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廢棄合作社變身地下異托邦——萬華「一碼村」,讓人自在生活、讓物循環再生

2021.12.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你認為「一碼歸一碼」是溫柔的詞句嗎?事事獨立看待、不應混為一談的界線分明,比起溫暖人情,多數人應該更容易聯想到「各人自掃門前雪」的淡漠疏離。

以此為名的「一碼 IMMA」團隊認為——詞句能有不同解讀,每個人與物也都蘊含新生的可能、值得重新被定義。2021 年 10 月,他們在群眾集資挖貝 WaBay 發起《一碼村》地下異托邦──再生集資計畫,從城市角落的老舊地下空間出發,以「一碼歸一碼」之名,訴說一個個溫柔革命的生命故事。

群眾觀點/文:郁子

一碼村」位於台北市萬華區南機場的忠恕社區,與 2020 年底宣布熄燈的社區營造基地「南機拌飯」僅有幾步之遙。那一帶的街道充滿褪色的時代感,幾乎每戶人家都有加裝老式的橫條鐵窗;鐵捲門上的汙鏽肉眼可見,外壁磁磚也佈滿歲月風化的陳舊斑駁。

從寫有「信義門」招牌巷弄拐彎,順著指示走下樓梯;小路深處有一道半敞開的紅色鐵門,幾株黃金葛沿著牆磚,爬上「一碼 IMMA」白底黑字的招牌。上午 10 點的陽光燦爛傾瀉,映著自動澆水器灑下的細緻水霧,一彎七色虹彩若隱若現,為老舊的建築添了幾分自然生氣。

一碼歸一碼:從願景激發想像,共創實踐分享回饋

一碼村是 2020 年成立的「實體社區互助空間」,超過 400 坪的偌大場地目前共有人生百味萬華大水溝二手屋浪人食堂台灣社區實踐協會五角拌等約 10 個在地社福組織進駐。室內採開放式設計,空間色調柔和暖黃,公共區域有不少桌椅隨興擺放;地上的大小盆栽生得極好,櫥櫃上處處可見漂著水草的生態瓶,不見天日的地下室仍充滿綠意生氣。

「一碼 IMMA 的取名源自英文 Image、Imagination 的讀音縮寫。」一碼 IMMA 共同創辦人黃芳惠解釋,團隊內部討論時,很常是先有個共識畫面(Image)激發想像(Imagination),彼此想法交織凝鍊,眾人就能一起將想像建構成真。「我們也希望『分享』與『回饋』不是對價關係,而是『一碼歸一碼』的自由表述。」使用空間的人可以用各種形式、在不同時間回饋分享,「甚至不用回饋也沒關係,有餘裕時願意分享,這樣都很好。」黃芳惠說。

別人不要的家具、盆栽、故障電器、零件木料,在一碼村會被分門別類妥善收藏,透過空間改造、舊物回收整理等行動,尋回新的價值與模樣。比如手作飾品纏繞的紅色線圈,來自故障電腦的零件;可愛的多肉紙盆栽,是用尿布再生紙創作而成;倉儲區的空牛奶瓶,是書屋花甲團隊的方荷生里長發送物資時所剩,正好用來盛裝手作家事皂的肥皂液。從手作共創新的分享回饋,舊物生命流轉的痕跡,在一碼村中俯拾即是。

「這地方早期是國軍福利合作社,到現在也有 50 多年歷史了。」一碼 IMMA 共同創辦人吳婷婷指出,400 多坪的老舊空間,要一次修理翻新幾乎不可能,不如想想如何與它和平共處。她指著腳邊安上輪子、宛如小森林般茂密的植物箱,「像這個戰車,除了能自由推動,也剛好解決這邊天花板的漏水問題。」既然不期而遇,那便隨遇而安;一碼村沒有固定的模樣,所有空間擺設都是隨時可以變動的,「我們很常是在重新安置的過程中,找到人、物、空間可以共好的狀態。」。

從南機拌飯到一碼村,一起把社會行動走得更遠

一碼村的前世今生,得回溯到從前的「南機拌飯」。2015 年,一群長期從事社區營造的工作者,因緣際會下發現南機場二期整建住宅有塊閒置的地下空間,一夥人便跟房東租了 60 幾坪空間進駐,並將場地取名為「南機拌飯」。南機拌飯不賣飯,他們注重的是「拌」──透過共煮共餐、送餐關懷、共享資源等社會行動,將附近居民拌在一起,促成更多社區間的交流互動在此發生。

