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高麗菜田的中心呼喊愛妻——日本「嬬戀村」將傳統故事轉為觀光亮點,帶動在地高麗菜經濟

2020.08.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我極喜歡 APPLE 創辦人賈伯斯說過的一句話:「唯有瘋狂到認為自己能改變世界的人,才真正得以改變世界。」身處一個以農業為主的村莊,放眼望去只有一片又一片沒有止境的蔬菜田,你要怎麼讓世界看見這裡呢?在高麗菜田裡搭起高台,彷彿就像日本作家片山恭一的小說《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大聲狂喊出我愛妳!讓全世界都看見這種瘋狂,你辦得到嗎?

文:風尚旅行社總經理 游智維

在日本群馬縣吾妻郡有個村莊叫「嬬戀村」;嬬,日文漢字指的是「妻子」。《日本書紀》中記載 1900 年前的皇子日本武尊,在征戰途中經過這個地方時,驚傳來妻子過世的消息,悲痛的武尊當場跪倒在地,大喊:「我的愛妻啊!」自此之後,這個地方便因為這個故事被叫做「嬬戀村」。

村莊位在嬬戀高原的山坡地區,這裡會令人聯想起南法的普羅旺斯。普羅旺斯擁有舉世聞名、一望無際的紫色薰衣草田;嬬戀村則有滿山遍野、一整片綠油油的高麗菜田。因為高原的高冷地形適合培育高品質的蔬菜,村民也幾乎家家戶戶都是高麗菜農,雖然薰衣草的浪漫與高麗菜的親民形象大不相同,但有一個共同點:一眼望去的田園風光非常漂亮!

第一次聽聞嬬戀村,是源自於安排同事參加了在東京舉辦的「INSPIRE」日本全國地方創生論壇,日本這幾年談「地方創生」,主題多元活潑,參與人員從大專學生到社會人士,從公務員到退休銀髮族;不同於台灣的地區發展議題多談及農產業,在日本,只要是能翻轉地方、改變常規,促發各種改變的可能性都可以端上檯面討論,毫不設限。

讓小農村被看見,5 人參加變萬人觀光!

2006 年,在東京經營公關企劃製作公司「SCOP」的山名清隆,和他的團隊在嬬戀村成立日本愛妻家協會,以「愛妻」作為核心價值,進行地方的行銷,本來只是振興地區活動的小型組織,但過去幾年,協會逐漸聚集了全國各地的「愛妻家」,且持續增長,現在有超過 150 名成員、常務成員 5 名,總部就設在嬬戀村。當年的武尊傳說,造就了嬬戀村今日之名,也讓這裡的居民樂於承襲「愛惜另外一半」的美好精神。

來看看愛妻家協會的宗旨:「妻子是除了自己以外最貼近自己的『他人』,如果有更多珍惜妻子的人,也許這個世界會變得稍微豐富與和平一些。」於是愛妻家協會就把「愛妻」這個全世界都能理解的概念,做為推向市場的主題,更重要的是具體化成一年一度的「在高麗菜田的中心呼喊愛妻」活動。村公所也編列預算,在嬬戀村打造一座「愛妻之丘」,邀請居民參與,種植美麗的花草,構築成一個觀光景點,並作為愛妻家聖地的象徵。此外搭建木製高台,讓遊客可以爬上高台,對台下的另一半或是親人、孩子,勇敢的喊出對他們的愛。神奇的是,上了高台之後,似乎就會讓人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

2018 年跟我一起前往當地的台灣「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就在台上聲嘶力竭的吶喊,感謝太太和他交往、和他結婚、為他生了一個又一個的孩子,「我們一定會幸福的,一定會幸福的,一定會幸福的!」然後帶著嘶啞的嗓子,比出超人手勢,讓現場的「觀眾」們大聲叫好、熱烈鼓掌嗨到不行。

