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只追求美感,也帶來社會影響力」:藉由視野轉換,設計可晉升為「社計」

文:羅令婕

「社會設計」一詞,最早出自美國設計理論家維克多‧巴巴納克(Victor Papanek)在1963年所出版的著作《為真實世界而設計》(Design for the real world)中,他認為,設計師的設計發想來源,應該從過去的「物件」,轉向「生活形態」和「人」。

時隔逾半世紀,當今的專家又是如何定義社會設計呢?

社企流與智造世務所於8月3日聯合舉辦「從設計到社計」講座,邀請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陳東升,以及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專案辦公室執行長吳漢中分享如何運用社會設計。

當社會學遇見設計 挖掘問題根源並解決

陳東升以社會學角度,分享對社會設計的看法。

「社會學講的社會設計,操作方式會因為你面對的對象、想解決的問題而有所調整跟差別,雖然也可以用設計思考,但不會這麼嚴格遵守步驟。」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陳東升認為,社會學重視社會問題的根源與解決,提供設計專業另一種角度,藉由視野的轉換,設計可晉升為「社計」。

他引用日本著名設計師山崎亮的觀點,表示社會設計是「一個人、十個人、一百個人、一千個人能做的事」,所有人皆可參與,「學社會學的在想這個世界時,從不會認為我們是孤獨的一個人。」

並非只有設計師才能參與設計,專長在社會學的陳東升表示:「從自己的位子,想想可以怎麼做,三年或五年之後可以連結到誰,產生怎樣的影響,要成就什麼目的?」因此他於系上開設「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此課,以實地考察及實作方式,讓學生觀察並提出解決方案,目前已創造超過5個社會企業。

「社會設計很簡單,就是讓社會每個成員擁有尊嚴的生活。」

他認為,設計須以人為中心,並分享學生實作成果:玖樓。

玖樓利用共生公寓的概念,房客可於廚房一齊聚餐、交流。

在台北租屋,對許多年輕世代而言,是一大沉重的經濟負擔。陳東升的學生王維綱反其道而行,將5間不同的老公寓改造為共生公寓「玖樓」。以分攤昂貴租金的方式,讓短期房客負擔較高租金,長期房客則用低於市價行情的價格,入住具設計感的房間,有特殊專長者,例如擅長繪畫,則可將繪畫作品掛在公共空間,折抵租金,並提供公益或社企團隊,免費作為辦公室,廚房不定期舉辦共食聚會鼓勵交流。

陳東升表示,「玖樓不只著眼在居住這議題,它也讓住在這裡的房客有互動的機會。」除了團體間的交流,強化都市上班族薄弱的人際網絡,部分與玖樓合作的屋主仍住在原地,利用混齡分租,讓青壯年房客得以與屋主長輩互動,解決都市居住正義問題的同時,達到世代傳承的目的。(同場加映:社區設計的重點在「人」:與其讓一百萬人只來一次 不如讓一萬人想來一百次!

他也提到,「社會設計要想到機制,利用空間作為平台,去連結其他關心這個社會議題的團隊或人。」如此一來,要向公眾推廣社會設計理念的可行性將隨之提升。

不只追求美感 「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讓設計貼近市民需求

吳漢中於講座中,分享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專案對於社會設計的各種運用。

社會設計的概念不僅能發揮在社會企業,甚至整個城市都可是實踐的場域。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專案辦公室執行長吳漢中於演講一開始,便提問:「如果可以替這城市進行改變,你想進行哪樣的改變?」

社會設計為本次臺北世界設計之都關注焦點之一,期望不將設計侷限於硬體美化,藉此讓大家思考用設計改變城市的可能。計畫期間,與設計師聶永真、社會企業人生百味合作,重新設計包裝泡泡糖,交由街賣者販售,期望將設計帶入大眾生活場域。

吳漢中認為,社會設計應深入市民生活的領域,藉此彰顯城市的人文歷史特色。他舉例到,在京都即使是便利商店,也必須符合該城市的整體色調,「這是一個社會處理文化與自然議題的態度,比美感還重要。」

除了凸顯城市風格,社會設計亦可為特定群眾找尋存在價值。他說:「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希望長期努力的事情不要只是美美的,而是有更多的社會影響力。」

他以螢光及大地色系兩套清道夫照片為例,調查現場民眾意見,結果發現,民眾普遍覺得清道夫的衣服要很亮才安全,但是當民眾為使用者時,卻不希望被辨識出來,反而選擇大地色系。由此看出,設計必須能回應使用者需求。

