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復興記憶中的漁村樣貌——夫妻倆重建百年石頭厝,開創卯澳創生新契機

2020.10.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蕭紫菡

文化資產的保存,尤其是私產,如果缺少政府的溝通協調、說明補償辦法,或者屋主本身的意願不足、產權陷入紛爭等,都容易變成守護者與所有權人間的拉扯較勁。日前,東北角卯澳的百年石頭屋——吳家樓仔厝,在所有權人主動整合產權之下,向新北市政府申請「古蹟」文化資產身份,期許未來將家產貢獻為公益使用,相當特殊。

屋主楊林瑞表示,他希望藉由政府的力量修復原貌,做為在地漁業文化的展示空間之用,協助帶動卯澳的地方創生。

僅剩 10 間的東北角百年石頭厝

東北角一帶,因強烈的東北季風、夏天常有的強颱,先民在海邊聚落構築了適地性的建築——石頭厝,即是就地取材的發明,成了東北角的特色建築。其中,卯澳聚落在 1980 年代,至少尚存 30 多棟的石頭屋,多年來,經歷人口外移、部份土地被財團收購,至今所剩無幾,到了 2012 年,新北市農業局調查 29 間石頭厝,僅 10 間狀況良好。這 10 間也因為沒有文資身分,岌岌可危。

在所有的石頭厝中,最有名即為吳家樓仔厝。這棟兩層樓建築,相傳是日治時期經營鰹魚場的吳永賜興建,約有 140 年歷史,興建時間接近清末。

建築物的一面山牆上,有太陽圖騰,全台僅有,具文化研究價值,推估是卯澳還保留很多平埔族融合漢人的習俗,而太陽圖騰可能是受到平埔族自然崇拜信仰影響;兩層以上的百年石頭屋,在台灣亦非常罕見,非一般人有能力、財力興建,沿海類型的石頭屋目前也僅知此棟。 

把童年的記憶蓋回來,做漁業歷史博物館

事實上,吳家樓仔厝過去就被學者認為具有高度文化價值,早期新北市文化局曾想指定,但在老一輩沒有聽過《文資法》的狀況下,坊間對文化資產指定的傳聞傾向負面觀感居多;加上吳家樓仔厝前方曾有政府立的觀光解說牌,指吳家是「家道中落」,在種種誤解下,文化局對文化資產指定的遊說,過去並沒有成功。

而今,隨著卯澳石頭屋——年久失修、逐漸凋零或被收購等情況,吳家後代依然沒有放棄祖先留下來的文化資產。自國中後離鄉打拚數十年的楊林瑞,多年來整合產權,委請文史及建築師團隊,進行修復再利用的評估,盼使卯澳吳家樓仔厝,能藉由國家所規範的文化資產修復方式進行。 

日前,吳家樓仔厝屋頂已經坍塌,剩下斷岩殘壁。楊林瑞表示:「我個人力量有限,自己來蓋會變得四不像,希望透過政府及專家學者的力量,重新蓋回原貌。我當初買下它就想捐出來做公益,從童年就跟它有很多情感的連結。小學一年級時,這裡還是碾米場,記得我在裡頭的陽台讀過書⋯⋯有機會想要再把它蓋回來,呈現漁村早期的歷史風貌,像博物館那樣,吸引人潮,也讓年輕人有機會回來自己的故鄉賺錢。」 

此次文化資產提報是楊林瑞夫婦主動提出,並透過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學系助理教授蕭文杰協助,社區內也已凝聚熱切的保存意識。蕭文杰表示,無論從歷史、建築特色、或時代意義等,吳家樓仔厝都深具文資價值。

吳家樓仔厝富賈一方 鰹魚櫛製造所在 展現台灣海洋國家風貌

回溯吳家歷史,先祖為福建漳州漳浦人,家族渡海來台,清代時,自三貂角西部遷徙到卯澳,從事漁業,並與在地平埔三貂社人通婚。吳永賜經營漁業有成,成為富賈一方的人物,而後將樓仔厝傳給長子吳文同。

吳文同繼承父業,經營鰹魚場,設置定置網,他在昭和 4 年(1929 年)與地方人士組織了「卯澳漁業組合會」,以魚貨販賣為宗旨,並對組合會內遭難的漁民、漁船進行救濟及撫卹,此組合會是三貂地區最早的合作事業,根據《貢寮鄉志》的文獻曾如此描述:「今卯澳,有石造二樓,文同故家,培製鰹魚櫛前所在也。」 

