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間書店不賣書!國小棒球教練開設「練習曲」書店,要帶隊敲出地方創生全壘打

2020.06.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蘇芳禾

「你們是棒球隊的嗎?」一個怪哥哥趨前跟幾個在海邊打棒球的小鬼搭訕。

「沒有耶!」「那我幫你們組好不好?」怪哥哥和小鬼們完全沒想到,這個無厘頭的對話,讓新城這個位於花蓮市區往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必經之路,過去以七星潭聞名的小鄉鎮,在這幾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胡文偉這個名字在近年來的地方創生圈很響亮,也時常受邀四處分享經驗,但一開始他其實只是單純想替這群花蓮的孩子找個可以穩定打球的地方,而他一開始的創業並不順利,不過他在這段時間交的朋友和學到的經驗,也為他後來的路奠下基礎。

答應小朋友們之後,胡文偉找上新城國小校長,兩人理念一拍即合,棒球隊如火如荼開始籌備。其實新城國小棒球隊過去是花蓮強隊,不過在 90 年代因故解散,到了 2015 年,才在胡文偉努力下復隊,但是胡文偉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教練資格。

「我是全台灣最不會教球的教練,但那又怎麼樣?不會就去學就好了啊,沒有什麼事情是一步到位,一定要先開始才有機會完成。」

雖然名為棒球隊總教練,但從來沒有支薪過的胡文偉跟著小朋友一起學習摸索,才讓球隊逐漸走向正軌。成軍第二年就拿下花蓮縣第二名,還代表花蓮參加全國比賽,簡直是好萊塢的勵志電影。

而讓胡文偉一砲而紅的「練習曲」書店,則是棒球隊的副產品,這間「不賣書」的書店,緣起於胡文偉希望能有個空間陪伴小球員們寫功課。相較於都市學校,新城地區的學生的單親、隔代教養比例都偏高,「很多小球員放學沒地方去,就跑來我家,結果人越來越多,剛好附近有工寮,我就租下來改造,讓弟弟們放學來寫功課、吃飯。我的書很多,朋友也陸續寄來書,校長把家裡閒置的鋼琴搬過來,有人送來咖啡機,然後營運模式才慢慢出來。」胡文偉也坦言,有一些開書店的朋友對於不賣書的做法感到很吃驚,因為書店已經是不賺錢的產業了,竟然還不賣書,這樣到底要怎麼收支平衡?

但胡文偉認為,既然書店本來就不賺錢,就不要想靠書店盈利,書店對外開放後,附近的修女、地方阿姨、叔叔都來借書,「書就是要有人看才有價值,不然台北很多百貨公司裡擺著書都沒人看,真的很可惜」。有人借了書不還,但也有人借了一本書,還了好幾箱回來,現在書反而越來越多。「我沒有想賺錢,所以可以打平開銷就好。」

但胡文偉也坦言,這波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書店生意,導致書店收入直接砍半,不過樂天的他還是搞笑說「快餓死的時候就去找朋友幫忙呀,沒錢的時候小朋友就跟著我吃差一點,日子還是可以撐下去。」話雖然這麼說,他和太太還是每天都細心準備 20 人份晚餐,力求讓小球員吃得營養均衡。

練習曲書店也用「以工換宿」的方式徵求書店店長,有一個美術專長的大學生跑來應徵,用插畫繪製了 60 多幅附近各景點的作品和新城村的街景地圖,讓這個社區開始有了可愛溫暖的氛圍。申請來當店長的人有園藝師、醫生、歌手、工程師,有人來度過職場轉換期,有人想要來休息,有的人則是喜歡跟社區的居民交流,有的人停下來思考人生轉捩點。「我們想要跟外地人交流,讓他們知道花蓮的美好,知道花蓮是一個適合停留、思考的地方。」

而隨著來吃飯、寫功課的小球員們越來越多,書店空間也有點不足,胡文偉在 2019 年又整理出另一個老宅,改造成「野球食堂」(好好吃食堂),成為小球員們吃飯的空間,可愛文青風的裝潢也意外讓食堂成為網友到新城的「ig 打卡聖地」。胡文偉夫婦精選了在地食材,在食堂製作冰品和甜點,收入用來支應球員們的食宿開銷。他們還另闢「野球宿舍」,請來兩個從前也受到胡文偉照顧的「哥哥」,陪著弟弟們練球、吃飯、寫作業,像大家庭一樣生活在一起。

