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老人送養護院卻不久就歸天 — 寒溪部落自己的老人自己顧,用Gaga照顧Gaga!

2016.01.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食養人

微風徐徐的 10 月,由台大社工系陳怡伃老師以及台大城鄉所黃舒楣老師合開的課程「照護、住居與社區」,特地邀請到宜蘭縣崗給原住民永續發展協會(以下稱協會)的執行總書記宋聖君(族名:Yunaw Sili),來課堂分享他在宜蘭寒溪村四個泰雅部落的照護經驗,希望能協助即將踏出教室、進入社區的同學們,開始思考一種融合當地文化脈絡與社會關係網絡的照護方案。

從婦女舞蹈班出發的部落關懷

「社區工作都是環環相扣的」,部落族人本身的需求其實也非常重要。

從事部落工作長達 10 年的宋聖君回憶道,自己最早是因為水源地主權抗爭行動才進入寒溪村,但「社區工作都是環環相扣的」,部落族人本身的需求其實也非常重要。除了產業與部落自治議題之外,寒溪村也面臨照護資源短缺的困境。工業化的浪潮衝擊原本以農作維生的部落,於是大部份的青壯年人口紛紛離開家鄉到都市打工,有時甚至一去,便是好幾個月。

最初注意到這個問題的正是協會的前理事長李淑敏。她從開設部落婦女舞蹈班開始,邀請老人家一起跳舞,強身健體;為了維持部落老人家的生活品質、尊嚴與文化信仰,更組織起舞蹈班中幾位身強體健的部落媽媽們(最早稱為「五人小組」,除了李淑敏之外,皆為 60 歲至 80 歲不等的長者),一起拜訪村中的四個部落,提供長者居家關懷或居家清掃的服務。

宜蘭縣崗給原住民永續發展協會執行總書記宋聖君分享在宜蘭寒溪的部落照護經驗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不只關心長者,也要關心他全家

家庭生計是老人家很重要的支持 —— 一旦經濟出了狀況,老人的照顧條件就很難穩定。

由於協會的居家關懷服務格外尊重既有的泰雅文化以及部落傳統,因此運作方式十分獨特。舉例而言,雖然協會最初設定的服務對象為長者,但部落媽媽們秉持族人「有需求就會盡量幫」的原則,遭逢意外或行動不便的身心障礙者都會納入拜訪範圍,有時甚至擴及被照顧者的其他家庭成員,比如幫長者的子女找工作。

宋聖君解釋道,之所以關切「整個家庭」的再生產狀態,而不僅關注個人,是因為協會認為家庭生計是老人家很重要的支持 —— 一旦經濟出了狀況,老人的照顧條件就很難穩定。

然而在私領域內,究竟應該由「誰」提供「什麼樣」的照顧服務,其實都牽扯到細微的人際網絡,像居家打掃這種比較深入的家庭服務,便很容易引起爭議。

一般而言,家庭環境的打掃工作被視為家中晚輩(特別是媳婦)的責任,如果長者的子女在家,協會卻去打掃,這些年輕人就很可能被貼上懶惰的負面標籤。但協會也擔心,若不伸手協助,在外工作的子女又得在疲累中從事形同第二班的照顧工作,身心其實相當消耗。

如今協會在提供服務前,往往會經過部落媽媽們的溝通與討論,另外也發展出幾項指標,試圖找出部落和各個家庭都能夠接受的照護方案。

初次見面被問:你是誰家孩子

以家族為基礎的人際網絡也可能夾帶世代的恩怨情仇……,可謂他們決定是否接受服務、接受到什麼程度的關鍵。

協會的居家關懷服務包含例行性的健康檢測(如量血壓)、發送愛心物資、資源轉介與按摩等,2014 年後亦開始送餐服務。但其中最重要的服務,莫過於與長者「聊天」。談話不但能夠滿足長者的情感需求,也是掌握老人家身心狀況的重要管道 —— 唯有好好花時間與老人家談天、傾聽他們的喜怒哀樂、抱怨與叨絮,才可能真正理解他們的需要。

不過,老人家也不見得會對每一位到訪者打開心房。對於十分重視 Gaga(泰雅語,表示家族或血親制)(註 1)的寒溪老人來說,以家族為基礎的人際網絡也可能夾帶世代的恩怨情仇 ── Gaga 的連結,可謂他們決定是否接受服務、接受到什麼程度的關鍵。

當老人家與照顧者初次見面時,一定會先問「你是哪一家的孩子?」,希望透過血緣、姻親或家族關係建立彼此的信任。如果能夠成功「認親」、判斷「你不是外人」,接著才會卸下心防訴說自己的情緒與需求。

最早的五人小組便經常結伴執行任務,藉著特定部落媽媽與長者的親友關係取得信任,而如今已交接給另一群相對年輕的媽媽們,信任關係仍需努力維繫。村人熟悉的文化想像會讓家族間的歷史 ── 無論是衝突的或友好的 ── 承繼至今,進而使照顧服務的運作模式變得更為複雜。

