸體認到這份事業,雖然為兒童及家長帶來許多歡樂,卻逐漸遠離自己真正想從事的教育。

「我想帶領大家去支持、賞析繪本,但是家長對繪本的娛樂性要求較高,普遍還是沒有了解到故事是有價值的。」過去故事屋運用了大量的表演、聲光效果堆疊在故事上,迎合了家長對親子活動的期待,卻逐漸遠離故事純粹的本質。

於是巧克力於 2015 年結束兒童故事屋,離開了兒童產業。在一次機緣下,受到揚聲基金會的邀請,為銀髮族開設繪本說書課程,訓練爺爺奶奶說書技巧。從此巧克力投入的教育領域也從稚齡族群,轉變為熟齡族群,並於 2017 年正式創辦搖滾爺奶。

「我發現年長的人其實更需要被再教育,兒童反而是我們的老師。兒童才是活在當下、完整的個體,他們就像海綿或白紙,你不需要教他什麼,他什麼都能感受到。大人反而因為被社會化,很多感知都被蓋起來,不再純粹。我們的思緒與感受都是複雜的,甚至是被污染的。」巧克力表示,「說故事是我最熱愛的事情,我很想用故事喚起每一個人的感知能力。」

「教育沒有教我們怎麼變老」老人壽命延長,幸福感卻離得更遠

「我當初會開始做搖滾爺奶,是因為看到這份數據:台灣自殺人口近 1/4 是 65 歲以上的高齡者,主因是憂鬱症。」巧克力認為,應該回到社會及文化的脈絡,理解老人為什麼不開心。

他分析,台灣這批戰後嬰兒潮的世代,所受到的教育不僅沒有教會他們怎麼變老,也沒有教他們怎麼把自己的心靈照顧好。「他們學到的是把所有的愛都付出給別人,不知道該怎麼愛自己。在這樣的關係上,不只他們很可憐,甚至會因為孤單、憂鬱,以及很多沒有打開的心結,而對整個家庭情緒勒索。」

「教育教我們面對長者的方式,就是要尊敬。但是高齡族群在『你說什麼都好』、『你開心就好』這種『尊敬』的狀態下,其實也就剝奪了他們學習的機會。」

巧克力表示,在時代變化、老人餘命增長的同時,多數長者的心態卻停滯不前,執著地守著養兒防老、長幼有序等不合時宜的觀念,也因此跟不上社會價值觀的快速變化,而被社會孤立。他半開玩笑的說:「以前的老人只能活到 60 歲,晚輩看長輩活不久就什麼都依順;但現在老人的平均餘命是 80 歲,比以前多了 20 年的時間。而且老人只會越活越久,不能再坐等全國人民服侍。」

巧克力進一步指出,除了老人必須保持老有所用、退而不休,以及心態上的年輕之外,整個社會對老人的成見與誤解,也必須被翻轉。「我在外面演講時都會問聽眾:『誰會用到長照?』所有人都回答:『老人』。其實這就是人們對老人的歧視和誤解,長照是提供給失智和失能等需要長期照顧的人,並非變老就一定會失智或失能。其實,台灣有 8 成的老人是健康與亞健康的。」

用繪本故事為老人轉骨,邁向正向老年生活

社會中多數長者在邁向老化與死亡的過程中,都仍像個孩子一樣懵懵懂懂、跌跌撞撞,這也是為什麼巧克力希望透過創辦搖滾爺奶,用繪本故事陪伴長者一起學習如何變老。「首先,繪本的圖片很多,字很少,長者讀起來沒有負擔。再者,故事就像是一種儀式,儀式會幫助人成長。老人家不是變老,而是繼續長大,所以他們需要故事與儀式,讓他們轉骨,朝著正向的老年生活邁進。」

搖滾爺奶每個月開設一梯次(3 堂課)的繪本讀書會,而讀書會的目的並不在於培養爺爺奶奶的說故事技巧,而是幫助長者學習如何愛自己以及維持心態的健康。短短的 3 堂課當中,巧克力希望在繪本共讀、遊戲與問題討論中,與長者探討成長、創意與死亡。