不同於其他棒球教練,比起球技,胡文偉更重視球員們的品德和五育均衡,要求球員們不能偏廢課業,平常一有空就帶著球員逛博物館、美術館,培養他們對於各種事物的興趣。「這些被他照顧的孩子們有的變成了廚師,有的當了警察,有的想要教棒球。如果因為我帶著他們四處跑,讓他們發展出棒球以外的興趣,那也很好。因為有興趣才能支撐一個人繼續往下走,像我就是這樣,棒球就是我的興趣,透過棒球我認識了很多人,進而產生其他想做的事情,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胡文偉像個陀螺轉個不停,他最近又馬不停蹄地整理出兩個空間,一個即將變成畫室;另一個會成為育成中心和餐廳。「我的夢想是讓大家可以來這邊免費畫畫!」如果是一般人要說這句話,可能有點狂妄,但身兼(沒有薪水的)棒球教練、(不賣書的)書店老闆,胡文偉或許真的有一點底氣能許下這種願望。

採訪到尾聲,胡文偉說,他要去跟兩個以前曾經加入棒球隊的弟弟聚餐,弟弟們特地回來幫他整理舊房,平常在台北工作的油漆師傅鄰居也過來替新空間上漆,燈具和擺設則是由在台北當球員經紀人的朋友負責,在這個斜槓接著斜槓又一個斜槓,不知道到底要叫他教練還是老闆的人手底下,改造後的老宅不斷的出現在新城的散步地圖,串起了這個小鄉鎮的文化復興計劃。在幾十步之遙的距離,還有「懷舊曲」黑膠唱片館;知名的「佳興冰菓室」;宛如掉入宮崎駿卡通,綠意盎然的「新城天主堂」;電影盛夏光年的場景「新城照相館」。

「其實我都跟想要走社造或地方創生的朋友說,資產管理很重要!」看似隨性的胡文偉突然正色講出「資產管理」,看似有些違和。他解釋說,很多人有很好的構想,但是如果沒辦法有適合的空間發揮,就只能白搭。因此他每次擔任講師時都會提醒大家,如果看到不錯、有潛力、價格合理的空間,就要先花點心思整理出來,並且和屋主簽訂長約。不然,就實際面而言,一旦房租上漲,很可能過去投注的心血都會在一瞬間化為烏有或得重新來過。

「我最近取得的台電宿舍老屋,未來將會改造成為育成中心。」胡文偉一講起新的計畫就眼睛發亮,一旁的黃狗也跟著汪汪叫了兩聲,像是在替胡文偉的新計畫助陣。「我們想要邀請適合的師資來偏鄉替需要的團隊上課,不然在花蓮,大家要跑去外面上課,其實是有難度的,如果能把好的師資請到小村莊來上課,像是美感設計、商品包裝、社群媒體經營這些,有個空間可以讓大家提升自己的能力、做深入討論,效果會比較好。我們先把自己弄好,就可以吸引到更多有共鳴的人進來。」

對於很多人問「資源哪裡來?」胡文偉則是認為,「先做下去」,資源就會慢慢進來,認同你的人也會過來幫忙。此外,很多私人企業和慈善基金會提供相關的競賽和獎金,可以讓有志者圓夢。他自己一開始在申請這些競賽時也並不順利,不過慢慢在錯誤中修正,「後天還有個審查,希望可以順利爭取到資源,新城村的古蹟和氛圍,我會努力保存,也許結果不一定能盡如人意,但總要無愧於心!」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不會打球的總教練!帶隊敲出「地方創生」全壘打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 住進屏東「全齡友善社區」:重新設計沒落的西裝店、理髮廳,讓長者安居、更留住青年
>> 青年迴流超高齡區拼創生:「即使辛苦,也要讓下一代在友善天然的環境中成長」

「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2020.06.05

Next Commons Lab/ 文:黃筱雯

說到「福島」,你腦海浮現的會是什麼呢?自從 2011 年東日本大震災發生,「福島」兩字便與災難印象連在一起,海嘯、核電站事故、建築倒壞、居民紛紛遠離家鄉避難,福島受創最嚴重的地方一度渺無人煙,但在日本努力地重建之下,自 2014 年開始,部分災區開始慢慢解除警戒,人口緩緩回流。

但這些地方不只是百廢待興,甚至可說是「真正」的從零出發,Next Commons Lab 便在市府的邀請下,於距離福島核電廠 20 公里遠的南相馬市小高區成立「NCL南相馬」,就在幾乎什麼都沒有的土地上,開始耕耘新生命。