一碼 IMMA 共同創辦人吳婷婷和黃芳惠,分別來自「原典創思」、「粉紅豹文化」團隊,兩人過往都有社造培力、空間營運的相關經驗。當時,兩個團隊是南機拌飯團隊的輔導員,從駐點計畫申請、空間前期建置、乃至大型活動量能支援,一路協力催化「南機拌飯」成立,也陪伴年輕夥伴展開一次又一次的創新社會行動。

「第一、二代的夥伴,對於整個行政資源的引入方式,是相對熟悉的。但成長過程中,他們也逐漸發現自己的不足之處,可能就會轉職或出國學習。」黃芳惠指出,這樣的斷層對於第三代剛畢業的夥伴而言,其實是非常大的壓力。「他們對工作與生存已經很焦慮,又要想辦法創造資源、維持整個空間的營運,小心別把前人累積的資金燒光⋯⋯」眼看年輕夥伴來來去去,組織成員幾代更迭,兩人開始思考──是不是能邀更多人一起,專門經營空間維管?

她們於是鎖定了南機拌飯隔壁、那間外表老舊的廢棄合作社,以空間再生為楔,展開一碼村的故事篇章。「南機拌飯比較像是萬華區同世代青年間的鏈結羈絆,一碼村的共伴則是跨世代、跨議題、跨領域的。」黃芳惠分析,「像我們有一定年資,對於空間營運相對更有經驗。如果能集不同專業共同加持,顧家的工作就交給我們;年輕人多進多出、或者想把行動拉到更遠的地方,空間也能持續穩定地經營。」。

以空間起承,轉動人與物的再生循環

面對外在世界的快速變動,從老屋再生的一碼村,兀自在萬華南機場一隅,長成一種不急不緩的自在從容。仔細觀察這裡的活動,舉凡家電維修、植物藝術創作、舊衣回收整理、手作肥皂,大多都與「手作」有關。

「我們沒有要大家做出多美的作品。物的再生是一種媒介,讓大家能靜下心與自己相處。」黃芳惠分析,人與人之間的對話是二元對立的,你來我往快速拋接,一旦漏球對話就會尷尬卡頓。「但『物』是沉默包容的,你可以重複練習、把它調整成腦中想像的模樣;也可以鬆散地不多加修飾,保留它原來的特色。」。

手作是一種與自我對話、修復、探索潛能的過程──人會慢慢意識到自己的障礙困境、理想期望;可能從行動實踐中獲得療癒成就,或者在嘗試過程中,重新定義「好」的標準。2020 年來到大水溝二手屋工作的鄭崴,平時除了打理店務,也陪伴來此工作的社區單親媽媽回收整理舊物。「來到這裡的每個媽媽都有自己的課題。有些是兒女、有些是婚姻,我們不能也不是要幫忙解決問題,而是陪伴大家去經歷當下的事情。」。

鄭崴表示,日常生活的困境,容易使人的精神變得耗弱麻木,無暇注意內在狀態。「是什麼讓我這麼痛苦?為什麼事情一直無法解決?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回內在,才能有所覺察,從而產生選擇、改變現況。」透過交流引發生命共鳴,將生活脈絡與內在思緒梳理清楚;即便最終的選擇是不改變,至少知道所有的情緒其來有自,眼前的困境或許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對自己的重新定義,才是生命最美的創意。」黃芳惠的這句話,或許能成為一碼村的最好註解。物的再生,為人帶來新的可能;人的再生,為物帶來新的生命——作為承接再生的場域,一碼村擁有能包容多元差異的溫柔彈性,比起來到這裡的每個人,更先一步接納他們自身的衝突混亂,安靜伴其找回自在與自信。

串聯社福組織協力,撐住社會也需要被社會支撐

2021 年因應空間營運資金需求,一碼村發起《地下異托邦──再生集資計畫》。「地下異托邦」這幾字,不熟一碼村的人或許會有些困惑;但長期旅居國外的創新志工黃燕玲,就曾以土耳其的凱馬克利地下城作比喻。「當時基督教徒是因為宗教迫害躲到地底,一碼村也給我一種類似的聯想。它像城市中的綠洲,允許各種背景的人、用不同方式自在生活,彼此互動互助、平等相待。」黃燕玲說。

