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封簡訊挽救年輕生命:「危機簡訊熱線」提供全天候諮商陪伴,結合大數據預防少年輕生

文:仁人學社(譚健樂)

全香港有 500 萬名 10 歲以上的人士擁有智慧型手機,覆蓋率近 9 成。對於青少年來說,身為「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手機可說是最重要對外的溝通工具。在全球(不只香港),青少年情緒問題日益嚴重,我們如何透過青少年習慣的溝通方式,及早介入處理他們的情緒危機?美國「危機簡訊熱線(Crisis Text Line)」是美國一個全天候且免費提供精神健康輔導支援的非營利機構,創辦人 Nancy Lublin 說:「你可以用電話進行買賣、玩遊戲或看視頻,但在我看來,它是一條生命線。」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數字顯示,全球每 4 個人中便有一人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健康困擾,當中接近 2/3 的人從未主動向專業人士求助。美國每年更有高達 5 萬人輕生,比起兇殺案高出兩倍,亦有研究顯示,美國青少年與年輕人的心理健康狀況已急劇惡化,從 2009 至 2017 年間,美國 14 到 17 歲孩童罹患憂鬱症的比率增加了 6 成。

與青少年溝通影響力更大

Nancy Lublin 畢業於布朗大學及牛津大學,在創辦「危機簡訊熱線(Crisis Text Line)」前,她是美國大型青年創新平台 Do Something 的負責人,這個平台每年舉辦過百項不同讓青年參與的項目,當中主要透過手機簡訊與近 20 萬年輕會員接觸及對談,在與年輕人溝通時,Nancy 發現簡訊的影響力比電郵強大很多倍。

「我們收到像這樣的回覆:『我今天不想上學,男同學都說我是同性戀。』『我父母發現我在割手,所以我停止了。』『他不可能會停止強姦我,他不讓我告訴別人。他是我爸爸。你有收到嗎?』」Nancy說,她絕對不會忘記收到最後這條簡訊的那天,於是她矢志建立這條熱線平台。

「危機簡訊熱線(Crisis Text Line)」服務分為線上和線下,線上服務簡單而直接,每當受助者傳訊息去指定號碼,「危機簡訊熱線」系統會有兩個自動回覆,鼓勵求助者分享更多即時狀態,同時提示用戶即將連接到情緒輔導員。

5 分鐘內情緒輔導員將會上線和用戶對談,首先自我介紹、並以同理心作為基礎,因應對方節奏,以開放式問題去代替尋求答案,使用戶感覺到有人願意聆聽。對話以匿名進行,使求助者放心分享,目標是令他們從危急的狀態慢慢調整為平穩,整個過程需時視乎對方的狀態,大概維持 15 分鐘至 45 分鐘不等。

如在線上發現求助者有需要,熱線平台會轉介他們到線下輔導服務,機構擁有專業並具相關資歷的精神健康團隊,並由他們培訓各地義工成為情緒輔導員。培訓內容包括聆聽技巧、溝通技巧及危機處理等,之後情緒輔導員需要承諾並持續參與兩百小時的義工服務。

 

大數據分析 提示輔導員

Nancy 與團隊剛開始在美國芝加哥和艾爾帕索試行服務,立刻有迴響。短短 4 個月間,服務已經拓展至接近 300 個電話區號。

除了輔導服務外,平台還設立網站 crisistrends.org,把匿名的簡訊資料匯集到最大的美國青年危機行為開放原始碼資料庫。此舉可以透過科技數據令機構提供更好的服務,例如透過數據分析求助者的現況,系統將在事態嚴重時提示情緒輔導員,主動向救護機構尋求即時拯救服務,他們每天也因此而成功挽救了珍貴的生命。

同樣,以大數據可以協助預防危機,並促進相關研究,例如透過簡訊,他們發現飲食障礙最多在星期一發生、藥物濫用的高峰期為早上 5 時、蒙大拿州是其中一個最多人自殺的地方等等。機構整合以上分析,然後把數據及資訊向學校及關注組等不同的非營利團體開放供參閱,使相應的政策、研究及媒體等可以借助這些真實的數據,在不同領域有系統地拆解問題。

