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公共建設總淪為蚊子館?到京都海邊,看日本最美漁村如何讓遊客中心變觀光亮點

2020.08.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在夢幻的「海之京都」,有一個日本最美的小漁村——只有 2000 多名居民的伊根町,沿著港灣佇立著一整排木製新建的遊客中心「舟屋日和」,蓋房子只花 8 個月,卻耗費了超過 3 年的時間規劃討論——「慢慢來,比較快」,以看似巨大時間成本,實現居民的夢想,並成功把遊客留下來,不同於許多觀光中心變成蚊子館的命運,伊根町的新建築成功融入百年聚落,更創造共融多贏的全民空間。

文:風尚旅行社總經理 游智維

2013 年時,在庵株式會社位於京都的辦公室裡,建築師黑木裕行攤開伊根町觀光案內所的設計圖對我說,這是一個超過 4 年的計劃,他們正準備著手進行;3 年後,我有一回趁著工作空檔跟著黑木先生來到伊根町,雖然湛藍的海無比美麗,但令我訝異的是眼前工地卻是一片荒蕪、沒有任何建築物的影子,看不出可以如期完工的跡象;沒想到,再經過一年,我帶著一群朋友們正式到訪,在動人無比的海岸旁,已經佇立了一排美麗的觀光交流設施「舟屋日和」,這棟觀光案內所和當地的百年舟屋聚落毫無違和的融和在一起。

伊根町位在京都府北邊丹後半島,是個與海灣共生的美麗小鎮。對於多數台灣遊客來說,心目中的「京都」往往指的是千年古寺林立的京都市區,並不太會將京都與海連結在一起,但近年來,京都府靠海的區域,以海為觀光特色,共同以「海的京都」作為地方行銷,只有 2000 多名居民的伊根町正是其中最特別的村落之一,因其保留了如今非常少見的船屋聚落,稱為「舟屋」。

起源江戶時代,可泊船的海畔舟屋

沿著海灣,包括 230 間舟屋和 130 間土藏倉庫的「伊根浦舟屋群」,正是伊根町最傲人的資產;另外當地還有 300 多年歷史、有「海上祇園祭」之稱的「龜島區祭禮行事」祭典,這兩大資源讓伊根町在 2008 年入選為「日本最美村莊」聯盟成員之一。

舟屋建築從江戶時代開始出現,因應海灣環境及當地漁業需求,通常會有兩層,一樓直接通往海面,用於停泊船隻或收納漁具及處理漁獲,二樓才是住家起居的空間。

伊根町是日本第一個被指定為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的漁村(於 2005 年),過往也不乏媒體報導,但我會知道這個地方,正是因為黑木裕行的推薦。庵株式會社是專門經營並推動京都町屋(老屋)保存維護的公司,10 多年前我曾拜訪創辦人 Alex Kerr 先生,他們把經營老屋所得收益,持續投入到更多町屋的整修跟維護,成績顯赫。黑木先生正是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專案建築師,長期參與日本各地的老建築改造修復。當年伊根町的規劃案是由政府委託,計畫蓋一間新的觀光案內所,也就是現在的「舟屋日和」。

舟屋就有如白川鄉合掌屋,是日本著名的文化資產,其實原本也會有短暫造訪伊根町的遊客,但當地卻苦於缺乏較大型的休憩餐飲設施可讓觀光客停留,多數旅人來這裡,大多拍拍照片就離開了。加上聚落依山傍海,土地面積不大,岸邊平地早已密密麻麻的蓋滿舟屋,因此觀光案內所只能設置在原建築群之外,一片小小的凹陷狀填海造地區域。

我問黑木先生,為什麼計畫進行整整 4 年半的時間,蓋房子只花了 8 個月,那前面的 3 年多在做些什麼呢?黑木先生回答,更精準的說法,他們是花了 3 年又 10 個月在跟居民溝通。

伊根町有 200 多棟老房子,而住老房子的居民有幾百個人,在村民生活緊密相連的這個老聚落,如果要硬生生加進一棟為了觀光而生的新建物,是不是能讓這個新空間凝聚大家想法而生?此外,黑木先生一開始就想將觀光案內所蓋成仿舟屋的樣貌,這棟建物必須融入伊根町的風景,好讓這個村落可以繼續保持數百年來的美麗而不突兀。