相較於聚焦萬華社區的南機拌飯,這座隱於市卻不隱世的地下異托邦,想解決的是整個城市對世界的疏離。2021 年 5 月,一碼村因應 COVID-19 疫情衝擊,與人生百味、芒草心、浪人食堂、大水溝二手屋、夢想城鄉等萬華社福組織共組「街頭聯合防疫物資中心」,協助無家者度過生計與防疫困難。「那次真的很奇妙。10 多個組織沒有任何人是頭,但大家都很有默契。」哪個生產鏈缺工?有哪些夥伴可以媒合?吳婷婷感慨道,或許是因為曾經合作,所有事情都在短時間內水到渠成。

集眾人之力,想像的願景一次次凝實──目前為止,一碼村已與 20 組以上的在地 NGO、社群夥伴合作;陪伴人們修復自我的同時,也開發出 80 多種物料再生循環的可能,並提供超過 6 千小時的工作機會。然而,400 多坪的老舊空間經營不易,為支持共創再生的社會行動,營運收入扣除各項成本,一碼村每月仍有 15 萬元的資金缺口,需要更多社會大眾集資支持。

群眾集資作入口,歡迎前來一碼村感受新生

「坦白說,集資過程中我們一直在矛盾中左右拉扯。」黃芳惠解釋,她們希望分享與回饋是不受限制、不必等價兌換的「一碼歸一碼」;但贊助回饋的方案設定,更像是誰捐了多少錢,就可以獲得多少回饋品。為此,團隊在集資頁面附上志工表單,號召大家以不同形式加入一碼村,也刻意將每個方案的贊助金額調低;除了「漂泊桌使用權」、「療癒時光再生行動」等回饋項目,所有方案還都包含一張「一碼村民證」。

「單純透過影像或文字,其實很難理解一碼村在做什麼。」吳婷婷說,一碼村並不是想要一個很昂貴的關係;所有的回饋選項其實都是一種邀請──來一碼村看看、跟大家玩在一起吧!「很感謝那些願意提前相信、支持集資的贊助者。我們誠摯邀請大家成為一碼村民,也期待集資之後,能與更多人寫下一碼歸一碼的故事。」。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從空間開始,讓人與物溫柔再生──專訪一碼 IMMA 團隊:「對自己重新定義,才是生命最美的創意」

延伸閱讀
>> 迷途少年變身咖啡師!書屋花甲助上百位青年獲專業證照、重拾生活熱忱
>> 人生百味朱剛勇:病毒對待人是平等的,然而社會對待人則不是
>> 陪伴偏鄉兒少、增進長者數位力——看這些組織如何貫徹倫理、改變社會

個人如何回應趨勢,成為掌握國際脈動的職場人才?組織如何注入永續思維,打造兼顧獲利與社會影響力的經營法則?即刻閱讀《全民的 ESG 入門課——跟大師學企業倫理,掌握永續趨勢》專題,從不同產業領導者及企業代表身上,一探各行各業的成功之道。   

前往完整專欄

以自然農法黑豆製醬油、邀飲食專家品評風味——御鼎興:醬油也能成精品,發揚在地產業價值

御鼎興是第三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他們除了堅持以手工柴燒與古法釀造的方式製作醬油,還著眼於醬油文化與食農教育的推廣,希望醬油未來能成為品味生活的一種格調。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 200+ 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社企流/文:蘇郁晴

你知道透過不同的料理方式做出的佳餚,需要的醬油也會有所不同嗎?正因大眾普遍不了解醬油如葡萄酒一樣,因其製造方式的不同,擁有各自獨特的風味,所以每當前往超市採購時,常會以物美價廉作為選擇標準,因此醬油品牌「御鼎興」希望能讓大家看見此產業的價值。

在緊鄰濁水溪的雲林西螺鎮飄香 60 年的御鼎興,一直以來堅持手工柴燒、古法釀造、不加入化學添加物,每次製醬都需經過 16 道繁雜程序,就為讓消費者在吃得健康的同時,也能品嚐到醬油的醇厚風味。

