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什麼公園長椅都千篇一律?把「使用者經驗」融入設計,讓座椅不只好看 更「好用」

2016.06.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銀髮生活》專書的出版

在過去三年間,東海大學整合校內能量,推動「全球環境暨永續社會發展」計畫(簡稱為GREEnS)計畫。總計畫四「建構優質的長青生活品質與環境之研究」由社會系蔡瑞明教授主持,整合十餘個科系、三十多名老師,以各自專長為核心,一同思考台灣所面對的高齡社會的嚴酷現實。三年研究成果,彙集為《銀髮生活:建構優質的長青生活與環境》一書,已於2015年底出版。

本次案例將介紹書中第9章,工業設計系李俐慧教授的研究,探討如何經由設計的思維,在日常生活的角落中進行創新,並且經由這看似自然的小小改變,實質地增進了高齡者的生活品質。報導者也特別與李俐慧老師進行了訪談,來瞭解整個研究歷程中的前後脈絡。

調查都市高齡者的日常生活

李俐慧老師和她兩位研究生楊雪屏、陳詩盛,一同調查了台中市高齡者的日常生活,同時將焦點集中在休閒上。儘管此一主題內政部曾經進行過問卷調查,發現「與朋友的聚會聊天」是高齡者日常生活中,最常見、也是最重要的休閒形式。但問卷並不能真正顯示出高齡者每日的狀況,需要進行進一步的研究,才能實際展現出日常生活的面貌;李俐慧老師的研究團隊以此進行長期的觀查,希望能夠尋找協助提升高齡者生活品質的切入點。

李俐慧老師研究團隊很快發現,都市生活空間的設計,很少是以高齡者的活動作為首要考量,因而高齡者日常生活的活動空間,可說是相當有限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會區裡很多的「鄰里公園」,便成為市區高齡者休閒活動的重要去處,高齡者在此拓展人際關係、進行社交休閒等活動。

李俐慧老師接下來選定幾個公園,在一年中不同的時間內,各自進行一個月的觀察,紀錄公園內部的活動型態,並觀察每一位高齡者何時進來公園、在公園內花費多少時間,以及從事哪些活動等等。為了避免顯得自己過於突兀,其中一位研究生發現了最簡單的方式:她在所觀察的公園裡遛狗。寵物作為橋樑,讓研究員與高齡者跨越了年齡的限制,找到可以聊天的共同話題。公園裡的高齡社群逐漸接納了研究團隊,讓整個研究進化可以更為順利的進行。

透過觀察他們發現,高齡者在公園裡的休閒活動,並不只是單純的「消磨時光」而已;高齡者會把家裡需要幹的各種雜活,帶來公園的環境中,一邊作些小事,一邊和朋友們閒話家常。例如有些婦女會帶著一袋的青菜來挑撿菜葉,到晚餐時間她們才彼此回到家中作菜,結束一天的時光。李俐慧因此認為,公園對高齡者而言不僅只有休閒的意義;如果能自設計的角度,對公園進行一些調整與改變,將能讓高齡者的日常生活品質,獲得實質的改善。


李俐慧老師研究團隊觀察並記錄新設計桌椅對高齡者行動所產生的影響(圖片來源:陳詩盛,2013)

公園座椅的意義及改變

透過設計的角度,李俐慧老師和她的團隊分析了高齡者在不同公園的活動形式,並比對公園內部的設計,發現公園座椅的擺設,對高齡者活動的各面向有相當的影響。當公園中高齡者人數開始增加、聚集的時候,他們習慣圍坐成一個圈圈彼此閒話家常。然而許多公園並沒有這樣的椅子擺設,因而限制了長者們的活動選擇。

舉例而言,公園中常見的椅子,往往是一整排的長椅;這種長椅預設了當一個人乘坐時他的視野是向前看的,而不是與左右相互攀談聊天。另外一種公園裡常見的椅子是石椅,這種椅子雖然經常圍繞石桌排成一個圓圈,但對高齡者來說往往過矮且冰冷,他們並不喜歡;更重要的是這類椅子缺少扶手的設計,對高齡者的起身移動造成困難,可以說其實是年齡不友善的設計。

此外,根據研究團隊的觀察,高齡者其實傾向帶著東西來公園作些事,他們也經常攜帶著包含柺杖在內的各種輔具。不過在公園座椅的設計中,很少有可供這些東西放置的設計。綜合這些觀察,可以發現台灣城市內的公園,往往強調了設計中「景觀」的面向,而不是真正顧及使用者的活動型態與需求。


常見的公園長椅,其實並不適合高齡者群聚聊天的休閒生活(圖片來源:新作坊

李俐慧老師的研究團隊觀察到,為補足這些設計上的不足,高齡者也會發展出自己的解決方案。最常見的作法,是自己帶上輕便的塑膠椅,讓他們可以很容易地移動並圍成一個社交圈。不過這些椅子並不算是真正的公物,也有容易毀損的問題。不過高齡者的作法刺激了研究團隊的想像力,他們於是著手設計符合高齡者需求的座椅。

