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南新化社區找回老屋故事,讓整座街區都成博物館

2020.06.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新聞網/文:吳淑玲

台南新化社區營造協會前總幹事許明揚以社會企業理念推動「新化老屋生活故事博物館」,找回老屋故事,為新化老街帶來更多文藝氣息,許明揚表示,希望文史也能當成社會企業經營,既保存老屋文化,又協助青年創業。

許明揚目前已完成新化街長梁道故居、長泰西藥房、晉發碾米廠、台灣棒球先驅陳清傳故居和大目降故事館等處,今年要修復老針車行老屋。

新化老街晉發米店已有近 150 年歷史,第 4 代老闆夫妻先後去世,第 5 代也重病去世,家人無力經營但又不捨米店租給一般商業店家。

許明揚團隊接手晉發米店延續米食文化,成為「另類第 6 代傳人」,經營團隊不僅改造老屋,也修復老屋最重要的象徵「檜木碾米機」,重新運轉後令屋主家人感動不已。

台灣棒球先驅陳清傳故居雖然最後決定不整修,房子前棟出租為服飾店,但陳清傳的兒子陳耀南將後棟及二樓空間交由團隊無償使用。

目前展示 1940 年代台灣棒球界「南北雙陳」文物,北陳是開南商職教練陳樹木,南陳是南英商工教練陳清傳,陳清傳培育無數台灣棒球菁英,被稱為「台灣棒球師祖」,老屋已成棒球名人故事館。

全文轉載自聯合新聞網,原文標題:台南新化百年碾米廠 社造團隊當另類傳人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在都市中插秧——她接下傳承六代的農田,拉近人與土地的距離
>> 陳彥翰扛下「孩子的書屋」,盼完成父親遺願:讓孩子們不再需要書屋
>> 全台唯一小米種源庫!青年組織「深活共構」,傳承即將消失的部落文化

全台唯一小米種源庫!青年組織「深活共構」,傳承即將消失的部落文化

2020.05.28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蘇芳禾

造成高屏地區重大傷亡的八八風災已經超過 10 年,許多當時被迫遷村,離開家園的部落也在新聚落重生。在台灣最南端的屏東禮納里部落(Rinari),有一群由原住民、平地青年組成的年輕團隊「深活共構」,他們不但想保存逐漸流失的部落傳統文化,甚至懷抱著更大的野心,希望能搶救消失中的原住民核心民族植物「小米」,並打造成全台唯一的小米種源庫。

村落重生,深活共構復興小米

2009 年的莫拉克風災過後,瑪家村(排灣)、霧台鄉(排灣)、好茶村(魯凱)等 3 個部落遭受重創,政府將三村居民遷移至台糖所屬瑪家農場安置,而其中由張榮發基金會援建的「長榮百合國小」剛好位處 3 個村落中間,陳濬哲創辦的「深活共構」就以此為據點。

深活共構負責人陳濬哲是有著魯凱和排灣血統的青年,受採前,剛和長榮百合國小的小朋友們上完文化課程,帶著大家開墾學校後山,用傳統方式種植各種小米。

「父親希望我回來!」不同於部分原住民長輩希望小孩能在都市工作,有行銷專業的陳濬哲因為爸爸一席話,結束在都市 20 多年的生活,決定回到禮納里。然而在外工作多年,在城市生活的他,一開始返鄉路走得曲折。雖然有原住民的面孔,卻沒有部落口音,離開家鄉 20 年,讓陳濬哲彷彿像是部落陌生人。

但他不氣餒,先在部落中走動、田野調查,訪談完部落的 vuvu(耆老),還要留下來喝「特調飲料」搏感情,「就是刷臉、刷存在感呀。」儘管個性樂天、開朗,還是讓陳濬哲足足花了兩年才打入部落,獲得族人們的信任。

即使起步辛苦,但陳濬哲還是不忘復興部落小米文化的目標。在原民部落中,小米從播種到收割都要舉行各式祭儀,不僅是重要食物來源,也乘載原住民的文化與各種傳說、禁忌。

然而,種植、照顧小米需要花費很多心力,好不容易種出來還常常被麻雀吃掉,加上部落裡面的老人家體力已經沒辦法負荷,種植面積越來越少。陳濬哲說,根據調查,日據時代台灣原生小米高達兩百多種,到了 1977 年左右,只剩下 100 種左右,種植產量更是減少到 1/10。