雖然御鼎興已邁入花甲之年,但在第三代製醬人謝宜澂、謝宜哲的悉心經營下,整個品牌從裡到外煥然一新,除了調整原料、配方、以及視覺形象外,兩兄弟還不甘願只做個醬油品牌,他們攜手農民與醬油同業辦活動、推禮盒,希望透過自己的影響力,重振社區活力、並向外溝通傳統醬油產業的價值。

​堅持手工釀造、使用本土黑豆,讓 60 歲的御鼎興與眾不同

重塑品牌形象與產品的原因,要從謝宜澂、謝宜哲返鄉接手醬油事業那天說起。當兄弟兩人開始著手準備接班時,發現父親謝裕讀過去在訂定產品價格時,只計算原料成本,其他如人力、器具等成本都沒納入,所以一支純手工釀造的醬油只賣 50 元,兄弟皆認為價格必須提高。

但在討論價格訂定的過程中,兩代卻持有不同意見。「爸爸是屬於守舊的一派、哥哥是創新的一派。」謝宜哲說,當時謝宜澂認為手工釀造醬油製程繁複、風味獨特,可讓大眾認識其價值、進而願意以更高的價格購買;但謝裕讀卻擔心,產品提高售價恐難以讓消費者買單。

父親的擔心,背後來自多數人在選醬油時物美價廉的考量。如何提升醬油的價值、促進大眾的認知,便是兩兄弟重塑品牌形象的一大重心。因此,他們開始透過社群管道介紹醬油的不同風味與用途;同時也籌辦各式體驗活動,步步向外溝通手工柴燒醬油的價值。

為了使品牌更年輕、奪人注目,謝宜澂、謝宜哲也請設計師重新設計 logo 與產品包裝。「現在的包裝上,斗大的『御鼎興』3 個字清晰可見,消費者在選購醬油時,一眼就能看見我們的產品。」謝宜哲自豪地說。

此外,兄弟倆也推出不同系列的醬油,其中最醒目的分別為「御鼎興經典系列」以及「濁水琥珀」。

經典系列依據消費者的不同使用情境,換上不同顏色的包裝,例如紅色包裝的醬油適合用來炒菜或當沾醬;藍色包裝醬油適合紅燒或三杯。「這能降低消費者的使用門檻,讓他們看了顏色就知道該如何使用。」謝宜哲解釋;濁水琥珀系列則完全使用珍貴的台灣無毒黑豆釀造,從源頭開始就富含滿滿的台灣味、口感也相較其他以進口黃豆製造的醬油甘醇,「我們希望能透過使用台灣本土原料,支持在地友善耕作的小農,未來也計劃將所有的產品都使用台灣黑豆。」謝宜哲表示。

​醬油X在地物產端上桌,拉近生產與消費的距離

重整御鼎興品牌形象的同時,謝宜澂與謝宜哲也看見,家鄉青年紛紛離鄉工作、傳統產業逐漸沒落等問題,因此希望為社區注入新活水。「我發現西螺的在地小農普遍對自己的產品沒有自信,所以希望可以透過辦理活動,讓他們知道在鄉村工作的價值、進而吸引更多青年返鄉。」謝宜哲說。

2017 年,兄弟倆人開辦「飛雀餐桌行動」,透過品嚐創意醬油家常料理,讓參與者可以在輕鬆的氛圍下,深入認識雲林在地作物與醬油產業。

在活動的一開始,他們會帶著參與者參觀御鼎興醬廠,透過五感了解醬油的製程;接著謝宜澂會端上一道道使用在地作物製作的醬油料理,如以醬油、奶油乳酪、當季食材製作的義式手拿麵包,或是包進整顆地瓜的醬油磅蛋糕等,並一一說菜給大家聽;最後,每一位提供作物的生產者每人有 5 分鐘的時間,向參與者簡介自己的生產理念。待大家享用完料理後,餐桌場地就會搖身變成餐桌市集,參與者可以直接在此購買雲林在地作物與產品。

飛雀餐桌行動至今已開辦超過 100 場,每次報名表單開放不到 10 分鐘,就會立即額滿。這場以醬油為橋樑,連結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餐桌,帶給 3 方豐碩的成果。「對生產者來說,看見消費者因為認同他們的理念購買作物,使他們對自己更有自信;對消費者來說,他們也能透過這個平台,了解產品的價值、並學習如何挑選好的產品。」謝宜哲說。