大地色系衣著讓清潔員減少對於其所屬職業的顧慮。

跨領域專業結合 迸發社計新火花

不同專業可賦予設計更多元的定義,陳東升利用課堂,帶領年輕世代觀察社會問題,進而提出解決方案,孵育社會企業;吳漢中則將設計融入市民生活,改變街景同時,亦關注實用需求。

「設計可不可以不再只是一個各別的領域,從社會學、都市規劃到景觀設計都可以結合?我們有沒有辦法開創更多公共服務的機會給年輕世代?」吳漢中認為,社會設計藉由跨領域的結合,可激盪更多火花,也是新生代設計師可努力的方向。

延伸閱讀
>>  用設計改變一座城市!台灣災害頻繁 社會設計受重視
>> 為什麼公園長椅都千篇一律?把「使用者經驗」融入設計,讓座椅不只好看 更「好用」
>> 「想解決社會問題,先瞭解我們所處的時代有哪些問題」社企流四週年論壇 帶你看見現況、擁抱未來!

丟棄食物前,你可以有另一種選擇!這個App能「追蹤剩食」,並且直接送到飢餓者手中

編譯:黃培陞

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非營利組織Unsung 研發出一款App,透過餵飽窮人來解決食物浪費的問題。

基本上,無論是各大餐廳、食堂,或是任何擁有食物的人,都可以在這款App上註冊,告訴其他人自己的剩食狀況。

假使有已註冊志工剛好在附近得知此訊息,他就能前往領取食物並送到指定的街友手中。這樣的服務,在當地宅配公司 Arcade City協助下,整體更加有效率。

另外,這款App結合了遊戲的元素。每當志工做了這樣的好事,公司會額外頒發點數;擁有這款App的民眾,就可以拿點數進行公開透明的交易,進而培養成社群。(同場加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吃不完的食物進了垃圾桶,卻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app結合遊戲,黏著志工近而形成社群

在美國,飢餓的問題由經濟以及食物的分配、浪費而生,大約有4900萬的美國人負擔不起自己和家人的食物,終其一生處於挨餓。

同時,每年全世界約有價值7500億美元(相當22.5兆臺幣)的食物被浪費。即使是營養價值良好的產品,也往往因為長得不好看,在上架之前被丟棄;又或者雜貨店的庫存、餐廳產生的廚餘、家庭購買過多的產品,都被丟棄、浪費。
如果所有的食物去向都能夠被追蹤、重新分配,送至有需要的人們手中,那麼飢餓的問題將再也不會困擾著美國。正因如此,有些具有前瞻性的非營利或新創組織,正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這個來自奧斯丁的團隊,目前已經利用這款App配送了1000多餐。有了每位志工的加入,使得組織運作更加穩定、整體行動能持續性地擴大。起初,人們相當看好終結食物浪費的一天,如今他們更樂見飢餓的人得以溫飽,只要如此模式不斷被複製,奧斯丁的飢餓問題就有可能成為歷史。
 
Unsung並非唯一試圖打擊飢餓的組織。全世界都存在著食物浪費和飽受著飢餓之苦的人,生活於夾縫之中的他們,努力地想改變自己的現況。(同場加映:「浪費食物等於是浪費社會資源」印度老闆設愛心冰箱 鼓勵人們捐贈剩食給街友
 
在巴黎,你能夠在不少商店的窗戶上發現貼紙,它代表了免費的餐點、盥洗室或其他服務,以供難民、街友等急需幫助的人;紐約則是有款名為Transfernation的應用軟體,與Unsung的模式類似,並有著不少的使用者;波士頓的 SpolerAlert則在它推出的首年,省下了超過10,000磅的食物。
 
以上所提及的App如果能夠廣為宣傳,那麼「將剩食給予有需求者」的概念,就會深植於一般人心中。如此一來,餐廳、食堂、雜貨店將會保留多餘的食物,由有心服務的志工們幫忙送達有需要者的手中。這股風氣一旦帶動了,食物分配模式必定會變得更有效率。
 
如同Transfernation共同創辦者Samir Goal所言:「為了終結飢餓,我們不斷浪費著過剩的食物,從很多層面來說飢餓是一個人為的議題。然而,它卻沒有辦法只單靠一種方式解決,我們通通都有責任去面對如此挑戰。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透過深具意義的對話,終結全球化浪潮之下所面臨的挑戰,每個人的付出意義都相當重大。」(同場加映:這台行動餐車不賣垃圾食物,用愛心餐點填飽每個人的胃 營收全歸食物銀行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延伸閱讀
>> 對抗食物浪費!世界名廚到里約奧運辦「剩食餐廳」,為無家者煮晚餐
>> 這家超市主打「剩食零售」,讓健康食物不再是有錢人的專利
>> 如何解決每年5000億元的食物浪費?英專家:從教小孩煮飯做起!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