黑木先生的思考是,當新蓋的房子長得跟舊區的老房子一模一樣,再過 100 年,新房子就會跟其他的老房子一模一樣了。完成的舟屋日和,從外表看起來以為是獨棟的,但其實是連棟的,裡面打通的空間可相連。另一方面,就算內部空間現在很新穎,過了 50 年、100 年後,人們的生活形態早就改變了,既然如此,空間內部的規劃就該跟此時此地的居民生活有真正的關聯。

從老到小,全員討論「想要的」夢想空間

我跟黑木先生聊起,在台灣做這種地方計劃往往正好相反,常是前期推進很快,中後期卻因為各方意見、抗議等種種原因卡關延宕。黑木先生也和我分享了他們的做法。

首先,在一開始規劃的時候,他們就讓所有居民:老人、壯丁、女人、小孩,每一個人都可以對這個新建物及預定功能發表意見。到底裡面應該要長成什麼樣子?要開什麼店?要放哪些設施?有的小朋友希望開一間電動玩具店,有的老人家要酒吧,那太太要什麼?每個人都來提供想法吧!

真的請所有人都表達一輪後,收集了好幾百條意見,那麼伊根町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呢?接下來,他們跟居民一起尋找、探索哪些項目是需要的。玩具店需要嗎――我可以去京都市買、還可以順便去京都玩,在伊根町開家玩具店好像不是很需要,那玩具店的選項先排除……就這樣,花很多的時間一起讓居民達到共識。於是從好幾百個「想要」,最後會變成數十個「需要」,共識就這樣慢慢的形成。但畢竟空間有限,所以仍要濃縮出真正急迫必要的功能項目,於是篩選後用投票來決定,觀光案內所裡面要有什麼。

就這樣,緩慢但漸進的,透過溝通、討論、投票的方法來找到最大公約數的共識。即使有些人提出的功能已經被刪去了,但依然可為了其他項目貢獻想法。最後,整座舟屋日和又分成 3 連棟和 2 連棟:3 連棟的一、二樓規畫為咖啡廳;2 連棟的空間則成為餐廳,餐廳內使用的食材來自當地新鮮的漁獲。從前這些新鮮且品質好的魚,因為當地缺乏餐飲業,幾乎多數只能夠被交賣到城市裡,伊根町的魚此後有部分可以留在當地、創造不同的價值。

除了餐飲空間,舟屋日和裡還包括了村長辦公室、固定舉行活動展覽空間。最特別的是,根據居民的共識,留下很大的空間放置祭典的重要船隻。

凝聚共識比前期速度重要

當然,在定案之後,一定還是會有人有不同的意見,就一樣不急不徐再次交付所有人共同討論決定,或許再度被推翻,但也或許有翻案機會,又重新獲得肯定,在過程中,黑木先生和他的團隊等同於討論會的主持人,協助所有居民將每個人的想法反應出來,直到凝聚出共識。

黑木先生的做法雖然不一定適用於所有的公共建設,但我相信,台灣未來在規劃公共建築時,可多向伊根町學習這種「慢慢來,比較快」、凝聚共識效益更大的思維。在台灣往往反其道而行,公共建築的規劃階段匆匆忙忙,等到真正進行時卻常要面對居民的反彈、計畫反覆,後期反倒窒礙難行。

舟屋日和的完成,有什麼實質效益呢?最直接的好處,就是讓更多旅人願意花更多時間在伊根町停留、住宿。因為訪客增加,有些當地居民順勢把家裡的空間改造成民宿,還邀請遊客跟著他們出海去捕魚,體驗一日漁夫、享用最新鮮的「漁師料理」,創造獨屬於漁村的體驗旅行,觀光活動變多元,願意花時間在此消費的人自然變多!