​2021 年,御鼎興更聯合台灣其他 4 間傳統醬廠,包括彰化社頭「新和春」、雲林斗六「萬豐」、台中東勢「美東」、以及雲林土庫「日新」,推出一款吃得到台灣風土的「島國純釀聯名禮盒」。

5 間醬廠皆拿出自己最得意的黑豆醬油,包進充滿台灣風情的禮盒中。「消費者普遍不了解不同的醬油搭配不同的料理,會有不一樣的風味,所以通常只會購買價格低的品項。」謝宜哲說,由於大眾對於家用醬油的認知,多停留在煮菜時的調味功能,但其實傳統手工釀造的醬油是能夠提升生活品質、增進土地與人體健康的。

「這款島國純釀聯名禮盒讓消費者有機會一次品嚐 5 種風味,當他們感受到醬油在不同的環境、製程、原料等釀造下所產生的差異時,就能體會到風土的價值。」他解釋。

​讓醬油成為值得細細品味的產品

沒有企業經營經驗的謝宜澂與謝宜哲,2021 年加入社企流 iLab 加速器計畫,希望透過同時聚焦社會影響力與商業發展的成長課程與策略輔導,為他們奠定經營公司的基礎、並擬定未來的成長策略,使御鼎興能永續經營下去。

謝宜哲表示,當初看見這個計畫非常興奮,雖然參與的過程很辛苦,但很慶幸自己沒有放棄。「因為以目前的結果來看,加速器計畫真的帶給我很多商業策略、營運與財務面的觀念,尤其是在課程結束後,還有導師一起討論公司內部的狀況、擁有實際演練的機會。」

在策略輔導的過程中,3 位業界導師陪伴御鼎興討論如何兼顧事業發展與社會影響力、如何從經營數據中找出事業成長動能等,讓謝宜哲在計畫的尾聲直呼:「太神奇了!這半年下來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由於謝宜哲過去太過繁忙、沒有時間與心力計算生產成本,通常只看營業額,在導師的陪伴下他們才發現目前有些產品其實是在賠錢的。

「現在的我們,已經開始針對財務面做一些修正,目的是要讓帳務可以更一目瞭然。」謝宜哲分享。

未來 3 年內,御鼎興在支持自然農法、以及推廣醬油產業上,將推出兩個全新計畫,分別是「勇氣雜糧」,採用自然農法種出的黑豆,製作一瓶單價較高、但更加友善土地與人體健康的醬油;以及「醬油品評」,邀請咖啡師、美食家、品酒師、品茶師、廚師 5 位專家,品嚐不同醬油、並為此製作風味輪,希望未來醬油能像歐洲的橄欖油一樣,只要人們看到不同的品項,就能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料理方式。

「未來可能會有一個新的職業稱為『侍醬師』,負責告訴食物設計師不同的醬油會呈現什麼樣的風味,適合用在什麼料理上。」謝宜哲說。

接班御鼎興約 4 年的第三代兄弟倆,揉合手工釀造醬油的傳統製法、以及欲讓在地物產與同業被看見的心,使御鼎興早已不只是一個普通的醬油品牌,「我不只要自己好,也希望家鄉、身邊的人都好。」謝宜哲一句話,道出他們日夜忙於釀造醬油、準備活動、發想新計畫,卻仍樂此不疲的理由。

核稿編輯:李沂霖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 200+ 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延伸閱讀
>> 創生之路走了 10 年,下一步往哪去?甘樂文創林峻丞:盼讓全台社區都能永續經營
>> 苦茶樹園中的文化復興——「茶籽堂」拾起土地上的美好,盼讓台灣文化驕傲地站上世界舞台
>> 深化旅行的意義!「島內散步」不帶走馬看花的導覽,更為企業設計獨特的在地化旅程

個人如何回應趨勢,成為掌握國際脈動的職場人才?組織如何注入永續思維,打造兼顧獲利與社會影響力的經營法則?即刻閱讀《全民的 ESG 入門課——跟大師學企業倫理,掌握永續趨勢》專題,從不同產業領導者及企業代表身上,一探各行各業的成功之道。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