呼喊愛妻活動不只是情感的釋放,來訪的遊客也能品嚐到在地新鮮的高麗菜湯、高麗菜果凍,甚至一起喝當地生產的啤酒,多樣化行銷當地的高麗菜產品。這個有趣的活動不但有日本 NHK 電視台報導,甚至也引起美國 CNN、英國 BBC 等國際媒體的興趣,電視台紛紛前來報導日本有個村莊如此推行愛妻的精神。而愛妻家協會也藉此機會向世界呼籲,不管在哪裡,只要對家裡另一半有愛,就該加入愛妻家協會、建立海外分會,「世界和平就從深愛你的另一半開始」,有趣又感人的宗旨,成功引起全球媒體的關注。

這個活動最早只募集到 5 個人參加,到 2019 年為止每年約有超過一萬人前往觀光,甚至還有不少外國人遠渡重洋來到這個種滿高麗菜的高原村落,群馬縣的旅遊自然也順勢獲得推廣。

呼喊愛妻,把高麗菜也喊向國際

原本嬬戀村產出的高山高麗菜就是全日本產量第一,可惜沒有人把這裡的農產當作一個「品牌」,如今因為愛妻家的故事感動人心,讓這個小村落成為家喻戶曉的地方。呼喊愛妻的活動,也正式成為嬬戀村每年固定舉辦的傳統。以挖掘「長青設計」商品為理念的知名企業 D & Department project,所發行的刊物《d design travel》分別介紹日本 47 個都道府縣,其中群馬縣的封面就選用了愛妻家協會海報上呼喊愛妻男子的面部特寫。

除了一年一度的呼喊愛妻活動,愛妻家協會也幫嬬戀村設計各種愛妻主題的商品開發和觀光行程,先挑選出 22 個景點,每處都設有紀念章,推廣夫妻檔一起到嬬戀村旅行,在旅程之中透過彼此感謝和體諒,讓愛情更為深厚,當然,如此一來也直接提升遊客到訪率。各地紛紛響應,讓呼喊愛妻的活動在日本遍地開花,愛妻家的分會也越來越多。

許多地方都有屬於自己的傳說和文化,往下挖,挖得越深,就越能獲得地方記憶及文化的累積。就像台灣,地名往往代表了地方故事。比如屏東的舊名叫阿猴,高雄叫打狗,為什麼叫鹿港?為什麼叫西螺?地名就代表了一段歷史或一個有趣的故事。但我們常常只把名字當成名字,或是甚少將名字背後的故事連結到活動的發想或地方產業上,當文化的內容跟硬體無法結合,地方行銷的影響力就會受限。

翻轉傳統,鼓勵男性勇敢表達體貼

嬬戀村的愛妻活動其實不只是呼應古老的地名,愛妻家協會更希望以具體行動改變日本的大男人傳統,因為普遍來說,日本的男性們總是不好意思把愛說出口,對家人不善表達內心的體貼,與辛苦的另一半往往缺乏充分的互動,若組成國家社會最小也最基本的單位:「家」,無法帶來穩定、和樂、體諒,那麼社會又怎麼會溫暖?一切的「愛」都應該從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和事開始,比起防止地球暖化,或許更迫切的是防止家庭寒冷化。

山名先生告訴我,其實自己以前也是一個典型的大男人,但太太在美國唸書的求學經歷,帶給他不同於日本傳統的夫妻相處觀念。如今山名先生自然已經不是隨時跟妻子保持距離的傳統丈夫,常常一回頭,夫妻倆就自然的牽手交談。山名先生說自己創立愛妻家協會的動力,就是來自太太!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創意,是來自協會在媒體宣傳上的操作。在某一年 1 月 31 日的愛妻日,在《朝日新聞》刊登愛妻新聞和擁抱腳印的全版廣告,畫面上,左右各有一雙腳印,腳尖對著彼此。

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告訴大家,把這張廣告放在地上,夫妻一同踩上這兩雙腳印,所形成的就是那個彼此擁抱的距離。

嬬戀村的愛妻活動帶動的不只是一個活動,而是提倡一種能引起共鳴的生活理念,對人、對物都懷抱熱情,就連那一顆顆圓滾滾飽滿紮實的高麗菜,也因此更香甜了吧,有機會不妨吃吃看日本第一的高麗菜,嚐嚐愛意滿滿的味道吧!