本文摘錄自《鄉下創業學》,原文標題:最美漁村伊根町,遊客中心變觀光亮點──不蓋蚊子館,把遊客留下來。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如何吸引台灣人造訪?台日交流激盪創生新點子
>> 校舍變變變!日本修煉多年的「廢校轉生術」,讓廢棄小學轉開人氣餐廳、水族館
>> 在高麗菜田的中心呼喊愛妻——日本「嬬戀村」將傳統故事轉為觀光亮點,帶動在地高麗菜經濟

《良心很讚,記得要用:實踐企業倫理精神,一起成為改變的力量》專題
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和環境問題,有個東西很讚,我們一定要知道——那就是「企業倫理」。從知名影劇、日常生活與企業經營等角度,認識企業倫理內涵,一起成為促進正向改變的力量!
>>>閱讀完整專題

愛上歲月靜好的遺世小鎮:加拿大人自掏腰包,在南投辦《Local Word》雜誌推動地方創生

2020.08.18
合作轉載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在充滿不確定氛圍的當下,中興新村卻仍滿溢著這種氣氛。翻開當地獨立刊物《Local Word》,感受到閒逸的鄉居生活。除了是旅遊誌,這本刊物還討論在地議題,要用藝文來推動地方創生。背後的催生者,是一位加拿大人。

CSR@天下/文:顏和正

「中興新村第三市場側邊,手炒栗子的攤位煙霧繚繞,是周末市場口的特色之一。經過香甜誘人的炒糖幻霧後,有一間素食麵館,習慣地走進裡頭,叫上一碗山藥栗子麵,清香四溢的湯頭,總是舒服地喚醒身心。這是中興新村美麗的早晨,欣賞市場裡頭待人接物的專心、安份、還有生命力,漫步於此觀照中,有一種緩慢下來的靜定。」

翻開《Local Word》,這段清新的文字喚起人們對南投小鎮的記憶。光陰荏苒,這裡曾是台灣省政府所在的地方政治中心,彷彿墜入歲月塵封的角落。這本以「一份留給中興新村的美好」為宗旨的在地獨立雜誌,正是要讓人們重新發掘這個彷彿已經遺世的小鎮魅力。

說是雜誌,其實只是兩張 A3 大小、總共 8 面的「小誌」。然而,講究的重磅數用紙、充滿文青味的文字、攝影、美編、霧面印刷, 卻呈現出令人驚艷的專業水準。

更意外的是,這本剛過兩歲生日刊物的創辦人,是定居當地的加拿大人伍言中(David Wood )與台灣老婆林欣蕾。兩人甚至不是記者,而是衛蕾原味攻坊(the Pot&Pan Bakery and Dining)這家餐廳/烘焙坊/咖啡館的創辦人。

農夫市集加上獨立雜誌,推動地方創生

位在中興新村安靜的道路邊上,這家被綠樹、杜鵑與九重葛環抱、滿溢著春天氣息的餐廳,在一片老房舍中,顯得份外吸睛。門外是當地小農寄賣在地食材的「前院市集」,屋內架上也販售在地生產的農作品,像是果醋、蜜餞等。溫暖昏黃的燈光,照映著皮沙發後面畫著一棵大樹的牆,另一側牆上則掛著在地藝術家的畫作,簡直就是一個隱藏版的文青打卡點。

「自從我們開店之後,有趣的事情開始發生了。有一點像是強迫你要融入你的社區。身為一個在台灣的外國人,這是我走進社區的一條路,有了一個公眾形象,也能參與社區發展,」在 2013 年就跟老婆一起開餐廳的伍言中說。

《Local Word》是夫妻倆為了讓老舊社區重生而推動的「In the Room」計劃的一部分。他們以餐廳為核心,在裡面舉辦社區沙龍、小型音樂會,跟關心地方創生的在地居民,一同討論社區的議題。他們開了農夫市集,後來又創辦雜誌,希望讓更多人能認識並參與中興新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 原始的想法是如何讓這家店成為連結社區的更多方式,餐廳是核心,但如何長出更多的枝幹?因此有了『In the Room』這個想法,包括市集與雜誌。市集的成功不是在商業層面上,而是從創造社區聯繫的層面來看。我們開門後希望人們能走進來,而他們確實也來了,這很正面也很激勵我們,」站在櫃檯後幫剛在外面挑選青菜的客人結帳的伍言中說。