但成功跨越 Gaga 藩籬的照護服務,卻也可能萌生出充滿泰雅氣息的新關係。例如寒溪村的老人大部份都會種菜,當協會去服務時,他們常常會分享自己種植的蔬菜,或者準備簡單的飯菜、飲料招待大家,重現部落往昔的互惠傳統。

自己的部落自己顧

既然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地方,我們有能力就應該照顧部落。

回顧起過去這一段歷程,宋聖君笑著說,起初大家在做的當下,其實根本沒有意識到「在地照顧」對部落有多麼重要。不過套一句部落媽媽說的話:

「既然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地方,我們有能力就應該照顧部落。」

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力量,自己照顧自己的老人。

協會之所以試圖找出適合部落的照顧模式,除了源自對部落的情感及認同之外,還潛藏著另一層更殘酷的原因 ── 部落老人若被送到養護機構,通常不久就會不幸辭世,甚至連續好幾位老人相繼撒手人寰。

原來送養過程中,無論是搬遷過程、陌生環境、故友辭世等,任何一點都會對部落老年造成莫大的衝擊,因此若能在部落既有的環境與人力下,發展出一套永續的部落化照顧模式,方能提供他們妥善的照顧品質。

部落目前的整體資源不足,除了需要面對即將上路的「長期照顧服務法」帶來的諸多挑戰,例如一村/鄉/部落一機構的整合政治、部落生活與照護工作規範的落差等等,更要注意部落文化進入家庭私領域時的動態關係,建立起平等、多元的照護模式。

同學們從圍繞 Gaga 價值的部落照顧經驗中,希望更進一步思考,我們如何在複雜的社會關係中,找出真正回應在地的社會設計。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在地方「尋找」照護方案

更進一步思考,我們要如何在錯綜複雜的社會關係中,尋找出真正回應在地需求、切合居民生活方式的社會設計。

本學期,「照護、住居與社區」的修課同學們將進入南萬華以及紹興社區,透過實地的田野觀察,設計出尊重當地文化與社會關係的照護方案。同學們會先在課堂上進行扎實的理論思辨,但回到現實社會,一個「結合在地脈絡」的照顧方案究竟是什麼樣貌呢?

另一方面,置身社群既有的複雜政治網路,作為社區短暫過客的學生,又應該如何思考自身與社群的關係呢?

同學們從圍繞 Gaga 價值的部落照顧經驗中,除了能抓住一些線索作為進入社區的實作基礎,也能更進一步思考,我們要如何在錯綜複雜的社會關係中,尋找出真正回應在地需求、切合居民生活方式的社會設計。

註一:Gaga:泰雅語,俗譯「祖訓」,但其實是更為複雜的概念,是與一個群體(家族、狩獵團、祭祀團等)的連結而形成的內部守則、文化有關,成為群體間互相區別的差異。

全文轉載自Mata Taiwan


延伸閱讀:
>>新「旅行的意義」—2015夏,五個台灣村落的公益旅行提案
>>從公務員變身織布大師!YUMA不畏中國巴西:我想和年輕人一起打造臺灣苧麻工藝產業!
>>重新回到「以人為本」的設計—一位美國原住民的設計思考之路

都市化發展腳步快速,城市與鄉村在醫療、教育、就業等各項資源上,逐漸產生巨大的鴻溝,社企流四週年論壇邀請非洲與台灣本土的醫療服務提供者,分享他們如何用創意縮短城鄉差距!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科技難以彌補的,是人的缺席—瑪帛科技推出「虛擬金孫」,替孝順的子女想得更周到

2016.01.08

文:廖偉如

「距離不再是阻礙,年齡不再是障礙」是瑪帛科技打造「瑪帛任意門」的理念。透過遙控器與電視螢幕的結合,瑪帛任意門讓長輩能夠搭上視訊通話的潮流,與遠方子女即時來電。

瑪帛團隊堅持「零學習」的設計,成功把科技化繁為簡,讓年長者也能使用視訊通話。然而當長輩興沖沖地撥打視訊,電話另一頭卻總是沒人接,該怎麼辦?

科技彌補了兩代鴻溝,卻彌補不了人的缺席

在開發瑪帛任意門的初期,瑪帛團隊即考慮到視訊另一端沒人接通的隱憂,之後在產品上市期間,也的確有不少長輩向公司反映自己的兒女都不接,還以為是產品壞掉了。因此團隊漸漸發現,不少年長者沒有繼續使用瑪帛任意門的原因,多半不是不會操作,而是子女「沒有時間」接通。

顧偉揚意識到,每逢長輩來電反映產品問題,在與團隊成員一對一的通話過程中,如此你來我往之際其實就是一種聊天陪伴的服務。此外,顧偉揚過去在長庚養生村有豐富的聊天志工經驗,而他也在過去的經驗中逐漸認知到,長輩其實很需要陪伴,因此決定嘗試瑪帛金孫服務。

然而,瑪帛團隊的成員以工程師為主,開發產品容易,要轉型做服務卻是一大挑戰,此外,亦面臨人員需求、法律道德等問題。但經由社企流iLab導師的提點,顧偉揚慢慢認知到「陪伴」才是真正能滿足長輩需求的服務,於是在籌備約莫半年之後,瑪帛金孫誕生了!