與公園的高齡者作了說明之後,選定其中一座公園放置設計過的椅子,持續觀察椅子所產生的影響。研究團隊很高興發現設計發揮出正向的影響力:不僅使用者在口頭上給予正面的使用體驗,他們也確實觀察到高齡者在公園的活動時間增加了,也更傾向於以設計的座椅為中心,形成每日出現的休閒生活社交圈。


為了造景設計的石製桌椅,由於過矮且沒有扶手,對高齡者來說往往不夠友善(圖片來源:新作坊

生活空間的再反思

透過這樣成功的設計,李俐慧老師在接受訪談時,提及了她的想像與反思。她指出,過去的社會中,每個住家往往都會有一片空間,來作為社交休閒的活動之用。例如日本傳統民家會有稱為「緣側」的場域,用來招待客人以及「結緣」;過去台灣鄉下地區的騎樓,也能發揮相當的功用。

然而今日寸土寸金的都市化過程,這種社會性的生活空間逐漸受到壓縮;對需要更多社交性休閒活動的高齡者來說,這便降低了他們的生活品質。雖然說市區的公園多少還能發揮這樣的作用,可是把公園「景觀化」的設計模式,其實是會損耗它所能發揮重要功能。如果我們重新回歸使用者,透過他們的需求出發,我們才能真正設計出符合生活、提升生活品質的環境及產品。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城市景觀或生活場域?東海李俐慧教授對公園座椅的研究

延伸閱讀 
>> 從老人醫院獲得靈感,大學生發明「輪椅警示系統」保障阿公阿嬤外出安全
>>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 老人家不是總看肥皂劇!調查顯示:掌握時事、學習新知才是銀髮族兩大收看動機

這間銀髮食堂打破制度規範,讓「照護」回歸最重要的聆聽、陪伴和守護

2016.06.17
合作轉載

文:余尚儒

位於兵庫縣西宮市,距離甲子園10分鐘電車車程西宮車站出口不到100公尺民宅,有一間不起眼民宅,卻是一處不平凡的空間。

它是NPO法人聚多屋 (NPO法人つどい場さくらちゃん)的基地,是一間超越制度的食堂。

聚多屋主人丸尾女士照顧自己父母和哥哥超過15年之後,2004年開始聚多屋事業,迄今已經有13年歷史。

丸尾女士先後經歷母親肺癌術後轉移在家臨終,哥哥躁鬱症自殺,父親中風導致吸入性肺炎在家臨終。其中,照顧父親第三年(2000年),也就日本長照保險(介護保險)開始,丸尾體驗了照顧社會化(介護社會化),卻也發現介護保險帶來的問題。

於是,自己通過一級照服員講座後,到特別養護老人機構實習,看見老人家哭天喊地送入澡堂的「機械浴」,一氣之下,成立NPO法人聚多屋。

聚多屋是一家食堂,無論吃多少午餐都是500日元,部分收入來自會員會費和學費,此外也外面的接受見學參訪 (見學金1000日元)。

聚多屋要讓跟照顧有關係的人很容易彼此親近,營造一個超越各種上下關係的「介護家族」。

挑戰既有介護保險體系,聚多屋有三大行動:

1. 一起出遊的行動(おでかけタイ)

介護保險出現之後,街上老人家消失了(被送入機構)。此外,為了照顧失能家人的家屬,失去外食和旅行的機會。為了挑戰這個狀態,聚多屋每年舉辦一起出遊的行動,過去幾年陸續去過北海道、沖繩,去年到台灣旅遊。當然,是坐輪椅旅遊囉!

2. 一起學習的行動(学びタイ)

介護保險出現之後,介護變成有「資格」的工作,但在現場「介護職」卻沒有提升「技術」的機會,聚多屋要創造一個讓在家裡工作的「介護者」和有資格「介護職」可以被攪拌在一起,經驗交流,甚至和官員、醫療人員交流機會,提升自己對「介護」的知識和技能。

3. 一起守護的行動(見守りタイ)

介護保險出現之後,各種居家、機構式照顧,但也多了很多規範,這個不行,那個不可以的狀況。聚多屋要超越這些規範,回到最基本的隨時聆聽和陪伴,守護的工作。

聚多屋超越空間限制,曾讓一位99歲重度失智症富美子(化名),在宅醫療醫師協助下,最後在聚多屋臨終,女兒及志工陪伴下,自然死亡。

聚多屋是一間食堂,出入的不只照顧者和被照顧者,也有醫師、附近市公所人員,都會來吃飯,彼此交換醫療和照顧訊息。

丸尾女士成立NPO法人聚多屋,要支持從事照顧工作的人,無論有資格、無資格,超越制度,回歸人性。

制度再好,也不能失去人性。為了讓制度更好,需要更多類似丸尾女士的先鋒。

全文轉Peopo 公民新聞平台,原文標題:「介護家族」 聚多屋: 超越制度的照顧食堂

核稿編輯:林冠吟、金靖恩

延伸閱讀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 能幫忙診斷失智症的手機遊戲
>> 史丹佛銀髮設計首獎團隊:要推出一個專業的服務,重要的是「先跨出自己的專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