嬬戀村快問快答

嬬戀村在哪裡?

屬於群馬縣西部的一個市町村,人口數 9527 人(2020 年 5 月),3959 戶。

高麗菜二三事:

盛產期在夏、秋之間,提供首都圈高達 80% 的供應量,可說是日本首屈一指的高麗菜產地。

高麗菜拚觀光:

除了每年 9 月的「在高麗菜田的中心呼喊愛妻」,7 月所舉辦的高麗菜田馬拉松比賽,讓跑者在綿延無盡的高麗菜田旁跑步頗有名氣,也帶動地方觀光與農業發展。

本文摘錄自《鄉下創業學》,原文標題:嬬戀村的愛妻魔力,狂銷高麗菜經濟──在高麗菜田村落,以情感連結觀光價值。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校舍變變變!日本修煉多年的「廢校轉生術」,讓廢棄小學轉開人氣餐廳、水族館
>> 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如何吸引台灣人造訪?台日交流激盪創生新點子
>> 當你愛上「取之自然」的純粹生存法則:年輕夫妻搬出東京、到奈良展開獵人生涯

想在工作中改變社會嗎?你不能不知道什麼是「力世代」!
來此讀新知、拓人脈、看職缺、找資源,讓我們一起出發,開創自己的影響力職涯。
>>>手刀前往《力世代——社會創新人才站出來》完整策展

 

一本讓高雄人自豪的雜誌——青年創辦《大雄誌》,介紹獨一無二的港都日常

2020.07.31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歐洵甫、王勖叡

《大雄誌》由總編輯王倚祈和來自不同領域的民眾所組成,希望透過雜誌的形式,讓高雄人更了解自己的家,並且能以家為榮。創刊號以 10 個「症候群」介紹高雄獨一無二的人、事、物;第二期則以「高雄發財夢」為焦點專欄,探討相關時事,但仍有收錄其他生活化的內容。《大雄誌》團隊目前也積極發展網路媒體「雄雄」,作為即時反映高雄在地議題的媒介。

大學畢製建立編輯經驗與對高雄的感情

《大雄誌》的總編輯王倚祈雖然在台北出生,但她在國小時就移居高雄,這個有著悠閒步調的美麗港都就成為了她成長過程的一部份。她大學就讀樹德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畢業製作曾和朋友發行了 6 本《打狗聚落》,紀錄了包含旗津漁村、海光四村和黃埔新村在內的 6 個高雄本地因產業而生的聚落。

這 6 個聚落,都面臨與舊產業一同沒落的危機。王倚祈說,沒人住的古厝會被拆掉,剩餘的居民可能都得搬走,時至今日,就有 3 個聚落近乎完全消失。但這些因為畢業製作所產生的感慨與感動,並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消失,反而在她的心中轉化為對高雄這塊土地濃濃的情愫。《打狗聚落》的製作過程,也讓王倚祈親自接觸採訪、撰文和編輯,「我自己和我朋友很喜歡這件事情,和不同的人接觸,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

多元的成員組成 一樣喜愛高雄的心

2017 年,王倚祈結束在台北短暫的工作,返回高雄,接獲教育局的邀請,擔任實驗性編輯課程「編輯會議」的發起人。她說,有這樣的課程構想,是因為台灣的編輯課程資源幾乎都集中在北部,大部分又是短期的課程,「編輯是密集思考下的產物,不該只有單堂的課程。」因此,她的「編輯會議」規劃了 18 堂的課程,前 9 堂帶領學員欣賞世界各地的刊物,培養他們的閱讀習慣;後 9 堂則要實際組成編輯團隊,並產出一本刊物。

「住在高雄,就是要做高雄的東西!」雖然「編輯會議」的 25 位團隊成員來自不同年齡、性別和工作領域,甚至還包括台南人和屏東人,但他們都有相同喜愛高雄的熱忱。於是,製作出發揚高雄在地文化的《大雄誌》就成了 25 位成員們的共同目標。王倚祈說,「編輯會議」沒有規定雜誌的形式為何,以及是否要販售,但經過團隊成員間的討論後,他們認為要能夠持續發行新的期數,《大雄誌》就必須是一本有合理定價的地方刊物。