瑪帛金孫,是相當人性化的視訊關懷服務。由瑪帛團隊成員透過面對面的視訊通話,協助沒有時間陪伴長輩的子女,每週關懷問候長輩,陪伴他們聊天度過日常;同時也會記錄長輩的故事與狀況,即時回饋給子女,提供子女注意參考。而負責與長輩視訊通話的瑪帛成員,則被團隊笑稱為「金孫」。

提到金孫,顧偉揚認為「質」很重要,態度與聊天內容的重要性不可言喻,因此在招募人才上會非常謹慎,除了找過往一起當志工、比較熟悉的人選之外,亦對外招募對銀髮議題有所關注者,一起加入金孫的行列。

同時,顧偉揚也安排金孫培訓課程,從傾聽訓練、誇獎讚美的技巧、到傷痛陪伴等,他認為這些課程相當重要,畢竟聊天其實是需要技巧的。

不只是培訓他人,顧偉揚自己也曾擔任金孫的角色。他提到自己曾和一位三個女兒皆嫁到國外的長輩視訊聊天,該長輩的內心相當寂寞,許多無法對子女親口說出來的事,卻會與顧偉揚分享,而他也會及時告訴子女,請子女多關心一下父母。

身為金孫之一的行翊慈認為,一般大眾對外在身體較為重視,卻忽視內在心靈,她希望瑪帛金孫能讓大家更重視長輩的心理健康,這樣許多疾病都能加以改善。另一位金孫—廖敏君則分享到,有些不會用3C產品的長輩,由於子女不在身邊,常會利用金孫服務來學習手機的使用方法,能夠適時解決長輩們的疑難雜症,也讓他很有成就感。「其實金孫就是橋樑,金孫往往會得到子女與父母聊天所無法得知的事情。」顧偉揚表示,瑪帛金孫的服務並不是要取代子女的關心,而是嘗試以不同的角度,細膩的了解長輩不為人知的一面。

科技整合服務,讓子女孝順的心意更加完整

目前瑪帛金孫採用一星期兩次的頻率與長輩視訊聊天,「如果讓長輩每一天都有期待,期待金孫打電話,長輩們會更健康。」尤其是近年來老人長照的議題發展迅速,社會常以年齡劃分健康與不健康的界線,但顧偉揚認為,「百分之八十的年長者都是健康的,如果我們能夠多一點關注在心靈的健康上,很多病痛就不會產生。」

藉由金孫服務,瑪帛讓年長者每天累積的心情點滴,有一個可以分享的對象,不僅增添生活樂趣,也能兼顧身心健康。顧偉揚笑稱:「長輩其實有很多話題,有些甚至會開玩笑說想找男朋友!」

然而,在瑪帛金孫立意良好的服務之下,也曾遇到質疑的聲浪。顧偉揚表示,最常遇到別人認為子女不孝的議題—不少人會認為,把長輩交付給外人是不孝的,但這個觀念不見得正確。

「會使用瑪帛任意門與瑪帛金孫的人,都是很孝順的子女。」顧偉揚強調,在客戶群中,子女們皆相當關心金孫與長輩聊天的狀況,而長輩與金孫的話題也多半圍繞在子女身上,關係其實很緊密。瑪帛金孫服務甚至設計了一個APP,讓子女能即時了解長輩的身體狀況與聊天內容。

「我們只是希望有一個工具,能讓子女與長輩的關係變得更好,」顧偉揚接著解釋,「就像汽車讓你能去找長輩,電話讓你能問候長輩,但並不是說因為有了電話,所以就不去管長輩了,這是兩回事。」

顧偉揚真誠地說:「我們想讓孝順的人有一個便利的工具,得以完成及時關心的心願,這是我的初衷。」

從過去著重在降低學習障礙、提供科技輔助工具,到現在提供金孫服務,進一步幫助長輩的內在心靈,瑪帛透過銀髮科技與銀髮服務,成功的一次到位。顧偉揚表示,現在的瑪帛任意門因為有了金孫服務,在使用率上大幅提升。

雖然目前還無法讓金孫與長輩們見面,但顧偉揚提到,未來不排除舉辦到府上見面的活動,「要線上與線下整合,才會更有溫度。」其次,顧偉揚也想讓金孫的來源更加多元,未來將協助身心障礙者透過金孫培訓計畫,一起加入瑪帛科技的行列。

「跟老人聊天是一個很神聖的事情,而我想要給予身心障礙者一個很棒的工作機會,未來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呢!」顧偉揚期待著,有一天銀髮產業能更加完善, 讓兩代鴻溝不再隨著時空因素而擴大,給予阿公阿嬤一個快樂無憂的晚年生活。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見一面,比任何禮物都來得珍貴」瑪帛科技用長輩最熟悉的電視  讓阿公阿嬤的心願成真了
>> 將自己視作長者的那一刻,才是真正銀髮設計的開始
>> 不只活更久,還要「活更好」—台灣銀髮產業需要更完備、友善的生態圈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