重返困難,在警戒區中的全新據點

以往,前往南相馬市小高區,可以從上野坐 3 個半小時的常磐線直通,但筆者前往時,通車尚未恢復(註一),須在富岡站轉搭「富岡──浪江」的代行巴士(接駁巴士)。

福島縣的富岡──浪江區域,是震災以來,一直被認為重返困難(日文:帰還困難)的地方,此路線上的「雙葉町」,就是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所在區。

一路上灰濛濛的破損建築、「無法重返」的告示牌,奔馳在路上的只有我們這台巴士,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才驚覺這就是福島的第一現場。

越靠近小高區,景色逐漸明亮,眼前是街道乾淨、人煙稀少,再平常不過的日本地方小城市,甚至,NCL 南相馬的據點是個很具設計感的嶄新建築物,剛剛在旅途中忐忑緊繃的心終於和緩了下來。

NCL 南相馬 2017 年開始募集成員,2018 年 4 月正式開始運作,至今剛好滿兩年,其中幕後將地方政府與 NCL 串連合作的先行者正是和田智行。

和田是很典型的「回歸鄉里」案例,曾在東京的 IT 產業上班,最後回到出生地的小高, 這種出生地──他縣市──出生地的模式在日語中稱之為「Uターン」(U turn)。

當一切毀滅結束,該如何重新開始?

大震災發生後瞬間消失,小高區離福島第一核電廠極近,正是半徑 20 公里的警戒區域,於是和田一家被迫離開故鄉,來到福島縣的會津若松避難生活,直到 2014 年開始有限度地進入區域,2016 年 7 月警戒解除才正式重返。

自 2014 年開始嘗試讓人們進出城市。IT 專門的和田成立「小高工作空間」(小高ワーカーズベース),當時做的工作是完全相反的服務業,從食堂、雜貨店,讓投入復原環境的居民與工作人員得以飲食無慮。更設立「HARIO 燈工玻璃工坊小高」(HARIOランプワークファクトリー小高),聘用當地女性居民擔任員工,為當地復甦注入一股強心針。

不只是自己積極創業,和田也希望能有更多人來到小高展開新事業,「我想了 100 個點子,可是只靠我自己是不行的。」這時候和田想到了「NCL」。

NCL 目前在日本的 12 個地方據點都不是總部尋找設立,而是由各地主動詢問合作的可能,NCL 南相馬也是如此。

2017 年 1 月,和田親自跑了一趟創始據點「NCL遠野」觀摩,覺得 NCL 的做法跟自己的想法一致,於是提出邀請,希望能在小高設立據點,培養與協助更多創業者。 

災後的警戒區發展生活沒有問題嗎?

即便在全日本有相當多發展地方的經驗,然而在 2017 年時,要在解除警戒不到一年的小高區開創新據點,難道 NCL 沒有一絲猶豫嗎?

「沒有任何負面言論傳入我的耳中喔。」NCL 負責人林篤志說,他認為,小高區是警戒區域裡最早解除限制、可以重啟的地方,與其擔心,反倒覺得最能成為周遭學習的示範區域。

和田與 NCL 決定要展開計畫後,他興奮地召集了在地 40 人,大家七嘴八舌討論後拍板定案了 8 個專案計畫,包括地酒(註二)、行動小餐車、空屋活用等。再仔細看這些專案計畫的詳細內容,會發現有個實實在在的共同點:從零開始。

真正的從「零」開始

哪個專案不是從零開始?對,大家都是從無到有,但多數在既有的資源上發展,譬如將豐富的農業資源,包裝成新事業、新商品,但是震災讓這裡一度死去,NCL 南相馬是真正的從「無」到有,因此每一個專案的商業模式中,同時須帶著解決地方的社會的問題,以行動小餐車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再創「地區溝通」。

林篤志說「跟其他地方比,NCL 南相馬要做的事多很多,所以在募集人員時,更需要找到能積極面對這一切的人。」而井上雄大與一關宙就是這般積極的人選,由他們擔任事務局幹部。

開朗大方的一關是東北出身、熱愛著東北,他說「這裡商業機會很多啊,因為什麼都沒有,我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

與一關完全相反的井上總是帶著斯文的語氣描述自己的經歷,當初如何被雙葉町的殘破震驚,又是如何被一關的熱情影響,他認為,對於什麼都沒有的小高,可以創造出新鮮事感到很期待。

一動一靜的兩人成為 NCL 南相馬的幹部成員,負責舉辦說明會,努力募集新成員,協助創業。

人開始聚集了,下一個問題就是留住他們。

在沒有 NCL 的和田一直面對著一個難題:找來的創業者總是留不住,即使捧著補助金四處找人,最後都無疾而終。「後面我才發現是因為沒有同伴。」這正是他邀請 NCL 加入的重要體悟。