吳家樓仔厝除了曾為宅第、製鰹魚櫛(註一)等空間,根據《貢寮鄉志》與口述訪談,也曾先後經歷為撞球場、茶室、碾米廠,如今雖然閒置,卻因為獨特的景觀,仍為卯澳重要地標。這棟建築與其他石頭屋相較,在當年相當氣派,當地居民更以「樓仔澳」稱附近一帶。

除了太陽圖騰、兩層石頭屋等特殊性,就歷史性而言,卯澳吳家樓仔厝也見證了卯澳漁業的極盛時期。卯澳有「小基隆」之稱,卯澳的興盛與台灣鰹魚節製造有很大的關係,吳家樓仔厝曾為培製鰹魚櫛的所在之地,可為一重要的漁業歷史標記。而就表現時代營造技術而言,卯澳吳家樓仔厝是卯澳重要的聚落地標,除就地取材,又有火型山牆及非常罕見的石雕太陽圖騰,蕭文杰表示,「這些,都是先民胼手胝足的時代歷史痕跡,也是台灣海洋文化、海洋國家之風貌展現。」

楊林瑞表示,看著卯澳及附近的馬崗,近來愈來愈多財團進駐買地,很是感慨。這一年來,許多人開始有在地意識,希望保存卯澳的文化特色,也讓他更加想為此投注一份心力。

面對卯澳的石頭屋保存,蕭文杰表示,「若不給老屋文資身分,或沒有輔導老屋的政策跟修繕補助,地方創生政策又因土地利益淪落財團手中,青年難以返鄉創業,石頭厝老屋終究在卯澳大量消失、倒塌。」而單棟的石頭屋若再不保留,也缺乏整體漁村風貌的規劃,「卯澳人終究會成為身在故鄉的異鄉人。」

藉石頭屋活化地方創生 重現卯澳原始之美

吳家樓仔厝的保存,凝聚了在地相當多的居民共識。卯澳現在雖多半是 50 歲以上的居民,但也在過去一年中,透過地方人士的推動,這個沒落的漁村,漸漸發展了在地意識。三貂角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潘王村表示,自己從小在此土生土長,見證了卯澳最興盛的時期,而後逐漸沒落,他和許多孩子一樣到外地工作,一晃眼數十年。10 多年前退休後,開始思考如何幫助漁村轉型,吸引青年回鄉。

過去一年,協會積極推動在地導覽,蒐集口述歷史,詳實紀錄早期的漁村文化;另一方面,卯澳也有很豐富的山林資源,他們帶著生態學家及民眾進行生態解說,並打算在山上進行生態復育。一年下來,原本冷清的漁村,已開始吸引人潮進入,村裡也在一年內開了四家餐廳。

他說,透過歷史資料重建,他也一邊回憶起兒時的卯澳榮景,除了石頭屋,最搶眼的便是卯澳本地的漁業。那時,大約是民國 40 多年,算是卯澳漁業興盛時期的尾聲,整村約有 200 位漁民,還有 50 多個來自外地的移工。他記得,每天午夜 12 點前,會有 3 條船滿載而歸,天亮前又有 3 條船回來,全盛時期,一天可有 6 載。煮魚的魚寮約有 7 間,而那時交通不便,需要人力挑魚去福隆,一天來回 4 趟,一趟 12 公里,很辛苦,但也顯示漁業的繁榮帶動了在地人口的興盛。

他回憶,在宜蘭念高中時,常把家裡煮好的魚送去宜蘭的市場,在市場睡一覺後,等一大早拍賣完成,再去學校上課。他形容,「整個漁村雖然窮,但很有活力。」那時,整個福連里加起來約有 200 多個孩子,現在只剩個位數。隨著漁村沒落,年輕人往城市移動,漸漸地,這裡的文化資產也缺少關注,石頭屋便是一例。

但卯澳無論是在生態或人文上,都還非常豐富,潘王村表示,這裡的水質還非常乾淨,居民喝的仍是山泉水,而先民曾在山上有多條步道,植物多元,他們計劃結合專家復育回來,讓小時候蝴蝶滿天飛舞的榮景再現。