通訊公司免收費 保護匿名求助者

Nancy 同時統合各界資源,首先機構邀請了一群不支薪的法律顧問設計產品策略,這些顧問每年志願服務兩百多個小時。

「危機簡訊熱線」亦和 T-Mobile 和 AT&T 等美國行動通訊業者進行產品整合,這些電訊公司會免除發送到這熱線的簡訊費用,同時亦不在帳單中顯示,產品可以維持免費之餘,亦可以保護求助者,不讓施虐者發覺事主對外聯繫。

機構現時每天與超過 4 千位受助對象以簡訊形式提供服務,服務範圍更拓展至加拿大及英國。成立至今,已經累積超過一億條簡訊,成為美國當地最大的公共精神健康資料庫之一。機構在今年榮獲「斯科爾社會企業家大獎」(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未來將進一步完善服務,提供適切的精神健康支援,同時拓展服務地區網絡及深化夥伴關係及協作成效,締造更和諧和健康的社會。

「我真的非常希望能用數據和簡訊的力量幫助那位年輕人,使他有勇氣去上學;幫助那個女孩,使她不再在浴室割手;還有幫助那個被父親強姦的女孩。」Nancy 說。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美國危機短訊熱線拯救年輕生命

延伸閱讀
>> 心情不好就自拍吧?!攝影女孩推廣「影像自癒」,教你用自拍抒發壓力
>> 測出「我們與憂鬱症的距離」:台灣生醫新創用腦波偵測與 AI 技術,協助醫生下診斷
>> 阻止擦槍走火的憾事發生!他 15 歲研發這款可辨識指紋的「智慧手槍」,一舉榮獲富比士最具影響力青年創業家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喝咖啡不只可提神,還能助貧困地區蓋學校!IMPCT Coffee 用咖啡改善貧童未來

走在台灣的街頭,時常可以看到人手一杯咖啡,咖啡除了具有提神、促進健康的功效,品茗濃醇香味的同時,還能讓你「為貧困地區興建幼稚園」。社會企業「IMPCT Coffee」 ,從貧窮的國家進口咖啡豆來台灣販售,賺取的利潤再回饋到當地蓋設幼稚園,讓消費者手中一杯杯的咖啡,化為改變世界的力量。

整理:社企流

時間回到 2015 年,4 名政治大學 IMBA 學生組隊參加被譽為「商學界諾貝爾獎」的霍特獎(Hult Prize)全球提案競賽,團隊成員分別為來自宏都拉斯的 Juan Diego Prudot (簡稱 J.D.)、薩爾瓦多的 Andres Escobar、台灣的陳安穠與以及加拿大的 Taylor John Scobbie 。

他們以解決貧困幼兒教育問題為核心,盼打造教育投資平台。歷經區域賽落選、敗部復活賽冠軍、一路走上總決賽,最終打敗全球兩萬多個隊伍奪得冠軍,並獲得 100 萬美元(約台幣 3 千萬)創業基金,成為霍特獎創辦以來首支贏得冠軍的台灣團隊。IMPCT Coffee 自此成立。

深入開發中國家建幼稚園,從教育著手改善孩童未來

4 名創辦人堅信,教育是促成改變的力量。而創始成員中,J.D. 從小就生長在貧富差距懸殊且治安極差的環境;Escobar 則在薩爾瓦多從事多年的 NGO 工作,對貧民教育的困境感觸極深。

獲得創業基金那一年,IMPCT Coffee 便在薩爾瓦多蓋了第一間「玩安幼稚園」(Playcare),為當地學童創造教育機會。

Escobar 表示, 在他的家鄉薩爾瓦多,每 5 個孩童裡就有一位生活在極度貧窮的社區(平均每日家戶所得 1.9 美元以下)。尤其是偏鄉許多的勞力密集的工廠,高達 7 成的女工是單親媽媽,無法全力照料孩子,也無法讓他們得到學前教育的機會。此外,這些地區的治安不良,孩童若是出門上學,是否能平安回家都存有風險。於是,IMPCT Coffee 便說服工廠的老闆,另外成立「工廠型幼稚園」,除了提供當地孩童一個安全的場所,讓他們可以在玩樂中接受更好的教育,更能進一步輔導家長就業。