創業很累,沒有人可以理解的心境相當挫折,原本雀躍的心與理想就會慢慢消磨,「如果這時有人可以理解、可以討論、可以說話,事情就會比較順利吧,我是這麼想的。」聽和田說話,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你完全可以感受到他話語中的溫柔與認真。

NCL 南相馬的據點在「小高パイオニアヴィレッジ」(ODAKA PIONEER VILLGE),這裡是小高工作空間於2019年擴大新建的事務所,HARIO 燈工玻璃工坊小高也搬遷到這裡,空間機能涵蓋實作工廠、會議空間,以及住宿空間以接待來自日本各地的新夥伴與成員。

住宿服務原本是因為小高區的住宿設施太少才新增,但現在反而成為創業者的助力之一,甚至有人每個月固定來此停留、以月為住宿單位等,且這裡都是兩人一間房,自然而然創造了溝通機會。

NCL南相馬已經是成功案例了?

「知名度很高,但是完全沒有成功的讓人回到地方。」和田笑笑地說。

截至 2020 年 3 月,小高區的人口數是 7296 人,人數已回增了避難前的一半,只是這一半就花了 4 年,其中一半的人口是高齡長者,較大比例是原先的居民,要尋找全新居民還有些難度。

井上曾經在線上說明會時被提問:「小高區飲食沒有問題嗎?真的可以住在那嗎?」井上說:「我能理解並非惡意提問,只是他們真的不知道狀況,需要確認而已。」

困難一直都存在,不僅僅是從零開始,日本的創業風氣也越來越萎靡,但是一關樂觀地說:「大家不一定知道 NCL 南相馬是什麼組織,但沒關係,只要一起做事就好,就有機會改變。」

好不容易修復的鐵路,正募集民間車站站長

小高區的兩個車站:小高站與桃內站,在 2011 年地震發生後停止使用,直到 2016 年之後才陸續有限度的通車,直到 2020 年 3 月 14 日才全面恢復。

有了鐵道、交通恢復後,許多物資、商業行為才得以流動,對地方而言是不可或缺的生命線。他們也啟動一個全新挑戰:募集小高站的民間站長。

這是由 JR 東日本初創株式會社(JR東日本スタートアップ株式会社,JR 東日本集團旗下子公司)主導,由於 JR 東日本管轄範圍內有許多無人車站,於是開始思考該如何活用車站、創造新的可能,小高站就是第一個實驗地點。

這位民間站長的工作不是查票、確認電車,而是要想辦法利用車站這個空間,轉化為人際溝通的場域。所謂的「人」不僅僅指在地居民,還包括通勤的學生、旅人,及鄰近小高區的大都市人口,藉由到這車站的機會進一步認識小高,甚至有念頭想到這裡創業與生活的念頭。

但因為小高區的觀光資源較少,第一步將以學生群族為中心,創造新的計劃與利用方式,讓車站不再只是上下車的驛站。

地方創生不只是為了地方,而是以自己為優先

「地方創生」一詞誕生於 2014 年,日本政府將其定義為「由年輕人主導,再次讓地方充滿活力。」許多人都認為地方創生是「為了地方」,但和田卻有不同見解。

「說為地方是謊言,」和田說,應該是要為了「自己想做的事」來到地方,努力發展欲展開的事物,讓其他有興趣的人前來聚集,這才是地方創生。而在人來之前,你要先養活自己,「如果你連自己的生活都顧不好了,要怎麼展開地方事務呢?」

社會與環境的劇烈變化,南相馬地區以福島事件作為歷史的見證者。「面對無法預測的未來充滿期待,用自己的雙手發明『未來』。」 (この予測不能な未来を楽しもう。自分たちの手で未来を発明しよう。)這,就是 NCL 南相馬的精神,並期待願意參與的人探索至此。

註一:連結東京都、千葉縣、茨城縣、福島縣與宮城縣的 JR 常磐線,福島縣路段在 2011 年東日本大震災受創嚴重,一度停止通車,直到 2020 年 3 月 14 日才重新全面恢復運作,共費時 9 年。

註二:「地酒」指小量生產、採用在地的原料所生產的酒,很難在其他地方看到。

編輯企劃:杜晏汝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如何吸引台灣人造訪?台日交流激盪創生新點子
>> 從美化自家巷弄至發展社區企業,桃園鎮興里長:「青年對家鄉有感情,自然就會回來」
>> 日本「社區設計」大師山崎亮的社造哲學:4 大步驟與居民共同設計理想生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