「在成長這堂課,爺爺奶奶要選擇自己的人生價值,並且釐清這個價值是為所愛的人選,還是為自己而選;此外也要思考,現在應該要滋養什麼樣的價值,來過理想的老年生活。在創意這堂課,很多老人會覺得自己沒用,但生活中有很多的困境需要用創意來回應,如果沒有創意,遇到困境時就會很厭世。在死亡這堂課,我要他們面對自己的陰影,於是他們開始正視與親人的離別或是面對關係的斷裂;最後我讓長者們學習,如何用祝福取代失落的心情,好好面對死亡。」

巧克力感性地分享,在共讀課中,大家想哭就哭,想分享就分享,重點是在過程中覺察自己的心理狀態,並且學習不去評價他人。而巧克力也在學員的分享中,了解到這個社會對勇於追求理想生活的長者,仍有許多不友善之處,例如:70 歲以上的長者不能單獨報名旅行團,必須由親朋好友陪同;80 歲以上的長者則是一定要有直系血親陪伴。

面對生命的困境,巧克力鼓勵長者更主動地尋找解方,例如有一位奶奶曾分享,她在生病時想要攔計程車去醫院,卻常常遭到拒載,令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巧克力便建議奶奶使用 Uber 「主動」叫車,跳脫「被動」等待救援的思維。

「有時候老人家會憂鬱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希望國家可以在旅遊、居家照護等地方,修訂更多法案。」巧克力表示,希望未來政府能夠更貼近長者的立場,設計出符合長者身心需求的法案。

為 0 到 99 歲的觀眾說書,搖滾爺奶開啟社會對美好老年的想像

目前,搖滾爺奶讀書會在長輩口耳相傳之下,每次招生都場場滿班,而每一梯次的課程結束後,都有大約 10 位學員會加入「搖滾爺奶說書戰隊」,進一步透過巧克力紮實的培訓成為說書者,到咖啡廳、學校及養老院等公共場合,為 0 到 99 歲的觀眾說書。

巧克力表示,他不希望爺爺奶奶僅是說故事的工匠,他期許長者能夠勇於突破自我,帶著繪本故事的力量,不僅能走進幼兒園、為孩子帶來歡笑;更能走進咖啡廳、站上舞台成為年輕人的典範,讓社會大眾瞭解到:老是一件美好的事。

對巧克力而言,說書戰隊培訓課程的重點,並非是訓練爺奶成為說故事高手、而是培養爺奶正向思考的能力。在課程中,他會引導爺奶學習如何察覺自身的情緒與感受、學會不評斷他人、進而學習不受外界的任何評價所影響。巧克力深信,唯有照顧好自己的心靈,才會離幸福感越來越近。

而對爺奶說書戰隊來說,每一次公開說書、站上台面對觀眾,就是一次次強健心靈的練習。

「走進咖啡廳面對群眾的爺奶,不一定能開心,但是他們一定變得更成熟,因為他們的世界被打開,就像孩子開始變懂事。」巧克力表示。

根據巧克力觀察,站上台面對群眾的爺奶,可能會受到台下觀眾的冷落、奚落或者是敬佩、讚美;台上台下有時難有交集、有時則激盪出精彩的對話。而這些經驗,都將使爺奶有機會拓展對於自己、他人想法的包容性與可能性,也可能改變爺奶過去習慣的框架與價值觀。

鼓勵爺爺奶奶上台說書,除了能培養長輩健康的心靈,更能創造正面的青銀交流,例如:有一位 64 歲的爺爺曾與台下的大學生分享,自己到現在還是會扛著單車上飛機,到荷蘭等不同國家遊歷,讓台下的大學生覺得很「潮」;甚至有爺爺好奇的與台下大學生交流刺青的經驗,因為爺爺也想在腳踝上刺青。這些交流經驗,都使長者與年輕人體會到,只要保持心態上的年輕,夢想永遠不會因年齡而有所限制。