八八風災後,更有學者指出,小米僅剩下 40 至 50 種。有回他們結識長期研究小米、紅藜專家林志忠後,更加深蒐集小米品種的念頭。

搜羅各種品種後,團隊決定要少量生產、復耕小米,用交換種子的方式,讓小米可以不斷的被種植。「要拿來播種小米不能放太久,1 到 3 年內的活性比較好,所以如果能夠一直有人種植,才有新鮮的種子可以播種。不過如果要食用的話,只要保存得宜,放 20 年也沒問題。」

一名在台東的布農族青年知道後,有感於布農族的小米文化流失嚴重,也向團隊詢問是否能夠分享小米。「結果後來我們收到這個弟弟寄來一隻冷凍山豬後腿,後腿肉一般都是送給頭目和長輩的禮物,非常的珍貴,大家很開心。這樣以物易物的方式,溫暖度比較多一點,目的性少一點。」

讓小米品種能夠延續,陳濬哲與團隊也與長榮百合國小合作,接下國小的文化課程,今年年初也推出「田間博物館」,帶著小朋友到長輩的田裡面,觀察小米還有其他傳統作物的生長狀態,讓孩子們實際上走到田裡面,去用身體感受,小米的形狀、顏色、觸感、味道等。甚至請到部落裡面的 ina(阿姨)們來教學,用最傳統的方式來整地、播種、收割,在這個過程中,讓小朋友了解到整個部落的歷史和文化和禁忌。

到了高年級,開始有校際競賽,長榮百合國小的師生從自身傳統發想,選定小米釀作為題目。找了不同海拔的小米、不同的紅藜、不同地方的水、各種有香氣的葉子做科學實驗,看哪種小米釀出來的小米酒比較好喝。由於小朋友不能喝酒,甚至還請來部落老人家來「盲測」,選出最好喝的小米酒,讓小米從生活中一路延伸到教育體系和部落參與。

在種植之外,為了增加孩子與 vuvu(長輩)的互動性,「田間博物館」課程的團隊老師們,邀請來 80 多歲的長輩們,並由小孩子們提問田間的問題,好似一場記者訪問會。陳濬哲說,這群在新部落成長的小朋友,對於部落都覺得很夢幻,問出來的問題也五花八門,有人問到,「過去的小米種植面積,有比操場還大嗎?」「老人家會不會懷念以前的舊部落?」讓老人家們不禁感嘆,過去還沒有遷村前,整片山腰都種滿小米,面積自然是比操場大很多,而遷村到新部落後,雖然現在大家都在平坦的農地上耕作,但由好幾個老人家合力才種一分地,跟過去非常不同。

存留小米文化的心意,也獲得部落長輩的肯定。去年,陳濬哲獲邀展出部落 30 多種品種,許多部落長輩見到後,激動完分,直呼已 30 多年沒見到,很高興有人可以把這些品種保留下來。長輩們的反應讓陳濬哲和團隊深信,保種是對的事情。

深活共構的任務五花八門,而其中一個熱門活動「田間生活節」今年將邁入第 4 個年頭,陳濬哲說,第一年偏文化藝術類型,第 2、3 年,則是累積了他們對小米文化的研究和心血。在與部落有了更多互信之後,今年田間生活節團隊希望能回歸最初的土地,除了音樂節開幕式之外,也將舉辦各種展覽和體驗活動和論壇,讓輕鬆的活動當中有更深厚的底蘊支撐。無論是禮納里或是深活共構,都是從無到有,並且整合傳統、現代和不同族群,走出一條屬於他們的創生之路。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村落重生「好深活」!原民田裡養文化,粒粒皆傳承

延伸閱讀
>> 把動物藏在冰淇淋裡! 吳書瑀:我要靠吃改變環境
>> 走吧回鄉!青年迴流「超高齡區」 顧創生也顧老鄉 
>> 食安農合BD農法 「順應自然,把主導權還給作物」
>> 讓四月雪飄揚雲霧之間——他號召青年手植千棵流蘇,不只種樹更種回部落文化
>> 寫一本流傳餐桌的書:台東部落動員老中青三代,寫下記錄先人智慧的植物圖鑑
>> 面臨糧食危機 Taiwan can help!屏東德文部落復育曾失落的「台灣油芒」,發揚耐旱抗濕的傳統作物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