自掏腰包無償投入,連蜂農都加入

他們自掏腰包辦雜誌,把小農市集的利潤,全部投入製作小誌。原先只有 3 人,林欣蕾負責撰稿,伍言中負責攝影,還有一位在地插畫家。後來吸引了更多在地人加入,一位住在南投有電腦排版專業的年輕人主動聯絡他們願意幫忙,市集中一位蜂農因為很會畫畫,也在他們邀請下開始畫插畫。雖然偶有在地廣告,但這本發行量僅約 120 至 130 份的季刊,基本上還是靠市集收入與小額捐款在支撐。

「我跟他們說做這些都是無償的,但如果經費不夠,我們會自己出,不會叫其他人出,」林欣蕾笑著說。

這本在中興新村、竹山、草屯等地共 20 多個點(包括咖啡館、書店等等)免費發贈的刊物,不只是本地方旅遊誌,也討論在地議題。

去年冬季刊的封面故事就是討論「路樹修枝」。中興新村道路寬闊,行道樹原本高大繁密,但地方政府卻採用直接連枝帶葉的「砍頭」方式來修剪,引起在地居民議論。有人認為樹木過大會影響當地低矮屋舍、道路、與行人的安全,但讓綠葉遮蔭變成一片光禿「砍頭」的景象不僅破壞美感,也可能破壞樹木健康與棲息生物的環境。因此,他們遍訪當地的里長、里民、與專業學者,忠實呈現正反不同的意見。

「我們無法給您結論或是解決方案,能做的是提供一個平台,鼓勵大家發表己見;我們傾聽且分享,倘若還有一些好運氣,也許我們能做些改變!」《Local Word》如是說。

有人潮就是錢潮?用藝文把人帶進來

然而,要推動改變談何容易,除了人力有限、必須自籌經費,還得面臨其他挑戰。有一次,他們想辦詩文比賽,鼓勵當地學生投稿參與,甚至還找到當地店家願意贊助給獎金。但因為不是教育部正式行文,學校並未推廣活動,最後僅有兩位學生投稿。他們也曾想串連當地店家共同推動一些活動,只是每個人有自己的時間與考量,最後都沒有成功。

「原本『In the Room』的 room 是指整個社區,現在就是我們自己這個 room 而已。可以用什麼方法可以把年輕人帶進來?很多單位覺得有人潮就有錢潮,我們沒有能力講錢這件事,我們用藝文方式把人帶進來,」林欣蕾說。

他們的初心還是得到正面反饋。當地中興高中的老師是他們客人,去年介紹校刊來跟他們互相採訪報導,他們的發送點也擴大到中興高中圖書館,甚至有學生帶著家長來店內消費。此外,因為這裡很大一部分居民是退休老師,看到他們的努力也用捐款來表達支持。

「他們說自己年紀大了不能再做什麼,但是很支持我們,來買麵包時就順手在櫃檯的募款箱中放點小錢,」林欣蕾笑著說。

自己的社區自己救,不為錢而為了在地情感

辦雜誌推動地方創生,是伍言中的點子,他曾目睹並參與過這樣的經驗。

2020 年、37 歲的伍言中,來自加拿大安大略省南部,大學時主修英國文學,還曾發行過兩本詩集。念完書後他到英國中部大城雪菲爾(Sheffield)工作,發現當地有本免費的獨立雜誌《 Now Then Magazine》,是由在地年輕人自己發行,試圖透過討論藝術、文化、政治等跟在地有關的議題,來翻轉社區。當時這本雜誌才剛創刊,他不僅在上面發表自己的詩,也協助發送雜誌,讓他對「自己的社區自己救」這件事留下深刻印象。

「我在加拿大從沒看過這樣的事。他們似乎有無窮的精力,之所以能有這樣的動力與能量,是因為他們相信能夠改變自己的社區,讓自己的家鄉變成更好的地方。這種起心動念不會有消失的危機,因為你住在那裡,做這件事不是為了錢,而是從情感出發,」自稱從來不是屬於帶頭領導人的伍言中,在心中默默種下了種子。