巧克力希望未來除了在咖啡館、企業邀演等不同的公開場域外,搖滾爺奶能有自己的空間,邀請更多社會大眾來聽故事,讓大眾看到,長者其實可以走出自己的舒適圈,並且能夠自立自強、健康的走完人生下半場。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追求夢想時,你會忘記自己幾歲」不老棒球聯盟讓阿公阿嬤重燃野球魂
>> 讓阿公阿嬤不再說「我不會」——銀同社區運用「銀髮力」,讓老社區煥然一新
>> 隱身南投埔里的照顧咖啡館「厚熊笑狗」.帶銀髮族一同上課、玩團康、互相照顧

讓阿公阿嬤不再說「我不會」——銀同社區運用「銀髮力」,讓老社區煥然一新

2018.12.27
合作轉載

距離台南火車站不遠處,有一個銀同社區,這裡以「貓咪高地」聞名,是 Instagram 上的熱門打卡景點,走在巷弄內可以看見牆上的彩繪或路旁用回收品製成的藝術創作,還有幾間咖啡廳、工作室與設計小店等,吸引不少年輕人及旅人在此佇足。若想來一場深度的社區小旅行,還可以申請社區的導覽服務。更有趣的是,這些新潮的設計巧思與社區規劃,均是由社區的「銀髮力」——阿公阿嬤們協力完成的。

文:社企流

銀同社區位在台南市中西區,是全台最早開發的地區,社區內的居民大多在此居住超過一甲子,銀同社區里長鄭雀燕表示,這裡約有 1/4 的居民為 65 歲以上的高齡族群。這座老化的社區如何逐漸復甦成為如今活絡之貌,要從 10 年前銀同社區發展協會的成立故事開始說起。

鄭雀燕回憶 2008 年,她以滿腹助人的熱情創立銀同社區發展協會(以下簡稱發展協會),希望能為社區服務、貢獻己力,沒想到卻被澆了一頭冷水,「我們率先成立社區關懷據點,提供長者免費量血壓的服務,半年來都沒有量到任何一個人,還有人說我們吃飽太閒。」鄭雀燕苦笑:「因為這個社區本來就沒有在動。」居民間沒有交流、連結,對社區也沒有認同感,社區就如一池平靜的水塘。

為了讓社區「動起來」,鄭雀燕重擬行動策略,第一步,便是要先與長輩「搏感情」、贏得他們的信任。她從看鄉土劇開始,記住劇中人物及劇情,找到與長者共同的話題,再邀他們到社區關懷據點一起吃點心,「慢慢的才開始有人讓我們量血壓。」

接著,發展協會從居民最有感的環境著手,開始進行資源回收以及環境美化等行動,將社區內原本髒亂的區域打掃乾淨,並利用資源回收物創作裝飾品,妝點這些不起眼的地方。社區煥然一新,自然也吸引居民的注意。

這些行動像是一顆顆小石頭,讓銀同社區激起一點漣漪,但要讓社區能擁有源源不絕的活水,關鍵在於如何創造居民的連結並凝聚社區向心力,讓大家更積極主動地營造出理想的社區,而銀同社區採取的做法,是去動員社區內的長輩們。

由孩子擔任小老師,鼓勵長輩不再說「我不會」

鄭雀燕表示,長者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我不會」,「他們總認為自己年紀大了,好像沒什麼事能做。」於是,發展協會鼓勵長者出來掃掃地、做資源回收,這些工作既不會太費力,也能讓長者擁有「我也能為社區貢獻」的成就感。

此外,面對長者的「我不會」,鄭雀燕還找出另一個解方——派出「小老師」來帶領阿公阿嬤一起學習。鄭雀燕本身擁有擔任幼教老師的資深經驗,且在銀同社區開設安親班,她觀察到,若是由小朋友和阿公阿嬤共同完成一個任務,成效都非常好。

像是社區內的牆面彩繪,原先認為自己根本不會畫畫的長者們,在小朋友的帶領下便發現塗鴉的樂趣,現在社區定期會更換牆面彩繪與裝置藝術品,便都是由長者與孩子們協力完成。

而銀同社區別具特色的「Kuso 樂團」也是在孩子們的帶領之下所組成。起初是因社區內舉辦活動要表演,鄭雀燕便找來居民們組團跳舞,「我們請小朋友帶著阿公阿嬤做一些簡單的動作,像是拍拍手、摸摸頭、玩『倫敦鐵橋垮下來』的遊戲,長輩覺得很開心又沒有壓力,自然就願意參加了。」