(薩爾瓦多的偏鄉存在許多勞力密集的工廠,高達 7 成的女工是單親媽媽,IMPCT Coffee 因而成立「工廠型幼稚園」。來源:IMPCT Coffee
 

開創「影響力貿易」,讓賣咖啡也能改變世界

秉持改善貧困地區兒童教育困境的願景,IMPCT Coffee 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影響力貿易」,以銷售咖啡做為興建幼稚園的經費來源。IMPCT Coffee 表示,世界上最好的咖啡產地往往在極為貧窮的國家,他們探訪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南非開普敦的莊園,直接與農民購買咖啡豆,並進口至台灣製成產品販售。銷售利潤的 2.5 成回饋至這些國家的貧民窟與偏鄉,用以支持當地的幼稚園建置計畫。

IMPCT Coffee 深知,要對社會產生長遠的影響力,就必須找到企業永續經營的模式,於是他們不斷地調整自身的經營模式、擴大品牌知名度與銷售通路,透過網路販售與市集擺攤,2017 年也開始設置實體店面,至今在台北延吉街、西門及台北 101 擁有 3 家分店。

IMPCT Coffee 一邊賣咖啡,更不忘一邊向大眾宣傳理念,如 IMPCT Coffee 推出的咖啡豆禮盒,特別將外型設計的與磚塊外相似,呼應「堆砌未來」的精神,意味著這盒咖啡能協助開發中國家建置一所玩安幼稚園,讓消費者在品茗香醇濃郁的精品咖啡時,也能反思幼兒教育議題,為當地兒童改變未來。

而每一盒咖啡中都有一張序號紙,消費者可以到 IMPCT Coffee 官網上選擇「放置你的磚塊」並輸入序號,便能成為建置玩安幼稚園的推手之一,當幼稚園開始興建時,IMPCT Coffee 便會向消費者回報發展動態,一方面讓消費者得以共同關注建置幼稚園興建情形、另一方面也是貫徹資金流動的透明化。

此外,IMPCT Coffee 不僅將台灣做為咖啡銷售及行銷據點,也積極探索台灣的幼兒教育問題,IMPCT Coffee與台灣原住民委員會合作推動「原住民族假日托育計畫」,將台灣 16 族原住民的文化及傳說延續,使學童更加認識自己的文化精神及根本。

除了引進第三世界的咖啡豆之外,IMPCT Coffee 也積極與台灣咖啡莊園合作,讓台灣的咖啡豆也能成為建造玩安幼稚園的其中一個磚塊。如今,許多台灣大企業也加入為貧童「堆砌未來」的行列,如台糖、悠遊卡公司等企業,長期認購 IMPCT Coffee 咖啡豆,一步步累積幼稚園的建置經費。

目前, IMPCT Coffee 已在中南美洲、非洲等 7 個國家、投入超過一千萬台幣資金、幫助超過 400 名學童提供安全又優良的教育環境。

改善貧童未來,IMPCT  Coffee 盼大眾加入、共同產生影響力

「IMPACT」為「產生影響」之意,而 IMPCT 團隊少了一個字母 A ,則意味著缺少「A person」,也就是社會中每一個人的加入。

展望未來, IMPCT Coffee 希望讓好咖啡不只能成就美好的一天,更能使更多人關心世界各地的偏鄉兒童教育議題,將這股充滿愛的善能量綿延不斷的傳遞下去,在各個角落遍地開花。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用英語帶偏鄉學生接軌世界——「因為所以」協助校內教師設計課程,盼能撼動體制高牆
>>「遠山呼喚」不做夏令營式的短期服務,用能「留下來」的教育扭轉尼泊爾 900 位貧童的命運
>> 買一杯外帶咖啡就能造成改變:這間行動咖啡車榮獲英國最佳社企,目標成為全英第四大咖啡連鎖店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Impct Coffee 共同創辦人 Jessi Fu 將於 5/12 來到「啟動亞洲—2019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跨界合作的策略實戰經驗!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