創刊號 高雄獨一無二的「症候群」

2018 年 6 月,《大雄誌》創刊號問世。本期內容提出 10 個不同的「症候群」,每個症候群則對應一個與高雄相關的主題或議題。這些「症候群」,並不全然具有負面意義,它也象徵高雄這座城市和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具有的特色。

「獵奇症候群」對應的主題是高雄在地奇特、不為人知的 5 個地點,包括有楠梓百慕達稱號的楠梓陸橋、田寮的石頭廟、鳳山的法老王雕像、前金的大立百貨空中遊樂園和有林園曼哈頓稱號的石化工業區。《大雄誌》除了介紹這些奇景,也向讀者分享它們背後的故事,如:石頭廟「是由來台參與南二高工程,卻因營造商倒閉、沒有錢回國的 500 名泰國移工,被廟方救濟,大家用結緣來的珊瑚岩和玉石,堆砌而成的。」

「逃家症候群」專訪 3 位民眾移居高雄之後的感受和生活,有人說:「摩托車不禮讓路人,整體交通對行人並不友善。」;有人則覺得「高雄是個沒有圍欄的城市,雖然危險、隨時都可能掉進海裡,但是人生活在其中非常自在。」;也有人認為「除了空氣以外,高雄的一切我都很喜歡!」讓高雄的讀者透過外地人的角度來看自己的家鄉。《大雄誌》也製作了 24 個高雄的冷知識,像是高雄腔句尾會加「ㄋㄟ ˋ」或「ㄋ一ˋ」、騎圓環不能直行要繞外圍、電影票可以在路邊攤買更便宜等,用輕鬆幽默的方式,讓其他縣市的讀者看到高雄特殊又日常的一面。

「以住代護症候群」則探討眷村文化復興的議題。2013 年,高雄市政府推動黃埔新村以住代護人才培育計畫,補助民眾入住荒廢的眷村,期望達到修繕維護及活絡眷村的效果。但這個政策讓《大雄誌》編輯團隊有一些疑問:「眷村文化的保存是攸關人,或是只有歷史文物?」、「什麼又是眷村文化呢?」黃埔新村也是王倚祈從製作《打狗聚落》時就有持續拜訪和關注的眷村。於是,他們決定將這項計畫整理成時間軸和資訊圖表,並將實地調查和訪問當地新住戶生活感受的結果,做成懶人包和專訪,打破一般人對老舊眷村的想像。

第二期 鎂光燈下的高雄時事

2018 年年底,高雄市面臨政黨輪替,新市長上任,高雄瞬間成為眾目焦點。《大雄誌》團隊就順應這樣的時事背景,在 2019 年 8 月,發行以「高雄發財夢」為封面設計和專欄主題的第二期雜誌。王倚祈說,許多人對於這樣的主題存有疑慮,但她認為:「這個時候不出這個東西,那就不是高雄的雜誌。」不過,王倚祈也說,他們在處理這個專欄時,會盡力維持雜誌中立。在「市民心聲:關於韓市長」中,他們專訪了 7 位政治立場不同的高雄市民,希望做到平衡式報導。

「我欲來去臺北打拼」討論高雄青年北漂的議題,《大雄誌》團隊以問卷的形式,調查了 250 位北漂經驗者在台北生活的時長、薪資、開銷和心得感受,並整理成資訊圖表,並且訪問在高雄的臺北人和在台北的高雄人,將他們的住處畫成平面圖,透過兩地不同的生活經驗,讓讀者更了解「甚麼是北漂」、「青年為何想要北漂」。

一地在經歷政黨輪替後,政策的執行往往會面臨斷層,高雄輕軌也不例外,在新市長上任後,許多路段皆暫停施工,引發民眾正反兩方的討論。王倚祈說:「高雄人對輕軌很陌生,甚至不知道它和公車、捷運有甚麼差異。」所以在「高雄散步復興運動」中,《大雄誌》團隊整理了高雄和世界各國的輕軌發展史,並專訪兩位推動輕軌的高雄市議員,希望能夠教育民眾「什麼是輕軌」、「輕軌能帶給我們甚麼」,而不是謾罵政府的政策或某些民眾的意見。