而當前他們全力支持吳家樓仔厝的文資保存,追求的也不僅是一種硬體上的再現,而是透過文化資產,凝聚在地對自身歷史的認同理解,進而以在地本身的資源再創造,吸引年輕人回鄉創業,讓這個被遺忘的漁村,用自己原始的美麗,在新的時代,打開斬新的一頁,以豐厚的人文、自然、歷史等先天優勢,真正活化在地聚落,而非標本式的保存。  

「我們希望能讓民眾看見跟外面不一樣東西,卯澳有許多豐厚的文化尚未被看見,我們想用最原始的面貌呈現給大眾,唯有在地,才最具有特色。」

註一:鰹魚櫛:日語又稱鰹櫛,即為柴魚片。因鰹魚乾的形狀顏色像木柴,才會被稱為木魚或柴魚。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卯澳轉型新契機——體現台灣海洋國家文化的吳家樓仔厝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從原本的生活中「離題」——人生偶爾需要不同的空氣,花 7 天到鄉下修業去
>> 愛上歲月靜好的遺世小鎮:加拿大人自掏腰包,在南投辦《Local Word》雜誌推動地方創生
>> 公共建設總淪為蚊子館?到京都海邊,看日本最美漁村如何讓遊客中心變觀光亮點

專為力世代設計、史上最盛大的「2020 社會創新嘉年華」,開放免費報名中!
社企流今年度最後一場盛大活動「社會創新嘉年華」,10/31、11/1 在華山文創園區,有論壇、工作坊、社會創新市集等豐富內容。即刻免費報名,還送 100 元市集 coupon 券,渴望在工作中發揮影響力的你,絕對別錯過!
>>>手刀搶票去

到國家公園上環境教育課——由大學生擔任解說員,改善壽山的「人猴衝突」

2020.10.08
合作轉載

環境友善種子/文:張志忞

「我覺得可以讓我們在學校時就實際體驗真正面對遊客的解說,這種經驗很難得。因為其他課程的練習都是只有對老師或同學,那種感覺很不一樣⋯⋯。」

「因為我們要自己設計一個解說活動,所以一定要跟其他同學溝通、討論,甚至有些時候還會有意見的衝突,最後可以看到我們的成果實際拿去對遊客解說,這個過程讓我印象很深刻。」

「之前有聽說過壽山的猴子很兇,且會搶人的食物⋯⋯上了國家自然公園的課後,才知道人猴衝突的原因是遊客的餵食,所以我們設計對遊客的解說活動時,才把重點都放在避免餵食上面。」

這是幾位大學生在考完期末考試後給我們的回饋,也是友種團隊、壽山國家自然公園以及大學課程的一個新合作,結合了學校的課程,同時達到國家自然公園期待的教育與宣導目標。

這一切的起因都來自於 103 年⋯⋯

友種團隊自 102 年開始,協助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推動環境教育,由於壽山是一個被高雄市區包圍著且交通非常便利的地方,所以在早期軍事管制開放後,成為市民親近自然的首選,好的一面是創造了民眾親近大自然的機會,但過度的親近也造成了諸多複雜的問題,人猴衝突即為其中之一。

人猴衝突起因於民眾餵食獼猴,聰明的猴子很快的成為了「人類行為學家」,學會了從「人」身上取得食物的技巧,有一些猴子用乞討的方法,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你······手上的食物,引發你的同情心,但也有一些猴子則會從你的手上、背包裡,甚至口袋中直接拿取食物(對猴子而言叫拿取,但對我們而言就稱為搶奪了)。

在這個「猴子-食物-人」的過程中,有時會驚嚇到孩子或女性,嚴重一點的可能在爭奪食物所有權時而受傷(包含人與猴子都會喔!)而當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人就開始討厭猴子,甚至有人會假裝要餵食猴子,在猴子伸手拿食物的時候,用雨傘、登山杖或藏在背後的棍棒毆打牠們。

