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職能治療師談「職業重建」:5 個步驟協助身障者重返職場

2018.10.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礙的萬物論/文:若水 Flow 職能治療師伊思樺

經歷許多的蛻變、省思自己內心的期望,當我們逐步啟動了「職業重建」最初始的步驟:自我就業的動機。接下來就一步步為重返職場與社會邁出堅毅與充滿自信的步伐吧!

「職業重建」(Vocational rehabilitation),是一系列的就業服務流程;透過協助身障夥伴跨越功能上、生理上、發展上、認知上與情緒上所遇到的種種障礙,著眼於身障夥伴在重返職場、維持就業能力或依功能找尋適合自己能力的相關職務。

「職業重建」最大的目的除了協助身心障礙夥伴能重返職場並獲得適性及穩定的就業機會外,在無障礙的就業空間、創造友善的就業職場及平等的工作機會上也是一個未來主要需發展的目標,期望在社會大眾共同促進與推動下,能真正達到提供身心障礙者個別化適性就業,同時也確保身心障礙者就業權益的友善社會。

台灣目前在職業重建流程中,不論中央或地方單位都會透過「職業重建個管」作為第一步接收身障夥伴主動協尋的窗口,藉由職重個管以個案管理方式,提供就業諮詢、障礙功能評估、職涯輔導並連結就業相關的資源。

身障夥伴也能在職業重建個管開啟的流程中獲得一系列就業相關資訊且同時準備為了後續一連串銜接到職場的過程逐步調整自我生理與心理的狀況。

由此可知,除了第一步驟「就業動機」的建立,通過進入職業重建個管便可算是正式啟動「職業重建」一連貫的服務與資源整合過程,接下來我們一起認識職業重建相關的服務吧:

「職業輔導評量」:第一步驟需透過客觀的評估工具協助了解身心障礙夥伴在整體障礙的狀況與目前的功能表現及期望的職業興趣與工作技能等。

「職業訓練」:透過職業輔導評量的評估與盤點身障夥伴基本工作能力後,藉由各類職業訓練可協助身障夥伴在就業前能先經由有系統的學習與訓練提升自己未來就業的相關技能,或由職業訓練的過程中發掘自我工作技能的不足,以進一步培訓一技之長與強化現職技能。

「職務再設計」:經過了職業輔導評量與職業訓練過程後,身障夥伴透過工作媒合後會根據夥伴身體功能及工作技能與對應的職務類別進行分析,透過工作分析找出與配對職務間有哪些困難會產生?

並針對這些評估出預期的困難進行分析、了解需透過那些策略或管道進行實際的協助。(如:改善環境、重新設計工作機具設備或提供相關輔具…等方式)

最終期望透過職務的「職務再設計」協助增進身障夥伴的工作能力與整體工作效能。

相信大家都已經對於「職業重建」相關的服務內容與流程有初步的認知了,照著:
1. 就業意願的建立
2. 職業重建個管啟動
3. 職業輔導評量評估
4. 職業訓練
5. 職場職務再設計

5 個步驟,身障夥伴逐步回歸職場!

全文轉載自礙的萬物論,原文標題:【職能治療師專欄】到底什麼是「職業重建」?我們可以如何協助身障者重返就業

延伸閱讀
>> 讓你的企業成為「友善自閉」環境,5 個好處創造職場動能
>> 失去右腿仍不失工作熱情!身障職訓讓她重拾自信,重返職場獲選模範員工
>>「這群人曾被認為沒有能力,現在是台灣建築的幕後英雄」若水國際翻轉身障者的職涯想像

「社企流」和「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共同製作的《碳棄世代》專題重磅登場!一同來看看你我如何於生活中執行創新的減碳解方,迎向不需嘆氣的未來。
>>> 5 分鐘帶你認識《碳棄世代》
>>>《碳棄世代》完整專題這裡看

在戲劇中找到人生解答:來自農村的現代「花旦」,透過參與式戲劇翻轉人生思維

2018.10.03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今天介紹的,有兩個主角。一是社會企業 「花旦」的創辦人羅琳(Caroline Watson),另外一個是今年到「花旦」當練習生的 22 歲大學生 Vivien。「花旦工作室」(Hua Dan)是由一個在香港出生的英國人在北京創辦的一家社會企業。在羅琳眼中,花旦這個中國傳統戲劇的角色代表着有智慧,有能力及勇於接受挑戰的中國女性。

羅琳在香港長大及受教育,然後回到英國升讀大學,修讀 Arts in Theatre Studies。她對「參與式戲劇」特別有興趣,覺得這是解放思維,促進溝通,激發潛能的最有效方法。

參與式戲劇模式經營

一般的戲劇表演以舞台為界,台上是演員,台下是觀眾。但在參與式戲劇,觀眾在觀看的過程中可以打斷演員的表演,並提出不同的表達方式,甚至可以直接走上舞台向演員示範自己的看法,不僅可以通過表演來幻想一個與現實不同的世界,而且可以通過自己的表演來「改變」這個虛擬世界,最終在現實生活實踐這一改變。