除了嚴肅的時事議題,在第二期《大雄誌》中,仍然有許多有趣的生活化內容。「高雄便當鑑賞會」邀請高雄市民線上提名票選,並讓 4 位評審現場試吃評分,選出最能代表高雄味道的排骨便當。「三桃山遊樂園」介紹位於高雄市旗山區的三桃山遊樂園。這裡雖然是台灣第一座私人遊樂園,也曾經是上一代的約會勝地,但《大雄誌》團隊從 1,032 份問卷中發現,只有 30% 的人有聽過三桃山,還有 100 多人是 30 年前去的。

王倚祈說:「它是高雄人的回憶,但大家都已經把它遺忘了,以為它已經拆掉。」所以這個專欄將導覽地圖、豐富的遊園攻略、大量的實景照片和民眾心得串起來,找回讀者的昔日記憶。

拓展網路新媒體 持續發揚高雄文化

從創刊號到第二期,王倚祈不斷招募新成員的加入。近期加入的漫畫家透村,翻著《大雄誌》裡讓她印象深刻的內容說:「竟然有人會注意到這一塊的主題!」她因為曾經看過雜誌,並且覺得自己的「電波」和《大雄誌》的成員契合而主動應徵。王倚祈說,她希望《大雄誌》,能夠成為高雄人工作之餘實現理想生活的平台,大家加入之後成為夥伴,「一起討論出有趣的結果,想辦法完成一件事。」隨著大眾閱讀習慣的改變,《大雄誌》團隊也在 2019 年創立網路媒體「雄雄」。王倚祈說,「雄雄」可以協助品牌經營,也不像雜誌需要花費較多的印刷、出版成本和時間,可以更即時反應高雄的議題。

《大雄誌》雖然曾經面臨經費來源不足的問題,卻絲毫不影響雜誌發行後引起的廣大迴響。與《大雄誌》有合作關係的獨立書店 — 三餘書店店員盧小姐說,《大雄誌》在店裡賣的非常好,不但榮獲 2018 年銷售排行榜第二名,在 2019 年甚至成為最暢銷的獨立刊物。

遙想讀者的回饋內容,王倚祈說,曾有在台北工作的高雄人在誠品書店看到《大雄誌》後又驚又喜,原本覺得高雄很無趣,卻在看了雜誌以後,發現高雄有許多獨特的人、事、物,而願意返鄉工作或生活。

王倚祈說:「一本雜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想法,讓他們對自己的家產生歸屬感,是一個很感動的地方。」

2020 年,《大雄誌》即將邁入兩周年,總編輯王倚祈和來自各行各業的團隊成員,將會持續努力「讓高雄人對於自己的家鄉更了解,並以出身在高雄為榮」。

採訪側記

總編輯王倚祈笑著說,其實一開始的 25 位團隊成員是用抽籤抽出來的,因為當「編輯會議」開放民眾報名時,現場有超過 80 人想加入,就算表明幾乎不能請假、還要做出一本雜誌的情況下,大家仍然很真誠和踴躍。這讓身為高雄人的我覺得很感動,原來在自己的家鄉也有這麼多人想為這塊土地,打造一本專屬的雜誌!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大雄誌》 一本讓高雄人自豪的雜誌

延伸閱讀
>> 到菜市場交朋友——高雄「叁捌地方生活」創造青銀對話空間,牽起鹽埕兩代人的緣分
>> 來「O’rip」工作室看書、選物、參加導覽——這群旅人因愛上花蓮而駐留,盼讓更多旅客認識「真正的花蓮」
>> 獲 TripAdvisor 亞洲第一旅程!台青年推出免費步行導覽,向國外旅客細說寶島魅力

想在工作中改變社會嗎?你不能不知道什麼是「力世代」!
來此讀新知、拓人脈、看職缺、找資源,讓我們一起出發,開創自己的影響力職涯。
>>>手刀前往《力世代——社會創新人才站出來》完整策展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