在英國 2 年,他想探索世界的其他角落,到柬埔寨教英文。然而,曾備受戰火凌虐的這個國家讓他待了 1 年就想離開,剛好有朋友在南投草屯教英文,就介紹他到草屯來工作,也因此結識在地人林欣蕾。

「我發現這裡非常安全、乾淨、充滿文化氣息。道路寬闊、人們也非常好客,是個非常舒服友善的環境,」伍言中說。

兩人結婚後,定居在妻子從小長大的中興新村,並一同在當地的幼兒園教書。不過,因為不認同幼兒園以成績為導向的教學理念,他們開始萌生創業念頭。伍言中喜歡烘焙烹飪,以前曾在餐廳工作,因此 7 年前決定開麵包店。一開始只是賣給認識的人,當年底就正式開店。但為了收入考量,伍言中仍持續教書,由太太打理生意,連娘家的人都來幫忙。後來生意逐漸上軌道,擴大成一家餐廳,伍言中離開教職專心投入經營。

「我從青少年時就開始進出廚房。在廚房工作的人很真實、不做作,會遇到很多很有趣的人物。如果想要寫書,廚房是一個很好的背景。我喜歡那個很有創意充滿變化的世界。不過,我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擁有並經營一家餐廳,」伍言中說。

燒香的視覺隱喻,從幻滅到欣賞的文化震撼

在台灣, 他也遇上難以避免的文化震撼。曾在學校讀過東方哲學的他,對於這些概念如何被落實在社會中,非常有興趣,但剛到台灣時,他看到一些「概念」與「做法」的差別,不免感到有點失落。例如,燒紙錢的拜拜文化,讓他覺得未免太過功利導向。

「去廟裡拜拜是為了賺錢或是考試有好成績?燒一台賓士給先人?這對我來說是件很奇怪的事,」曾經有過的浪漫幻想,終究得跟現實衝撞。

然而,經過一段時間觀察後,他開始看到這些現象背後的美,理解到那是一種將思念傳達給另一個世界親人的儀式。一縷清煙裊裊上升,其實是將有形的物體轉換成無形的媒介,飄向一個眼睛看不到的世界。

「這是種連結另一個世界的視覺暗喻,非常聰明,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很直覺、充滿詩意的做法,」詩人纖細敏銳的特質,讓文化震撼的過程從「幻滅」逐漸走向「欣賞」。

「儀式跟迷信是不同的,迷信暗示著一種批判,但是儀式與傳統是文化中很有價值的東西,對個人與家庭來說,是延續血緣的一部分。光看表面,當然有些膚淺的層面,但當你把表面剝掉後,就會看到很有趣的東西。我們總是從批判開始,但必須要能同理。這是一段在情感上很有收穫的過程,」伍言中說。

在他們有了女兒之後,安靜閒適的鄉村生活,也讓他愈來愈自在,在長期離鄉漂泊的人生中,他總算在這個有著「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氣氛的小鎮,找到自己的根。

「我非常高興能在這裡撫養我的女兒長大,我很愛中興新村,這是個非常美麗的小鎮,這裡很多人都很想看到中興新村邁向另一個階段。這個小鎮的下一步會是什麼?對於這個地方的未來,我很關心,」伍言中說。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發行量只有一百多本 加拿大人自掏腰包在南投辦雜誌推地方創生

延伸閱讀
>> 一本讓高雄人自豪的雜誌——青年創辦《大雄誌》,介紹獨一無二的港都日常
>> 從原本的生活中「離題」——人生偶爾需要不同的空氣,花 7 天到鄉下修業去
>> 品嚐一道佳餚、回味台灣飲食文化——他致力成為食物翻譯家,向大眾訴說美食的產地故事
>> 我想印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旅行中」 85歲日本女作家鈴木怜子仍在用腳寫作
>> 從日本豐岡包看台灣藺草編織 迪化街的第一代移民也想要為台灣在地產業創生

想在工作中改變社會嗎?你不能不知道什麼是「力世代」!
來此讀新知、拓人脈、看職缺、找資源,讓我們一起出發,開創自己的影響力職涯。
>>>手刀前往《力世代——社會創新人才站出來》完整策展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