參與式戲劇正愈來愈多被運用到社區發展,特別是在為弱勢群體「賦權」的過程中。花旦工作室就是把它應用到從農村到城市工作的打工妹身上。

過去 30 年,中國經濟迅速發展,農民工的貢獻功不可沒。但他們所獲得的待遇卻不足為人道。特別是打工妹,往往工資低微,工作條件差,居住環境惡劣,還經常遇到種種問題,例如勞資糾紛、性騷擾、家庭暴力等。花旦工作室根據她們的實際遭遇,編成參與式戲劇,訓練她們擔當演員,通過表演的方式,再現她們日常經歷的問題。

很多參加過花旦表演工作坊的人都會用魔力、驚訝、感動等詞來形容自己的感受。花旦工作室的工作坊創造性地將角色扮演,即興創作、遊戲、講故事等形式融合在一起。參與者利用這個平台來交流及討論,把角色和真實的生活緊密相連。

花旦工作室有一個很有名的角色叫「蘭蘭」,她來自甘肅,在北京一間餐廳當服務員,經常受到老闆性騷擾,卻沒有勇氣去抗爭。當現實的蘭蘭去扮演蘭蘭時,觀眾和她一起設計解決的方案。對於很多打工妹來說,這是頭一次有機會充分和自由地表達自己,她們甚至從來未想過這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花旦工作室的使命是通過戲劇激發潛能,具體的工作包括︰

  • 培訓打工妹成為藝術工作者,項目領導或花旦分支機構的領導,讓他們擺脫貧困的生活狀態,有機會參與主流社會。
  • 與企業,各種組織及社區合作,提供有創意及教育意義的工作坊,提高人們的精神生活質素,共建和諧社會。
  • 為企業及 NGO 設計和提供團隊培訓,主題包括團隊合作、創造力、溝通、消解衝突,跨文化交流等。

花旦工作室目前有 3 名全職同事,4 位兼職培訓師,以及數十名經過訓練及可以表演與主持培訓項目的打工妹。羅琳亦因花旦工作室的成就獲世界經濟論壇推選為 Young Global Leader,並獲 Waldzell 基金會頒與 Architect of the Future 榮銜。

農村戲劇生脫胎換骨

筆者一位內地友人的女兒 Vivien,自少聰明伶俐,小學及中學期間,學習成績都是名列前茅,考進了上海戲劇學院,今年已是 3 年級的學生。可是隨着通訊科技日益發達,加上社會上種種誘惑,慢慢地無心向學,開始注重打扮,吃喝玩樂逐漸成為她的強項。隨着大陸微信的出現,她開始手機不離手,除了睡覺之外,基本是 24 小時在線上過着毫無生趣的生活。她的家人也為她着急,這麼生活下去,人的一生就完了?

她的家人找到我,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助她,我也只能試試,於是提議她暑期到花旦工作室當義工。她初時也百般不情願,最後答應試一個月。這一個月,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從開始時什麼也不懂,到訓練成為合格的導師,她親身感受及理解花旦的理念及工作方式。第三個星期起,她開始參與農民工子弟的學習營,培養他們的自信心及表達能力。

孩子由於來自農村,表現羞澀,缺乏自信及表達能力,她和他們住在一起,通過一星期多種學習活動後,他們都變得活潑可愛,有禮貌、有信心,敢於主動表演。孩子們叫她不是老師而是姐姐。最令她感動的是他們其中幾個女孩的生日會。由於農村重男輕女的影響,女孩子是沒有開過生日會的,當她拿出蛋糕為她們開生日會時,她們都哭了,她也忍不住哭了。

一個月後回家,簡直像變成另一個人。她對母親說,希望下次可以到更偏遠的地方,幫助一些更有需要的孩子。她開始謝絕所有朋友的吃喝玩樂,專心讀書,並後悔以前太浪費時間,生活太無意義,也改變了以往手機不離手的習慣,現在非不得已才用手機。她表示會珍惜時間,充實自己,以後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目睹這些變化,她的家人也驚訝不已,難以相信一個月的經歷,產生這麼大的改變。

讀者們,假若你有適齡的子女,不妨鼓勵他們為社會企業當義工,說不定會令他們脫胎換骨。花旦工作室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現代「花旦」 移風易俗

延伸閱讀
>> 這款桌遊讓爸爸和女兒聊天不再尷尬,因為多了一個新話題——女權
>>「婦女培力,就像和她們談一場愛情」不只幫她們找工作,還要找到理想的生活
>> 解決兒童販運問題,先讓媽媽經濟獨立:柬埔寨社會企業 SUSU 打造社區婦女的夢工廠

「社企流」和「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共同製作的《碳棄世代》專題重磅登場!一同來看看你我如何於生活中執行創新的減碳解方,迎向不需嘆氣的未來。
>>> 5 分鐘帶你認識《碳棄世代》
>>>《碳棄世代》完整專題這裡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