然而,也誕生了少數「熟客」每天固定時間在山上各自的地盤提供獼猴食物,餵食之餘,這些人也經常「把玩」獼猴,把獼猴視為寵物,一起享受午後的壽山陽光。

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猴互動模式,逐漸形塑了壽山人猴衝突的「在地文化」。

人與獼猴過度親近對於民眾及獼猴而言都不是件好事,原因在此不多說,有興趣的你可以在網路上查到許多資料。而既然不是件好事,國家自然公園就希望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我們也透過環境教育的角度規劃了許多不同的教育推廣方法,後面會分成幾個篇章來跟大家分享,先回到今天的主題,與你分享一下與大學課程的合作。

如果常常跑壽山的人就會知道,壽山的遊客在平日及假日時會有很大的差異性,每到假日時,帶著孩子的家長、年輕情侶、學生小團體就會出現在壽山,這些群眾因為平時較少到壽山活動,對於壽山人猴問題的了解大都僅止於「聽說猴子會搶吃的東西」,但是對於實際的情況往往並不清楚,也造成他們容易成為獼猴下手的目標,所以我們首先就從這一群容易跟獼猴發生衝突的對象著手。

因此壽山國家自然公園與友種團隊便和義守大學的林慧年老師合作,透過老師在學校開設的解說選修課程,共同規劃了獼猴解說的系列課程,林老師希望學生在課程中可以累積更多的實務經驗,而我們則希望透過這個機會與大學生能夠有更多溝通的機會,共同的目標是讓學生可以對來到壽山的遊客解說及宣導,透過實際「教別人」來強化他們對於所學概念的印象。

整個課程分成 4 個階段:

  1. 學校的解說課程:透過林慧年老師課堂上的解說課程,讓學生對於解說有了一定的認識,並且了解解說方案的設計原則,以及多樣化的解說方式,為後續學生的解說方案設計先打下基礎。
  2. 國家自然公園提供先備知識課程:學生申請國家自然公園的特別企劃課程,並由友種團隊駐點的教師帶著學生透過獼猴生態課程、實際的戶外觀察以及人猴衝突議題的討論,幫助學生了解獼猴的基礎生態,並探討壽山人猴衝突的背景與現況。課程中並透過多樣化的遊戲式教學與解說方法,讓學生體驗解說活動的實際操作。
  3. 學生的解說方案設計:學生回到學校後,分組進行解說規劃與解說活動設計,接著進行教具製作及校內同學間的演練。而友種團隊的駐點教師也會到學校評估學生設計的解說內容,並給予建議。
  4. 學生的期末考試:學校解說課的期末考試,則讓學生前往壽山登山口,對遊客進行解說,並由老師及駐點教師在過程中給予解說技巧的建議以及進行最終的評分,這個評分就是學生的期末考成績。

透過上述的執行方式,我們從林慧年老師以及上課學生的回饋中,發現學生蠻喜歡這樣的授課模式,可以讓他們有更多真正的實務經驗,這些學生也提到因為他們有很多人都是觀光或是休閒相關科系,所以這樣子的課程也能讓他們在踏入社會前,先實際體驗了未來他們可能的工作。而對於國家自然公園及我們而言,透過這樣的課程可以讓我們可以系統化的與平常很難接觸到的大學生分享壽山人猴衝突的狀況。

友種團隊協助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推動環境教育的目標之一,是透過教育宣導協助國家自然公園解決遭遇到的環境問題。當然,許多陳年問題僅透過非正規教育的推廣不易立竿見影獲得成效,但透過廣泛的推廣希望可以影響民眾的觀點,進而產生不同的行動。除了與大專合作的經驗外,我們還有更多與不同對象的長期合作經驗,下回再以專文與大家分享。

全文轉載自環境友善種子,原文標題:來一堂「中猴」的課-大學生篇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中學生的「尋根之旅」——他們自造獨木舟,航行 13 小時探索生長的家鄉
>> 一所不講課的學校——退休校長創辦「野菜學校」,請大小朋友走入田野、親近土地
>> 與其反對你開冷氣,不如先帶你親近土地——「環境友善種子」從教育著手,埋下一顆顆愛護台灣的種子

專為力世代設計、史上最盛大的「2020 社會創新嘉年華」,開放免費報名中!
社企流今年度最後一場盛大活動「社會創新嘉年華」,10/31、11/1 在華山文創園區,有論壇、工作坊、社會創新市集等豐富內容。即刻免費報名,還送 100 元市集 coupon 券,渴望在工作中發揮影響力的你,絕對別錯過!
>>>手刀搶票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