後來這群孩子們與長輩共同組成了 Kuso 樂團,利用創意將回收物品製作成服裝及樂器,營造活力的表演氛圍,也讓他們在成立初期,參與其他社區表演時就受到媒體矚目,之後也有報紙報導他們的故事,便逐漸累積了長輩們的自信與成就感,成為他們持續參與的動力。

在地阿嬤化身導覽員,介紹社區也拉近鄰里關係

隨著銀同社區的復甦,不少社區以及社區營造相關單位開始造訪銀同社區,發展協會認為,要向他人介紹社區,交由在地的「資深」居民再適合不過了。他們請來專家開課,與長者分享銀同在地的古地理和歷史背景,再請長輩結合自身經驗訴說社區的故事,當地獨有的「大寶貝導覽員」就此誕生。

導覽員主要是由 7 名活潑外向的阿嬤擔任,被大家笑稱為是「七仙女」。由於銀同社區範圍遍及許多巷弄,為了要在導覽時能介紹整個社區,七仙女開始走到那些平常不會踏足的地方,這才發現她們雖彼此認識,卻從不知道對方家在哪裡,短短幾條巷子的距離,大家對於居住的社區認識就如此有限,更別說是那些新進駐的店家,對長者來說更是格外陌生。

「剛開始社區長者們對那些新來的店家會產生排斥的心理,畢竟是老社區啊,覺得新的店家沒看過,那透過七仙女先去交流,再由她們跟其他長者介紹,就能比較有效地增進長者對於新店家的了解。」

發展協會更與進駐社區的成功大學團隊合作,讓社區內的店家與長者合作舉辦「Oh Old!市集」和「高年級實習生」活動,增加更多世代交流以及新舊居民彼此熟悉的機會。

翻轉「被照顧者」思維,將長者視為人力資源

面對高齡化社會,銀同社區不將長者視為單純的「被照顧者」,而是將他們視為人力資源,讓他們主動參與在社區改造、導覽等服務之中,這個思維也體現在常見的「長者共餐」服務裡。

通常社區中的長者共餐服務大多會選定一個據點,由社區提供餐點讓長輩前來用餐,並針對行動不便的長者提供送餐服務,但在銀同社區則發展為「移動廚房」的模式,由長者擔任志工、發展協會備好食材,帶著桌子與器具就在巷內洗菜、煮飯,每週輪流到不同的巷子,邀請居民一起來做飯。

固定共餐地點的侷限在於,常常只有鄰近的長者會前往用餐,而住在相對較遠巷弄的長者就很可能不會使用這項服務,他們之間也不會有相識、交流的機會。

而透過移動廚房的設計,便能增加更多阿公阿嬤走出家門的誘因,也增加了長者間交流的機會,加強社區內居民之間的連結性,讓每一個分散的點連結成強而有力的網,便能更全面地照顧到社區內每一位居民。

如今,銀同社區發展協會已邁入第十年,銀同社區從原先偏向封閉、動不起來的社區,到現在居民願意走出來認識周遭環境、參加活動,遇到問題時也會到發展協會尋求協助,對協會而言,這是最大的改變。

未來,因應社區內失智症患者日益增加的趨勢,銀同社區預計結合時間銀行的概念發展「時光機客廳」,將社區服務站變成長者交流的「客廳」,讓長者與失智症長者配對,彼此關心、互相照顧,而參與此服務的人都會得到志工時數,需要幫忙時便可向發展協會兌換。

高齡化是無可避免的趨勢,但在銀同社區的銀髮族,則在參與社區發展的過程中,顯得越來越有活力,更翻轉了長者總被大眾視為被照顧者的角色,讓在地人照顧在地人,一起在這座老社區裡活出精彩的樣貌。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深山裡的地方創生:18 戶泰雅農家成立合作社,以「五月桃」重振部落經濟
>> 嘉南平原上的烏托邦:仕安社區動員老農民種無毒米,實踐幸福共好的理想生活
>> 不只屬於文青的「Oh Old!市集」:年輕人與阿公阿嬤一同擺攤,增添濃濃人情味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